江流石的枪法,让这些战士们都看得惊了,不光车厉害,这枪法也恐怖!

    仅仅一个江流石,就让他们的压力顿时骤减,就看到那些狂奔而来的感染者们,一个个地倒下。

    刚刚冲进来的那两辆军车,也开到了中巴车旁,车上的战士们,也一个个从车内跳了出来,向不远处的感染者们扫射着。

    他们之前也是无比地憋屈,在被那些感染者围追堵截的时候,浑身出了好几次冷汗。现在,终于轮到他们也能反击了。

    密集的枪响声,和感染者的吼声交织成一片。

    “各位教授,先下车?!币幻绞拷得爬?,对车内的专家教授们说道。

    “好,好?!币桓龈鲎医淌诿Σ坏叵鲁?,这些车上都是模糊的血肉,刺鼻的血腥味不断钻入鼻腔里,让这些专家教授一个个脸色发白。

    他们相互搀扶,手脚都有些发软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李科长也从车上下来了,不过他这次却是默默地站在人群后方,闭着嘴巴一声不吭。

    当那些专家教授们都朝防线后方走去时,李科长跟在后面,偷偷地将脖子处的衣服扯了一下,眼神中透出一丝绝望、怨恨,和恐慌!

    他的脖子处,有一道伤口!

    之前他坐在车窗旁,不断地有感染者撞击上来,脆弱的玻璃根本扛不住感染者的撞击,他也是刚刚才发现,自己竟然受伤了!

    现在谁都知道,只要被感染者伤到,就等于被感染了,很快他就会变成感染者……到时候,只会被这些士兵毫不犹豫地枪毙掉。

    但是李科长并不想死,他要利用这些专家教授们先做掩护,隐瞒自己受伤的事实。

    这场疯狂的血腥杀戮,足足持续了十分钟,所有人手中的枪管,都滚烫发红,而在他们前方的道路和大楼废墟上,全是感染者的尸体!

    其中一些被打断的手脚,还在不断地抽搐着,试图继续向医院方向靠近。

    随着战斗逐渐接近尾声,一些战士们才从高度集中的精神状态中放松下来,他们立刻感觉到,浑身酸软,手臂都快要断掉了。而看着满地的尸体,即便他们都已经身经百战,仍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战斗实在是太激烈了。

    “这场反击战,真是漂亮!”彭鼎龙用力地挥动了一下拳头,布满疲惫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他已经打了不知道多少场战斗,但这次却是绝处逢生。

    彭鼎龙看向了那个双手持枪的身影,眼神微微一凝。

    “走,我们下楼!”

    ……

    江流石放下双枪从车顶上跳了下来,他看见,许多战士都用看待偶像一般的目光看着他。

    无论是那辆车,还是枪法,江流石所做的一切,都太对这些战士的胃口了。暴力,摧枯拉朽,碾压所有,这才够爽快!

    这时,走下楼的彭鼎龙看到这一幕,心中无比感慨。

    江流石根本不是军队当中的人,但此时他在这些战士心中的威望,恐怕已经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

    他当初认为江流石是一个不够脚踏实地的年轻人,现在看来,却是他少了一些年轻的热血。

    “江队长!”彭鼎龙大步走了过来,对江流石行了个军礼,“这次全靠你解围,我彭某,表示感谢!你不光帮了我们,也帮了这医院的各位医生,还有那些宝贵的医疗设备?!?br />
    江流石一眼就已经看到了彭鼎龙,尽管年纪不小了,但彭鼎龙走起路来,还是虎虎生风,目光沉稳,言语有力。

    他记得之前和彭鼎龙见面时,他并没有买彭鼎龙的面子,不过那也不是因为他和彭鼎龙有什么仇怨。

    “彭叔叔?!崩钣晷来映荡按戳顺隼?。

    彭鼎龙看向了李雨欣,也看到了苏光启和苏瞳,他看着江流石说道:“我派去?;び晷赖亩游?,没有给你添麻烦吧!当然,现在看来,是我多此一举了?!?br />
    “彭司令也是一片好心?!苯魇档?。

    “无论如何,你救出了这些专家教授们,又解了我们的围,大功臣??!”彭鼎龙向江流石伸出手来,语气诚恳地说道。

    他现在已经不再将江流石当做一个晚辈看待了,以江流石的实力,应该和他平等相交。

    江流石对彭鼎龙其实也没什么意见,他也伸出手去,和彭鼎龙握了握手。

    角落里,李科长看着江流石,眼神中却有着深深的怨毒,不过他很快就低下头来,将自己的眼神掩饰了过去。

    他看着自己的手掌,他的手已经开始轻微地颤抖了,就像是不受自己控制一般。

    “不……我不想死……都怪江流石!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江流石非要来医院,还让他们的车挡在后面去,他就不会有事的!

    这一切都要怪江流石!

    而这时,李科长也看到了紧跟着下来的张高和。

    张高和快步来到了彭鼎龙的身旁,他看着江流石,神色有些复杂。

    “江队长?!闭鸥吆拖蚪魇蛘泻舻?。

    张高和还记得,当初他曾让江流石在雪地里等了快两个小时。

    交好江流石估计已经不可能了,张高和心中也有些懊恼,以江流石的实力,如果能建立良好的关系,对他绝对是有帮助的,更不用说现在就连彭鼎龙都佩服江流石。

    江流石扫了一眼张高和,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对彭鼎龙说道:“大功就不用了,我来医院也是因为有事?!?br />
    “有什么事?”彭鼎龙爽快地问道。现在不管江流石有什么事,能够满足的,他都会尽量满足。

    “医院里有一种能够帮助二级异能者进化的血清,还有相关的医生,我希望他们能为我妹妹看一下?!苯魇苯亓说钡厮档?。

    “血清……这个我知道?!迸矶α妓髁艘幌?,血清的价值很高,但如果不是江流石,他们现在还困着,前景更是不容乐观……彭鼎龙转头对张高和说道,“去,找一下魏医生和乔医生过来?!?br />
    “是!”张高和转身往楼上走去,这时,角落里的李科长东张西望了一下,也偷偷地跟了上去。

    “高和!高和!”李科长在背后小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