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嘭!

    最后三根立柱直接被撞断,矿用卡车冲出了整栋楼房!

    在空中,江流石就已经解除基地车的第二形态,恢复了中巴车的第一形态。

    中巴车在空中飞跃,而在中巴车之后,一栋破旧的楼房,完全倒塌下来!

    “轰轰轰!”

    楼房侧翻,直接将不知多少感染者压在了废墟之下!

    感染者惨叫着,直接被万吨土石掩埋!

    除此之外,倒塌的楼房让大量的土石堆在了大路上,直接将原本的八车道马路,堵了大半,只剩下堪堪一条人行横道的距离可以通行。

    一时间,数千人的感染者群被拦腰截断!医院守卫战士面对的压力骤减!

    “这是……怎么回事……”

    医院门口的战士都看傻眼了,他们看着江流石开的中巴车开进去,本以为他凶多吉少,可是结果是,一栋大楼被弄塌了?

    怎么做到的?

    基地车消失在大楼中之后,他们就是什么都看不到了,自然也看不到矿用卡车的形态,只是知道大楼剧烈的摇晃起来,而后就是坍塌!他们想象不出江流石的车在大楼里面做了什么。

    一辆中巴车,看起来虽然科技感十足,可是比起一栋大楼而言,体积就完全不成比例了。

    一辆中巴车,撞塌了一栋大楼,这真的是车,而不是导弹???

    “我没看错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张高和喃喃的说道,他之前对江流石的印象,只以为对方是一个一般精英小队的幸存者罢了,结果他的车怎么这么猛?

    “攻击!继续攻击!”

    彭鼎龙眼看着医院里的战士,因为刚才的震撼景象而攻击稍缓,立刻对着对讲机喊道。

    战士们如梦初醒,又开始全力射击。

    不同于刚刚面对海量感染者的惶恐,这一次战士们都是士气十足。

    “打死这帮狗@娘@养的!妈的,这几天憋死老子了!”

    “都给老子去死!”

    “兄弟们,子弹有多少打多少!”

    特种部队的士兵们大喊道,一个个士兵在战壕上站起,提着重机枪疯狂扫射,这两天他们没日没夜的守在这里,看着那些感染者在眼前晃荡,可是却一发子弹都不敢射,甚至不敢发出半点声音,连呼气都要憋着,早就憋疯了。现在终于可以打个痛快了!

    一边是士气高涨的士兵,一边是被倒塌大楼大量掩埋,并且从中截断的感染者,此消彼长之下,战士们迅速凭借重火力压制了局面!

    眼看着感染者已经被逼退出了医院,这时候只要再拉上封锁,就安全多了。

    “关大门!”

    张高和用对讲机下了命令,可是却直接被彭鼎龙否决:“不!继续打!狠狠得打!”

    主干道被倒塌的大楼截断,大大阻碍了感染者的攻击速度,现在正是反击的最好时机,否则他们被困在这里,就是等死。

    就算之后救援赶到,救援队伍为了救他们,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现在正是反攻的好时机!

    这一支特种部队,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弹药充裕,像是不要钱一样的疯狂射击!

    “嗡——”

    江流石驾驶的基地车,像是野牛一般的冲开感染者群,直接冲入了医院大门之中。

    “吱——”

    随着刺耳的急刹车声响起,基地车完成了一百八十度漂移,直接??吭诜老咧?。

    一辆充满科技感和金属质感的中巴车,它的前脸已经被鲜血浸红,又在倒塌的大楼中沾满了灰尘,鲜血与灰尘都混在一起,尤其它那几根狰狞的撞角,黝黑的方椎形主体,尖端已经磨得铮亮,森森寒光中混合着断骨碎肉,充满了战争的残酷与暴力美学。

    “卧槽!这还是车吗?坦克都没这么猛!”

    “这车吊炸天!”

    战士们看得心中震撼了,他们清楚的见到车身上数不清的刮痕、划痕,便是挡风玻璃,也出现了碎纹,可是没有一处真正的完全破碎开来,整辆车,还是保存完好!

    人们可是亲眼看到,这辆车冲进了一栋大楼,把大楼都撞塌了,可是车却没什么大事!太逆天了!

    “看什么看,快打!感染者已经翻过废墟了!”

    倒塌的楼房虽然形成了阻隔,可是架不住感染者身手敏捷,直接爬上了那坍塌的大楼,要从废墟上越过!

    如此一来,感染者又源源不断的向医院冲来!

    江流石看到这一幕,只是微微一动手指,按下按钮来,汽车撞角中钻出了黝黑的炮管。

    空气炮,发射!

    轰??!

    肉眼可见的波纹疯狂扩散开来,形成狂猛的冲击波,那些刚刚翻过废墟的感染者们纷纷被冲击波撞飞,就像是狂风中的小纸片一般。

    “这车……”

    张高和看着江流石的车,这简直是黑科技啊,他对军方非常了解,他很确定,在华夏军备史上,绝对没有造过这样的车,也造不出来。

    不提这车的可怕动力,还有它装配的夸张武器,光是这能承受百公里时速与承重砖墙正面撞击的车身,就已经超出了现有材料的极限。

    现有材料,不管是99主战坦克的正面陶瓷复合装甲,还是航空母舰的高强度钢飞行甲板,都没这么狠!

    99主战坦克的装甲是能防各种大口径穿甲弹,可是那玩意正面厚度足有一米,航母的飞行甲板能扛得住飞机降落的超强冲击,但厚度也是大几十厘米。

    而且这些复合装甲、特种钢材的配方都是国家机密,普通人哪里可能弄到这种材料?

    可是看江流石那车子,车身厚度不过几厘米厚,最他妈夸张的是,还有相当一部分是玻璃的!

    张高和活这么大,就没见过透明性这么好,却能防反器材狙击枪的防弹玻璃。

    而这时候,江流石把基地车交给影驾驶,他则从直接从中巴车车窗翻出,随手一钩车窗边缘,一个翻身,跳上了车顶。

    江流石另一只手,就提着两把95式自动步枪!

    枪栓早已经拉好,江流石双手开枪,枪口喷吐出两道火蛇!

    “哒哒哒!”

    江流石枪法奇准无比,虽然是双手持枪,隔着数百米距离,可是这完全不影响江流石的射击精度!

    江流石不打头,这些感染者头爆了都能冲上来,他只打四肢!

    腿断了还能爬,那就手也打断!

    眼看着医院门口的感染者群中鲜血横飞,一个个感染者腿断手折,翻滚在地,被后来的感染者踩踏,简直成了血腥杀戮??!

    自动步枪的30发子弹转眼打光,江流石丢下一支枪在脚面上,单手换弹夹,接着脚一钩,先前丢下去的枪又飞起来,再度完成换弹夹的动作。

    95式自动步枪单手换弹夹要比81式难很多,可是在江流石手里,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耗时不过两秒钟。

    火蛇再度喷出,江流石这一个火力点,顶的上两三个机枪点,毕竟他打得比机枪手准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