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

    守在医院大门后的士兵们挪开障碍物,将大门打开,一个个架起了枪口严阵以待。外面的那些感染者,很快就会随着这辆中巴车一同蜂拥而入的。

    “疯了疯了,真的是疯了?!崩羁瞥ぴ诔瞪仙⒍?,他们的车在最后面,周围全都是感染者,而他更是坐在车窗边,感染者每一次撞击到车上,他都会浑身战栗一次。

    看到医院大门开启,李科长心里没有半点庆幸,反而更加害怕。这要是进去了,就要被感染者堵死了!

    不说贪生怕死的李科长,即便是守门的战士们,这时候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迎面几千感染者冲来,他们这防线怎么拦得???

    不管普通士兵还是异能者,被碰一下的结果就是感染,必死无疑!

    就在战士们以为江流石的中巴车会冲入医院,继而引发一场血战的时候,忽然,中巴车的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

    一个漂移甩尾,中巴车没有直冲进医院,竟然一头撞进了旁边的一座老旧楼房!

    这……

    不光守卫医院的战士们看蒙了,就连跟着江流石那两辆车的战士也懵了,江流石不小心把方向盘打歪了吗?

    时速近百公里的速度,冲进一栋楼房,绝对车毁人亡!

    “轰??!”

    一声爆响,楼房的墙壁直接被撞破,中巴车原本就沉重无比,这样的速度,重量所形成的冲量,哪里是楼房能挡的!

    “你们继续行驶!”

    就在这时,驾着两辆军车的战士,脑海中响起冉惜玉的精神传音。

    他们怔了一下,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去管声音从哪里来,只能按照冉惜玉所说,继续向医院大门冲去!

    “江哥没事吧!”

    之前被江流石救下的小战士,紧张的回头望去!

    江流石冲入楼房后,已经吸引了一大群感染者转而追向江流石的方向,毕竟江流石才是主要的仇恨点,之前这辆中巴车横冲直撞,不知道撞死了多少感染者!

    “撞角损坏!损坏百分比5%!前挡风玻璃损坏,损坏百分比12%!基地车合金外壳损坏,损坏百分比8%!”

    转眼间,一连串的数据跳入江流石的脑海,而此时基地车已经凭借着可怕的冲击力,还有车头那狰狞的撞角,连破三道墙壁!

    这栋楼,是砖混结构的老旧楼房,原本是打算拆了重建成度假楼的,因为末世爆发,自然不可能了。

    砖混结构的墙壁全都是红砖空心砖砌起来的,其坚固程度自然远远比不上钢筋混凝土,可即便如此,与基地车这样疯狂的撞击,也对基地车造成了不小的损伤!

    就在这时,基地车前脸撞角回缩,一根黑洞洞的炮管出现。

    从冲进楼房之前,江流石就已经开始积攒空气炮的力量,现在更是积攒到了极点!

    空气炮,满能量发射??!

    “嗖!”

    恐怖的超音速气流,在有限的空间内爆发,横扫一切,二层楼板直接被掀飞,一面面墙壁向外坍塌!

    “发动机全开,基地车第二形态开启!”

    江流石在驾驶室中果断下达命令,随着咔咔咔的声音,基地车的驾驶室开始不断抬高,基地车进化为矿用卡车的第二形态。

    一辆一百六十吨的庞然大物,突然出现在这座破旧的楼房之中!

    矿用卡车的高度,已经超出了楼房的层高,直接顶破了楼房的横梁和楼板!

    ……

    “江队长在干什么???”

    车上的战士们心急如焚,眼看着不少感染者被江流石吸引,江流石又冲进了破旧大楼,如此一来,他就算不撞死,也必然被困在楼房里,被感染者分尸!

    江流石救了他们所有人,对士兵们来说,救命就是最深的交情,不需要更多的深交了。

    可是这时候,他们又不可能停下来和感染者作战,只能冲进医院,再求办法!

    “哒哒哒!哒哒哒!”

    自动步枪和重机枪一起喷吐火蛇,向着感染者疯狂扫射!

    冲在最前面的感染者被打得血肉横飞,可是这些感染者生命力比丧尸还要顽强,丧尸被打爆了头,就死了,可是这些感染者,脑袋爆了,身体居然还往前冲!

    甚至腿被打断了,也能用手飞快的爬!

    感染者原本就是被寄生虫支配的,这些寄生虫,就是感染者的大脑,他们控制了感染者的肌肉和神经,即便是被剁下来的手臂、腿脚,都能兀自抽动好久!

    之前还没有体现出这种特性,但是现在,随着寄生虫的成熟,这些感染者已经不同了。

    “防线吃紧!快顶不住了!”

    战士们大吼着,这还是因为江流石之前已经吸引了大片的感染者,要不然情况只会更糟。

    “这江流石,到底要干什么!”彭鼎龙气急败坏,原本开门就是为了让江流石和后方的两辆军车进来,可是江流石居然一头撞进破旧楼房中,拖了时间。

    “我们要赶紧关门,战士们已经抗不住了!”

    张高和拿着对讲机就要下令,这个时候当然是保全大部队最重要,何况江流石怕是根本出不来。

    可是他刚要对着对讲机下令的时候,突然看到那座破旧楼房居然猛烈的摇晃起来,大片大片的墙体,从楼房上脱落,轰隆隆砸下,就好似这栋楼房在经历一场超强地震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张高和看蒙了,彭鼎龙也是瞪大了眼睛,手中的对讲机都几乎掉在地上。

    ……

    “轰轰轰!”

    一根又一根的立柱,被矿用卡车像是撞积木一般撞翻!

    二层的楼板千疮百孔的摇摇欲坠,眼看要倾塌下来。

    江流石此时已经接替了影坐在了驾驶座上,他握紧方向盘,神情高度专注,他将油门踩到了极限,巨大的车轮,碾碎了楼梯,江流石的矿用卡车,在强大的动力之下,竟然在破旧楼房里硬生生从一层钻破二层的楼板,冲上了二层!

    眼看着二层一个坍塌的阳台就在眼前,江流石猛一打方向盘,以160吨重的矿用卡车,完成了一次漂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