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A区到医院,距离不远,可是在这众多感染者之中,这段距离要跨越,却是等于在地狱走了一遭。

    要是一般异能者小队,要穿行这片区域,自然得万般小心的隐匿,可是江流石开着基地车,加上两辆军车,这在大街上开起来,隐匿已经不可能,结果就是,感染者越来越多!

    眼看着一群感染者围追堵截,那些专家教授们都心中恐惧万分,这要是车子陷在其中开不动的话,他们被一群感染者围攻撕咬,那种下场,想想就不寒而栗。他们已经骑虎难下,没有退路了。

    不断的有感染者跳起来冲撞车子,在高速的碰撞中,沉重的军用车也是不断的颠簸,感觉要翻过来一样。

    “轰??!”

    突然一声爆响,一个感染者从高楼上跳下,正砸落在军用车的前挡风玻璃上!

    从高楼跳下时的冲击,加上军用车本身的车速,让这次撞击极为可怕,感染者直接把自己撞成了一团烂肉,而与此同时,拥有防手枪子弹能力的挡风玻璃直接爆碎开来!

    “??!”

    车子里的人发出惊叫,他们没想到,这些感染者为了破开车子,直接发起这样的自杀性攻击!

    开车的战士也是心中大惊,不过好在他反应够快,第一时间稳住了车子,接着一个甩头,把车前那一堆烂肉甩了出去。

    可是紧接着,因为没了挡风玻璃,那些感染者如同饿狼扑食一般,一个个疯狂的向这辆军车涌来!

    车子上的战士们虽然枪法不错,但也架不住这样的攻势,只要一个感染者冲进来,那他们这一车人就全完了!

    “我说了不要来医院的!我说了不要来医院的!看看吧,他们都要死!”

    李科长并不在这辆车子上,他虽然害怕到极致,但又庆幸先遭殃的是后面那辆车子,要是这辆车子完了,车子上的人就会吸引大量的感染冲上去,给他们争取时间。

    这样他们也许能一口气冲出感染者包围圈。

    “弄停那辆车子,让他们当诱饵,我们就能活下去?!?br />
    李科长哆哆嗦嗦,在心中念叨着。

    眼看着那车子摇摇摆摆,那稀稀拉拉的枪声根本扛不住海潮一般的感染者,李科长心中大喜,他以为这车人就要完蛋的时候,突然——

    呯呯呯呯呯!

    一连串的子弹扫射来,车头前的感染者纷纷被子弹扫中,被打得血肉横飞!

    这……

    李科长吓了一跳,他转头一看,就看到江流石站在中巴车的后车窗处,他的两只手中,每一手都持有一把95式自动步枪,直接开枪扫射。

    把自动步枪当成了手枪用?

    李科长虽然不是军人,但也知道自动步枪根本不可能单手用,自动步枪远超手枪的重量和过长的枪杆,让人双手都难以抓稳,更别单手瞄准,抗日神剧里都不带这么演的!

    单手持枪,高速行驶的颠簸中巴车上,对着另一辆行驶车辆上的感染者做出精准射击,这是多高的难度?

    “呯呯呯!”

    枪声继续响起,又是七八只感染者被江流石扫倒,连开车的战士看到这等情景,也是懵了一下,这枪法,太可怕。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清理引擎盖上的尸体,顺便跟前面那辆车交换位置,跟紧我的车!保持三米以内的车距!”

    江流石大声喊道。

    保持如此近的车距,可以让感染者插不进来,相对的,有中巴车在前面挡着,后面那辆车就算没有挡风玻璃也问题不大。

    可是三米车距,留给司机的反应时间太短了,一不小心就追尾,需要极高的车技。

    “二虎,你行吗?”一个老兵一边快速用枪托捅开车前的尸体,一边说道。

    开车的是一个年轻战士,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他的枪法一般,车技却很好,才坐在司机的位置上。

    二虎也不说话,只是重重的点头。

    三米就三米,人家隔着那么远,单手持自动步枪都能打得这么准,他只是开个车,这还不行他不如跳进感染者堆里自杀算了。

    他一踩油门,要跟上江流石的车。

    李科长这一看,一下子急了,他虽然因为去医院的事儿,恨死江流石了,但他却很清楚,眼下只有跟紧了江流石,处在队伍最中间才是最安全的。

    原本以为后面的车好好的做诱饵拖住感染者就好了,结果江流石这个杀千刀的,居然把他们救下来了,还让他们的车超过自己的车?

    难道留他这个科研所的领导殿后不成?

    李科长急忙说道:“司机!挡住后面的车,不能让他们超过咱们!”

    开车的战士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之色,他根本不理会李科长,一打方向盘,向一边让去,让后面的车先过去了。

    “你……”

    李科长气到了极点,他现在恨不得抢过车子来自己开,他想再说一些投诉他们的狠话,但话到嘴边,却也没有勇气说出来,之前那战士想揍他的样子,他还记忆犹新。

    这兵蛋子,脑子里少根筋,说不定真的会动手。

    “妈的,早知道老子上那个姓江的那辆车了,本以为那小子是疯子,没想到他这么狠?!?br />
    这一路上,李科长可是看得清楚,江流石的中巴车打头阵的,承受的感染者数量比他们两辆车加起来都超过了很多。

    可是眼看着中巴车所过之处,感染者们像是保龄球瓶一般被撞飞,那个江流石竟然还有闲暇支援后面的车辆,这车子也太变态了。

    这枪声一响,有更多的感染者被吸引,他们浩浩荡荡的赶过来,对车队围追堵截。

    如此恐怖的感染者群,比一般的丧尸群还要庞大!

    可见感染者对活人,对声音的敏感程度,要远超一般丧尸。

    看着黑压压的感染者群,江流石也皱眉不已,蚂蚁多了咬死象,想要把他们全杀了,也不容易。

    感染者的扩散速度也是相当可怕,还好是限制在了A区内,不然整个安全区可能都完了。

    “江哥,你看!”

    就在这时,影提醒了江流石,江流石转头看了一眼前方,透过挡风玻璃上感染者模糊的血肉,江流石看到了一座十几层的大楼,在这大楼之上,挂着一个醒目的红色十字。

    医院!

    终于到了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