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科长傻站着,江流石自然也不会再跟他多话,他走过去扶住了苏光启:“苏老先生,上车吧?!?br />
    这次去兽巢,苏光启给的笔记起了不小的作用。

    “好,好?!彼展馄舻阃返?,面带笑容。

    其余的专家教授们,这时看苏光启和苏瞳的眼神都有些不同了。他们也是沾了这两位的光,不然怎么会有人在这种时刻冲入A区来救人?

    苏光启和苏瞳坐上了中巴车,这时,两名士兵也在附近找到了两辆车开了过来。

    “各位上车吧,我们就跟在后面?!倍映ざ云渌淖医淌诿撬档?。

    江流石见状,也没有说什么,他中巴车内的空间有限,真要把所有的专家请上去还是很难的,而且江竹影还在沉睡,他并不想让车厢内在这种时候塞满人。

    再者这些士兵看上去也没有完全信任他,他真要提出来,这些士兵反而会拒绝,就是那些专家,也未必愿意上来。

    看到这些人真的要出发了,李科长心里真是又气又怒,这些人根本在无视他,他说了那么多,全都像是放屁一样。

    但是他一个人又怎么可能留在这里,李科长沉着脸,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上了车。

    “去医院……他不知道医院现在什么样吗!”李科长嘟囔着抱怨道,“这是拿所有人的生命开玩笑……等见到了张高和,我一定会投诉你们队长!”

    他这话是对车上的士兵说的,江流石作为幸存者,他喊不动,但是这些士兵居然同意了江流石的做法。

    驾驶座和副驾驶上的两名士兵扭头看了他一眼,副驾驶座上的士兵,正是被江流石等人救下来的那个。

    他瞪着李科长,愤怒地反问道:“你有什么资格投诉!要是我们还能坚持下去,当然可以采取别的办法,但现在我们已经快要弹尽粮绝了。继续留在那里,才是不负责任!”

    “而且,为了?;ご蠹?,我们有一位战友就在刚刚牺牲了,连尸体都还躺着外面,你还想投诉我们?”

    这李科长一直吵嚷,因为他是研究所的人,这些士兵都忍了,但是到现在他居然还在说三道四。

    如果不是碰上了江流石他们,他也不可能还活着。

    李科长没想到这士兵竟然跟自己呛声,而且这年轻士兵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一张脸涨红着,双眼瞪得像牛眼,让杀鸡都不会的李科长顿时有点怂了。

    他有些心虚地说道:“?;の颐?,那是你们的职责?!?br />
    年轻战士一下子炸了,跳起来就想揍他,吓得李科长脸色一白,仓皇地向后躲:“你想干什么!”

    “别这样!”驾驶座上的士兵将这名年轻战士拉了一把。

    李科长已经吓得面无人色了,他缩在角落,不敢再吭声,但是看着旁边的专家教授看自己的眼神,想到刚才自己大叫时的怂样,李科长心中就无比恼怒。

    “都是一伙的!”

    这时,中巴车已经率先启动,朝着医院行驶而去了。

    苏光启来到霞远安全区后,就被安排到了医院做体检,还分配了一名医生专门负责他的身体健康状况,苏光启对去往医院的路线,十分熟悉,正好给江流石等人指路。

    “对了小江,你为什么要去医院?难道是因为江小姐?”苏瞳已经看到了躺在被窝里的江竹影,虽然江竹影看上去就像是睡得正香甜的模样,但是在这时候沉睡,想想就知道不对劲……

    而江流石非要前往医院,就更让人产生联想了。

    “是的,我听说,霞远安全区研究出了一种血清,可以用在二级异能者进化的时候。竹影她现在就是在进化当中?!苯魇谷坏厮档?。

    对苏光启和苏瞳二人,这件事没什么可隐瞒的,说不定苏光启他们还对此有所了解。

    果然,苏瞳一听就点头道:“的确是有的,不过这不是我和我爸的项目,但是我也听说过。这种血清能够刺激二级异能者的细胞变异进化,加快二级异能者的进化速度,但是因为提取的难度很高,所以数量很少,并不能大量普及使用?!?br />
    “嗯?!苯魇懔说阃?。不能普及使用也正常,能有这种东西已经很不错了。

    在末世初期?;は吕吹拇罅靠蒲Ъ颐?,在末世后的研究中已经做出了很多成果。无论是进化结晶,还是现在的血清,都对异能者有着很大的帮助。包括现在安全区能吃上蔬菜水果,大米,也都是多亏了这些科学家。

    今后也许还会有更多的研究成果出现,而江流石的生物实验室、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也会逐步解开新的研究功能。

    江流石之前捡到了一位科学家的笔记,里面对末世很悲观,但是此时江流石却觉得,在这个末世,希望还是存在的。

    至少对于他来说,星种、基地车,就是希望,是他在末世中生存下去的保障。

    “嗬嗬!”

    三辆车在马路上大摇大摆地行驶,很快就引来了好几名感染者,不仅如此,还有更多的感染者从旁边的建筑物内,小巷中钻了出来。

    这些感染者出现在不同的方向,他们腥红的眼睛紧盯着这三辆移动的车辆。

    “不用管他们,先到医院?!苯魇档?。

    在这里开枪,只会引来更多的感染者,不如索性先到医院再说。

    嗡!

    中巴车带路,毫不停留地往前冲去,后面两辆车见状也加速跟了上去。

    “嗬嗬!”

    十几名感染者同时扑了上来,其中距离最近的已经扑到了车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狰狞的面孔就贴在车窗上,像是在死死地盯着车内的人。

    “??!”李科长一声惨叫,其余的专家教授们也都吓得不轻。

    江流石默默看着这些感染者,其实这些感染者近看之后,他们的眼神是完全空洞的,不像丧尸,是流露着强烈的渴望。丧尸还能有自己的意识,但是变成寄生虫的载体后,就完全成了傀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