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科长只是在无法阻拦的情况下才说了这番话,而那名队长则已经去安排了,很快,两名战士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随着房门关闭,那两名战士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所有人都感觉心脏被提起,既不安,又期待。

    ……

    中巴车沿途行驶着,车内,冉惜玉的精神视野不断向外延伸,寻找着人类的精神光点。

    这时,冉惜玉忽然开口了:“我感应到了两个人正在移动?!钡墙鼋鲆幻胫雍?,她便接着说道,“只有一个人了……在后面有一名感染者在追这个人?!?br />
    “影,过去看看?!苯魇被⒍?。

    A区内并没有什么四散奔逃的幸存者,江流石还猜想,是不是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被集中转移到了某个相对安全的场所,现在总算发现人了。

    “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冉惜玉感应到剩下的这个人精神状态也很不稳定,估计状况不太好,相反那名感染者却在速度飞快地接近。

    “影,加速?!苯魇档?。

    “砰砰!”

    一名年轻的娃娃脸士兵回头又开了两枪,其中一枪打在了感染者的肚子上,但那名感染者只是身体微微一晃,然后便速度不减地继续冲了过来。

    年轻士兵的脸色苍白,他们已经够小心了,却还是被这只感染者突袭,战友当场牺牲,而他似乎也坚持不下去了。

    这些感染者,对活人的敏感程度,比丧尸还强。

    但是找不到救援,那他和战友的牺牲,就都白费了……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传来,年轻士兵浑身一震,就看到感染者在狂奔中倒了下去,额头处一个血洞,鲜血在后脑勺下方的地面蔓延。

    嗡!

    汽车的轰鸣声也从后方传来,年轻士兵惊喜地转过身去,但看见的却不是自己人,而是一辆中巴车。

    不过只要能看到人就行!

    中巴车在年轻士兵面前停下,江流石看向了那具尸体,敏锐的视线捕捉到了地上血滩里扭动着的线状寄生虫,密密麻麻,让人头皮发紧。

    “请问你们是……”年轻士兵行了个军礼,问江流石道。

    这时李雨欣已经将车窗拉开,急迫地问道:“请问,那些科学家现在在什么地方?苏光启和苏瞳两位教授,你知道在哪里吗?”

    年轻士兵一愣,这么巧?

    “我们小队正在?;ひ恍┛蒲Ъ?,其中就有两位苏教授!我出来是想寻求援助的!”年轻士兵急忙说道。

    “???”李雨欣无比惊喜,“他们没事吧?”

    “没事。不过,一切来得很突然,感染者的数量不断地增多,而大量幸存者毫无战斗能力,又十分重要,所以局面对我们很不利,现在还被分散了?!蹦昵崾勘⊥返?。

    安全区已经在不断地往A区调遣兵力,但为了不让感染者扩散出去,光是将A区围起来就会消耗许多人手了。要等到军队进来清扫,他们还需要再坚持一段时间。

    可是没有弹药怎么坚持?

    “江哥?!碧酵夤湍盖酌皇?,李雨欣松了口气,但年轻士兵的话又表示情况不容乐观,她只能看向了江流石。

    江流石让影打开了车门,说道:“带我们过去?!?br />
    “好!”年轻士兵立刻上了车。

    有了带路人,中巴车立刻就直直地朝着苏教授他们藏身的建筑物驶去了。

    ……

    在建筑物内,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他们听从队长的话,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静静地等在屋子里,所有的窗帘都被拉得严严实实。

    但是在这种诡异的安静中,听到自己,以及身边的人被放大无数倍的呼吸声,心跳声,却更加让人难以冷静。

    李科长更是如此,他焦躁无比,坐立不安。拉着窗帘,看不到外面是什么情况,就像是坐在这儿等死一样。

    那两名士兵其实才去了没一会儿,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已经是很长时间了。

    苏瞳坐在苏光启身边,两人都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这诡异的安静,被一阵由远而近的引擎声,以及随即在门口响起的轮胎摩擦声打破了。

    所有人都一下子从不安中惊醒了过来,李科长更是第一时间跳了起来,兴奋地喊道:“来人了!”

    “这么快?”队长一惊,其实他们被困在这里,其余人应该也是暂时被困在什么地方,他没想到能这么快就找到救援。

    而这时,李科长已经激动地来到了门口。

    随着房门打开,之前去求援的士兵带着几个人站在门口。

    一名年轻男子,身后跟着一个冷淡娇小的少女,身边还有一个气质温婉的漂亮女孩。

    “快点带我离开这里,张高和呢?他怎么没有亲自过来?先不管这个了,把我带去张高和那里,或者直接把我带出去,我得先离开这个鬼地方!”李科长急急忙忙地说道。

    这名年轻男子不知道是什么人,但他眼神深邃,腰间鼓鼓囊囊,背后还背着一支散发着一股寒气的狙击枪。

    他身后的那名娇小少女也携带着一种冰冷的杀气,顾盼之间就让人有种咽喉被锁定的感觉。

    李科长看到这些人来,自然而然地将他们当做了张高和的人,不然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而看到李科长,以及他一出现就立刻连珠炮似的说了这么一大通话,江流石和零都有些愣神。

    这谁?

    江流石也懒得搭理他,而这时,李雨欣也绕开了李科长进入了屋内。

    “妈!外公!”李雨欣一眼就看到了苏光启和苏瞳。

    “雨欣,你怎么来了?”

    苏光启和苏瞳也在李雨欣进门时就看见了她,他们都没想到,之前他们还在担心李雨欣,没想到,李雨欣却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是在他们危急的时候。

    李科长愣住了,他再怎么没眼力也看出来了,这些人并不是张高和的人,他们是来救苏光启和苏瞳的。

    有护卫队长做亲戚,李科长一直认为自己才应该是被救的那个人,但是没想到却是苏光启他们被救……

    “雨欣,既然这里不安全,那就赶紧离开吧?!苯魇档?。

    这里对于苏光启这些科学家来说,确实是太危险了。

    这时,那名队长走过来说道:“请问,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是幸存者小队吧?”

    这名队长也是一名异能者,他感应到,这名少女的异能波动十分强烈,而在那辆中巴车内,还有好几道不同的异能波动。

    眼前这名年轻男子虽然没什么异能波动,但他背着的狙击枪总不会是摆设,如果不是狙击枪用得好,那对于一般的幸存者来说,还是步枪、机枪、手枪这类的枪支更合用。

    而一名厉害的狙击手,必然让人心底发寒,特别是对于队长这样的军人来说。

    总结下来,这是一支很强的幸存者队伍。

    “我叫江流石?!苯魇档?。

    “是这样的,这里还有这么多科学家,不知道你能否将他们一起带出去?只要让我们开车跟着就行?!倍映こ峡业厮档?。

    那名年轻士兵只带回来了这支幸存者队伍,他们不能再继续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的救援了。

    江流石往屋内扫了一眼,点了点头:“可以?!?br />
    对于这些科学家,江流石是很敬佩的,也很尊重,既然这名队长也请求了,他自然不会拒绝。

    苏光启和苏瞳都露出了一丝微笑,其余的专家教授们也欣喜不已,一旁的李科长也难掩喜色。

    他虽然不是科学家,而是科研所的一个管理,但重要性并不比这些科学家低!

    “不过我还有个地方要去,你们可以先跟着我,或者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后再接你们?!辈坏饶敲映じ行?,江流石就立刻接着说道。

    队长一愣,问道:“去什么地方?”

    “医院?!苯魇?。

    他还要去医院,取得血清,让江竹影醒过来。

    “医院?现在去医院?”队长惊讶地说道。

    江流石没有说话,他现在不去医院,等之后军方控制住局面了,他就很难拿到血清了。

    李科长刚才还暗喜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去医院?

    他不太相信江流石还会回来,就算江流石会回来,那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可是去医院……这次的感染者,就有一部分是从医院爆发的。

    “既然这样,那就先去医院吧?!彼胀档?。她不知道江流石有什么考虑,不过她对江流石是很信任的。

    江流石既然要去,说明他有应对危险的信心。

    “不行,医院太危险了!”李科长见苏瞳居然表示赞同,终于忍不住了,“这位小江,我妹夫是张高和,只要你能把我们带到张高和那里,一定会得到嘉奖的!”

    江流石这次总算正眼看了一眼这位李科长:“我刚才已经说了,觉得危险的话,可以先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再说?!?br />
    李科长顿时被噎住,他刚刚说的那些,关于他的身份,还有嘉奖,这个江流石都像是没听见一样?

    江流石的反应如此淡然,让李科长简直有些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