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赶紧想想办法吧?!币幻心昴凶哟叽俚?。

    队长看了这人一眼,这人已经催了好几次了,他微胖的身体在不停地冒汗,走来走去地十分焦虑。

    队长耐着性子跟他又解释了一次:“不是我们不想办法,但我们要?;つ忝堑陌踩?,以你们的安全为重……”

    “又是这句!真要以我们的安全为重,那我们现在怎么会处于危险当中?刚刚那个怪物又是怎么回事?还安全!”中年男子暴躁地打断了这名队长,对于死亡的恐惧,让这名中年男子有爆粗口的趋势。

    苏光启皱着眉头说道:“李科长,你不能这么说话,不是这些战士们,凭你难道能跟怪物战斗吗?你早就死了?!?br />
    “什么死不死的!”一个“死”字直接触碰到了中年男子的敏感神经,他瞪着苏光启,怒道,“苏光启,不要倚老卖老,在科研所里,你搞研究我从来没限制过你,怎么你就以为我真的怕了你了?我平时那是给你面子,今天我谁的面子都不给!”

    “你!”李科长又对着那名队长吼道,“你们的顶头上司,张高和,那是我妹夫知不知道?赶紧把他给我找来!”

    李科长抓狂无比,他的妹夫是A区的护卫队长,结果他竟然没有第一个被送出去,反而困在了这个鬼地方,连救援都看不到。

    苏光启一生都在实验室里钻研,对李科长这番话,他气愤不已,却又骂不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只能愤愤地指着李科长:“你……”

    李科长完全不在意苏光启,还有其他专家教授的视线,他只要能活着出去就行了。以前他还不知道,处于这种恐怖的状况中是何等可怕,现在他知道了。

    在这种时候,他可以抛下任何人,只要自己能够活着就行!他没经历过末世初期的可怕,后来一直生活在安全区中,他可不想在这种时候死了。

    “爸,不要生气了?!彼胀运展馄羲档?。

    在末世中,一部分人性本来就会暴露无遗。

    苏光启叹了口气,不再去看暴躁的李科长,这种时候,确实是十分难熬,不过在此之前,更绝望更难熬的日子,他也经历过了。

    “还是希望快点有救援来吧,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敝耙丫凶乙鹆烁腥菊叩淖⒁?,现在李科长又开始暴跳如雷,随着恐惧的进一步压迫,人的理智和情绪会更加崩溃的。

    ……

    在冉惜玉的感应下,江流石一行人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可能进去的地方。

    A区和B区这两个位于山腰上的片区,在末世前的原型实际上是一大片别墅群,以及风景区以及一座度假山庄组成的。末世后在此基础上增设了许多建筑,特别是防御工事。

    而AB两个片区之间也被铁丝网和围墙隔绝,随处可见火力点,如果是平时是很难闯的。

    这里的铁丝网后面是一座大食堂,在感染者爆发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人,之后也没有波及到,因此只派了一支小队在这附近看守。

    江流石让影在一条巷子里等了一会儿,然后猛地加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冲破了铁丝网,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食堂后方。

    这一幕让那些看守的士兵们都愣住了,这中巴车的速度太快了,让注意力都在铁丝网另一端的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不过现在,A区就是个隔离区,里面的人都想逃出来,居然还有人主动冲进去……

    “进来了?!苯魇崆岬睾舫鲆豢谄?,说道。

    李雨欣的脸上没有任何轻松的神色,眼神中的不安反而更加加深了。

    此时的A区,弥漫着一股十分凝重的氛围,中巴车开出不远,路上就已经可以看到血迹,以及战斗的痕迹。

    作为科研所的两名重要专家,李雨欣的外公和母亲分配到了度假山庄内的一座院子作为住所,江流石还曾去过一次。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江流石觉得去那座院子的意义不大,他们留在院中的可能性太小,去了只会耽搁时间。

    “感染者应该是在军区、医院这两个地方爆发的最多,而军区在左右侧都有?!崩钣晷澜吡ζ骄蚕吕?,说道。

    她在这里住了一小段时间,对A区内的情况也有些了解了。

    A区处于重兵环绕之中,原本是为了?;ぶ匾枋┖腿嗽?,但这次的感染者源头却恰恰是从兽巢中回来的士兵,这些士兵中受伤的,应该就在医院。

    “我们就在附近找找,应该不难找?!苯魇档?。

    坐在中巴车内,他们也不用担心感染者忽然冲出来袭击。

    中巴车行驶过一个拐角,江流石却又忽然让车停了下来。

    他跳下车,来到了路边的一具尸体旁。

    这尸体睁着眼睛,双目中全是血丝,身上、脸上都是鼓起的青筋,皮肤泛青。

    其实他刚才就已经看到这具尸体了,对于尸体,星种也感应到了特殊变异能量。

    而且因为敏锐的目光,他在这尸体身上一扫而过时,似乎看到了什么。

    “江哥,怎么了?”张海也下了车,端着枪站在江流石身边警戒。

    “我先看看?!苯魇⒆耪馐蹇戳肆窖?。

    出现了!

    他猛地拔出匕首,在尸体的胳膊上用力一挑。

    一股鲜血顿时飚出。

    “江哥你这是干嘛!”张海一愣,这人都死了,而且感染者又不是变异丧尸,难道还能有变异血核?

    不过他话音未落就噎住了,因为江流石的匕首上,正有一条虫子在扭动着。

    这虫子通体血红色,大概十厘米长,很细,它在血管中蹿动时,被江流石看见了。刚刚挑那一下,江流石已经精准地用匕首扎住了它,然后硬生生将它从血管中拖了出来。

    虫子不断地挣扎着,还试图钻进江流石的手里,被他一下子插在了地面的砖缝上。

    “这什么鬼玩意儿……”张海眼睛都瞪大了,这虫子看着令人不寒而栗。

    “你离远点?!苯魇档?。

    张海立刻说道:“江哥,不至于,我就是看这虫子瘆得慌,它都这样了还能钻我身体里?”

    “是让你离尸体远点,估计体内还有不少这虫子?!苯魇档?。

    现在虫子都被挑出来了,但星种还是在尸体身上检测到了特殊变异能量,证明尸体内还有更多的虫子。

    看这虫子的形态,如果长度够短,钻入体内根本感觉不到,所以只要能够破开皮肤,立刻就会被感染。

    张海头皮一炸,顿时就跳出了几米远。

    “这可能是一种寄生虫?!崩钣晷涝诔荡按λ档?,“许多寄生虫都能操控宿主的行为,而这种寄生虫可以让感染者力大无穷,速度也更快,还具有很强的攻击性?!?br />
    “不过这并不是病毒让细胞变异的作用,而是透支了感染者的生命和体能,所以惜玉才会说,那位王师长发病以后如果不管他,几天之后他就会死亡?!?br />
    “原来不是病毒?!苯魇懔说阃?,对于寄生虫操控宿主的行为,他也有些了解。比如弓形虫可以改变宿主的多巴胺分泌,让宿主没有恐惧感,比如说让老鼠不怕猫,这样老鼠轻易被猫抓到后,弓形虫就可以再次传播。

    还有一种铁线虫,在许多螳螂的肚子里都能找到长长的一条,它可以驱使螳螂去跳河自杀,然后再破体而出,在水中产卵。

    这一点,某些真菌孢子也能做到,比如僵尸蚂蚁,行为模式就跟末世前一些电影、游戏中的僵尸一样。

    看着地上的虫子,江流石其实还有些感慨,要是当时末世?;⑹?,爆发的是这种寄生虫?;?,那人类就真的完了。而超级病毒的爆发,让人类中诞生了异能者,还存留了一线生机。

    不过这种寄生虫,也是因为末世后的生物变异进化才出现的。它来自于兽巢,这岂不是说明兽巢中有一条超大的,或者是一群密密麻麻的寄生虫?

    想想都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可怕之极。

    而且这种寄生虫明显还能相互呼应,它们爆发操控宿主,几乎都在同一时间段开始的。

    “把这条虫子给我吧?!崩钣晷浪档?。

    “好?!苯魇淙荒艽诱獬孀由砩细杏Φ教厥獗湟炷芰?,不过这虫子对他却没什么用,他让张海去拿了个玻璃瓶下来,将这虫子给装了进去。

    虽然几乎被江流石一匕首扎成了两段,但是这虫子却还是生命力顽强,还在不断地动弹。

    “给你吧,小心一点?!苯魇档?。

    这虫子如果钻进活人体内,那就真的难办了。

    “我会的?!崩钣晷赖阃返?。她一个女孩子,将玻璃瓶拿到手中时立刻流露出了畏惧和厌恶感,不过她手还是稳稳的,将这玻璃瓶双手捧住了,开始隔着玻璃查看里面的寄生虫。

    ……

    砰砰砰!

    又开枪打死了两名闻声赶来的感染者后,那几名?;ぷ潘展馄舻热说木松裆幽亓?。

    这样下去会有越来越多的感染者,源源不断地出现,他们的弹药原本就不多,很快就会告罄。

    现在最好的办法是突围,但是他们却带着这么多专家教授,像苏光启教授,他年纪已经很大了,还有另外两名老人在。

    这些人手无缚鸡之力,他们都是在实验室里兢兢业业搞科研的人,让他们去直面怪物一般的感染者,风险太大了,任何一名专家教授死亡了,都是巨大的损失。

    这时,苏瞳拿着一瓶水来到了苏光启身边:“爸,喝点水?!?br />
    苏光启看了一眼,却没有接过来,他之前表现地很镇定,但是看到身边的人都处于一种焦虑和紧张当中,他也难以平静下来。

    之前李雨欣从中海离开,他们一直记挂李雨欣,现在终于又在一起过了几天的生活,结果转眼间又出了这种事。

    苏光启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身在兽巢附近的李雨欣。这次会出现这么多感染者,已经确定一开始暴走的都是兽巢归来的人了。

    “爸,你不用太担心了,雨欣在小江的队伍里,他们肯定会安全的?!彼胀挥孟攵贾雷约旱母盖自谙胧裁?,她安慰道。

    苏光启点点头,没错,以江流石他们的实力,逃出兽巢的难度应该不大的,只不过现在霞远安全区也乱了……

    “还是没有等来救援,我们已经决定,准备派两名战士去寻找救援了?!闭馐?,那名队长走过来说道。

    “去求援?”苏光启和苏瞳都是一愣。

    其余的专家教授也有些愣神,不过有些人则点头道:“那好,那快点去吧?!?br />
    “去什么去!真是书呆子!只知道搞研究,都把脑子研究坏了!”李科长瞪大眼睛叫道,他看向了那名队长,质问道,“你们总共就六个人,求援就要派走两个,那剩下的四个人,怎么?;の颐??而且我猜,他们还要带走一些弹药吧?我看见了,你们刚才在清点弹药,弹药不多了对吧!”

    这李科长已经情绪失控,却一直在关注着这些军人们的动向,毕竟他现在的安全还系在这些人身上。

    “我的意见是,你们派一个人去就行了,弹药完全可以少分一点,他是出去求援的,又不是出去打仗的,小心一点,躲着那些怪物走?!崩羁瞥に档?。

    “这不可能?!蹦敲映ち⒖趟档?,“你说的太轻松了,实际情形谁都预料不到,一个人出去,如果碰上两只左右的怪物,那就死定了。就算两个人也是去冒险的。非要说躲着怪物的话,那也应该是我们。所有人都不要出声,小心一点呆着?!?br />
    李科长烦躁无比,本来他就已经没有安全感了,结果还要少两个人。但是这队长根本就没打算听他的,在他不停抱怨的时候,两名士兵已经准备出发了。

    “也行,把张高和带回来?!崩羁瞥に档?。

    他现在只想处于张高和队伍的?;ぶ?,那样他才会真的安全。跟这群老弱病残妇待在一块,实在是让他冷静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