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哥……”李雨欣抓住了江流石的手臂,眼眸中充满了担忧和祈求。上一次,就是江流石和中海安全区的军队一起,将她困在核电站的亲人救了出来,这一次来到霞远安全区,也是因为她的亲人。

    李雨欣实在再难以说出让所有人去救她亲人这种,而且A区内现在太危险了,军队也不会让他们通过。

    但对于自己的外公和母亲,李雨欣也无法坐视不理,因此她只能无助地抓着江流石的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面对李雨欣的目光,感受着李雨欣双手的轻微颤抖,江流石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李雨欣的肩膀。

    “你放心,我们一定找到苏教授他们?!苯魇档?。

    不用说为了血清他本来就要进入A区,单说这些日子以来李雨欣对江竹影无微不至的照顾,江流石也不会对这件事袖手旁观。

    在江竹影沉睡的这段时间里,很多时候都是李雨欣寸步不离地守在江竹影身边,定时地探查身体,自己反而吃不好睡不好,这些江流石都看在眼里。

    这位曾经的?;ㄍ?,平时安静地像是一朵幽香的百合,一直在默默地为石影小队付出着。她出身优渥,却主动地揽下了几乎所有的杂事,做饭打扫。

    而且她一直觉得自己的用处太小了,就连江流石给她进化结晶,她都拒绝,认为给自己用太浪费。

    但在江流石眼中,李雨欣虽然一直静静地待在一边,但她对队伍来说却是不可或缺的,作为队医,如果一直忙个不停,那反而挺可怕的……队医的作用,就是在关键时刻发挥的。

    “你这脑袋里,成天不要想太多。你为了跟我们一块,都拒绝了两个安全区了,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东想西想?”江流石叹了口气,摇头道。

    李雨欣呆了一下,听着江流石像是在责备她一样的语气,李雨欣却像是受了委屈,被亲近的人安慰时的孩子一般,原本还能保持平静,可是对方这一开口,她顿时就有种鼻子酸酸的感觉,眼泪不自觉地就掉了下来。

    “嗯?!崩钣晷酪ё抛齑?,抑制着不发出哭声,点了点头。

    “从正门是别想进去了,我们找个地方钻进去?!苯魇匪档?。

    那些军队的主要火力都集中在感染者密集的地方,从依然有感染者跑出来这一点就能看出,军队并不能顾及到每个角落。

    哒哒哒!

    这时,密集的枪声再次响起,远远的,江流石看到了十几个身影从A区内冲了出来,扑向了这些士兵,这些人不仅有穿着军装的军人,还有一般的幸存者,一个个都像当时的王师长一样,完全失去了理智,发疯似的攻击。

    江流石看向了冉惜玉,“惜玉,靠你了?!?br />
    “嗯?!比较в竦木袷右八嬷趴?,悄无行踪地朝着四周蔓延而去。

    A区和B区由铁丝网加围墙完全隔开,冉惜玉的精神视野顺着围墙延伸,一个个精神光点出现在了她的精神视野中。

    精神光点最少的地方,就是现在防御最薄弱的地方,也意味着感染者的数量比较少。

    很快,冉惜玉的眼神就仿佛从极远的地方收了回来。

    “已经找到了最近的一处可能进去的地方?!比较в袼档?。

    江流石满意地点了点头,对影说道:“开车?!?br />
    中巴车启动,在没有惊动那些军人的情况下,就已经悄悄地绕开了。

    此时,在A区内。

    原本祥和的街道,似乎又经历了一次末世爆发一般,到处都是乱七八糟被破坏的痕迹,地上随处可见血迹以及感染者的尸体。

    “嗬嗬!”一名感染者的嘴里发出低声的嘶吼声,在街道上乱窜着,在他前方是一座建筑物。

    而在那座建筑物内,赫然躲藏了十几人,还有一小队军人。

    其中一人又害怕又不安,忍不住偷偷掀开了窗帘的一点缝隙看向了那正在接近的感染者。

    就在这一瞬间,那感染者猛地抬起头来,和这人来了个对视。紧接着,他的速度突然暴涨,直接朝着这建筑物猛冲了过来。

    “??!”这名偷看的人几乎是克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惨叫,那一小队军人也立刻扣下了扳机进行射击。

    嘭!

    门口骤然传来一声巨响,这些人浑身战栗,都缩成一团紧张地看着大门。

    缓缓的,从门缝里流进了一些鲜血,但却再没有任何动静传来了。

    被打死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包括那一小队军人。

    这时,从那些普通穿着的人当中,站起来一名精神矍铄的老人,严厉地看着刚才掀窗帘那人,说道:“不要善做主张,如果刚才外面不止一个,你可能就害死我们!”

    “我也不知道他能看见我……”那人也一脸后怕,这些人也不知道是怎么突然被感染的,特性跟丧尸一样,都具有传染性,而且力大无穷的同时还极为敏捷,感官也十分敏锐,甚至到了有点惊悚的地步。

    唯一一个不算优点的优点就是不吃人,但是只要被他咬中或者是抓住,就会变成和他一样的怪物。

    “末世中的生命,哪怕包括你我这样的普通人,也是有着一些缓慢的进化提升的。不要小瞧病毒的可怕?!闭饷褊穷宓睦先?,正是苏光启。

    他们藏匿的这座建筑物还算是隐蔽结实,但即便如此仍然有感染者追踪到了这里,这些感染者简直阴魂不散。

    “苏老说的没错,这次的病毒爆发这么突然,说不定是兽巢带回来的,那些变异兽都进化到什么地步了,我们还不清楚吗?”另一个人开口说道。

    他们这些人都是科研所的,骚乱刚爆发就立刻有人来带着他们转移了,但是途中被感染者冲击,不得不分散了,现在他们在这儿坚持,是为了等待救援。

    “各位专家教授不用害怕,很快就会有人来接应我们的?!闭庵《拥亩映ぐ哺У?。

    这些人中绝大多数在末世刚要爆发时就被提前?;て鹄戳肆?,目睹了末世爆发的人很少,实在是没有什么应对末世的经验。末世爆发初期,就有很多人是因为恐惧和惊慌,导致自己做出了一些错误的判断,从而死亡的。

    刚才那名专家虽然只是动了下窗帘,都能让那名感染者察觉到……

    这时,嗬嗬的嘶吼声从远处传开,这屋内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绷直了身体,士兵们则立刻抬起了枪口。

    “子弹不多了,希望救援能够快点到……”那名队长心中焦虑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