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中巴车一路狂奔,之前的战斗已经让这路上的丧尸、变异兽几乎都不见了踪迹,偶尔零星的几只丧尸远远地冲过来,还没有冲到跟前,中巴车就已经从他们前方呼啸而过了。

    一段时间后,在石影小队的视野中,出现了霞远安全区的轮廓。

    到达检疫门前,江流石观察了一下,乍一看还是跟之前一样,不过火力点的枪炮却增加了很多,军官们也是神色严肃。

    “也可能是因为大批军队出发去兽巢了,所以这里增强戒备吧?!彼锢げ惶隙ǖ厮档?,其实这话连他自己都不太信。

    增强戒备没什么错,但是这气氛看着就不一般。

    张海打开车窗报上了石影小队的名称,一名战士看了中巴车一眼,然后走到了一名军官面前汇报了一下。

    很快,这名战士就回来了,语气有些生硬地说道:“现在暂时不能进入安全区?!?br />
    江流石顿时心往下一沉。

    看来事情还是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这个时候不让进入安全区,只能说明安全区里出了什么问题!

    “我们必须要进去,我们是安全区内的幸存者,难道让我们在外面待到晚上?现在天气这么冷?!苯魇档?。

    “这是命令?!闭饷绞恐辶讼旅纪?,冷冷地说道。

    对异能者来说,这种天气算什么。

    看到这些人完全没有放行的意思,李雨欣一把拉开了车窗,伸出头焦急地说道:“是不是出事了?我外公和妈妈都是研究所的专家,我们一定要进城,你不能拦着我?!?br />
    这名战士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硬邦邦地说道:“不行就是不行。你们先到旁边等着吧?!?br />
    “怎么这样……”李雨欣还想再说,但那名战士已经走到了一旁。

    冉惜玉握住了李雨欣的手,安抚着不安的李雨欣。

    而江流石没有作声,他目光观察着这些检疫门,分析着这里的战力,以及中巴车冲进去的可行性。

    作为一座大型安全区,霞远的防御力比起当初的中海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大腿粗细的炮管,光支架就有一人多高的超重机枪,巡逻士兵人人背着自动步枪,站在检疫门附近的士兵不是背着枪,就是面前架着机枪。

    城墙上方更是黑压压的枪口径直对准着他们,更何况钢铁大门紧紧关闭,只有旁边有供人出入的小门,更增加了一道巨大的阻碍。

    轰轰轰!

    一阵刺耳的轰鸣声以及轮胎摩擦声传来,三辆清一色的重卡来到了检疫门前,其中两辆车更是一左一右地将中巴车夹在了中间。

    和焊接了狰狞变异兽角的重卡相比,体积较小,外观没有任何特色的中巴车就像是会被这两辆重卡轻易压扁一样,有种强烈的压迫感。

    “是之前跟着我们的人?!比较в袼档?。

    这时,右侧的重卡摇下了驾驶座的车窗,露出了一个长发女人的脸来。

    “厉害啊,跑那么快,要不是因为是雪地,估计还追不上你们?!背し⑴怂档?。

    在雪地里,中巴车虽然一直处于高速,但车速还是有所收敛的。

    江流石看过去:“又是你们?!?br />
    不过这猛虎会的女人居然是开车的,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开着一辆重卡在后面猛追,她也不怕打滑翻车。

    “你看出那人变异了,怎么看出来的?”猛虎会的这女人突然问道。

    当时她和其他猛虎会的人就站在最前面,江流石喊了那一声走上来的时候,她还不知道江流石要干什么,没想到转眼间就异变陡生。

    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王师长身上的时候,她一直盯着江流石,因此她第一时间看到了江流石毫不犹豫转身就走的一幕。

    让两名猛虎会成员去通知其他成员的同时,她带着人就追了上来。

    “现在那镇子估计就是绞肉场,应该很惨烈。那么多人都没有发现问题,就你发现了?!闭馀擞炙档?。

    猛虎会的人第一时间得到通知,现在应该也逃出来了,这女人倒是不算担心。

    她来追江流石,是为了搞清楚江流石是怎么看出来的,这对猛虎会应对这次的事情也有好处。

    不知道怎么出现的感染,也不知道谁是感染者,应对起来太麻烦了。

    江流石瞥了她一眼,这女人的问题还真多。

    别说星种的探测江流石根本不可能告诉别人,就算不是星种探测到的,江流石也没有理由要告诉这女人。她上来问自己就要说?

    “不要把车都堵在这里!”一名士兵走过来大声警告道,让他们这些车都让到一边去。

    就在这时,从安全区内骤然传来了一阵枪响。

    哒哒哒的枪响声,显然是从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传来的!

    那名士兵也一愣,转头看了过去。

    江流石看到,那些军官都露出了紧张凝重的神色。

    先是大批队伍前往了兽巢,然后军队内部爆发了感染者攻击,还要保证安全区的防御,安全区内现在是严重不足的人手不足!

    “带两支小队进去支援,一定要将危险范围控制??!”一名军官命令道。

    两队巡逻小队立刻跳上了军用装甲车,随即,检疫大门在沉重的响声中缓缓开启了。三辆装甲车鱼贯驶入。

    “这里面也出事了……”长发女人看着大门,然后转头看向了中巴车打开的车窗,“那你们……喂!”

    中巴车的车窗瞬间关闭,就在这一瞬间,江流石喊了一声:“冲!”

    嗡!

    影猛地踩下了油门,开启了冲刺状态,中巴车如离弦之箭一般,在尖锐的摩擦声中直接从两辆重卡当中冲了出去,径直冲向了检疫大门!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让那长发女人看呆了,还让警戒的士兵军官们也都愣住了。

    敢冲击安全区大门的人,这还是第一次出现!

    但谁也没想到中巴车的速度这么快,根本没有人敢到中巴车前面去拦,相反在前方的人纷纷惊恐地让到了更远处。

    “开枪!”一名军官吼道。

    冲击安全区大门,根本就不需要任何判断,直接就可以击毙。

    哒哒哒!

    子弹立刻轰向了中巴车,然而打在玻璃上,只是留下了一个蜘蛛网般的痕迹,根本没有打穿,打在轮胎上,也没有将车胎打爆。

    眨眼间,中巴车呼啸着冲入了来不及关闭的检疫大门中。

    那名军官大为惊怒,他冲到大门前往里看去,中巴车已经拐入了另一条街道上,很快就消失在了拐角处。

    “立刻通知各区巡逻队和护卫队,看到这辆中巴车直接攻击!”军官下令道。

    负责传递命令的士兵刚奔向岗亭,另一名士兵就从里面跑了出来。

    “A区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军官急忙问道。

    “不太好,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笔勘ǜ娴?。

    “为什么不清楚!”军官吼道。

    “跟我通话的战友……他应该是遇袭了……”士兵的脸色很不好。

    这名军官更是心中一颤,跟他们通话的是A区护卫队的,连护卫队的人都遇袭,那A区到底怎么样了?

    整个霞远有几十万名幸存者,一旦情况完全失控,这些普通幸存者根本就挡不住那些突然变异的人。

    检疫大门的设立,就是为了筛选出可能被感染的人,防止病毒进入安全区内,可是在这段时间的检疫中,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所有人都认为丧尸被挡在了安全区外,谁也没想到会在内部出现类似丧尸的感染者。

    刚才那辆中巴车已经没时间去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控制住,不让一切失控!

    万幸的是,现在情况最严重的是A区,但同时也是最不幸的是,当初政府和军队费了很大力气?;?、转移而来的各行各业的专家、教授,科学家,就在A区……

    在检疫大门外,长发女人看这一幕有些呆了。

    “疯了吧?冲击安全区?他进去干嘛?”长发女人犹豫了一下,他们是不可能跟着冲击安全区的,而且江流石冲过去后,几乎所有的枪口炮口都对准了他们这三辆车,让车上的人都有种头皮发紧的感觉。

    而且刚才还有一些子弹打在了他们这左右两辆车上,他们追上来,不仅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反而给江流石当了一次左右“护法”。要不是加厚了钢板,估计刚才那几下不好受。

    真是神躺枪。

    “霞远安全区出事了……不知道霞梧基地有没有出事。我们走!”长发女人做出了决定。

    安全区内。

    街道上已经戒严,所有的幸存者都回到了屋内,路上一片萧条,而这种情况倒是方便了中巴车。

    之前枪声传来的方向就在前面,不过江流石不打算过去凑热闹,那样会跟军队碰上。

    实际上他们已经看到了两批编队正在紧急赶往某处,同时在街口也有军用卡车甚至是坦克在戒严。整个安全区都已经进入了一种十分紧张凝重的气氛中。

    只是中巴车冲击大门的情况现在还没有传达到每一支军队小队,这些士兵有些已经看到了中巴车,不过中巴车没有过来,他们也没有专门过来盘问什么。

    不过江流石知道,要是他们过去,肯定会被拦下。

    “我们绕过去?!?br />
    在绕路之时,江流石隐约地看见了那边的情况,一名感染者高高跃起,然后被乱枪击毙……从情况来看不止那一个感染者,至少也是一群。

    而感染者过来的方向,正是AB区所在的位置。

    江流石心中的不妙预感越来越强,无论AB区都是和普通安全区隔离的,感染者已经冲破了防御来到了外面……

    就算最后感染者都被清除,但这一次霞远安全区估计也是损失惨重了,比起之前中海安全区出现地下变异蚯蚓攻击时,还要更严重。

    “我们直接去A区!”

    中巴车奔向A区,远远的,江流石就已经听到了比之前所听到,更要激烈十倍的枪声,并看到了大量的士兵。

    原本的隔离铁丝网已经有一些被撕破了,那些冲出来的感染者估计就是通过这些地方出来的。

    地上还能看到一些鲜血和尸体,铁丝网更是鲜血密布。

    闻着刺鼻的硝烟味,李雨欣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