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而且还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李银枪自然不可能直接将王师长击杀掉。

    然而在李银枪抓住王师长肩膀的瞬间,他便知道自己做出了错误的决定。面前的王师长双眼猩红无比,脸上额头上、手背上青筋暴起,力量极为恐怖。

    李银枪这一抓,虽然控制住了王师长,但王师长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肩膀和胳膊,他的脖子猛地伸长,几乎超越了人类的极限,扭头张开一口直接咬向了李银枪的胳膊。

    “你干什么!”李银枪反应极快地一把将王师长扔了出去。

    王师长的身体像是破布麻袋般飞了出去,砸在了镇政府门口的人群中,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李银枪脸色难看地低下了头,他虽然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但是他的衣服已经被咬破了,露出了里面的一排浅浅的牙痕,一丝丝血迹正从牙痕中渗出来。

    以李银枪的身体素质,这样的伤只需要一会儿就会消失无踪,伤口会迅速愈合,但是在李银枪盯着这伤口的时候,鲜血却是一直在往外渗,而且血浆的颜色隐约有些发黑。

    这时,李银枪看到自己这只手的手腕处,能够清晰地看见血管和手筋的抽搐,在这种抽搐下,他的手指也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这一幕,让李银枪想到了王师长刚刚颤抖的样子,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病毒……”李银枪直接从衣服上扯下了一截布料,在胳膊上方的近心端用力扎紧了。勒得这么近,要不了胳膊就会因为血液无法流通而废掉,不过李银枪心里清楚,他这只胳膊已经没用了。

    失去一条胳膊,这对李银枪来说是无比沉重的打击!

    这时,李银枪看向了王师长落地的位置,他看到几个人正犹犹豫豫地要上去查看,其余人也站在附近一脸惊疑。

    “躲开!”

    然而就在这时,地上躺着的王师长已经一跃而起,他的身体呈现出一种扭曲的状态,刚刚那一摔,原本应该让他丧失了行动能力,但王师长却有着极强的生命力。

    王师长伸手一抓,立刻在旁边一人的身上抓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那人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时,叶豹已经冲了上去,从背后一把抓住了王师长的脑袋,迅猛地撞向了旁边的水泥柱子。

    伴随着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巨大响声,水泥柱子上溅上了大量的鲜血,叶豹松开手,王师长软软地顺着水泥柱子倒了下去。

    “立刻找人来验尸!”叶豹吼道。

    “把受伤的人隔离起来?!崩钜乖虺辽档?,他猛地转过头去,看向了人群中。

    刚才的一切发生在不过短短几秒当中,在场的幸存者们都还处于震惊之中。

    李银枪没有看到江流石的身影,不过看着下方的人群,他已经有了一丝十分不详的预感。

    “连司令,王师长的手下都在什么地方?当时和王师长他们一同撤离回来的,还有哪些队伍?”李银枪的声音,透出了一股沉重。

    李银枪想到的,这名总指挥也想到了,这一刻,他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王师长的队伍基本都在这边的军营,但是当时和他们撤离回来的不少伤员,还有损失惨重的军队,都已经被送回安全区休整……”

    说出这番话,像是将总指挥的全身力气都用光了。

    他们一直不知道兽巢内到底有什么诡异,因此才有了这次动员大会,要在兽巢发威之前将其清除掉。

    但是谁也没想到,原来兽巢的威力,早就已经悄悄地种下了……

    ……

    “快一些?!币惶跣∠镏?,江流石正拉着冉惜玉的手狂奔。

    “那位总指挥刚才说了,王师长是和他的部下们一起侥幸逃生的。这名王师长发生了变异,那么他那些部下肯定也是,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苯魇奔钡厮档?。

    王师长变异后,居然将李银枪都伤到了,虽然这是李银枪猝不及防的结果,但王师长当时爆发出的力量和速度,还有关节上的诡异变化,还是让江流石十分忌惮。

    更可怕的是,这种病毒的传染性极强,当时李银枪刚刚被咬,就已经有反应了!

    不过王师长从兽巢逃回,到彻底发作,中间应该是隔了好几天的潜伏期。但是从李银枪的身体反应来看,被王师长这种感染者咬伤、抓伤,就没有潜伏期这种东西了,直接就会发作!

    “是丧尸病毒吗?”冉惜玉小声地急促喘息着,问道。

    “应该不是?!毙侵旨觳獾降氖翘厥獗湟炷芰?,母巢分为变异兽巢穴,或者是虫巢,无论哪种都跟丧尸没关系。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比一般的丧尸病毒更加强力的病毒,连二级异能者都扛不住。

    病毒会进化,现在的病毒已经和最开始感染地球生物的病毒不同了。

    所幸的是这次的病毒并非像当时那样,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蔓延全球,这次的病毒只是局部小范围的,而且要被攻击到出现伤口才会被感染。

    江流石推测,无论是血液还是唾沫,应该都具备传染性。李银枪是被咬伤,而另一个人在被抓伤时,王师长被摔得浑身是血,手指甲里也有他自己的血液。

    主要问题在于刚开始的阶段,被攻击到人都没有防备性,因此第一阶段被感染到的人数恐怕不会少。

    “我也觉得这应该不具备大规模传染性?!比较в袼档?,“我感应到王师长的精神强度,如果不杀他,他几天后应该会死亡。不过我也只是猜测?!?br />
    不过即便如此,这么高强度的病毒,依然会让这片地区变成人间地狱,就算感染者会迅速死亡,也不会改变这个结果。

    当然这种特性,倒是确保了这种病毒不会到处蔓延,让这个末世中的幸存者再承受一次感染威胁。

    “我们先离开这里,马上前往安全区?!苯魇?。

    冉惜玉被江流石拉着,看着前方江流石的身影,隐约有种末世刚刚到来时的熟悉感。

    不过那时,她无比害怕,绝望,浑身冰冷颤抖,而现在,她却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感受着江流石手掌传递来的体温,冉惜玉轻轻地将纤细的小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与此同时,中巴车内正闭目养神的影忽然睁开眼睛,一下子踏入了驾驶室内,坐到了驾驶座上。

    咔嚓,车门打开,影的声音从车内传出:“上车?!?br />
    正在外面抽烟的张海和孙坤一愣,孙坤将烟往雪地里一扔,而张海则狠狠地又吸了两口,扔掉烟头后冲进了车内。

    砰的一声轻响,零也从车顶上直接通过车窗翻了进来,轻巧地落在车内,然后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坐到了沙发上。

    车门瞬间关闭,影直接发动了中巴车,轰鸣的引擎声顿时响起。

    “出什么事了?”孙坤摸不着头脑地问道。

    这里都是军队,能出什么事?

    但是看影的反应,又好像是一件大事。

    “去接江哥?!庇凹虻サ厮档?。

    孙坤放弃了,从这个冷美人这里应该也问不出什么来,没有江流石在的时候,影基本都不吭声,似乎对和他们说话完全没兴趣。

    李雨欣望着窗外,也有些惊疑不定。

    江流石带着冉惜玉狂奔之时,远远地忽然传来了一声刺耳的惨叫,随即便响起了急促杂乱的枪声,夹杂着各种惊叫。

    江流石转头看了一眼,传来声音的方向正是镇北,军营所在的位置。

    这时,伴随着引擎声,中巴车出现在了前方的巷口上,江流石带着冉惜玉从巷口中冲出,直接跳上了打开的车门中。

    “走!”江流石上车后立刻说道。

    车门立即关闭,中巴车往前冲出一段,在十字路口急速掉头,向小镇外飞速驶去。

    到了这个时候,跟路长飞的交易什么的都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江流石也不会专程前往通知,又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状况,无论是路长飞还是侯定坤都应该知道要怎么决定。

    假设他们误判了形势作出了错误决定,那也应该由他们自己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江流石感觉到,自己的心态和末世刚爆发时已经发生了不少变化。

    中巴车在前往霞远安全区的路上狂奔着,地面的雪已经被碾成了脏兮兮的泥水,而开出一段距离后,冉惜玉忽然往后方看了一眼。

    “江哥,有人在追我们?!?br />
    “不用管他们,继续走?!苯魇?。

    他远远地也看见了几辆大卡车的影子,不过这种时候他可没有闲心和任何人纠缠或者废话。

    “希望安全区现在没事?!苯魇闹杏行┙辜?。

    而这时,李雨欣神色一变,紧张地问道:“江哥,出什么事了?”

    她现在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刚才在小镇上时,那些异常的声音还有枪声,已经让她有了一些不好的猜测。

    如果是变异兽来袭的话,江流石应该不会带着他们赶紧离开的。

    “你不用担心,你外公和你母亲是在A区,重重?;ぶ碌??!苯魇档?。

    说着,他看了躺在床上的江竹影一眼,睡梦中的江竹影显得十分乖巧,侧面挺翘的鼻子小巧可爱,粉粉的嘴唇轻轻地合在一起,身体伴随着匀称的呼吸轻轻地起伏。

    江流石这么着急要赶回安全区的重要原因,除了要帮李雨欣确保她亲人的安全,就是,血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