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第二天,剩下的幸存者队伍,已经陆陆续续地赶到。

    过了中午,随着警报声拉响,江流石的石影小队也接到了一名士兵的通知。所有的幸存者队伍,都要前往镇政府前的广场集合。

    江流石这次只带了冉惜玉,两个人一起前往广场。

    还没进隔离带,江流石就已经看到了很多人,粗略有两三百人。

    其他幸存者队伍也只是来了两三个人作为代表,所以出现在这里的幸存者,其实还不到目前在这座小镇上的所有幸存者的两成。

    “我们到旁边去吧?!比较в袂嵘档?。

    这些幸存者有不少都是彪悍的壮汉,而冉惜玉的出现,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冉惜玉不仅长得漂亮,随着精神异能的不断提升,她的气质也变得更加出众,出现在人群中时确实是非常扎眼。

    被不少视线打量着,性格清冷的冉惜玉很不习惯。

    “走吧?!苯魇懔说阃?。

    这时,人群忽然自动分开,几个同样极为扎眼的幸存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这些人一看就是经过无数次生死厮杀的,而且对自身实力有着很强的自信,这种自信都是靠在厮杀中击败对手培养出来的。

    这种人光是气势和眼神就和一般人不同,他们从那些幸存者身边经过时,幸存者们都忍不住地后退,眼底隐藏着一丝忌惮。

    江流石原本没有注意这群人,只是带着冉惜玉往比较清静的角落走去,不过随着冉惜玉回过头去,江流石也察觉到了,这些人是直接朝着他们走来的。

    “我们好像不认识这些人?!比较в袼档?。

    江流石皱了皱眉头:“不认识?!?br />
    他打算今天之后就立刻回霞远的,至于和路长飞的约定,就只能抱歉了。

    而一想到现在可能是有麻烦上门,江流石就很不爽。他现在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

    他神色冷漠地停下了脚步,手已经摸在了枪上,同时将冉惜玉拉到了身后,看向了来人。

    为首的是一个长发女人,利落地扎着马尾,短皮衣里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上衣,以及一条短裤,露出雪白的领口皮肤以及弹性十足的两条长腿。

    在她其中一条腿上,纹着一头色彩斑斓的猛虎,为她增添了一种暴力十足的野性美。而她的武器更是引人注目,是一把巨大的板斧背在身后,如果不是她脚步轻盈无比,光是看她的模样,会有许多人怀疑她能不能拿起这板斧的。

    “有事?”江流石道。

    这女人看了江流石一眼,忽然一撩外套,手中顿时寒光一闪,她的动作极为敏捷,那些朝这边张望的幸存者们甚至都没有看清她的动作。

    然而她的动作却在这时僵住了,因为在她面前,已经有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在等着她。

    这女人的动作确实快如闪电,但是还快不过江流石。他举着手枪,枪口对准了她的额头。

    女人身后那几名壮汉都是瞳孔微微一缩,各自摸向了武器,那女人也是一愣,随后便露出了一丝笑容,慢慢地将手掌摊开。

    她将手腕一翻,手中的小刀便直接落在了脚下的雪地中。

    “别误会,没恶意?!迸诵ψ潘档?。

    而这时,从两边房屋内的窗口中齐刷刷传来了枪口探出的声音。

    “干什么!这里不许斗殴!”一名军人怒道。

    江流石紧盯着这女人,手一动,将手枪收了起来。

    “你想偷袭我,还叫没恶意?”江流石虽然收起了枪,但是他要再出手也就是瞬间的事情,对于这群人,江流石还是处于极高的防备当中。

    “只是想试试你??蠢词敲淮砹?,你就是江流石吧?我知道你身边有个眼珠子是灰色的大美女。昨天晚上可是听了不少你的事情?!闭馀怂档?。

    “对了,我是猛虎会的?!闭馀怂档?。

    猛虎会……江流石想到了昨天刚来镇子时看到的那支重卡车队。

    这猛虎会的实力很强的样子。

    “不要再有下次。有人对我贸然出手的话,我手再快点的话,可能就会扣下扳机的?!苯魇渖?。

    只是因为想试试他就直接出手,江流石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对于猛虎会,江流石已经没有半点好感了。

    “我去……”

    看到江流石带着冉惜玉转身离开,这女人身后的一名壮汉忍不住说道:“这人吊得很??!”

    那女人也挑了挑眉毛:“扣下扳机?如果动真格的,这位小弟弟真的能打赢我?”

    江流石不过一个大学生模样,但其实这女人也没有大他几岁。

    不过刚才她在江流石面前确实没有讨到什么便宜,反而被江流石用枪指着脑袋。

    “我去!敢指我脑袋的人还没几个呢!”女人想到这里又很郁闷。

    轰轰轰!

    这时,一阵引擎轰鸣声传来,两辆改装军用装甲车,呼啸着驶入了广场中,紧跟其后的,还有一辆步兵战车。

    标志性的绿色迷彩,以及所有战士整齐划一地立正敬礼,让还在聊天的幸存者们顿时意识到,有重要人物出现了。

    那女人看了一眼江流石二人的背影,冷哼了一声:“先不管他们,我们走?!?br />
    猛虎会的这一行人,又大摇大摆地回到了人群当中,直接走到了最前面的位置。

    站在这里的,还有末日行者的一些人,但不见侯定坤,江流石也没有看到路长飞,连路长阳都没有看到。估计侯定坤和路长飞一样,都还在养伤,来的只有他们派来的一些手下。

    从装甲车上和步兵战车上,走下来了几个人。

    李银枪,叶豹!

    还有江流石昨晚见过的王师长。

    此外还有两人,江流石不认识,不过看他们龙行虎步,都是霞远安全区位高权重之人。

    另外还有一名头发花白,虽然只是普通人,但却透着威严的将军,看他站在李银枪身前,江流石猜测,他就是这次的总指挥。

    这名总指挥站在步兵战车上,沉着的目光在人群中来回扫视了一圈,即便是这些自由不羁的幸存者,也因为这目光而不由自主地沉默,稍稍站直了身体。

    直到广场上几乎完全安静了下来,这名总指挥才开口了:“我连某人,不喜欢说废话!你们今天来到这里,最关心的,无非是前线,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现目前,我们并不能给出结论。能说的只有一件事,损失惨重!我们的许多队伍,进去后就再也没人出来过,官兵大量的伤亡!”

    “包括我身后的王师长,他的队伍也损失惨重,他本人也是侥幸逃生?!?br />
    江流石看向了那名王师长,此时的王师长微微低着头,身体也因为激动得轻轻地颤抖着。

    隔着的距离虽然较远,但星种依然能感应到王师长身上的特殊变异能量。

    “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苯魇氲?。

    总指挥还在继续讲话:“我们发现了一座巨大的兽巢,在兽巢中,出现了一些变故。现在,我们要在兽巢威胁到霞远安全区之前,做出反攻!”

    “你们在场的人,还有你们的队伍,无论是原本就是霞远附近的人,还是从别处来到霞远的,你们聚集在霞远,都是为了有一个安全的栖身之所。在末世中,有一个能安心睡觉,过正常人生活的地方!”

    “霞远安全区,是我们,还有几十万普通人,以及你们的家园!这次的反攻中,军队需要你们完成一些高、精、尖的任务!当然,你们不属于军队,我也不打算命令你们。但如果你们不准备接受任何任务,不肯保卫霞远安全区,那么今后,你们在霞远再也不能接受任何军方任务?!?br />
    总指挥这话一出,有不少人都在交头接耳。

    这规定对于这些长期待在霞远安全区的队伍来说,确实是一剂猛药,不过对于江流石而言就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了。

    江流石也看了李银枪一眼,在步兵战车旁,李银枪笔直地站着,身上的气息毫不掩饰,如果不去看他本人,仅仅只是感应的话,还以为有一头恐怖的凶兽盘在那里。

    这时,李银枪的视线忽然转动了一下,似乎隔着人群一眼看到了江流石。不过随即他就转开了视线。

    不过江流石发现,这李银枪在那一瞬间看他的眼神,十分冷漠,就如同在看待一只蝼蚁。

    江流市无声地冷笑了一下,他也只是随便扫了一眼而已。

    此时的王师长正跟李银枪说话。

    “听说你昨天又被那个江流石拒绝了?”王师长问道。

    “嗯。有句话叫不知好歹?!崩钜蛊骄驳厮档?。

    “你怒了吧?”王师长说道。

    “没有,不值一提的事情?!?br />
    “他以后应该很难混了?!?br />
    李银枪依然没什么表情:“那也是自找的?!?br />
    他还不至于主动去对付江流石,但也不可能去为江流石排忧解难,那些人要对付江流石,他根本不会管。

    “还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王师长说道。

    这时李银枪忽然看了王师长一眼,“你没事吧,一直在发抖?!?br />
    “我没事……”王师长摇摇头,低下了头去,掩饰住了苍白的脸色。

    他的确是在发抖,完全克制不住,不仅身体在抖,连牙齿都在打架。

    江流石随便看了一圈后,又扫过了王师长,然后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就算是激动,这也激动得太久了吧?

    而且这时,星种再次发出了提示音:“检测到特殊变异能量,能量等级增强中?!?br />
    “惜玉,你看看那个人?!苯魇⒖趟档?。

    冉惜玉点了点头,精神异能已经通过“域”汇聚成了细细的一束,直接锁定了王师长,而不会影响到其他人。

    在这种场合,说不定就有精神异能者,将精神视野完全张开的话,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这么做还是有风险的,但江流石有种隐隐约约的感觉,一定要探查一下。

    冉惜玉刚锁定了王师长,她的神色就微微一变:“这个人的精神光团……”

    就在此时,王师长似乎感应到了这股精神力,猛地抬起头来。

    江流石顿时一惊,王师长的双眼中,充满了血丝,表情有些狰狞,就像是……

    “他的精神光团和丧尸、变异兽的一样!”冉惜玉同一时刻说道。

    “等一下!”江流石毫不犹豫,突然大声喊道。

    接着,他便快速地分开人群往前方走去。

    江流石的目光锁定着王师长,脚步迅速无比,双手拨开着人群,没有理会那些人骂骂咧咧抱怨的声音。

    他心中十分震惊,异能者对病毒应该是有一定抵抗能力的,就算抵抗不了,那也早就该变异了,但是王师长直到昨晚还是个正常人。

    在他走过去的过程中,王师长的身体也抽搐得越来越厉害,他往后退了两步,眼神中偶尔闪过一丝挣扎。

    总指挥看着人群中的江流石像是分开洪流般快步走来,而这时李银枪则皱了皱眉头。

    “你干什么?”他现在并不喜欢看到江流石。

    “我有点问题想询问一下?!苯魇咚当咦?。

    “这种场合,是你想问就能问的吗?你是对刚才的话有疑问?无论你有什么疑问,规定就是规定。不做任务,以后就不能再接军方任务?!崩钜沟?。

    原来李银枪是这么理解自己的行为的……江流石懒得再理会他,他距离步兵战车已经不远了,面前也没有了密密麻麻的人群阻挡,只剩下了稀稀拉拉的一些人,比如之前的猛虎会等人。

    而这时,王师长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李银枪眉头皱得更深,他看向了自己的手下,就准备打个手势让他们去拦住江流石。

    “叶队长,转头看看王师长!”江流石喊道。

    他快速走来的举动和严肃的神情,让叶豹顿时一愣,没有去想江流石的话,本能地转过了头去。

    这时,王师长的喉咙中已经发出了一声低吼,他直接扑向了距离他最近的李银枪!

    让江流石头皮一麻的是,王师长在这时,赫然爆发出了极为恐怖的力量和速度,快到让二级异能者叶豹都来不及反应!

    而同样作为二级异能者的李银枪,感受到了身后扑来的一股劲风,脸色陡然一变。

    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身后,他刚才正要下命令。

    不过在这一瞬间,他依然爆发出了极为可怕的战斗本能。他猛地一侧身,双手直接抓向了王师长的肩膀。

    被他的双手抓住,王师长的肩膀恐怕会受重伤,但是却能够被他立刻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