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听到不是打架,路长飞居然还皱了皱眉头,然后才说道:“那你说来听听,看看有什么我能帮上你的?!?br />
    “其实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我想问问你,二级异能者在进化过程中的事?!苯魇骄驳厮档?。

    一旁的路长阳脸色陡然一变,看着江流石的眼神更复杂了。江流石问二级异能者干什么?难不成……

    “你要进化了?”路长飞也不禁打量了江流石一眼,问道。

    这江流石身上几乎没有异能能量波动,光从这方面感应不出来什么。但他的异能又很特殊,如果光看那辆车的威力,说江流石即将进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路长阳则无比郁闷,如果真是江流石要进化,那他以后真的要绕着江流石走了。

    不过就算不是江流石,那也可能是他队伍里的人。

    有了二级异能者,那石影小队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现在真正能在霞远安全区说上话的幸存者,不是抱团在一起的庞大组织,就是二级异能者。

    一级异能者中虽然也有强者,但毕竟是少数,而成为二级异能者,就一定意味着强大。

    江流石看了路长飞一眼,没有说话。

    路长飞见江流石不想回答,也没有再追问的意思:“行,你问吧?!?br />
    “你当初进化的时候,是什么情况?”江流石问道。

    “我?说起来也有些意思。我是跟一只受伤的二级变异兽硬拼,耗尽力量,几乎同归于尽。它死后,我也完全丧失意识,躺在血泊里,身体泡着变异兽的鲜血,汲取变异兽能量,在昏迷中进化完毕?!甭烦し伤档?。

    这也叫有些意思?

    虽然路长飞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光是想象这个过程也知道凶险无比。

    看路长飞的神态,也不像撒谎,他应该也不屑于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不过还是一级异能者的时候就可以跟二级变异兽拼死,哪怕是受伤的二级变异兽,也实在是强悍之极了。

    在这种真正极限的战斗之后,又泡在二级变异兽的鲜血中,完成进化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然即便是这样的进化,也是需要经历许多积累后,才能这样厚积薄发的。

    不过江流石听完后却有些失望,这种事在现在的江竹影身上并不能复制。

    泡二级变异兽的鲜血,他还能想想办法,但江竹影现在并不是缺少能量的情况。

    至于极限战斗,就算江竹影现在醒过来,江流石也不会像让她经历。有他在,还需要江竹影在生死边缘挣扎,那他这个哥哥也做的太不合格了。

    “说起来,我进化之后,身体状态很差,在医院躺了几天?!?br />
    路长飞看出了江流石的神态变化,估计刚才的话并不能帮到江流石,便接着说道:“霞远安全区的实验室,研制了一种血清,可以刺激异能者的进化。我在医院躺着的时候,听说军队里的二级异能者,都使用了这种血清。不过当时我已经进化完毕,倒是没试试这血清到底什么效果?!?br />
    就是这个了!

    江流石眼前一亮,他的基地车虽然也具备生物实验室,但毕竟并非万能的,而且目前除了能量提取实验室做出来的进化结晶,其他的基因液都无法给除了他以外的人使用。

    而人类安全区的实验室,则云集了末世中?;ご婊钕吕吹木⒖蒲Ъ颐?。

    既然已经有军队中的二级异能者使用过,这血清应该没什么问题。

    “看来你是对这种血清感兴趣了?你们这次任务后,评级应该已经达到A级,够资格去医院排个专家看看了。不过这血清数量稀少,不是那么容易申请的?!甭烦し伤档?。

    他不是故意要给江流石浇冷水,只是在说事实。

    江流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这东西要是那么好弄,那二级异能者就满地跑了。

    实际上军队内的情况他不清楚,幸存者中诞生的二级异能者还是很稀少的。

    无论如何,这个血清,他一定要想办法得到。

    “谢了?!?br />
    “这是一件事,你要我帮忙的另一件事又是什么?”路长飞摆了摆手,问道。

    “请你的黑水组织帮我收购一下这些东西?!苯魇佣道锩隽艘桓鲂”咀雍鸵恢П世?,刷刷刷地在纸上写了起来。他现在所缺少的东西,他都记下来了。

    路长阳伸长脖子偷瞥了一眼……他知道这些字都是中文,但是看不懂。

    “稀有金属?”路长飞接过纸条,扫了一眼。

    “是的,我有用处?!苯魇?。

    路长飞点点头,他估计是江流石的改装异能要用。

    “拿去,让你手下那些人去发布下消息?!甭烦し芍苯咏教醯莞寺烦ぱ?。

    路长阳也是郁闷,早知道就不在这里站着了,结果现在还得帮江流石去跑腿。

    路长飞正要接着说什么,忽然从车外传来了一个声音:“会长,有人要见你,要商量一些重要的事情?!?br />
    一时间路长飞没有言语,只是目光望着车厢外,似乎在感应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对江流石说道:“那就这么说好了,这次集合令中如果有什么任务,我们合作?!?br />
    看来来的人确实很重要。

    “好?!苯魇酒鹕砝?,“那我先走了?!?br />
    冉惜玉和零都在车下等着他,江流石刚跳下车,正好看见一行人朝着这辆卡车走了过来。

    为首的一人穿着一件军大衣,面容冷毅,在雪地上走路,每一步都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显得极为有力。

    而和他一同的另一个人,江流石正好认识。

    叶豹。

    和他同行的人虽然异能能量不如叶豹,但也透出十足的威严和气势,有种军旅出身的铁血之感。

    “嗯?”叶豹这时也发现了江流石,他没想到会在黑水组织的营地里看到江流石,毕竟根据他的印象,江流石和黑水组织那是很不对付的。

    “豹子,你认识?”为首的人有些感兴趣地问道。

    “之前跟你说过一次,在俱乐部碰上的那个?!币侗档?。

    “哦,是他啊?!?br />
    这人来到江流石跟前停下了脚步,打量了江流石一眼,说道:“就是你???拒绝了李银枪邀请的那位?嗯,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

    “江流石,这是王师长?!币侗档?。

    “来来,认识认识?!蓖跏Τど斐鍪趾徒魇樟宋帐?,在握手的瞬间,江流石的神色微微一动,深深地看了这王师长一眼。

    “听说你很厉害,下次有机会,我要见识见识?!蓖跏Τばψ潘档?,“这次集合令后的任务,就很有挑战性,你可以试试,让我也看看,让李银枪吃瘪的幸存者队伍,是何等水准!”

    “现在形势很严峻?”江流石问道。

    路长飞之前也说了战事吃紧,他是军队出身,现在任务虽然还没有下达,但已经有王师长、叶豹这样的军队高层,亲自来跟他谈话了。

    “形势嘛……”王师长的笑容减少了一些,“是有一些麻烦,不过人类的力量是不容小觑的。好了,今天先到这儿,我们今天还有事。改日有机会再聊?!?br />
    江流石看着这行人进入了卡车内,

    “江哥,这个王师长让你很感兴趣?”冉惜玉好奇地问道。

    她虽然不窥探江流石的情绪变化,但以冉惜玉的细心,光从江流石的细微神情变化中也能读懂一些。

    王师长等人走向卡车时,江流石一直看着这王师长的背影。

    “没什么,只是觉得他有些特点?!苯魇栈亓耸酉?,说道。

    其实刚才和这名王师长握手的时候,星种忽然给出了提示,说是感应到了特殊变异能量。

    目前为止星种所感应到的特殊变异能量,除了变异植物,就是极为强悍的变异兽,再或者就是特殊的变异丧尸,但是看那名王师长谈笑风生的样子,实在是跟那些怪物扯不上关系。

    不过江流石更不会怀疑星种的探测,等下次有机会,他还想再仔细看看这名王师长,研究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军队去进攻的主兽巢内到底发生了什么,连这么多军队精锐,还有李银枪、叶豹这样的二级异能者,都不能搞定?;剐枰偌庑┬掖嬲叨游??!苯魇档?。

    不过霞远安全区范围庞大,聚集了大量的幸存者,军队实力强悍,就算是中海安全区那样的兽潮?;?,也不会覆灭霞远安全区的。

    江流石现在已经满足了进入A区医院的条件,接下来最重要的事自然是让江竹影醒过来。

    不过在这次的集合令下,所有的队伍都暂时不能离开,江流石也只能耐着性子先等待。

    回到车上,还没有踏入中巴车,江流石就已经闻到了香喷喷的味道,从车门处透出的灯光,还有露出微笑,迫不及待走向车门的冉惜玉,和紧跟其后的零,都让江流石有一种淡淡的温馨感。

    他的全身好像到了时候才终于放松了下来,一丝丝的疲惫感也涌现了出来。

    江流石搓了搓手,抖了抖衣服上的雪,也笑着进入了车内。

    “雨欣,拿几听啤酒出来,今晚大家一起喝喝酒吧。张海跟孙坤这两人呢?还没回来?这是找到什么好玩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