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刺功能启动!

    中巴车距离母体兽不过七八米,瞬间V型撞角闪烁冰冷寒芒,尖锐的合金椎体狠狠的钻入了母体兽腹部。

    “还来这一招?这一招没多大用啊?!?br />
    附近正在跟变异兽厮杀的小七,手中步枪枪管已发红。

    他匆忙换了一支步枪后,看了一眼那向母体兽冲刺的中巴车,不禁暗自担心。

    但是旋即,齐亮瞪大了眼睛——还有这种操作?

    那中巴车再次撞上母体兽的身躯后,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了一对机械手臂,疯狂的钻入了母体兽复眼之中。

    本来机械手臂,是江流石用来挖掘各种沟壑、障碍物所用,力大无穷。

    但现在被用来了在母体兽那深邃的复眼伤口里挖掘。

    即便是金属化的血肉,母体兽也承受不住,被挖得血肉横飞。

    而在小型作战室内,江流石手中的轻机枪哒哒哒的爆射出狂风骤雨般的子弹。

    瞬息间,大量的子弹噗噗噗的射入了那挖掘开的复眼伤口处。

    这下子无疑雪上加霜,母体兽瞬间被打懵了。

    密密麻麻的黑色触手轰轰轰,不断的轰到中巴车车厢上。

    另外还有些触手卷住了机械手臂,试图硬生生从基地车里拔出来。

    “警告:基地车车厢车体受损,受损程度百分之一……”

    “警告,基地车车厢车体受损,受损程度百分之三……”

    “警告,机械手臂受损,受损程度百分之六……”

    脑海里不断回响起星种的警告声。

    江流石心中虽然心痛,但是他可以判断,母体兽已经是强弩之末。

    他能通过星种,看到基地车每一个角度的视角,在他的视野里,机械手臂配合他的轻机枪子弹爆射,已差不多将母体兽的身体快要掏穿出一个血肉通道。

    这是致命性的伤口,直接将母体兽体内都搅成了烂泥潭。

    “发现可改良‘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土壤的特殊血液……”

    “发现可改良‘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土壤的血肉、骨骼……”

    “发现二级+特殊异能量波动,可吸收……”

    这时候,江流石听到了令人愉悦的电子音提醒。

    虽然这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但让江流石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他等了半天,就是等的这种收获。

    看来这只母体兽的全身血肉,对于他的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有很好的改良作用。

    江流石现在比较头痛的东西之一,就是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

    这个研究所是隐藏项目,大量的功能星种都不能给出提示。

    他现在相当于摸着石头过河,一点点的试探。

    最后给他整出了一株培育良好的变异荆棘,能够稳定隔一段时间就出来一些变异荆棘种子。

    变异荆棘种子已经帮了他不少忙,十分凶猛。

    其他的异种植物,他缺乏特殊的稀有金属,还有成熟的适合异种植物生长的土壤。

    虽然他也弄了不少稀有金属跟变异兽肉混合在土壤中,但这样的土壤对于变异植物培育来说总体还是贫乏了一点。

    没成想母体兽的血肉、骨骼,都适合作为异种植物培育改良的土壤。

    这让江流石很惊喜。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母体兽没有死亡的情况下探测出来的东西。

    江流石美滋滋的当头,感觉到了死亡威胁的母体兽,竟扭转了头颅。

    复眼区域空洞的伤口,像是看到了江流石一样。

    这时候,江流石骤然遍体生寒,有种不祥的预感。

    “江哥,小心!”冉惜玉惊慌出声,看向了车厢上方。

    车厢的上头,笼罩了巨大的阴影。

    一条足足两米多宽,七八米长,皮肤上布满了无数尖锐骨刺的尾巴,重重向小型作战室轰了过来。

    这一尾鞭毫无警兆,令江流石猝不及防。

    他刚要跳出去,忽然间砰的一声闷响。

    他头顶的小型作战室竟跳上来了一个人——路长飞!

    “江流石,老子欠你一条命,五级拓荒令任务给你了!老子现在帮你扛住,快搞死它!”

    路长飞面色狰狞,吼声震耳欲聋。

    他向来是不喜欢欠人人情的人。

    但刚才他的命,确实是江流石救了。

    如果没有江流石,恐怕他会被血地衣吸干血肉,甚至变成母体兽的傀儡。

    为此,路长飞是果断认栽。

    他虽然极为不爽,不甘,但是他一定要还江流石的人情!

    此刻路长飞展现出了他强悍的生命力。

    他浑身沾满干涸的血地衣,像是被干涸血浆笼罩的地狱魔神。

    身上一道道裂开的伤口流淌鲜血。

    他大口的喘息,身上钢铁样的肌肉上下起伏,鼻孔里喷出如同箭一样的笔直气流。

    一道道的金属骨刃再次增长,蹡的一下,居然真的架住了猛甩过来的母体兽巨尾。

    与此同时,那巨尾上的无数骨刺噗噗的扎入了路长飞体内。

    路长飞闷哼一声,沉重的压力让他全身青筋像一条条麻绳似的浮在皮肤上,整个人双膝跪了下去。

    他跪下来的膝盖死死卡在中巴车车顶上,压得中巴车车顶都咔咔的响。

    路长飞被压得双眼充血,但依然死死地盯着母体兽。

    “想要老子死?没那么容易??!”

    看到这一幕,江流石有些意外,对于这个路长飞的印象,也一下子发生了变化。

    这个路长飞还真是坦荡,和他弟弟路长**本不是一路人。

    深深看了路长飞一眼,江流石心中一动,那扎入母体兽体内的中巴车,车前脸紧贴着母体兽的血肉,钻出了一孔金属炮管。

    “空气炮——”

    砰!

    沉闷的声响中,这一发空气炮从母体兽复眼处挖穿的伤口无情的冲了进去。

    母体兽惨烈的闷吼了一声。

    它身体瞬间被无数的气流灌满,在不断的膨胀中被无情贯穿。

    身体其他部位也轰然炸开。

    血肉纷飞。

    母体兽一死,基地车内江流石浑身一震,陡然感觉到外界有种过了电的感觉。

    冉惜玉共享过来的精神视野之中,漫天遍野的血地衣开始枯萎,里面不复精神能量的存在。

    此时,旁边黑水组织等人的战斗异常血腥。

    已有十来辆重卡被变异兽群捣毁,爆炸焚烧。

    特别是那十来只二级变异兽,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除了两只二级变异兽被集火了几次,倒地死亡之外。

    只有张海、孙坤还有飞鹰护卫队的异能者战士,重伤了一只二级变异兽,但也付出了两名战士死亡的代价。

    而此时,凌风小队等车队所有的武器弹药几乎都消耗干净了。

    如果不是黑水组织跟末日行者大部队关键时刻赶来,局势肯定是一边倒。

    即便如此,地上依旧躺了不少人类幸存者的尸体。

    此刻车阵被几只二级变异兽彻底冲开,不少异能者战士只能跟变异兽血腥肉搏。

    不断有异能者战士倒下,连侯定坤都被一只变异水牛挑开了腹部,幸亏关键时刻,孙坤和张??况钡沟拿土液浠鞔蛲肆四嵌侗湟焓?。

    忽然间,本来追杀人类战士中的二级变异兽,庞大狰狞的兽躯在原地呆滞了几秒钟。

    它们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母体兽的死亡。

    身为二级变异兽,已具备一定的战斗智慧。

    母体兽一死,它们身体里的血地衣能量消失殆尽,一些本能觉醒。

    比如对强大事物的感应——

    能干掉母体兽的存在,无疑是它们不敢招惹的。

    这些二级变异兽并不畏惧死亡,但是已经具备了一些智慧的它们,是不会随意和极为强大的敌人拼命的。

    二级变异兽首先抛下了眼前的幸存者,转身四散逃亡。

    剩下的一些变异兽,即便没有逃亡,威胁也是大大减少。

    此时路长阳已腾出手来,派人将翻下了中巴车的路长飞,又从地上扶了起来。

    “哈,哈哈哈,还是老子命比你硬!”路长飞哈哈大笑,身上已没什么好的皮肉,到处都是伤口。

    路过母体兽身体的时候,他还啐了一口,十分的豪迈。

    “这次的经历,值。好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死亡的威胁了!”路长飞自言自语的喃喃,忽然抬头看向中巴车,脸上神情有些复杂。

    这辆车子,太强悍了!

    他已经听路长阳说过了,江流石是机械改装异能者,这辆车就是他的作品和武器。

    “大哥,这母体兽……”路长阳也赶到了路长飞身边,他看了一眼那母体兽,低声问道。

    路长飞自然知道路长阳在想什么,他想了想,说道:“给他吧!我已经输了!”

    他原本放话说,江流石根本没有资格跟他争,但现在,却是江流石占据了上风,最后轰杀了母体兽,还救了他的性命。

    这母体兽,路长飞已经失去了兴趣。

    “可是……”路长阳急了,这是耗费了多少精力,死了多少人??!再不济,大哥你也看看自己伤成了什么样子行吗?损失了这么多,就算不能全部得到母体兽,至少也要分一份功劳吧!

    “没什么可是!你如果这么想要,那你去跟他说说看吧?!甭烦ぱ舸乓凰坷湫?,扫了路长飞一眼。他虽然重伤,但依然像是一头猛虎一般,噎得路长阳顿时浑身一颤,不敢再言语了。

    实际上,江流石也的确是颠覆了路长阳的看法,现在路长飞也重伤,而且不打算过问这件事,让他去说,他又怎么敢去?

    “算你牛逼!便宜你了!”路长阳极度郁闷地想道。

    这时候,江流石已从中巴车上走了下来。

    周围四散的母体兽血肉都纷纷消失。

    一片人仰马翻的嘈杂环境里,粒子光束自动收集材料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人发现。

    只有那小山般的母体兽尸体,江流石没有随意乱动。

    毕竟众目睽睽,这东西凭空不见他可不好解释。

    “哈哈哈,江哥,五级拓荒令任务,完成了!”齐亮在旁边高兴得要跳脚,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隙。

    风神小队的人也一个个神情兴奋。

    五级拓荒令任务啊,不知道奖励会有多么丰厚。

    江流石也很开心,脸上有毫不掩饰的如释重负。

    他想要干掉母体兽最大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完成五级拓荒令任务。

    这一次看来,作为跟末日行者组织合作的他,最少能够分到一大半的任务功劳。

    绝对能够一口气将石影小队在政府的评测中升级到A级!

    凌风小队等人,都将江流石围拢了,望着江流石十分崇敬。在末世中摸爬打滚的他们,本来就崇拜强者,而江流石还不是普通的强者!

    这时候,一个担架抬着一个人过来了。

    “江队长,谢谢你?!钡<苌系暮疃ɡ?,全身鲜血淋漓,有几分虚弱。

    刚才的变异兽将他腹部捅穿,受了重伤,如果他不是异能者,此刻早就一命呜呼。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要过来感谢江流石。

    如果没有江流石,他这一次的豪赌恐怕要彻底完蛋。

    对于江流石,他此刻是真正发自肺腑的感激,也敬畏。

    刚才中巴车发威的一幕,他是看在眼里。

    而且之前他犹豫过要不要继续跟着江流石,这件事对于侯定坤来说是个打击,不管江流石在不在意,他都必须要过来,将态度摆正。

    “你们石影小队这么强,可笑一开始居然将你们评测为C级队伍,这次都是多亏了你们,我们末日行者也算是跟着沾光了……哈哈哈?!焙疃ɡばΦ蒙掀唤酉缕?,兴奋之下连连咳嗽,牵扯了腹部的伤口,笑容变得古怪起来。

    其实末日行者这次牺牲很大,石影小队和路长飞在和母体兽战斗的时候,末日行者和黑水组织牵制了那二十多只二级变异兽,以及大量的一级变异兽。

    没有他们,江流石一个人也是完成不了这次任务的。

    “侯队长,别乱动,我这里有队医,可以帮你治疗一下?!苯魇恍?。

    虽然完成了五级拓荒令任务,目的已达成。

    但江流石跟末日行者组织的合作挺愉快,会长侯定坤也是个知道进退的人。

    对于这一点,江流石还是很满意。

    一时半会他也不会离开霞远安全区,跟末日行者这种土著组织继续保持良好的合作是很有必要的。

    李雨欣这时已经来到了江流石的身后,她走上前来,柔美的目光看了江流石一眼,然后对侯定坤说道:“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我现在就给你治疗?!?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