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

    江流石的视野中,大片的血地衣在燃烧,不时还爆出冲天的火光。

    熊熊烈焰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切断了母体兽通过血地衣传递的精神意志。

    小七等人纷纷打了个寒颤,精神上的最后一丝压力瞬间消除。

    火焰喷射器喷射出的是稠化汽油和助燃剂,这种喷射出的火焰沾上水都浇不灭,甩也甩不开,可以造成持续性的严重烧伤。

    被火焰喷中的变异兽,几个呼吸间就烧得皮焦肉绽。

    一些变异兽哀嚎着倒地。

    随着血地衣被烧掉,这些变异兽也脱离了控制。

    原本这些变异兽是一起冲击车队,现在却是在横冲直撞了。

    这时,一只威风凛凛如同小山的巨猿,暴露出大嘴外的獠牙就足足有半米长,浑身鬃毛仿佛钢针。

    它双手双脚在地上奔腾跳跃,每跳起一下,便在地上流出是个深深的坑洞,飞掠出十几米远。

    一只匍匐在地面上的巨大变异鳄鱼,十米多长的身上长出了巴掌大小的古怪鳞片,行动时候在地上拖曳出了深邃的沟壑……

    足足十来只二级变异兽向江流石他们的车队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一些拦在它们前方的变异兽,直接被重重撞飞。

    二级变异兽的身后,一个更加庞大的血红色身影出现。

    那是一只很古怪的巨虫。

    它有接近十米长,全身圆滚滚,背后却有一对已经快要成型的肉翼。

    还有许多血红色羽毛在它背脊里出现,像是要进化出鸟类的身躯,而身后又拖了一条长长的像是蜥蜴的巨尾。

    在它的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复眼。

    一根根漆黑的宛如长鞭的虫须,在地上肆虐着,爬行起来快若奔雷。

    这是个四不像的怪物,既像是鸟、又有兽类和虫子的特征。

    它的身体在不断的分泌出一滴滴圆滚滚的红色晶体,这些晶体融入了一些烧焦的地面上,重新变成了薄薄的一层血地衣。

    “母体兽!”

    看到这只怪异的巨虫,所有人不约而同想到了那传说中的母体兽。

    “终于来了!”

    通过车窗看到母体兽,江流石眼睛一亮。

    “距离射程在九百米左右——”

    脑域神经启动,车前窗的一切景象在他眼睛里慢了下来。

    只是扫了一眼,他已算出了车体距离母体兽的实际距离。

    中巴车的前脸,已悄无声息的探出了一个碗口粗的金属炮口。

    江流石不断在心里调整着空气炮炮口,计算着射击的最佳距离和角度。

    这东西已是他此刻所能仰仗的最强力武器。

    既然母体兽出现了,还是奔着他所在的基地车而来。

    那他一定要将这母体兽留下!

    忽然,江流石目光一闪,瞥到从变异兽群里跳出来一个强壮的身影。

    “路长飞?”

    看清楚那强壮的身躯,还有那身躯里延伸出来的一根根金属骨刃。

    江流石眉头微皱,这家伙这时候怎么又跳出来了。

    视线中的路长飞,身躯仿佛是一根射出的劲弩,笔挺的冲向那最后面的母体兽。

    他肉身力量远远超出了江流石对于人类**力量的理解。

    爆发力强,恢复能力迅速,防御更是变态。

    虽然被百来只变异兽包围,路长飞浑身没却什么伤口。

    脚下密密麻麻的变异兽,变成了路长飞的垫脚石。

    咚咚咚,他速度快若闪电,迅速靠近母体兽。

    “这是要跟我抢母体兽吗?”江流石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此刻路长飞的动作很帅,但是刚才有好几次江流石都确信,他只要一发空气炮,能够完美将路长飞击落。

    只是他的空气炮,最终调整了角度从母体兽上挪开,对准了那黑压压冲锋过来的变异兽。

    这些变异兽才是眼前最大的麻烦。

    毕竟他的基地车比不了路长飞单独的一个人,体积太庞大,想要冲刺起来必须要经过变异兽这一关。

    “变异兽冲过来了,靠,江流石的中巴车又要撞击过去了吗?”丁坤看到那群冲击过来的变异兽,居然不约而同的主要方向是冲向那辆中巴车,不禁心中大惊。

    就在这时候,中巴车忽然震动了一下。

    一声奇异的炮响惊天动地。

    连那已要快速靠近母体兽的路长飞,都被充斥鼓膜的巨大声响惊得回头张望。

    他一回头,就看到了那横贯空间,如同一条白龙的空气炮。

    还有那一群已经横飞出去的一群变异兽。

    冲在最前面的几只二级变异兽,都被轰飞了几十米外。

    其中一头变异兽被空气炮轰得惨不忍睹,不偏不倚飞到了母体兽冲过来的地方。

    血红色的母体兽张开巨嘴,吧唧一下,将这变异兽居然整个囫囵吞食,连咀嚼都不带咀嚼。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毛骨悚然,太凶残了吧。

    轰??!

    这时候,那辆中巴车犹如一头暴兽向母体兽冲了过去。

    前方的道路已经被清空,冲锋过来的变异兽不是被空气炮轰成重伤,就是被轰飞。

    已只有零星的几头变异兽还在拦路,毫无悬念被中巴车狠狠撞飞。

    此刻路长飞已抢先接近了那头母体兽,双臂抡圆,手臂关节处的骨刃迅猛的劈斩向母体兽腹部。

    可是他尚未靠近,那母体兽张开大嘴,囫囵的一下,一股气流带着无数的骨骼呼啸着喷吐出来。

    砰砰砰。

    路长飞身上竟响起了无数声金属般的撞击声响,被气流裹挟着荡出了几米开外,竟没有挨到母体兽的身躯。

    他刚要爬起来,头顶上出现了数道巨大的黑影。

    那是母体兽一排巨大的触手。

    轰!

    路长飞直接被这排数米长的触手砸进了大地深处,他刚才所在的地方,冻结的硬土层破碎,出现了一个深邃的地坑。

    好大的力量!

    看到这一幕,中巴车内的江流石神情凝重。

    此刻母体兽也同时向中巴车冲了过来,庞大的身躯在大地上流淌下无数的血地衣。

    “惜玉!”江流石大喊一声。

    冉惜玉咬紧银牙,集中精力,一道精神压制向母体兽横扫过去。

    运动中的母体兽,赫然身躯微微一僵。

    冉惜玉目光一凝,母体兽片刻的僵硬,已是她此刻能够做到的极限。

    片刻的静止,刚好让中巴车犹如狂暴龙卷冲到了它面前。

    当母体兽重新活动的时候,它胖乎乎的腹部已正面迎接了中巴车的凶狠撞击。

    V型撞角整个都扎入了母体兽肥软的腹部。

    “成功了!“

    在车厢里面的李雨欣等人,看到这一幕,喜上眉梢。

    母体兽的身体贴在了挡风玻璃上,如此近的距离,只隔着一层玻璃接触母体兽,给人的视觉冲击无比强烈。

    下一秒,一声惨烈的嘶吼从母体兽喉咙里发出。

    这时候,李雨欣忽然发现身体在倾斜,外面的世界开始颠倒,她不禁大惊失色。

    在车体外出现了无数的黑色触须。

    这些黑色触须死死勒紧了中巴车的车体,都勒得中巴车咯嘣、咯嘣的响动。

    “警告——基地车车厢合金组织受损,受损程度百分之一……”

    江流石吃了一惊,这样就受损了?

    他可是知道中巴车合金材料的强度,跟十几只变异兽对撞才受损一点。

    母体兽黑色触须的力量,竟是跟那么多变异兽的冲击差不多?!

    无数的黑色触须拉着中巴车沉重车体,一寸寸的从母体兽里拔了出来。

    母体兽的腹部赫然多出了一道五六寸深的血口,但相比起它庞大的身躯却根本不算什么。

    它的血肉当中,赫然能看到闪烁金属的光泽,仿佛是金属肌肉一样。

    “……资料里面曾经记载,母体兽什么都吃,金属也爱吃,但是没想到这金属能让它肌肉都有金属化的特征,异常坚韧……”江流石脸色罕见的凝重起来。

    这样的撞击,如果是二级变异兽都会重伤。

    可母体兽显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忽然间,母体兽再次沉痛嘶吼起来。

    竟是扔下了中巴车,数根黑漆漆的触须向脑袋上凶狠甩去。

    江流石不禁愕然,怎么了?

    “江哥,路长飞!”冉惜玉第一时间提醒江流石。

    顺着冉惜玉的提醒,江流石目光瞥到了母体兽的头顶。

    只见母体兽眼眶处的复眼,居然出现了一个个森然的血洞。

    上面正爬上了一个人,赫然是路长飞!

    路长飞刚才还被砸进了土里,不但没死,反而鬼使神差的爬了出来。

    此刻他虽然灰头土脸,身上就竟是钻出了无数的金属骨刃,双手像是剁肉似的来回交叉,手臂快得只剩下了一窜残影,不断将一只只复眼扎碎。

    同时他身形极为快速,在母体兽触手攻击下,他腾挪躲闪,身躯叠出了一窜残影。

    几次母体兽的触腕都轰到了它自己头上,却没有碰到路长飞。

    “这货好强!”

    江流石不得不惊叹路长飞的强悍。

    除非是空气炮锁定给路长飞来一发,不然单凭路长飞的速度还有反应力,他实在很难在正面将路长飞击垮。

    而母体兽的庞大体积,比中巴车更甚。

    对于它来说,路长飞就是一只很强力的金刚蚂蚁。

    “江流石,五级拓荒令任务是我的!”

    路长飞忽然冲下方的江流石吼了一声,意态张狂,身上已浇淋了一层带着金属色泽的母体兽血液。

    “哈哈哈,那是我大哥,母体兽是我们黑水组织的了!”

    这时候,黑水组织的路长阳已率领浩荡的车队追了上来。

    他一来,就看到了趴在母体兽复眼上,疯狂捅刺的路长飞。

    再听到路长飞无比霸道的话,路长阳心里面那个爽快啊。

    只是唯一让他有些腹诽的是,自己的大哥似乎太过于重视江流石了。

    一个C级队伍的队长,值得大哥一个二级进化者挑衅重视吗?

    “路长阳,现在要考虑的是对面的这些变异兽吧!”

    侯定坤的末日行者车队也赶了过来。

    他也看到路长飞那边跟母体兽搏斗的情形,同时看到了那辆母体兽前方的中巴车。

    比起来一动不动的中巴车,毫无疑问是趴在母体兽身上,那跟人形坦克似的路长飞来得更加冲击视觉。

    嘴里虽然在酸着,侯定坤暗自捏紧了一把汗——江流石,加油??!

    江流石身上,可是寄托着五级拓荒令任务的!

    听到路长飞挑衅十足的话,江流石眉毛一挑。

    呜呜——

    忽然间,母体兽再次嘶吼了起来。

    身在车内的江流石只觉得浑身一震,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捶了下脑袋。

    又是精神攻击?!

    他再次看向路长飞的时候,就发现路长飞保持着跳跃的姿势,在空中已被母体兽的黑色触须狠狠抓住。

    显然路长飞被精神攻击猛烈的压制了。

    要知道这母体兽的精神攻击,虽然只是靠血地衣传递,但是身为母体,它对于攻击跟它接触的东西那是绰绰有余。

    而且这母体兽的精神力量异常的庞大。

    即便是二级进化者,拥有了一定的精神力量?;?,路长飞这下子依旧被惨烈的压制住了。

    砰砰砰!

    旋即路长飞就被那些黑色触须,跟扔垃圾似的在大地上狠狠贯来甩去。

    坚硬的大地上顿时被砸穿了一个个洞口。

    最后江流石已能听到仿佛是钢筋断裂的那种骨折声。

    咳咳——

    此时路长飞已经清醒过来,但毫无疑问已严重受伤,嘴角渗血。

    但是让江流石惊讶的一幕发生了,路长飞虎吼一声,绷紧的肌肉爆发出了惊人力量,居然勉强支撑开了缠绕在他身上的几根黑色触须。

    但就在这时候,啪啪啪,母体兽身上分泌出来的那些血地衣液体纷纷溅到路长飞身上。

    一会儿将路长飞裹在了厚厚的血地衣球体里。

    尚未凝固的血地衣液体,十分的粘稠,路长飞虽然力量极大,竟一时间挣脱不了。

    本来正组织车队,全力狙击冲击过来的变异兽的路长阳,赫然看到了路长飞身上发生的事情。

    他脸色瞬间凝重。

    “卧槽,快点!去救我大哥……”

    他话音刚落,他跟前的重卡车忽然被一只二级变异兽俯冲过来,狠狠掀翻。

    瞬间,黑水组织所在的车阵被冲开了一个口子,形势大乱。

    ……

    “江哥,血地衣在吸收路长飞的力量!”冉惜玉的精神探测,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母体兽。

    她赫然探测到,血地衣的液体居然渗入了路长飞的伤口处,开始吸收起路长飞的异能能量。

    江流石目光微闪。

    路长飞的凶悍,让他有了几秒的喘息。

    这几秒内,足够让开启了脑域神经的江流石,观察到一些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影,你来开车!”

    丢下这句话,江流石迅速钻入了中巴车顶部的小型作战室里,分别拿上去了一把轻型机关枪和一张弓弩。

    这弓弩原本他以为用不着,是他在末世开启的时候就准备的小型武器。

    没想到真有能派上用场的一天。

    一上了小型作战室,江流石目光锁定了那像是凝成了血茧的血地衣上。

    第一步,他要救路长飞。

    这货不能死,能给母体兽造成大量的麻烦!

    挽起弓弩,骤然六颗漆黑的种子,在弓弦上接二连三的爆射而出。

    是六颗种子,正是变异荆棘的种子!

    变异荆棘种子,是江流石开启的隐藏进化项目——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里研究出来的种子。

    这东西在乱石岗进攻公羊小队的时候试验过,是一种十分凶险的东西。

    它对于一切的力量、金属、血液都有种近乎贪婪的渴求,而且外壳无比坚硬。

    到了如今,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里又培育出了六颗种子。

    夺夺夺!

    六颗种子几乎是被江流石一口气射出来。

    它的运动轨迹,包含着江流石对风力、弹射角度的一系列推演计算。

    其中两颗骤然射在了血地衣凝结的血茧上。

    另外四颗全数钻入了母体兽复眼上正愈合的伤口血肉里!

    几乎是一瞬间,六颗漆黑的变异荆棘种子开始萌芽、疯狂的掠夺能量、血肉,砰砰砰的生长了起来。

    母体兽的伤口内骤然多出了这些奇怪东西,痛得疯狂上下砰砰乱窜。

    血地衣同样是十分渴求能量的一种诡异东西,但是跟变异荆棘的疯狂比起来,却逊色了一些。

    瞬息间,血茧内的能量被变异荆棘掠夺、枯萎了下去。

    路长飞砰的一下掉落在地。

    另外四棵在虫体复眼中的变异荆棘,彻底将最后的复眼全部扎穿,迅速从血肉中生长出来,并不断向母体兽更深的血肉钻去。

    母体兽金属化的血肉都抵挡不住这种趋势。

    不过它刚刚生长出来,几双被漆黑的触手就缠绕过来,狠狠拔出,用力碎裂成绿色碎屑。

    母体兽复眼处已是暴露出了深邃的伤口。

    此时,江流石脑海中一声狂吼。

    “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