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二级进化者,路长飞无疑很强大。

    特别是拥有肌肉强化异能和骨骼金属化异能,他的防御力堪比坦克。

    但即便是坦克,如轻型坦克,被单兵肩抗式火箭弹射中那也遭不住。要是主战坦克,正面装甲倒是可以硬抗火箭弹毫无问题,但路长飞的防御力再强也不能跟主战坦克比。

    眼睁睁看着火箭弹射了过来,路长飞收腹提臀,骤然向下面重重一坠。

    这一坠势大力沉,爆发出了火山般的雄浑巨力。

    一股莫可抵御的巨力压下,变异水牛被压得一个趔趄,脖颈被路长飞一把抓住向右边狠狠一翻。

    变异水牛嗷的叫喊了一声侧翻过去。

    这一瞬间,路长飞向后飞跃而出,躲在了变异水牛之后。

    轰的一声剧烈炸响,首当其冲的一只变异兽瞬间惨叫着倒地。

    破碎的火箭弹碎片咻咻的刺入变异水牛躯体里,变异水牛发出沉闷的嘶吼,抽搐不已。

    变异兽的强大生命力,即便如此都还没有立刻死亡。

    “你叫什么名字?”下一秒,路长飞从变异水牛身后探出了头,面色铁青的瞪向丁坤,字字铿锵。

    差一点被火箭弹击中,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丁坤被如刀子的目光瞪得菊花一紧,强作镇定。

    他忽然一指路长飞身后,大吼:“路会长小心!”

    路长飞回头一看,骤然拔地而起,手臂钻出的金属刀刃横空隔了过去。

    跟那刺过来的两把骨刃撞击出阵阵火光,赫然是一只杀过来的变异螳螂。

    看到路长飞跟变异螳螂厮杀成一团,丁坤暗自长舒了口气。

    如果真是一火箭弹炸死了路长飞,那事情就大条了。

    虽然路长飞已退出军中,但他依旧跟军中一些势力有盘根错节的关系。

    军中大佬对路长飞印象深刻的人可是不少。

    同时他心里暗自腹诽,路长飞果然跟传闻的那样变态,这样都不死。

    “打!”

    不知道谁大吼了一声,早就在江流石提醒下有所准备的风神小队等人,手中步枪在黑夜里腾起阵阵焰火。

    不断将子弹倾泻向了刚刚从森林里钻出的变异兽。

    在密集的子弹下,最前排的变异兽即便皮糙肉厚,依旧抵挡不住密密麻麻的子弹冲击。

    几头变异兽身躯都被子弹打烂,哀嚎着倒地。

    旁边的一些变异兽也不好受,身上被子弹洞穿出一个个伤口,鲜血横流。

    但随后更多的变异兽冲出了森林,嗅到血腥味后,一个个双眼通红,冲锋得更加迅猛。

    那躺在地上的变异兽在无数兽蹄下,被踩踏成了肉泥。

    大团大团的变异兽,犹如漆黑的洪流席卷过来。

    “尼玛,怎么这么多?这些变异兽是约好了的吗?”小七瞪大了眼睛,盯着不断从森林里冲出来的变异兽,惊讶之余更是嘴唇抑制不住的颤抖。

    面前冲出来的变异兽,扫一眼过去大概都有百来头。

    他旁边的凌风小队成员,脸色都有些发白。

    他们不是没有看过这么多的变异兽,但是这么多的变异兽上一次看到的时候,是第二波兽潮冲击霞远安全区。

    通常而言,十来只变异兽就足够让一支精英幸存者队伍望风远遁。

    人类精英幸存者跟变异兽的战斗,往往都是以多打少,以游击代替正面硬刚。

    碰到这么多变异兽还不跑,小七还是第一次。

    “要不要跑?七哥?我看这些重卡车挡不住啊,即便能挡住一两只,后面还有二级变异兽,那块头太吓人!”凌风小队的一个光头青年,凑到小七身边颤声道。

    “跑你妹啊,没看到江哥都没跑吗?他让我们列车阵射击,我们听他指挥就是了。而且现在跑,你跑得掉吗?”小七按捺住内心的惶恐,冲光头青年厉声道。

    他的话不无道理。

    现在逃跑的话,确实很难逃掉。雪地中的血地衣光滑如镜,车子轮胎打滑不说,还有大量的树根、沟壑等复杂地形。

    在这样漆黑的夜晚逃跑,极其容易翻车,或者车轮胎陷入沼泽地里。

    磕磕绊绊的也绝对逃不过变异兽迅猛的速度。

    而且一旦逃跑,车屁股对着背后具备夜视能力的变异兽,万一变异兽追上就只能任凭宰割。

    呜——

    一声沉闷的声音撕裂长空。

    蓦然,所有人都仿佛觉得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抓住。

    脑海里感应到一股莫名的力量,一瞬间被镇压得动弹不得。

    刚才还在操着步枪射击的众人,一时间僵硬在原地。

    齐亮跟小七内心里,已是吓得魂飞魄散。

    这是,精神攻击!

    “精神攻击?!”

    中巴车内,冉惜玉惊呼出声。

    身为精神系的异能者,她当然能够清楚分辨出精神攻击。

    刚刚这一声嘶吼里蕴含的精神攻击范围之广,十分罕见,几乎是将江流石等人所在的三公里范围内完全覆盖。

    如果这样就算了,这种精神攻击竟能够选择性攻击人类,对变异兽一点影响没有。

    这就有点像是“域”的手段了。

    人类异能者所掌握的“域”,就是在于对异能力的精准控制。

    此刻足足三十多个人,被精神力量精准压制,这足够证明这声音精神攻击的变异兽是何等可怕。

    “江哥,是母体兽的精神力量!通过血地衣传递的!”冉惜玉这时候再次提醒江流石。

    刚才冉惜玉一瞬间,确实是看到了血地衣里传播的那种异样红芒,再次大盛。

    江流石心中一个咯噔。

    如果母体兽是通过血地衣传播精神力量,那么只要接触地面的血地衣,人体就容易被控制。

    他的中巴车因为合金材料,具有一定的绝缘作用,所以上面的人没有受到影响。

    但只要是车外踩踏在血地衣上的人,此刻都身体僵化不能动弹。

    “惜玉,你能够帮他们对抗这股精神压制吗?”江流石沉声问道。

    “我尽力,不过不能坚持多长时间!”冉惜玉道。

    “你开始解除他们的精神压制,其他的我来办!”

    “江哥,你放心去做!”冉惜玉点点头,俏脸上掠过一抹坚毅之色。

    “开!”

    冉惜玉的双眸中,仿佛星光闪过,一下子光芒璀璨,让人无法挪开视线。

    一股肉眼可辨的透明光流,从她身上绽放开来,向四面八方延伸过去。

    仿佛是一波涟漪,周围车队上的人顿时感觉那股沉重如山的精神压制瞬息间轻松了不少。

    “大家赶紧战斗!”忽然间,一个温婉而清冷的女声,在所有人脑海里响起。

    精神异能者?

    众人先是一怔,继而明白过来,为什么他们的精神压制消失了,是有精神异能者帮忙。

    “是江哥车上的那个大美女!”齐亮是明白人,一定是江流石中巴车上的那个美女冉洗浴出手了。

    他目光不由看向了基地车。

    基地车的前脸底部,延伸出了一口闪烁金属光泽的管状喷嘴。

    “……又开始了!”看到那管状物,齐亮心头一紧,脸上闪现出兴奋的神采。

    “什么开始了?”小七一头雾水,不明白齐亮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只听到噗的一声闷响——

    一条火龙从中巴车底部射出。

    炙热的火龙瞬息间将前方冲锋的许多变异兽笼罩,连同地上的血地衣,都在熊熊大火中燃烧起来。

    让你精神攻击,都烧了看你还怎么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