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坤的车队已抢先出发,他们要?;だ钣晷?,不得不死死跟住石影小队。

    紧接着风神小队、凌风小队的车队没有犹豫,冒出滚滚黑烟,在雪地中呼啸而过,拼命追赶前方的中巴车。

    坐在重卡上的侯定坤,不由看向另外一辆重卡上的路长阳。

    刚刚被路长飞斥责了一句,路长阳的神色阴沉,他注意到侯定坤看向自己的目光,心中一阵气恼。

    “我们走!跟上我大哥!”路长阳吼道。

    “石灿小队的留下来,捕杀地上受伤的变异兽,帮石影小队打理好他们应得的那份,其他人跟我走,继续去兽巢!”侯定坤也一声大吼,说道。

    ……

    高大的绿色乔木直冲云霄。

    绿色蔓藤四处攀爬,密密麻麻。

    绵延了数日的大雪,被茂密的树冠跟横贯森林上方空间的绵密蔓藤过滤下,幽暗的森林地面杂草丛生,只是覆盖了一层厚厚的血地衣。

    无比的静谧。

    这样的静谧,深夜中被一大群呼哧、呼哧奔腾的变异兽碾碎。

    一路过去,血地衣被粗壮的兽蹄纷纷踩碎。

    在后面还紧紧跟着一辆中巴车。

    这中巴车闯入了幽暗狭窄的森林空间里,横冲直撞,不断有树木在冲撞中倒下。

    不过比起树木,让江流石最不爽的是那一根根刺破了土壤,横亘在地面上的粗壮树根。

    那些树根很粗壮,犹如一道道青石门槛,绵延交错,又粗又硬。

    大大延缓了中巴车追逐变异兽的速度。

    “基地车防爆轮胎受损,部分分割小气囊遭破坏,破坏程度百分之二十五……”

    “撞角受损,受损程度百分之三十……”

    “基地车主体合金材料遭遇冲撞力量挤压……”

    基地车内,江流石脑海里一刻不停响起星种的提醒。

    其他的地方受损,他并不惊异。撞角受损程度百分之三十,这让他有点心痛了。

    这一次他算是下了大血本,一鼓作气将那些冲锋过来的变异兽全部撞了个七零八落。

    这才能够一路追击过来。

    但疯狂的代价,就是从来没有受损的撞角,受损了。

    他机械手臂从撞角上拔出了二十多根变异兽的兽角。

    撞角的结构是大量的合金材料,需要消耗江流石储存的许多稀有金属。

    如果不是在攀竹市那里,得到了足够多的稀有金属,现在撞角都修补不了。

    当然也是因为有这些稀有金属库存,江流石才会做出这种决定。

    这次疯狂的追击,其实也让江流石有种畅快的感觉。

    一直是变异兽群追杀人类,总算轮到人类追杀变异兽群了!

    “修补撞角……修补防爆轮胎……修补车厢主体合金材料……补充柴油……”

    基地车的发动机、底盘、油箱等主体结构,在江流石脑海里纤毫毕现。

    大量的金属材料和其他资源被消耗,一路上疯狂修补着基地车的各种损伤。

    最让江流石心痛的消耗是柴油。

    每一次冲刺、撞角功能,需要庞大的能量支撑。

    十次冲刺、撞击,消耗的柴油更是惊人。

    所以江流石轻易是不会启动冲刺等额外功能的。

    幸亏他补充的柴油足够多,一时半会还不用担心消耗问题。

    追踪了前方逃亡的变异兽足足一个小时后,刚才伤痕累累的基地车,已经渐渐恢复了之前的样子,重新焕然一新。

    “咦?”

    江流石这时候骤然发现,前方奔跑的变异兽群走的方向,跟侯定坤给的兽巢方向不一致。

    侯定坤给出的资料,兽巢是在洋场县的东边。

    但这群被母体兽意志驱使的变异兽群,奔跑的方向是东北边。

    “……母体兽在移动!”江流石思索片刻,有了准确的推断,“看来侯定坤的行动计划可以作废了。母体兽既然已经离开原先的兽巢,就只能紧紧跟着母体兽了?!?br />
    “江哥,路长飞跟上来了!”蓦然,冉惜玉的声音再次在江流石脑海里出现。

    江流石心中一动,透过前车的后视镜。

    他看到一个闪烁着暗黑金属光泽,全力奔腾的肌肉男正在密林里不断冲刺,不断逼近基地车。

    那肌肉男正是路长飞。

    基地车虽然速度快,越野能力强悍,但在这到处都是疯狂生长的密林里跑起来,毕竟不如人体方便。

    更别说路长飞这种人形坦克。

    一道道暗黑色的金属剑刃,从路长飞的身体骨骼各处钻出来。

    他相当于身体武装了无数的锋锐刀剑。

    不管是蔓藤还是其他的,在他身体的冲刺之下纷纷碎裂。

    “这货是双重能力异能者!”

    看清楚路长飞的模样,感受到那股森然气息,江流石心中恍然。

    看来路长飞进化异能的强悍,还在他的想象之上。

    江流石曾经见过一个很强的双重能力异能者,就是攀竹市狂战联盟的常胜凯。

    可常胜凯也是两个人格融合,才出现的双重异能。

    现在路长飞的双重异能——肌肉力量跟金属骨骼,明显威力远在常胜凯之上。

    防御强悍,攻击力量十足,这是任何肉身强化型异能者都羡慕的进化异能。

    砰。

    路长飞双腿犹如强力弹簧,从一株大树上爆射向前方。

    最终跟江流石的基地车并驾齐驱。

    “江流石,你这车子不错!”路长飞冷冷道。

    他声音很淡漠,隔着防弹车窗清晰的传入了江流石耳朵里。

    “谢谢夸奖?!苯魇诩菔皇依?,淡淡道。

    “你是要去找母体兽吧?母体兽是我的!”路长飞又道。

    “那就要看谁有本事了?!苯魇馐焙虿趴戳舜巴獾穆烦し梢谎?。

    “你凭什么跟我争?”路长飞意态张狂的大笑,忽然一声虎吼,身体拔地而起。

    几个纵跃如流星飞逝,抢在了江流石的基地车前方。

    腾空的身体再次降落,已是落在了一只狂奔的变异水牛身上。

    那变异水牛先是暴怒,疯狂扑腾,试图将身上的路长飞甩下去。

    路长飞却双手板住了牛角,任凭变异水牛如何折腾,坐在上面稳如磐石。

    手背上延伸出一根尖锐如匕首的骨骼利刃,狠狠的刺入了变异水牛身体里。

    那水牛痛得牛眼都要瞪出血,四蹄扬起,向前方以平时几倍的速度撒开蹄子拼命奔跑。

    “这个人还真有性格?!比较в窬驼驹诮魇纳砗蟛辉?,盯着路长飞逐渐远去的身影,淡淡地说道。

    “他要跟我们抢五级拓荒令任务……只可惜,我们一定比他早先完成任务!”江流石淡淡一笑。

    虽然路长飞出现,拼命甩开了江流石所在的基地车。

    但江流石是一点都不担心。

    冉惜玉的精神视野此刻已经能够覆盖三四公里内的动静,这精神视野也共享给了江流市。

    他清楚的看到,一个个耀眼的红色斑点,正在迅速向着东北方向的一个地点汇聚。

    这些红色斑点,毫无疑问都是一只只变异兽。

    光是二级变异兽,一眼扫过去就有七八只。

    显然母体兽刚才的召唤,不只召唤了江流石他们遇见的那群变异兽,还召唤了四面八方,被血地衣覆盖范围内的变异兽。

    路长飞这样冲过去,刚好就是进入那群变异兽汇聚的中心地带。

    即便路长飞能力超强,江流石估计他也绝对有得受。

    想到这里,江流石的基地车已经慢了下来,方向盘猛的一个大甩。

    轰!

    基地车碾碎了地上一大块腐朽的漆黑树根,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挺进。

    江流石的目的很明确,早点找到那只母体兽。

    可他不想直接进入变异兽的包围圈,不然凭着基地车的庞大体积,恐怕会被变异兽群起而攻之。

    虽然他不担心基地车被摧毁,但是基地车要修补的代价很高。

    在末世,胡乱消耗资源,那简直是一种犯罪。

    咔嚓。

    这时候,江流石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

    他心头一凛,脑海里顿时出现了基地车当中储物空间的情景。

    那原本被放在储物空间玻璃器皿内的变异蚁后卵,这时候竟已经生长到了两个篮球大小,将玻璃墙面都涨爆了。

    一些类似于复眼的漆黑圆圈出现在了圆滚滚的变异蚁后卵上面,同时还有黑色的硬壳露了出来,透着一丝森然的金属光泽。

    “……变异蚁后卵共鸣反应更激烈了?!庇霸诮魇院@锾嵝训?。

    江流石心中凛然,共鸣反应更激烈了?为什么?

    “东北方向十五公里,有不明能量体在向宿主靠近?!毙侵值奶崾疽?,冰冷的响起。

    不明能量体?

    江流石几乎没有犹豫,已猜测到这不明能量体,一定就是母体兽。

    平常的能量级,星种可是没有半点兴趣。

    只有能量级超出基地车的属性范围,或者能量级够高,星种才会提醒。

    这时候,江流石精神视野中的血地衣,再次耀眼了一下。

    铺天盖地的血地衣,又一次传达了母体兽的精神意志。

    “……回归、融合……转向、攻击……”冉惜玉聚精会神,仔细领悟着这一道精神意志的模糊意思。

    听到冉惜玉的话,江流石浑身一震。

    母体兽这次的精神意志,如果没猜错的话……大事不妙!

    “……接受到外界共鸣反应、接受到外界共鸣反应……”星种的提醒,又一次冰冷的响起。

    咚咚咚!

    储物空间内,原本就在张牙舞爪,伸展出了无数细密触须的变异蚁后卵,这时候疯狂的撞击起来。

    可惜储物空间内只有一堆变异兽肉等东西,而且坚硬无比,它的挣扎十分徒劳。

    但这样一来,让江流石更加确定了,变异蚁后卵果然跟母体兽有关系。

    本来试图离开的母体兽,却因为感应到变异蚁后卵的存在折返。

    变异蚁后卵对这母体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回归、融合,这是母体兽想要吞噬这一枚变异蚁后卵!”江流石眉头微皱。

    虽然对于母体兽,他只是一知半解,不明白这东西究竟是怎么繁衍、生长,有什么习性,但是有一点他可以确定,冉惜玉体悟到的母体兽精神意志是个什么意思。

    “江哥,大量的变异兽调转了方向,向我们这边冲过来了,冲锋的势头很快!”冉惜玉忽然抬起头,脸色微微发白。

    她的精神视野里,冲锋过来的变异兽太多了,足足有一百多只。

    这么庞大的变异兽群,都可以堪比一次小型的兽潮。

    “我们开车离开这片森林!”江流石陡然调转车头,向来时的方向疯狂开了过去。

    厚重的防爆轮胎,在黑暗的森林里,沿着碾碎的血地衣轰隆折返。

    江流石现在明白了一件事情,虽然荒谬,但是可以肯定,母体兽暂时只会往他所在的方向跑。

    因为变异蚁后卵可是在他的车上。

    “江哥,附近有零星的变异兽靠近,它们攻击性很强!”

    “不管它们,启动冲刺——”

    尽管每一次的冲刺功能都会消耗大量柴油,江流石却管不了这么多了。

    这样树根纵横,到处都是高大乔木的幽暗森林,十分不便于基地车战斗。

    他要挑选出一个好点的地方作为战场。

    一刻钟后,刚刚冲出森林地带,中巴车前脸的车灯,远远的就照到了那赶来的飞鹰护卫队、风神小队等的车队。

    重新看到中巴车,丁坤不禁一阵激动。

    他们是一路上跟着地上碾碎的血地衣车轮痕迹,才能勉强跟上江流石。

    没想到江流石所在的中巴车居然折返了。

    齐亮也很兴奋,江哥难道是为了照顾他们才返回来的吗?

    没等丁坤这帮子人说话,江流石冷静的声音已大声响起。

    “丁坤、齐亮、小七,你们所有人都下车,重卡排列成车阵,卸载下所有的武器、弹药,以车阵作为掩体攻击!有大群变异兽马上就要来了!”

    “啥?”听到江流石的话,丁坤跟齐亮等人不禁愣了几秒钟。

    这时候,他们前方的中巴车来了个漂亮的甩尾动作,加了v型撞角的车头凛凛的对准了那一大片幽暗森林的出口。

    “来不及解释了,赶紧按照我说的做,母体兽要来了!”江流石补充了一句。

    风神小队等车队的人,脑子轰的一声。

    什么?母体兽要来了?

    他们这些人先是乱了一阵子,后来一个个都兴奋起来。

    他们当然知道母体兽意味着什么,那可是完整的五级拓荒令任务??!

    清醒过来后,众人马上纷纷拿着步枪、子弹箱跳下车,既然江流石说来不及了,那必须马上进行战斗准备!

    即便是丁坤,此刻对于江流石印象大为改观,没有再质疑什么,连忙将改装的装甲车跟重卡车队连在一起。

    不仅如此,他还拿出了肩抗式火箭弹等强力武器,引得风神小队等人一阵羡慕——不愧是部队的精英队伍,连这种强力武器都有!

    张海跟孙坤也拿着霰弹枪跳下了车,加入了齐亮等人的队伍。

    毕竟他们在中巴车上,能帮忙的地方有限,不如下来一起参加战斗。

    所有的重卡车刚刚排列成了车阵的模式,脚下的大地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

    这震颤越来越强烈,到了最后隆隆的仿佛无数的鼓点踩踏着心头一样。

    在森林的深处。

    路长飞眉头紧锁——四周的情形让他疑惑。

    向来沉稳的路长飞,浑身血液沸腾,战斗**高涨。

    可没成想被他踩着的这头变异水牛,居然就这样折返了回去,向他追击过来的方向奔腾起来。

    如果只是这头变异水牛那就算了。

    其他的变异兽也都跟发疯似的转向,向那条清晰无比的中巴车车轮痕迹追去。

    这下子路长飞知道不对劲了。

    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快要出了这一大片森林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背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不可思议的声响。

    那声响是一大片树林被折断的声响,还有随之而来的奇异噗哧噗哧的声音。

    身为成熟的二级进化者,又是以肉身见长的异能者,路长飞的听觉、视觉、味觉等五感远超常人的敏锐。

    即便是浓浓的黑暗中,他回过头,依旧瞥到了极远处那小山般的暗红色身影……

    母体兽?!

    心里面一阵狂喜刚刚掠过,忽然间他听到了咻——的一声。

    这声音很熟悉的声音,这是军队训练时候,肩抗式火箭弹的声音!

    他猛然醒悟过来,向前方一看。

    就看到黑暗中升腾起了大片的青烟。

    一枚火箭弹已向着他所在的方向发射过来!

    “我靠!”

    一瞬间,路长飞跟丁坤都爆了一声粗口。

    路长飞自然是瞬间头皮一炸才骂了出声。

    丁坤则是拿着肩抗式火箭弹发射筒,一脸懵逼。

    身为异能者,他看得很清楚,他发射的火箭弹确实是轰向了冲出来的变异兽群。

    问题是,路长飞怎么在那群变异兽里?还是坐在一只变异水牛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