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其他人的震惊,飞鹰护卫队的人直接就在心里面骂娘了。

    那辆中巴车上可是还有李雨欣小姐啊,而?;だ钣晷辣闶欠捎セの蓝拥娜挝?。

    “跟上,全部跟上!?;だ钣晷佬〗?!”丁坤第一个反应过来,重新跳上了那辆改装过的装甲车里,冲其他人飞鹰护卫队的人吼道。

    “江流石,要是李雨欣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心里面咒骂了一声,丁坤忙不迭的踩下了汽车油门。

    轰,三辆装甲车屁颠颠的疯狂追逐着中巴车车屁股。

    但是很快丁坤惊讶的发现,他们尽管是踩足了油门,前方中巴车的车屁股却是越辗越远。

    “我们也跟上去,跟着江哥走有肉吃!”

    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时候,齐亮忽然鬼嚎了起来,手里抓住一把95式兴奋的挥舞着:“风神小队的,我们冲??!”

    风神小队的人也都兴奋起来,纷纷启动各自的车辆,跟在江流石所在的中巴车后。

    “我们也上!”小七心中一动,冲凌风小队的人道。

    凌风小队的人没有风神小队对于江流石那么狂热,但是他们跟石影小队接触这一段日子来,知道江流石绝对不会是个疯子。

    虽然江流石经常有惊人之举,但是每一次结果都会让人大跌眼镜,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跟着江流石有肉吃,这已是凌风小队的人共识。

    凌风小队也轰鸣起各自的车辆,朝着变异兽群冲了上去。

    “你们干什么?都给我回来,风神小队、凌风小队!”侯定坤看到几辆重卡跟越野车,忽然向前面疯狂冲去,不禁恼火的大声叫喊。

    江流石发疯他管不着,怎么风神小队和凌风小队也一起跟着发疯?

    可风神小队跟凌风小队竟是没人听他的话,依旧直挺挺的冲变异兽群冲了过去。

    “会长,要不要支援他们?”侯定坤身边有人低声问道。

    “我们……不急!再看看!”关键时刻,侯定坤内心犹豫了。

    毕竟对面是四五十只变异兽,更有二级变异兽跟随。

    跟着江流石一起疯,他没有那种赌场梭哈的勇气。

    中巴车内,石影小队众人都套上了安全带。

    此刻江流石坐在了驾驶室里,目光淡然的看向了前方那一排密密麻麻冲锋过来的变异兽。

    又瞥了一眼驾驶室外,那个犹如人形坦克,死死跟在中巴车旁边的路长飞。

    毫无疑问,路长飞是江流石见过最有战斗欲的强者,简直就是战斗狂人。

    他刚才挑衅路长飞,虽然有点想要跟路长飞竞技的意味,但也没想到路长飞居然真的跟他一起来冲击兽群了。

    “开启加速——”

    “开启撞角——”

    中巴车仿佛离弦之箭,前脸处的V型撞角狰狞可怖,车身两边响起了可怕的呼啸风压,以堪比赛车的速度呼啸着一路向前方的变异兽毅然冲去。

    眼看对面那群变异水牛、变异狼庞大的身躯越来越靠近,江流石心里却愈发的平静。

    基地车车上的所有数据,都在他脑海里呈现。

    他得出一个结论,基地车绝对能经受住如此的冲撞。随之而来的损耗他承担得起。

    轰!

    基地车跟第一排的变异兽,都以惊人的速度互相撞到了一起。

    两股强大的重力势能轰到一起的瞬间,基地车响起了警报。

    “警报:基地车撞角受损,受损程度百分之五……”

    “警报:基地车车身受到挤压能量冲击,合金外壳受损百分之三,耐久度降低……”

    而车厢内,哐当的剧烈震动。

    面前的变异兽哀嚎几声,已被撞飞出去,五六根长长短短的兽角都插在了基地车的合金金属撞角上。

    基地车的合金撞角,破天荒的第一次受损,这些冲撞过来的变异兽就更倒霉了。

    一个个被撞得头骨裂开,身躯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强烈冲击,被撞飞出十几米开外。

    一只头骨脆弱的变异蜥蜴,脑浆都被撞了出来。

    其他的变异兽虽没一下子死亡,都基本上都已经重伤动弹不得。

    但基地车冲锋的势头,也一下子在冲撞中停滞了不少。

    而旁边的路长飞,却赤手空拳抓住了一只变异兽的双腿,大喝一声凌空挥舞了起来,将几只变异兽硬生生砸飞,居然不比基地车慢多少。

    “变态……”侯定坤在后方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直了。

    怎么可能,中巴车没有被变异兽撞毁?反而将一群变异兽都给撞死、撞残!

    这车子究竟坚固到什么地步?

    曾经有重卡跟一头变异野猪对撞,重卡车头都被撞得爆裂掉,而变异野猪却只是被撞伤的事例。

    毕竟一些身躯庞大的变异兽足有好几吨重,甚至还可能更重,这样庞大的重量冲撞起来,恐怕坦克都吃不消。

    可那中巴车似乎没有变形,甚至只是撞角碎了一些金属残片。

    江流石的基地车,将最前排的变异兽撞飞所产生的效果是巨大的。

    后排的变异兽冲刺速度顿时受阻。

    “再次开启冲刺——”

    “加速冲撞——”

    刚刚停滞的中巴车,速度居然再次暴增,又一次犁入了变异兽群里。

    又是几只变异兽被撞成重伤,翻滚到一旁。

    “尼玛,这是什么车?启动速度这么快?”跟在江流石背后的丁坤,感觉自己对汽车的认知常识再次受到了冲击。

    中巴车一次次的加速冲撞,从急停到暴冲不过转瞬间的事。

    其他人就只听到轰、轰、轰的一次次震耳欲聋的撞击声,最后那群冲锋过来的变异兽居然产生了溃散的趋势。

    轰!

    基地车第十次冲撞,前方的一级变异兽终于彻底溃散。

    最后几只被撞飞,中巴车终于看到了那几只崔巍如小山的变异兽……

    路长飞此时已被远远甩在了后面,几只受伤的变异兽已没了对付中巴车的勇气,将猩红色的眼睛看向了路长飞。

    虽然路长飞的肉身力量,已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但毕竟他还是一个人。

    一只变异蟒蛇犹如粗壮的长鞭缠住了他双腿,几只变异猿猴唧唧的尖叫着向他撕咬、扑打。

    路长飞目光,赫然看向了前方的中巴车。

    那中巴车已经甩了他十几米,开始面对最后的那几只二级变异兽。

    他心中一阵气闷,平生第一次竟有些许的挫折感。

    他对自己的肉身一向有自信,居然没有赢过那辆中巴车!

    吼!

    路长飞扬天一声怒吼,身体的肌肉竟再次异变。

    他肉身逐渐呈现出黑铁的颜色,连指甲、瞳孔都变成了散发出冰冷金属光泽的黑铁色。

    刷刷!

    纠缠住路长飞身躯的变异巨蟒,忽然被一连串的黑色利刃刺穿,轻松撕裂。

    那黑色利刃,赫然是从路长飞身体深处蔓延出来!

    他浑身气势再次暴涨。

    如果说刚才像是狂暴恶魔,此刻就像是历经万战不败的铁血战神。

    刚才不断攻击路长飞的变异猿猴,居然吓得吱吱尖叫不敢上前。

    但是路长飞一个俯冲过去,拉出了一窜残影欺到变异猿猴面前。

    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三只变异猿猴的头颅已被利刃斩去,鲜血狂飙。

    这时候,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泛上路长飞的心头。

    他不禁看向了脚下厚厚的血地衣……

    与此同时,中巴车内江流石浑身一震。

    “发现不明强大精神能量……”星种的提示声,在江流石脑海里响起。

    星种每一次提醒,都意味着有大事发生。

    “江哥,你看!”

    江流石瞬间收到了冉惜玉共享过来的精神探测画面。

    在精神视野之中,江流石赫然看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地下的血地衣居然覆盖了无数密密麻麻的红色线条。

    这些红色线条很微弱,远远不及一个普通人的精神强度。

    但是它如此密集,视线观察到的地方,全都是的,几乎遍布了整个大地。

    而且无数的红色线条,蔓延到了周围的一群变异兽身体里。

    它们身体里同样有红色线条存在。

    “江哥,这精神信号很微弱,但我分辨出来了它的意思……是撤退、?;ぁ比较в褚涣痴鹁目聪蚪魇?。

    “母体兽的意志!”江流石瞬间明白过来。

    血地衣跟母体兽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这分明是母体兽发布过来的一道精神意志。

    霞远军政府,对于兽巢中的母体兽做过大量的研究。

    苏启光教授给江流石的那本小册子里,更是提起过,母体兽是一种比较高级的变异体。

    就像是自然界中的狼,具备许多长时间进化产生的战斗智慧一样,懂得围猎、诱捕……

    母体兽显然是更加高级的存在,战斗智慧更强。

    甚至苏启光教授怀疑它具备一定的智力,比末世前已经懂得诱捕的杀人鲸还出众。

    因为在几次兽潮攻击中,母体兽都展现出了令人类都震惊的战斗智慧。

    比如攻击霞远安全区的薄弱部位,比如会诱导一些变异兽,让军队陷入圈套。

    在兽潮初期,人类军政府对母体兽一无所知的时候,吃了几次大亏。

    “母体兽想要跑,所以想要让它控制的二级变异兽撤退……不行,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不能让这母体兽跑了!”

    江流石一心想要完成五级拓荒令任务,哪里会任凭这母体兽逃掉。

    而且他还想要弄清楚变异蚁后卵跟母体兽的关系。

    中巴车前方的三只二级变异兽,忽然间低沉嘶吼了一声,转身就跑。

    一些没怎么受伤,依旧有运动能力的一级变异兽,也纷纷跟着二级变异兽的背影拼命逃跑。

    “变异兽都跑了?江流石居然做成了!”侯定坤目瞪口呆,继而他心里一阵后悔。

    刚才他临阵退缩了,恐怕会在江流石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多日来,他可是一直在精心维持着跟石影小队的关系。

    “靠哦?!倍±つǖ袅送飞系睦浜?,震惊之余十分无语。

    他发现自己要重新修改对石影小队的认知,这帮家伙,真的很强。

    别的不说,单凭这辆改装了的中巴车,就已足够在霞远安全区名声鹊起。

    “队长,那中巴车又追过去了!”一个飞鹰护卫队的队员,指着中巴车的方向惊讶大喊。

    丁坤定睛一看,果然,那中巴车轰隆一声,竟是追着二级变异兽逃亡的方向急速狂奔。

    “尼玛的,真不要命了!”丁坤嘴里虽然骂了一声,但话语里却没有半点咒骂的意思。

    这一声“尼玛的”,更像是震惊。

    这一刻,他真是佩服江流石。

    胆子实在太大了,而且战斗欲也太强烈了吧!

    冲垮了变异兽不算,这个样子是想要赶尽杀绝?

    “一帮白痴,变异兽都不要了?”路长阳看了一眼飞奔离开的江流石,心里面反而一阵轻松。

    江流石的中巴车令他震惊,连大哥路长飞连续爆发都没有比过这恐怖的中巴车。

    如果中巴车留在这里,对他心里压力太大。

    “通知下去,赶紧收割地上那些受伤的变异兽?!甭烦し赡闷鸲越不?,将命令下达给了所有车队。

    他刚才看得分明,最少有十几头变异兽都是正常变异兽。

    只要补刀、干掉它们,这可是一比横财。

    乱石盟跟黑水组织的车队刚要有所行动,却被侯定坤发现了端倪。

    “赶紧杀掉受伤的变异兽,黑水组织要趁火打劫了!最后排重卡不要动,卡他们重卡的前进空间!”侯定坤是末日行者的老会长,黑水组织刚有所异动就被他发现了企图。

    这些变异兽都是江流石的队伍杀掉的,他要将这些变异兽拿下,还能挽回在江流石心中的印象。

    两帮人马因为地上受伤的变异兽,瞬间剑拔弩张。

    “路长阳,你真让人失望!到底是五级拓荒令任务的完成重要,还是这些破烂变异兽重要?”路长飞这时候一拳击毙了身边的一只变异兽,冷冷瞥了重卡上的路长阳一眼。

    丢下这句话,路长飞身形一个纵跃,跳出了十几米。

    咚咚咚,他脚尖如同敲响在大地深处的鼓点,不断在雪地中向中巴车消失的背影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