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单只是看到了amr-2狙击枪枪管,还有这精准的枪法,路长飞脑海里闪现出一个人影——江流石。

    上次在乱石岗的雪地跟江流石的一个照面,江流石的amr-2狙击枪还有那枪技,给他印象深刻。

    仿佛为了印证路长飞的猜测,中巴车上的狙击枪再次轰的一声闷响。

    一只额头长角上挑着黑水组织战士尸体的变异水牛,相对柔软的鼻子,立刻被子弹扎穿了一个大洞。

    即便是坚硬如钢铁的头骨,都瞬间被狙击枪子弹强劲的穿透力炸穿。

    庞大的身躯摇晃了几步,垮塌在地。

    而这时,中巴车内,江流石的狙击枪忽然对准了路长飞。

    那路长飞眼睛里精光乍现,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笑容。

    江流石和路长飞在这一刻对视,不过接下来,他便将枪口移开了。

    刚刚对峙的瞬间,江流石感觉到,如果自己扣下扳机,路长飞立刻就会有所反应。

    而路长飞,也有同样的感受。

    将变异水?;鞅泻?,疾驰的中巴车一个接近九十度的大甩盘,稳稳当当的停在黑水组织的左边草丛里。

    接近着十来辆重卡跟三辆军用装甲车纷纷赶到。

    “靠,怎么末日行者的人也来了?还有那个石影小队!”路长阳在重卡上看得很清楚,那插着黑色末日旗帜的重型卡车上,出现了一些眼熟的身影,正是末日行者的人。

    至于那个中巴车,路长阳早就知道,石影小队的人喜欢坐着这辆破中巴车。

    “分明是想要跟我们抢五级拓荒令任务!”路长阳当然明白这群人的目的,不仅有些恼火。

    他已将这围剿兽巢的任务,看成了到手的肥肉,眼看江流石等人过来,自然很不爽。

    而且已经有两头变异兽被截胡了。

    “想来抢肉吃,就凭你们?哼,不自量力!让大家开车,把变异兽向末日行者那边引!”路长阳眼神冰冷。

    他跟乱世盟两大势力联合,对付这些突然出现的变异兽跟变异虫子,一会儿都死了十几个异能者战士。

    这还是他们队伍实力够强,才获得如此成果。

    他相信,如果是换上末日联盟。

    这帮人会瞬间被变异兽给淹没!

    他打开了对讲机,将这个通知转瞬间传达到了每一辆属于黑水组织跟乱石盟的重卡、越野车上。

    黑水组织跟乱石盟,这次来的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纪律性严格。

    轰!

    刚才还横成一线,试图堵截拦住那些变异兽的黑水组织和乱石盟的大车,几乎同一时间迅速后退。

    一些跟变异兽和变异虫子凶悍肉搏的异能者,也纷纷向末日行者的方向窜去。

    整个车队顿时如同钢铁洪流,拼命向末日行者赶。

    在黑水组织车队的身后,大群的变异兽没有了火力狙击,瞬间眼睛通红,如脱缰野马轰隆冲锋过来。

    刚刚赶到厮杀现场的侯定坤,已经看清楚了厮杀的战场。

    看到那一辆辆被掀翻的重卡,还有躺在地上的一地尸体,他心都揪紧了。

    而对面那黑黝黝的一群变异兽,简直跟噩梦一般,特别是最后方那几头跟小山似的庞大身影……

    一瞬间,他已经后悔是不是来得太早了。

    这时候,他就看到黑水组织跟乱石盟的车忽然向末日行者所在方向冲了过来。

    而且在末日行者车队没有反应过来时,黑水组织跟乱石盟的车队已冲到了末日行者的后方。

    冲过来还不算,这些车队的后面竟跟着那群无比可怕的变异兽。

    这一下子,变成了末日联盟的人承担变异兽的正面冲击。

    风云突变,末日行者的人面对冲锋过来,如同地狱恶鬼的变异兽,脸色都白了。

    “黑水组织、乱石盟的人,我……我草泥麻!”侯定坤瞬间明白了路长阳的想法。

    他们是想要末日行者当炮灰!

    侯定坤不会傻到跟几十只变异兽正面冲突,而且最后面还有几只疑似二级变异兽存在。

    这样的战斗即便是赢了,末日行者组织也差不多毁了。

    毕竟平时猎杀一些变异兽,都需要好几名的异能者才能够比较轻松的猎杀。

    面对这么多变异兽,甚至还有二级变异兽存在,末日行者即便是抗下这一波,也要被搞死搞残了。

    可是侯定坤回头一看,脸都要绿了。

    “这帮孙子,好歹毒!”

    在末日行者车队后面,后退的道路居然被一辆辆横起来的重卡堵得水泄不通。

    如果末日行者要掉头,除非是冲垮黑水组织跟乱石盟的车队。

    那样意味着对黑水组织跟乱石盟主动宣战,再加上还有冲过来的变异兽。

    夹心饼干一样的末日组织后果可想而知。

    “侯定坤,想要来捞现成的果子吃?门都没有,乖乖等死吧!”路长阳在其中一辆重卡上探出了头,对前方末日行者车队里的侯定坤嚣张的竖起了中指。

    其他重卡上的黑水组织成员,盯着末日行者众人的重卡,也是大声嘲讽。

    一些人甚至把重卡又向前挪了几步,几乎是要贴上末日行者车队的车,就是为了进一步缩小他们掉头开车的空间。

    “……不对啊,会长还没有撤??!”

    忽然有人大声指着战场上的一处吼道。

    “什么?”路长阳吃惊不小,刚才撤退的决定,他明明已经通知大哥了啊。

    顺着身边手下的指点,路长阳赫然看到路长飞依旧是精赤着上身站在原地,凛然面对冲锋过来的变异兽群,浑身浴血。

    他背后的一块块肌肉纠结成一团,身上蒸腾着一股肉眼可辨的热腾腾雾气。

    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无比强悍,如同恶魔的气息。

    “草,来人,赶紧回头就救我大哥!”路长阳急了。

    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大哥路长飞的疯狂,这是个战斗疯子,任何时候都不会后退的疯子!

    看到江流石前来,路长飞完全没去想那些勾心斗角的事,相反,江流石的存在,以及这么多的变异兽,激起了他战斗的兴趣。

    末日行者车队的一辆重卡车内,看到路长阳嚣张的中指,侯定坤瞳孔一缩,嘴唇气得颤抖。

    他愤怒为什么队伍的反应这么慢,居然就这么被黑水组织和乱石盟给坑了。

    黑水组织他们的车乌泱泱地冲过来,末日行者的人居然不及时掉头。

    甚至,侯定坤都有些后悔听了江流石的决断。

    不过现在什么后悔都来不及了。

    “来??!”

    忽然间一声嘶吼如同闷雷,从战场上的一处地方传来。

    “是……是路长飞?他叫那群变异兽过来吗?哈哈,这个疯子没跑,想要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对付这么多变异兽?”侯定坤被这暴雷似的声音吸引,循声望去,就看到了战场上意态张狂,犹如恶魔的路长飞。

    “这下子轮到路长阳要苦恼了,他没想到自己大哥是个疯子吧!”侯定坤失声笑道。

    他倒要看看路长阳怎么办,有路长飞拦在第一线,这简直就是天不灭末日行者。

    这时候,忽然间他听到了激烈的引擎声响起。

    只见一辆中巴车若脱缰野马冲出队伍,向变异兽群轰隆冲去。

    “江……江流石?!”侯定坤眼睛都直了。

    “卧槽,又一个疯子,不,一车疯子!”黑水组织里的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由惊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