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凡庄。

    哒哒哒。

    步枪火力密集,在夜空中呼啸成密集的弹幕,如狂风暴雨倾泻向冲击过来的变异兽。

    耀眼的枪火,将漆黑的夜照耀成了一片赤色。

    即便是再皮糙肉厚,在穿透力十足的子弹面前,依旧不断有身躯庞大的变异兽血肉被穿透、打烂,哀嚎着,轰隆倒塌在已成淤泥的雪地上。

    “哥,我们子弹消耗太快,现在才过十几分钟,变异兽才倒下十来只,我们的弹药就消耗快三分之一了。这样下去不行啊?!敝乜ǔ瞪?,路长阳望着前方密密麻麻的变异兽,头皮一阵发炸。

    这些变异兽少说有四五十头,而且最后面压阵的几头变异兽格外庞大,如同移动的小山,令人望而生畏。

    在他身边正坐着精赤着上身,沉默如雕像的路长飞。

    路长飞的目光,平静的盯着那些奔腾过来的变异兽。

    他只是静静的坐着,不知道为什么就给人一种仿佛是平静的火山一样的感觉。

    这种平静之中,有种随时会喷薄出的惊天力量。

    “不用在意弹药,让乱石盟的人也不要吝啬子弹,必须要将这一波的攻势打退?!甭烦し傻?。

    “大哥,那子弹打完后呢?”路长阳听到这个答案,有些手足无措。

    他知道自己大哥向来疯狂,但没想到大哥居然一点不顾后果。

    按照路长阳的想法,现在应该是边压制边后退才对。

    夜晚根本不利于人类跟变异兽战斗。

    而这一次又是毫无征兆的遭遇战,等他们发现变异兽的时候,这些怪物居然像是早早埋伏似的,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

    如果不是黑水组织够果断,来的也都是精锐,及时撤退到附近比较狭窄的高坎,靠着火力硬生生拦截住了变异兽的冲锋势头,后果不堪设想。

    “路长阳,你还没有觉悟吗?子弹打完了,当然就是肉搏!异能者最依靠的应该是自身的**才对。而且我们有点麻烦了!”

    “什么意思?”路长阳惊讶道。

    这时候,他赫然看到面前的大哥猛的站起,吼了一声:“小心地下!”

    路长飞一声吼如同雷霆炸响,许多人目光不由一凝滞,看向地面。

    路长飞瞳孔里精光四射。

    他一脚在车厢地板重重一踏,整个重卡都隆隆的一阵左右摇晃。

    整个人如炮弹俯冲出去,一拳毫无保留的砸向了地面。

    路长飞下面的土地,在寒冷冻气下冻结如钢铁,但在路长飞的铁拳轰击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后露出了森然大洞。

    大洞中鲜血飞溅,继而整个洞口钻出了一根根触须般的虫须。

    吼!

    一只足足七八米长的变异黑虫,从洞口里钻了出来。

    这肉虫身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缝般的伤口。

    它身上无数一米多长的黑色虫须,像是一条条的鞭子四处抽打。

    路长阳藏身的重卡首当其冲,被这虫鞭砰的抽打一下,车体钢板便凹下去一大块。

    其中一个幸存者躲闪不及,直接被一鞭子抽得惨叫一声,身体也凹陷下去,鲜血四溅,当场惨死。

    同一时间,在背后乱石盟所在的重型卡车附近,**只变异虫子张牙舞爪的犁开了土地,气势汹汹的掀翻土壤钻出。

    路长阳这时候终于明白了大哥所说的话,这不是有点麻烦,而是相当麻烦!

    大哥路长飞显然是感应到了这些虫子的存在。

    从土地深处钻出的变异虫子,比变异兽更难缠,力大无穷。

    接二连三的重卡纷纷被虫体拱翻。

    现在顿时陷入了混乱中。

    一个黑水组织战士双眼赤红,握紧轻机枪站在重卡上向冲锋过来的变异兽不断射击。

    枪管都因为激烈的射击而滚烫,眼看一发子弹钻入一只变异野狼的身体伤口,又从那伤口爆射而出。

    他眼睛里刚掠过一抹惊喜,忽然间一只如同镰刀的黑色尖锐爪子,狠狠穿透了他的胸膛,将他举起起来。

    鲜血滚落,他在惨叫中挣扎着,然而这时紧接着闪过刀芒般的锐光,另外一只利爪切入他血肉之中,拦腰斩断。

    将这战士斩杀的是一只冲出土层的变异螳螂,它两米高的身躯上覆盖着钢铁般的漆黑外壳,速度恐怖无比,两只镰刀极其锋利,几个照面下已干掉了几个精英战士,几乎没有一合之敌。

    就在它挪动躯干转向另外一辆重卡时,那重卡上一个黑影轰然扑来。

    铛!

    两只乌黑、散发出冰冷金属色泽的手臂死死架住了变异螳螂的一双利爪。

    “吼!”全身钢铁化的异能者战士,跟变异螳螂纠缠在了一起。

    “唧!”变异螳螂似乎从身体中发出一声怪叫,忽然间一个胖乎乎的身影冲天而降。

    势大力沉的一脚,将变异螳螂整个脑袋咕叽一下,深深踩入了冰雪地的黑泥里。

    这是一个力量型的大胖子异能者。

    哒哒哒,又是一连串的步枪子弹朝变异螳螂无情射击……

    地下钻出的**只变异虫子,搅乱了黑水组织和乱石盟的防线。

    幸亏以路长飞为首的异能者挺身而出,大量擅长防御和力量型的异能者跟变异虫子近身肉搏,其他异能者在一旁辅助刺杀。

    普通的训练有素的战士,更多的火力对准了前方冲击过来的变异兽。

    忽然一声虎吼,战场上响起了一声连续不断的撕裂脆响。

    只见一条漆黑的变异虫子被路长飞死死板住了腹部的伤口,向两边猛的撕裂。

    那虫体居然就这样硬生生被撕成了两段。

    撕裂了变异虫子之后,路长飞身上已被淋漓的鲜血浇淋了一身,犹如地狱鬼神。

    突然又有一只如巨蟒般的变异虫子,掀翻土壤,犹如长鞭般死死缠绕住了他全身。

    路长飞咧嘴一笑,身上肌肉竟再次膨胀,全身响起了爆豆似的噼啪声响。

    他身躯以肉眼可辨的速度一节节的拔高,肌肉仿佛一块块铜黑色的金属隆起。

    一股无形气劲骤然爆发,那变异虫子竟被硬生生崩裂开,皮开肉绽。

    变异虫子尚未死去,仿佛察觉到了?;?,竟抛开路长飞立刻远遁。

    “跑?”路长飞双目中透着狂热,猎物不可能从他手中逃脱!

    忽然间,哒的一声枪响。

    变异虫子身体一个猛烈震颤,坚硬的头颅豁开了一个拳头大的口子。

    继而又是一声枪响。

    这下路长飞看得分明,一颗子弹钻入了伤口处,头颅内的脑浆跟其他液体搅乱成了一团。

    变异虫子在地上猛烈的弹跳了几下,彻底不动。

    路长飞瞳孔缩紧,沉寂片刻,骤然向子弹射过来的方向望去。

    远远的,就看到一辆中巴车在飞速奔了过来。

    中巴车的车顶上,那小碉堡样的地方暴露出了一孔狙击枪枪管!

    “amr-2?江流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