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废弃的游乐场里,那一架锈蚀斑斑的金属秋千架上刚刚跳下来的丧尸女孩,喉咙里冲闯入的中巴车发出第一声嘶吼,就被一枪爆头。

    明黄色的液体四处飞溅。

    这液体有腐蚀性一样,在雪地里面侵蚀出一个个小小洞口。

    那辆闯入的中巴车径直从秋千架上撞了过去,又将倾颓的游乐场围墙暴力冲垮,很强势的碾压而过。

    “江哥,我们越靠近兽巢,这些变异兽跟丧尸就变得奇怪了……你发现没有,它们有些流淌出来的血都不是血红色的,还有毒性……”

    张海手中的八一杠硝烟味道尚未散去,盯着那倒在雪中的丧尸女孩尸体,他冲江流石低声道,眼中浮现出一丝忌惮。

    末日行者的车队,按照侯定坤的计划不断绕路,跟许多来自第五通道的组织已经脱离。

    他们此刻已是横穿了洋场县东部,清理干净了几片区域。

    同时越往东边走,地面上的血地衣就越粘稠。

    沿路经过的县城,倾颓的房屋和钢筋建筑都被血地衣所覆盖,远远看上去像是一个个巨大的血茧。

    一路上所见到的林木,几乎很少有什么绿意,更多的是干枯的残根败叶,寂静无声,这跟其他区域都被变异植物覆盖成了森林的样子完全不同。

    到了这里,遭遇的变异兽就开始变得有些奇怪了。

    有的是正常的变异兽,杀掉后流出的鲜血呈现鲜红色。

    但还有些变异兽杀掉之后,血流不是呈现鲜红色,而是蓝绿色的怪血,流淌出来后直接在地上侵蚀出一个个细小的洞。

    这种变异兽根本就不能吃,身体里面也没有挖掘出变异晶核。

    “张海,如果你观察得再仔细一点。你会发现刚刚猎杀的一些变异兽跟变异丧尸,它们的皮肤、血肉里都有大量的跟血地衣类似的组织……”

    江流石淡淡道:“军政府给的资料里面都有提起过,在兽巢区域战死的尸体,绝对不能留在原地,除非是当场将尸体烧成骨灰,不然尸体通通都要带回霞远安全区。当时我们还不明白军政府为什么要这么说,现在大概是知道了?!?br />
    听了江流石的话,车厢内的石影小队队员都不禁打了个寒颤,他们已经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军政府之所以不让战死的人尸体留在兽巢区域,难道说为这兽巢区域很诡异,能够侵蚀继而控制尸体?

    再想想他们上次在A区大门等待进入时,曾遇到从兽巢战场溃败下来的军队。

    军车里面的尸体都很完整的带回了安全区。

    当时他们以为这是军队传统,不会抛下任何一个子弟兵,但现在想起来,军队不会将尸体留在兽巢区域,还有其他很恐怖的意思。

    人类爆发丧尸病毒后,出现的丧尸其实跟电影、游戏里常见的不太一样,是活人感染变异成了怪物。

    但是这里被控制的那些尸体,却像是电影里出现的僵尸了。

    洋场县这里的五级拓荒令任务,只要击杀任何在这里生存的变异丧尸、变异兽,清空任意区域,通过日后政府的评测,都会有相应的任务积分。

    不过想要真正达到完美的五级拓荒令任务,那一定要进入兽巢核心区域。

    并不是每个进入这里的第五通道组织,都有侯定坤这种破釜沉舟的豪赌决心。

    当他们深入兽巢区域之后,周围许多来第五通道的组织已经稀稀拉拉。

    天空渐渐黯淡了下去。

    江流石的中巴车,在末日行者车队的最前方奔驰,急剧的引擎轰鸣声碾碎了夜的宁静。

    车前脸明晃晃的大灯,照得远方的森林影影绰绰。

    本来领队的是末日行者车队的一辆重卡,但复杂的路况,随时都会冲出来的变异兽,让几辆在前方领路的重卡车或多或少受了损伤。

    江流石的中巴车原本吊在车尾,不知不觉却冲到了车队最前面。

    “赶着去投胎吗?跑这么快!”

    丁坤等人的三辆改装装甲车,紧紧跟随在中巴车身后,不敢落下。

    只是冰天雪地里,加上血地衣的覆盖,地面异常光滑。

    即便是军队装甲车,轮胎的抓地力也往往不够,发生打滑的现象。

    丁坤旁边驾驶车辆的军人,脸上已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精神高度集中,双手死死抓着方向盘。

    即便是这样,他们也只是勉强不被中巴车拉下而已。

    他们跟了一路,也发现这前方的中巴车,太特么不一般了。

    不管是崩塌的河谷地段,还是砖墙、腐朽的大树根茎等障碍物,在这中巴车面前没有任何阻碍,直接一路碾压。

    明明是中巴车,却当成了坦克在用,而且适应各种复杂地形。

    轰!

    前方的中巴车车体重重的摇晃了下,一只窜出的变异豪猪被撞了一下,身体往后一顿,然后发出了一声怒吼,朝着中巴车就扑了上来。

    中巴车顶上密集的枪声响起。

    变异豪猪肚腹处撕裂开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

    “江哥,是一只正常的变异兽,又有新鲜兽肉吃了?!敝邪统蹈浇纱芄匆涣驹揭俺?,张海跟孙坤都在车子上,拿着刀子就跳了下来,兴奋叫喊。

    装甲车上的飞鹰护卫队成员,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中巴车究竟是什么玩意儿?这变异豪猪浑身都是钢针似的玩意儿,这中巴车没有被扎穿不说,反而硬生生将这一级变异兽给撞停了。

    “额,那中巴车前脸是什么东西?冲撞角?!”

    前方的中巴车停了下来,丁坤在侧位瞥到雪地上的中巴车前脸,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倒V形状闪烁金属寒芒的巨角。

    巨角旁边还有一窜小型的金属撞角,它们将中巴车车头包裹成了森然的金属怪物。

    “我勒个去?!倍±ね鲁隽艘豢诔て?。

    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李雨欣说中巴车上更安全。

    这样的金属怪物,确实是比他的改装装甲车安全。

    “都下来整休,烧火吃饭!”侯定坤在后面大声道。

    他声音里透着轻松。

    虽然石灿跟他说过一些有关中巴车的事,但真正跟江流石等人一起出来做任务,他才知道石影小队的好处。

    一路上因为中巴车的存在,他们省去了不少麻烦。

    所以后面侯定坤再也没有派出重卡到前方开路,都由中巴车代劳,而这对于江流石他们来说也完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一堆堆的篝火烧了起来。

    江流石将正常的变异豪猪留了大部分肉和变异晶核后,其他的肉和内脏都分了出去。

    又是引得末日行者的人一阵欢呼。

    “队长,这个江流石好像不是末日行者的人吧?怎么看起来,末日行者这些人都以他马首是瞻?”飞鹰护卫队的一个战士,咬了一口变异兽肉干,盯着篝火旁的江流石,目光里透着一丝不解。

    他们飞鹰护卫队是自带干粮,结果这些幸存者反而是吃新鲜烤肉。

    几支末日行者的队伍,明显都是以江流石为核心位置坐着,连侯定坤都是坐在江流石下首。

    丁坤没有说话,江流石的队伍越看越透着诡异,或许自己一开始是看轻他了。

    想到这里,他目光不由瞥向了江流石身后的中巴车,一阵眼馋。

    看不出来这车子这么好,刚才跟那变异豪猪如此激烈的相撞,车前脸除了留下一些白痕,没有任何裂口。

    “滋滋——”

    忽然间,车队里的收音机里面,传出了广播电台的声音。

    “——军用临时电台发布一条重要消息,这次反攻兽巢战役总司令——霞远安全区军事委员会耀明委员,不再担任总司令职务,由彭鼎龙司令代替,特种大队队长李银枪为副司令……”

    听到这条消息,江流石心里面咯噔一声。

    临时换帅?

    这条广播新闻蕴含的信息量很大。

    战争时期临时换帅,还是统帅军队的总司令,绝非寻常的事,严重的会扰乱军心、打击士气。

    李银枪当上了副司令?

    松市的兽巢核心战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江流石心里面隐约有些不安。

    篝火的映照下,这突如其来的新闻让末日行者众人刚刚有点热闹的气氛,瞬时冷静了下来。

    显然这条信息对众人冲击很大。

    “军队临时换帅跟我们关系不大,即便有什么调动,也轮不到我们。大家好好吃饭、好好喝,将洋场县的兽巢剿灭后,完成既定目标我们就走?!焙疃ɡふ馐焙蛘玖似鹄?,大声道。

    刚才骚动的人群,平静了一些。

    江流石瞥了侯定坤一眼,侯定坤其他的不行,但是什么时候说什么话还是很驾轻就熟。

    “哒哒哒哒——”

    刺耳的枪声划破寂静,在冰冷的冬夜上空拖曳出一条条瞬闪即逝的细芒。

    轰!

    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战士的嘶吼,从森林的遥远地方传来。

    爆炸声响起的时候,篝火附近的末日行者众人一愣神。

    嗖嗖嗖!

    忽然间三道黑影从人群中窜起,向爆炸的方向急速奔驰。

    这三个身影,其中两道是很魁梧的战士,另外一个身影娇小。

    她身形如电般朝爆炸地点急蹿,转瞬间已是一尘绝骑。

    娇小的身影仿佛是在草尖上掠动,高速奔跑中几个急速变向,隐没在了黑暗里,曼妙的身姿与黑暗融为一体,消失在众人视野范围。

    侯定坤脸色微微一红,这三个飞速赶去侦查的身影,其中两个是飞鹰护卫队的成员,另外一个则是石影小队的零,唯独没有末日行者的人。

    “还呆坐着做什么?赶紧派人去侦查一下什么情况?!焙疃ɡち成也蛔?,冲身边的一干末日行者众人道。

    终于是石灿小队的两名队员,飞速追着前方的几道身影而去。

    大约一刻钟后,江流石头顶响起了哧的一声轻响。

    零犹如狸猫般轻盈的从远方一棵大树上飞掠而下。

    “队长,是黑水组织和乱石盟的人?!绷阆蚪魇渚驳溃骸八侨サ牡胤礁颐欠较虿畈欢?,不过现在遭遇到了一大队变异兽跟变异怪虫的袭击,地点是张凡庄附近?!?br />
    丁坤嘴里在低着头啃着一块变异兽排骨,面容里闪过一丝不加掩饰的惊讶。

    飞鹰护卫队,之所以有“飞鹰”两个字,就是因为他们的速度在整个霞远安全区是最强的。

    飞鹰护卫队也是最擅长侦查、潜伏的部队。

    刚才出去侦查的两个战士,也是他们第三小队速度最快的异能者战士。

    没想到居然完全被这个娇小的少女比了下去。

    不管从身法的轻盈,还是潜伏能力,亦或者速度上,飞鹰护卫队的两名战士已是完全被甩在后面。

    特别是那种能够最大限度利用黑暗的能力,简直天生就是潜行、刺杀的专家。

    零报告完之后,两名飞鹰护卫队的战士也赶了回来。

    最后赶回来的是石灿小队的两个人。

    他们报告的状况,跟零说大致一样。

    “黑水组织跟乱石盟的人?”

    确认了这个消息后,侯定坤脸色沉了下去。

    “他们两队人马勾结到一起去了?狼狈为奸!”侯定坤忍不住骂了一句。

    第五通道里有六大组织,其中排第一的自然是黑水组织,乱石盟排第三,末日行者排行第四。

    现在听说黑水组织跟乱石盟勾搭到了一起,侯定坤心里很不是滋味。

    而且这两伙人马前进的方向跟他们差不多,显然是抱着同样的目的,都想要直接进攻兽巢核心区域摄取最大的利益。

    “零,你看到路长飞没有?”江流石忽然问道。

    “没有?!绷阋∫⊥罚骸安还腋芯醯搅艘还裳怪谱〉囊炷懿ǘ?,这股异能波动很诡异?!?br />
    压制住的异能波动?

    “那肯定是路长飞。二级进化者能够一定程度上克制自身的异能波动不外泄?!苯魇治龅?。

    说到这里,他不由仔细看了零一眼。

    零能感应到压制了异能波动的路长飞的存在,说明零现在也很不简单。

    “江队长,你觉得我们现在要怎么做?”侯定坤目光转向江流石。

    他内心有点拿不定主意了。

    他想要避开黑水组织跟乱石盟的联合,但是又不甘心。

    最终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江流石身上。

    “按照原计划进行。迟早要碰上的?!苯魇?。

    路长飞又如何?如果对方在他就要绕道,这么怂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而且有基地车在,有他这么多队员在,江流石也不会怕了路长飞和他的黑水组织。

    丁坤听了这话,浑身一震。

    黑水组织他也是知道的,更知道路长飞。

    昔日路长飞曾经是军中十名最强的异能战士之一,威名赫赫。

    只要听到路长飞这个名字,他就不想要跟路长飞对上。

    可江流石这家伙,看着虽然愣,但是够霸道,竟然毫不忌讳跟路长飞撞到一条路上。

    “好,我舍命陪君子了!就跟他们争一把!兽巢东边的巢穴是最薄弱的环节,一定要从那里过去清剿!”侯定坤狠狠的挥了下手。

    他话音一落,末日行者的人脸色都古怪起来。

    什么舍命陪君子?明明是他们末日行者求着江流石的石影小队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