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丁坤的视线中,中巴车车顶那个像是小碉堡样的金属凸起物里,探出了一孔金属枪管。

    他敏锐的听觉中还听到了那细微的一声,那是枪的保险被打开了。

    狙击枪?

    丁坤是玩枪的老手,一眼看出了那大口径金属枪管,就是大名鼎鼎的amr—2狙击枪。

    被这样的一管狙击枪瞄准了脑袋,危险感极其强烈。

    而且他在这狙击枪后,感觉到了一双十分锐利的目光。

    这目光就像是锁定了他,让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有一种感觉,如果再靠近,那狙击枪会随时将他爆头。

    飞鹰护卫队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一看到那狙击枪,立刻摸向背后步枪。

    可他们刚要拿起枪,那狙击枪枪头连动了几下。

    一瞬间,每个人都吓得魂飞魄散。

    他们每个人都有种感觉,感觉脑袋像是被狙击枪瞄准了。

    “都别动!”

    丁坤眼神里闪过一抹凌厉,刚才他一眼看出,狙击枪的枪管瞬间闪了好几下。

    每一个细微角度,都对准了一个军人的脑袋。

    这种精准的反应力和速度,里面的狙击手绝对不同寻常!

    当然,如果是平时面对这种威胁,丁坤依旧有开战的勇气。

    可现在关键是李雨欣还在车子里,而且他们也不是来开战的。

    “李雨欣小姐,我是飞鹰护卫队第三小队丁坤,奉彭司令的命令,特地率领第三小队来?;つ??;骨肽愕轿颐浅瞪侠?!”

    丁坤没有继续上前,冲中巴车中气十足道。

    他话音一落,周围一些其他组织的车队,顿时轰了起来。

    跟在车队最后面的,几乎都是第五通道的自由势力。

    军队的大部队早就在前面开拨了。

    这些自由势力当然认得末日行者的车队。

    一听说飞鹰护卫队的人,居然前来?;ひ涣局邪统?,很多车队的人既羡慕又嫉妒。

    “丁队长,李雨欣是我们队员,而且她自己愿意留在我们车上,如果你是担心安全问题,那大可不必。你们真想要执行命令,就请跟在我们车后面?!敝邪统道锎隽私魇纳?。

    他声音不大,刚好能让丁坤他们听到。

    江流石刚才感觉到,这群人来势汹汹,因此才给这些人一个下马威。

    这些护卫队的人,估计只听他们顶头上司的话,对他这样的幸存者是完全不买账的。

    江流石这么做,就是为了让这些人知道,他并非属于这些人管辖的。

    丁坤脸色顿时一变。

    他已经知道这说话的人是谁,肯定是那个江流石。

    来之前,他就听到张高和叮嘱过,这石影小队的队长江流石是个情商低的二愣子。

    没想到果然如此。

    普通幸存者谁看到飞鹰护卫队的人不巴结?

    这江流石倒好,居然真将他那个破烂中巴车当成个宝贝了?

    “李雨欣小姐,你怎么说?”丁坤又道。

    他已经不想跟江流石个二愣子对话了。

    “我听江哥的?!?br />
    半晌后,一个温婉而悦耳的女声从中巴车里传出。

    丁坤一阵无语。

    李雨欣自己都这么说了,他确实是没办法了。

    “都上车,跟在这……中巴车后面!”丁坤有些气闷的对身边的飞鹰护卫队第三小队队员道。

    不管怎么说,他丁坤都会坚定完成彭鼎龙的任务。

    ……

    霞远安全区周围的地带,大片大片的都被开辟、清理成安全区域。

    唯一没有开辟成安全区域的,就是西北方向。

    那里是兽巢的方向。

    厚厚冰雪覆盖的大地,密密麻麻的车队呼啸而过,碾压出一道道漆黑的路面,暴露出了表面板结,龟裂开巨大缝隙的旧公路。

    轰隆隆的炮火声,一刻不停的在回响。

    道路两边不时有鲜血和碎肉挂在护栏上,到处都是。

    一些零星的变异兽在庞大的车队面前,完全不堪一击。

    天空上还有十几架武装直升机隆隆作响,四周巡逻。

    在武装卡车的两边,是一辆辆重型坦克。

    它们履带的倾轧下,连大地都在微微震颤。

    江流石坐在小型作战室里,手里抱着那把amr—2狙击枪,仔细观察着附近的地形。

    他们已经跟随军队,进入了兽巢覆盖的区域。

    在冰雪覆盖的大地下,已经隐约可见一层被冻结,呈现出浅红色仿佛鲜血的薄膜层。

    这种薄膜看上去像是苔藓,但是比起苔藓更粘稠,有种血肉的鲜活感觉,丝丝缕缕的像是血色筋脉。

    看到这种东西,基地车里面的石影小队成员都觉得喉咙一阵发紧,浑身毛嗖嗖。

    “……检测到异种能量波动!”

    “……检测到异种能量波动!”

    脑海里,星种一刻不停的提醒着江流石。

    自从基地车踏上了有这种浅红色薄膜的冰雪地面,潜藏在身体里的星种就开始不断提醒。

    “这东西是从兽巢里面延伸过来的‘血地衣’,看来也是一种变异植物……机体结构介于动物跟植物之间……”

    江流石脑海里回想起苏启光教授赠送给的图册——《浅谈末日下的世界物种》。

    在关于兽巢的部分就介绍过,兽巢里会诞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植物薄膜,叫血地衣。

    这种血地衣能够通过光合作用诞生出细微的变异能量。

    而变异能量的去向,似乎是去了那兽巢中最神秘的母兽那里。

    这种血地衣很容易破坏,但是拥有超强的生命力。

    只要有一丁点血地衣,一天时间就能生长出一百平方米左右,而且周围的能量都会被这种血地衣所掠夺。

    所有拥有血地衣的地方,江流石触目所及都是荒凉、空旷,到处是混凝土建筑坍塌后形成的废墟。

    废墟下面,偶尔能看到一些人类和丧尸的尸骸,还有废弃的军用卡车。

    那只像兔子又像猫的落落也在进入这个区域后开始变得安静起来,一直缩在冉惜玉的身边一动不动,看样子也是知道厉害。

    这小兽跟着江流石他们后,除了十分贪吃外,倒是越来越听话了,没有出现任何试图攻击他们的意图。

    对这一点,江流石总结为这小兽智商不错,知道这支队伍的危险,而且有得吃,自然就会听话。

    “已经进入松市遗址,目测已观察到兽潮核心区域……侦查部队行动……空中部队配合行动,进行第一次地毯式空投……”

    “……特种大队进攻核心区域,进攻之前等待炮兵团第一次炮击……”

    “……霞梧军事基地特遣队,绕道东南方向进攻兽巢核心区域右边侧翼……”

    ……

    松市在末世前,是霞远附近的一座大城市,人口超五百万,十分繁华。

    但末世后,这个城市完全被丧尸跟变异兽所占领,植物疯长,变成了一座森林般的城市废墟。

    曾经霞远安全区试图把这里开辟成人类安全区域,结果在这里发现并惊动了一座深藏地下的兽巢,直接爆发了第一次的兽潮进攻霞远安全区的事件。

    此后这里就变成了禁区。

    军营广播系统声音嘹亮,一道道命令全部发送到了每一辆车上。

    江流石他们所属的“自由联盟战士”,在这里就绕了个方向,向西南方向进发。

    所谓的自由联盟战士,就是第五通道的幸存者小队们、各大幸存者组织组成的。

    在军队的眼中,第五通道毕竟不是精锐,做一些协助工作是最好的。

    进攻核心区域,纪律懒散的第五通道组织无疑是送死。

    而不管是末日行者还是黑水组织,都只能算做是幸存者组织,和军队完全不同。

    所以江流石他们的任务,就是清除干净西南方向,原本叫做洋场县的地方。

    在那里有一大块兽巢延伸过来的地域。

    轰、轰、轰。

    到达洋场县之后,江流石在车内就听到了前方传来的激烈枪炮声。

    枪炮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透过窗户,江流石隐约可以看到周围的森林地带里,出现了一只只变异兽的身影。

    一些组织已经自发的跟这些变异兽激烈战斗起来。

    “江哥,候会长让你去一趟,商量一些事情?!?br />
    忽然间,中巴车外面响起了齐亮的声音。

    江流石想了想,带着张海下了车,直奔侯定坤的聚集点。

    前面的末日行者车队,这时候所有重卡车已经围拢成了一圈。

    许多异能者战士都警惕的拿着步枪,趴在重卡上防守。

    仅仅只是留下了一条通道供人出入。

    侯定坤还有其他几个末日行者小队的队长,都在这圈子里。

    江流石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背后跟着进来了两个魁梧彪悍的人。

    正是飞鹰护卫队第三小队的队长丁坤,还有他那个副队长。

    看到江流石,丁坤目光冷峻,就是这个人,之前用枪对准他的脑袋。

    江流石没有理会丁坤,他一进来,就被侯定坤手里拿着的一样东西吸引到了。

    那是一张地图。

    地图的位置正是此刻所在的洋场县。

    地图显然是末世前的地图,有些皱巴巴的,但是十分详细。

    这样的地图,在战斗中自然很珍贵。这种县级地图可不是全国地图,没有那么好找。

    “丁坤队长,江队长,你们来了正好。这次的任务,正需要你们的力量??!我这里准备有一张洋场县的地图,我已经知道了这兽巢延伸过来的具体位置……我准备集中所有人的力量,将这延伸过来的兽巢东面的巢穴彻底清除掉!”侯定坤神情有点紧张,目光不停在江流石跟丁坤脸上来回逡巡。

    这两股力量,目前可以说是末日行者最强的战力。

    石影小队自然不用多说,已经是被证明过了实力,而丁坤他们这伙人,都是飞鹰护卫队里的,实力肯定不弱。

    “为什么要清除兽巢?你们杀杀变异兽,搜集一些血地衣,搜寻点资源不就够了?我们的任务是?;だ钣晷佬〗?,我不希望你们有太过激进的计划?!倍±だ淅涞?。

    他才不管末日行者有什么计划,他唯一的计划就是要带着李雨欣安全的回去,这是他的任务。

    除此以外的东西,他都完全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