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灰色的云层低垂。

    四周的光线一点点黯淡下去。

    风重新呼啸起来,吹得江流石的风衣猎猎作响。

    站在A区大门外足足等待了一个小时,江流石和张海、孙坤三人身上都披了一层雪。

    同样是在等待,张海来回的走动、跺脚,神情已经很不耐烦。

    反观江流石,目光一刻不停的随着雪花的飘落而转动。

    雪花上面的细微晶体面,都被江流石看得一清二楚。

    以前这样的高强度开启脑域神经,江流石最多支持一刻钟就要休息一会儿。

    到现在他坚持了快半个小时,却一点都不累。

    不久就要进攻兽巢,江流石不敢松懈,有空就在锻炼,所以这等待对他来说也没什么难耐的。

    “兄弟,那边怎么还没消息?这样等到什么时候?”张海终于忍不住,向岗亭的守卫军人催促道,“能不能再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岗亭的军人看了张海一眼,淡淡的点点头,重新拨通了A区57号大院的电话。

    “占线中——”过了一会儿,那军人放下电话向张海道。

    张海一阵无语,只能耐心继续等待。

    A区57号大院内。

    天上已是鹅毛大雪,院落里的棋局只能搬到园林结构的幽静正堂里了。

    棋局已进行了三盘,卫士都给彭鼎龙和苏启光两人续了几次茶水。

    两人兴趣正浓的时候,有卫士匆匆忙忙的进来,在站在大门口处的中年人耳朵里又耳语了几句。

    这中年人是A区护卫队大队长张高和,是彭鼎龙一手提拔起来的精英干才。

    虽然当上A区护卫队大队长,便是隶属于霞远安全区这边管,但张高和依旧一直对彭鼎龙忠心耿耿,只要彭鼎龙一来,就立刻来看望老上司。

    听到卫兵传达的消息,张高和脸色顿时凝重,径直闯入了正堂里面。

    “彭司令、苏老,不久前砺石俱乐部发生了大事——那里出现了兽巢侵蚀过来的迹象?!?br />
    张高和话音一落,彭鼎龙捏着象棋的手指僵在了半空,旋即将棋子向棋罐里一丢,神情凝重的扭头看向张高和。

    “消息确定了吗?”

    “确定了。发现这事情的是李银枪跟叶豹,他们正好在那里就碰上了。安全局跟科研所的人都有过去调查,结果发现砺石俱乐部的死水竞技场下方,全是中空的地穴,存在大量的虫类组织液?!?br />
    “知道了?!迸矶α纪反笾?,半晌没有说话。

    刚才轻松的气氛,顿时凝重。

    “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霞远区安全也不安全了……当初中海安全区的下面,就是因为有兽巢侵蚀了过来,最终从内部被攻陷?!彼掌艄馓玖艘豢谄?。

    彭鼎龙神情已从刚才的凝重中恢复了正常。

    这个军中的大佬豪迈的笑了。

    “苏老你大可放心。我们霞远安全区是建立在山上,即便是兽巢侵蚀了过来,厚厚的土层还有岩石层也一时间不易被腐蚀穿。而且这里的守卫比中海更森严,兵力也足够。苏老,单凭我彭鼎龙军事基地的力量,一万多名军人跟百来辆坦克,就能保证霞远安全区人民安全?!?br />
    “不可掉以轻心啊,彭司令?!彼掌艄馍袂橐谰赡?。

    “不是掉以轻心,我们霞远安全区的大战略上,即将反攻兽巢。这次发现了砺石俱乐部下面的兽潮侵蚀痕迹,一场大反击估计要提前了?!?br />
    彭鼎龙大手一挥,道:“至于苏教授,你老就多研究一些更好的进化结晶和其他生物产品,让我们的人类异能强者进化得更强……”

    他话说到这里,目光骤然看向门外。

    亭亭玉立的李雨欣已从外面走了进来。

    “彭伯伯好?!崩钣晷老仁浅迮矶α衩驳拇蛄烁稣泻?,紧挨着苏启光坐下。

    “雨欣,你来得正好。刚才你彭伯伯接到军中消息,霞远安全区附近已发现了兽巢的痕迹,最近一段日子,别乱跑了?!彼掌艄獯劝亩⒆抛约赫飧鐾馑锱?。

    彭鼎龙欣赏的眼光看了李雨欣一眼。

    面前的李雨欣,不仅是高材生,还拥有难得的医疗异能,加上她背后有两位在生物和医药学方面颇有建树的亲人,日后必定能在霞远安全区大放异彩。

    而且拥有医疗异能的异能者,在霞远安全区不超过三个。

    其中两个人已经是霞远安全区医疗系统的重要领导,进入了霞远安全委员会,可谓是位高权重。

    “兽巢到已经蔓延到霞远安全区了?”

    听到这个消息,李雨欣吃惊不小。

    她想到一个问题,石影小队过几天就要进攻兽巢了,现在听到这个消息还真是不妙,显然这个兽巢比想象中的更难对付。

    “对了,张队长,我跟我们石影小队的队长江流石约好了。他说今天回来这里看拜访我外公和父母,怎么现在还没看到他人……我想去看看?!崩钣晷浪档?。

    最近彭鼎龙跟苏家走得很亲近,那个张高和更是对苏家一切大包大揽,甚至多配备了几个卫兵给苏家。

    平时传递消息什么的,都是彭鼎龙的人在做。

    听到李雨欣的话,张高和微微一愣。

    江流石那些人,此刻恐怕正等在A区大门。只是当时他怕惹了彭鼎龙跟苏启光下棋的雅兴,并没有通报这个消息。

    而刚才因为砺石俱乐部发现兽巢痕迹的事,江流石等人的消息他自然又向后推了。

    没想到李雨欣忽然主动提起来了,还要去看看。

    原本张高和没怎么把那支幸存者队伍当回事,他也听过彭鼎龙对李雨欣的赞赏,认为李雨欣这下肯定是会留在A区,和她的母亲外公一样,进入科研所。就算不是科研所,也会进入医疗部门。

    以后自然是前途无量,怎么还会跟一支幸存者队伍扯上关系。

    但是现在看来,这位李雨欣小姐显然还不能马上割舍掉,不过也是正常,李雨欣看起来性格善良,估计是有些过意不去。

    “雨欣小姐,那位江流石队长已经来了,现在就在A区大门了?!闭鸥吆土λ档溃骸拔蚁衷诰颓胨墙??!?br />
    “已经来了吗?”李雨欣脸上露出笑容。

    虽然离开石影小队只是一两天,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面竟格外怀念在中巴车里的日子。

    有了张高和的一通电话,江流石等人自然畅通无阻的进入了A区。

    马上就有护卫大队派来的军车过来迎接,一路上疾驰进了A区57号大院。

    江流石没有下车,就看到在大门外的风雪中等候的那个美丽少女。

    李雨欣穿着雪白的大氅,本来就气质娴静的她,亭亭的站在风雪中有种出尘的风采。

    或许是因为跟亲人团聚的心安,李雨欣比前些日子的脸色更加红润,眼睛里如潭水沉静。

    “雨欣?!笨吹嚼钣晷?,江流石脸上露出了笑容。

    旋即他目光就看到了站在李雨欣身后,脸上有着严谨气质的张高和。

    张高和正一板一眼的打量着江流石。

    他有些疑惑,从江流石的身上,他并没有看到什么很卓越的风采。

    除了精神气方面,江流石有些与众不同,其他方面并没有什么特点,甚至身上的异能波动也……跟没感觉到一样。

    “江哥?!崩钣晷涝倏吹浇魇?,笑靥如花。

    刚才她还有些担心兽巢的事,现在看到江流石,她莫名的有了种安全感,好像内心里面的一些空落落地方,被面前的少年人填满了。

    江哥?

    李雨欣有些亲昵的口吻,还有俏脸上的笑容,让张高和目光闪过有一丝异样。

    他是过来人,他觉得李雨欣对江流石,那不是一般的欣赏。

    “哎,我都快冻死了,在外面站了快两个小时了。有没有什么吃的?”张海抱怨的抖了抖衣服上的雪。

    石影小队的成员,彼此之间气氛很好。

    平日李雨欣的性格也不像零那么冰冷,张海跟孙坤跟她可以说很熟了。

    “等了两个多小时?”李雨欣微微一愣,旋即看向了张高和。

    “张队长,这是怎么回事?”

    李雨欣心中有些生气。

    她并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但是一想到这样的大风雪,让江流石他们在A区门口等候了两个小时,她心里面不是滋味。

    “哦,只是一点小误会。当时我接到消息说江流石队长他们在A区等的时候,彭鼎龙司令跟苏老正在下棋……后面又接到军政府那边传来的有关兽巢的紧急消息,所以让江队长他们久等了一会儿?!闭鸥吆蜕衾镉幸凰勘?,看向江流石。

    李雨欣听到这话,看向江流石的目光有一丝歉意。

    张高和的话没什么毛病,但是明显他的态度上还是不重视江流石他们的。

    这点让李雨欣心里面有点难受。

    “下一局象棋就让我们等这么久?我们石影小队还比不上一盘棋?这也太那啥了?!闭藕H滩蛔∴止玖艘痪?。

    张高和看了张海一眼,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心中暗自摇头,自视甚高的队伍他见了不少。

    如果彭鼎龙是个小气的司令,恐怕这话传出去,石影小队在霞远安全区永远出头不了了。

    “好了,进来了就可以了?!苯魇档?。

    这种事争论起来并没有什么意义,而江流石不喜欢做没意义的事情。

    被李雨欣带着进入正堂里,他就看到了慈眉善目的苏启光教授。

    一些在中海安全区里的记忆顿时鲜活起来。

    他跟苏启光算是有缘,还曾经救过这老人的性命。

    苏启光看到江流石也很开心。

    江流石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了,曾在中海救过那一支沦陷在核电站的队伍。

    而且他将李雨欣带着碾转数千里,平安到达霞远安全区来寻找到他们。

    这都足以让江流石在苏启光老人的心里地位上升到一个高度。

    “来来来,小江啊,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霞梧军事基地的彭鼎龙司令?!彼掌艄馊惹榈睦〗魇氖?,给他介绍彭鼎龙。

    彭鼎龙很热情的样子,跟着苏启光的样子喊江流石小江,随意的跟江流石拉了几句家常。

    当他听说江流石是碾转数千里,将李雨欣安全带到霞远安全区,彭鼎龙感慨的拍了拍江流石肩膀。

    “英雄出少年,不容易啊?!?br />
    江流石淡淡一笑。

    “没什么,我们都是一个队伍里的,?;び晷赖陌踩俏颐欠帜诘氖??!?br />
    彭鼎龙点点头。

    “不过现在好了,你们来了这里,我彭鼎龙说话还是有点用的。苏老,这几个年轻小伙子我觉得不错,就来我的私人护卫队好了。我保证你们在我的护卫队里,绝对能有一番好前程?!?br />
    张高和听了这番话,眼皮一跳,彭鼎龙司令为了拉拢苏老,真是费心了。

    看到苏老对江流石态度亲切,居然一下子要拉他们进护卫队,护卫队可是彭鼎龙司令下面最强的力量之一,里面各个都是精英,曾被安全区政府颁发“飞鹰护卫队”的称号。

    整个霞远安全区,恐怕除了李银枪手下的特种大队,就属彭鼎龙的飞鹰护卫队最强。

    “不用了。我们……暂时没有打算加入军队?!苯魇?。

    他心里面有些斟酌,如果是李银枪这种不熟的,他就直接拒绝了。

    彭鼎龙这么热情,还跟苏老关系看样子很好,他不好拒绝得太干脆。

    彭鼎龙有些惊讶,加入军队可是不知道多少异能者梦寐以求的事。

    更别说江流石他们是一直外来队伍,这种队伍平时要经过很严格的考察和政审,才有资格进入军队视线,审核得比霞远安全区土著更加严格。

    因为很多幸存者队伍,在有了强大的力量后,都是为所欲为的不法之徒,这种人就算强大也不能用。

    “彭司令,我们江哥,哦,不对,我们整个石影小队其实都自由散漫惯了。军队约束太多。不久前李银枪队长还想我们队长加入军队,我们队长也没有同意?!闭藕R苍谝慌运档?。

    张海平时大大咧咧,但是一些心眼还是有的。

    身为石影小队的人,他心气很高。

    虽然张高和跟彭鼎龙没有明面上鄙视石影小队,但那隐隐看不上的意味,他还是能听出来。

    心里面一不爽,他就忍不住说两句。

    张高和在旁边眉头微皱。

    李银枪是何等人物?

    那地位某种层面上已跟彭鼎龙平起平坐,他亲自让江流石加入特种大队,被江流石拒绝?

    这种事情,张高和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在心里面,石影小队在他心里已打上了“轻浮”的标签。

    “哦,李银枪队长也被你们拒绝了?”彭鼎龙微微一愣后,恢复了豪爽的样子,在旁边忍不住笑道:“连续拒绝了两支强力军事部队的拉拢,小江你可以啊?!?br />
    他脸上笑容不减,看向江流石的目光里热度已少了几分。

    “不过不加入军队,你还有什么其他打算?”

    “我们打算先完成五级拓荒令的任务,不久就要参加反攻兽巢的战斗。这任务如果成了,我们队伍就能达到A级测评——迅速A级测评就是我暂时的目标?!苯魇?。

    反攻兽巢?

    听到江流石的话,彭鼎龙眉头微皱,但很快重新舒展开来。

    “小江?反攻兽巢的事,你们就别参加了?;桓銎渌挝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