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暗沉。

    又飘起了零碎的雪花。

    走进霞远安全区之后,江流石就注意到从检疫大门开始,各处荷枪实弹的军人比从前多出了不少,气氛肃杀。

    小七跟齐亮都一路上没怎么说话。

    只要想到砺石俱乐部里出现的那一幕,再联想到兽巢,众人都心里觉得像是压上了一座山,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心情颇有些沉重。

    到了住宅区附近,小七跟齐亮等人跟江流石寒暄了一番后,就此匆匆告别。

    毕竟王传福跟凌风都被毒蜂咬得昏迷了过去,他们要赶紧去看护。

    “江哥,我们现在去哪?要不去去领个拓荒令任务做做?吃掉那进化结晶后,我感觉身体里有使不完的力量?!闭藕6盼魍?。

    “去A区。我跟李雨欣说好了要去看她的?!苯魇?。

    孙坤跟张海点了点头,没错,估计李雨欣还在等江哥呢。

    A区在霞远区安全那是核心区域,里面住的人几乎都是高层跟精英,大量的政府核心机构也都在里面。

    轰轰——

    忽然间,几辆改装重型军用卡车向A区的钢铁大门急速驶过去,车轮胎溅起滚滚雪泥。

    江流石目光一瞥这些军车,不禁悚然。

    一辆辆军用重卡上到处都是裂开的钢铁口子,其中一辆军用卡车的前脸上还卡着一根断裂的角。

    这弯曲的角上有血迹,像是被人硬生生掰断,依旧萦绕着一丝丝的变异能量。

    显然是变异兽的角。

    军车里面偶尔传出几声痛苦压抑的闷哼声。

    透过车尾江流石就能看到里面的惨状。

    里面伤亡惨重。

    一些尸体覆上了白布,另外一些军人坐在尸体旁边,一个个受伤很严重,身上血迹斑斑。

    显然这是一帮训练有素的军人,即便是受伤,只要能坐起来的,都坐得如同青松般一丝不苟。

    其中一些人身上还洋溢着强烈的异能波动。

    虽然受伤严重,但是几乎没有人大声哀嚎,一个个紧抿嘴唇,压抑住痛苦的伤势。

    张海跟孙坤两人也看到这一幕,震惊无比。

    这帮如此训练有素的军人,还有大量的异能者存在,这已经是军中精锐。

    居然也有这么多人受伤?

    他们是做的什么任务才会变成这样?

    军车一靠近A区大门,递过一张卡片,那大门的守卫立刻向军车敬礼,然后迅速打开大门。只有站岗的军人端着枪纹丝不动。

    所有军车整齐的向霞远安全区医院的方向疾驰而去。

    直到这些军车离去,看守大门的军人才挪开目光。

    “我找A区57号的李雨欣,我叫江流石,麻烦通报一下?!苯魇叩酱竺攀匚烂媲?,向里面的守卫军人客气道。

    “A区57号?”看门的军人打量了江流石一番,随后翻开资料本打了个通往A区57号大院的电话。

    全程江流石都在一旁静静等候。

    在他目光能看到的地方,他稍微一数就已看到了好几个微型监控器。

    有的隐藏在电线盒子里,有的隐藏在屋檐下,将A区大门的每个方位都监测到了。

    更远的地方,他能察觉到一些强大的异能波动。

    还有一些看似是住宅,但一些隐秘地方留着枪洞。

    江流石毫不怀疑,只要有任何人敢随意闯入,不是被枪射死,就是被强大的异能者狙杀。

    “电话我已经打过去了,那边会有人核实你的身份,只要那边确定你可以进入,你就可以进去了?!笨疵诺木朔畔碌缁昂?,对江流石道。

    “好?!?br />
    “对了,兄弟,刚才那些军车是干嘛去了?怎么伤亡这么严重?”孙坤笑嘻嘻的摸了一包烟出来,想闲聊两句。

    烟在末世是奢侈品,但在财大气粗的石影小队眼里,真不算什么。

    那军人目光一下凌厉,打量了孙坤几眼,站岗的军人也立刻抬起了枪口。

    “退回去!”

    这里站岗的军人就好几个,孙坤见这些人这么严肃,也就算了。

    “江哥,你觉得刚才是怎么回事?”孙坤转而问江流石。

    “兽巢?!苯魇档?。

    不管是砺石俱乐部,还是这些军人,估计都跟兽巢脱不了干系。

    看来和中海安全区一样,这里的兽巢也是十分凶险。

    “……四天后的五级拓荒令——进攻兽巢,看来一定要做个更完美的准备才行?!苯魇闹杏辛司?,之前他相信末日行者的话,觉得只是一些边缘任务,危险性不大,但现在看来,即便是边缘任务,也一定要谨慎处理。

    A区57号大院。

    虽然这些天一直大雪纷飞,但这个大院却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模仿江南园林的庭院内,几株瘦竹和假山流水相得益彰,给院落平添了几分清幽古意。

    院落的正中央,摆放着两张藤椅。

    藤椅中间是一张石制棋盘。

    此刻两个人正坐在藤椅上,手持棋子在棋盘上纵横捭阖,厮杀得不亦乐乎。

    其中一个是老人,脸色红润,精神矍铄。

    老人对面坐着一个身穿军装的中年人,国字脸大背头,身材魁梧。

    他声音有若洪钟,一子落在棋盘上。

    “将军!哈哈,苏老你又输了!”

    中年人笑容开心,望着对面的老人搓着手道。

    “彭鼎龙司令,你可真是半点不让着老头子我?!倍悦娴睦先艘残α似鹄?,“不大度啊?!?br />
    这两个人,一个是霞梧军事基地的总司令彭鼎龙,一个生物医药学的专家苏光启教授。

    “苏老,彼此彼此啊。我让你们研究所多匀一点进化结晶给我们基地,你们不也是不配合吗?”彭鼎龙爽朗大笑。

    “哎,这个不是我能做主的,你拿不到进化结晶,不能找老头子撒气啊?!彼掌艄饨淌谝⊥房嘈?。

    两个人彼此打趣的时候,他们不远处的庭院门口站着一个面色沉静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听到庭院里的两人对话,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时候,一个卫兵匆匆忙忙过来,向中年人小声耳语了几句。

    “江流石?嗯,是有这个人。不过苏老跟彭司令正在下棋,他现在进来难免会冲了他们两位的雅兴。让他等等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