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这是偷袭!”

    依山而建的看台上,路长阳闷哼一声,极为不爽地说道。

    李银枪、叶豹这种大人物在身边,自己安排的异能者居然被江流石一拳打飞。

    这跟他挨了一耳光没两样。

    但他随后发现,他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

    李银枪依旧兴致勃勃的看着下方,眼睛里的兴致反而更浓了。

    叶豹淡淡的回头瞥了他一眼,那眼神里,有一丝很明显的嘲弄。

    这两人都懒得搭理他,路长阳一时语塞,再也骂不下去,目光重新狠狠盯着下方的蜂巢竞技场。

    蜂巢竞技场外的土地上。

    “卧槽!你特么敢偷袭我!”

    脏辫男从地上爬起来后,已是灰头土脸,强忍着胃部传来的剧痛,吐了口酸水,凶恶地怒骂道。

    这小子下手还真是凶狠,一拳正中胃部。

    在拳击赛中,这属于常规的击倒技术之一。因为胃部一旦被击中后,大量分泌的神经物质突然涌向大脑,导致神经信号混乱,大脑无法控制身体,直接就会倒地。

    而且胃部收到剧烈冲击,胃部肌肉会本能地收缩来自我?;?,导致胃液吐出来。

    这可是很难受的。而这脏辫男就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么一拳,就算他是异能者,身体素质强悍也扛不住。

    脏辫男怒骂的同时,心中也很困惑,刚才那一瞬间是怎么回事?

    他控制的那些马蜂,怎么没有攻击这个人?难道是来不及?或者是被这个普通人躲开了?

    不可能,普通人的速度和反应力不会那么快,绝对是身边这些马蜂出问题了。

    脏辫男在末世之后成为异能者,越来越瞧不起当初和他一样的那些普通人,又怎么会相信普通人在战斗能力上比自己还强。

    “啧,末日行者只有这种卑鄙小人吗?有本事跟阿胜堂堂正正的在竞技场决斗!”

    “继续这样搞,小心我们群殴你们!”

    黑水组织的人也在旁边帮腔。

    那个脏辫男阿胜被江流石一拳打翻在地,他们同为黑水组织的人当然也脸面无光,一时间围拢江流石等人怪话四起。

    周围围拢的人也越来越多,都是被江流石一拳打倒异能者的这一幕吸引过来的。

    之前黑水组织和末日行者的矛盾,他们懒得围观,敬而远之,而且末日行者单方面被虐,也没什么意思,不过现在局势却好像出现了一点变化。

    而且普通人来暴打异能者,这还是很有看头的,许多人都是饶有兴致。

    “啧啧,群殴?我们还怕你们人多???来??!到底是谁更卑鄙?你们这个阿胜明明能够控制马蜂,这种人居然也进入蜂巢竞技场,这不是作弊吗?就这种货还有脸说我们江哥?!逼肓猎谂员呃湫Φ?。

    “偷袭?你有资格让我偷袭吗?别给自己脸上贴金。要打就打,还是说,你们准备靠嘴炮打赢我?”江流石淡淡道。

    如果是面对那种超级变态的变异兽、变异丧尸,江流石还会考虑偷袭的手段。

    阿胜这种级别的对手,他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那就少特么废话。有种我们上蜂巢竞技场比一场,敢不敢?”阿胜盯着江流石恶狠狠道。

    他有点紧张的看着江流石,路长阳曾经叮嘱过他,一定要狠狠削末日行者的面子。

    现在他被江流石一拳打飞,如果江流石就这样走了,路长阳一定不会放过他。

    即便是不要脸,他也要在激得对面的年轻人跟他进入蜂巢竞技场决斗,挽回场子。

    这地方幸存者虽然可以打斗,甚至是闹出人命来,但是也要双方自愿打斗才行,如果是他们这一方一拥而上,固然可以搞死江流石一群人,但是却坏了规矩。

    这砺石俱乐部,背后也有点军队的影子。军队虽然不管这些幸存者之间战斗的事,但是闹过分了却又不行。

    之前黑水组织去截杀末日行者,就被军队阻止,这件事,路长飞还特意下了命令,不要再闹出事来招惹到军队。

    “你要作死,我成全你?!苯魇桓鲎菰?,跟炮弹似的几下冲进了密封的蜂巢竞技场里。

    阿胜脸色一喜,不管这冒出来的年轻人有多厉害,只要他敢进蜂巢竞技场,这里就是他的主场。

    一定要这年轻人死无葬身之地,而且是死得很难看。

    阿胜连忙紧跟着进入了竞技场的擂台里。

    所谓的擂台,就是密封的牢笼,周围有一圈孩臂粗的大铁柱。

    进去之后除非是对手求饶,不然铁笼铁门关闭之后,绝对不会轻易开启。

    但是阿胜怎么会给江流石求饶的机会?先就让马蜂把他的嘴给蛰烂了,让他说不出话来!

    轰隆。

    随着江流石示意了下,铁笼大门轰隆砸落。

    铁门关闭的瞬间,黑水组织的人立刻起哄起来,嚷嚷着让阿胜玩死江流石。

    其他组织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摇头。

    这个末日行者的年轻人还是太嫩,居然主动进入蜂巢竞技场跟阿胜决斗。

    刚才他们不少人亲眼看到凌风跟王传福是如何被阿胜控制马蜂凌虐的。

    “你知道吗?在这里,我的胜率是百分之百,你还不知道吧,被几千只马蜂包围住的那种……”牢笼内,阿胜盯着阴测测的笑,脸上浮现出一丝病态的兴奋来。

    “别废话,我赶时间?!苯魇纪肺⒅?。

    他不会将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跟这什么阿胜争强斗狠上,来这里纯粹只是为小七他们出头。

    “你特么……”阿胜话都没说完就被江流石打断,差点气结。

    他听出来江流石话语里的不耐烦,这货看样子是真赶时间。

    阿胜简直肺都要气爆了,居然这么看不起他?

    “管理员,十窝马蜂!”阿胜冲旁边的蜂巢竞技场管理员阴沉沉道。

    蜂巢竞技场里的马蜂,一窝有五百只左右。

    平常普通异能者在里面锻炼,也都是一窝马蜂的量。

    十窝马蜂,这简直是要人命。

    这种变异阶段的马蜂行动敏捷,又有剧毒,被多蜇几下就会有生命危险。

    “对手是否同意十窝马蜂?”那管理员看向江流石,询问道。

    “就按他说的办,搞快点?!苯魇淮艘痪?。

    听了这句话,阿胜脸皮一阵抽搐,肺都要气爆了。

    嗡——

    蜂巢竞技场的管理员迅速释放了十窝马蜂。

    铺天盖地的马蜂迅速向擂台里飞去,将百来平方米的地方拥得水泄不通,巨大的嗡鸣声,一时间让人的脑子都要炸了。

    阿胜狰狞一笑,忽然无数的马蜂在他身边簇拥,将他背后的空间都遮蔽成很诡异恐怖的黑色,密密麻麻。

    嗡嗡的高频率振动翅膀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刺耳。

    “去!”

    阿胜的手一挥,无数马蜂瞬间向江流石气势汹汹的扑过去。

    擂台下,黑水组织的人看到这一幕,无不幸灾乐祸。

    终于又开了!

    这个阿胜简直是操纵马蜂的魔术师,没有马蜂不听他的话。

    反观小七跟齐亮,这时候也难免有点紧张。

    这么多的马蜂,而且一只只快若闪电,江哥真的能躲过吗?

    台上的江流石站在原地,竟似呆愣住了。

    只是等那些马蜂都要靠近的时候,他伸手猛地向马蜂群里一探、一捞。

    刚才密密麻麻、整齐划一马蜂,轰然一下散开。

    有的一些依旧是向江流石飞扑过去,另外更多的则四散开来。

    更有一些马蜂反而向阿胜冲了去。

    江流石的步伐挪动得很小,几乎就是站在原地连连闪躲。

    他的姿态极其敏捷轻灵,速度快得眼神都跟不上了。

    外面的许多围观者只看到江流石的身躯在左右摇晃,一连串的残影叠在一起,就是没有一只马蜂沾上他的身。

    “好……好快的速度!”一些围观的异能者目瞪口呆。

    “尼玛?怎么回事?”江流石对面的阿胜,此时已没有心思为江流石的速度而紧张。

    他只是关心一件事——些马蜂怎么突然不听话了?

    四散的马蜂虽然依旧在试图去攻击江流石,但大部分根本不听指挥。

    不对,少了个东西。

    阿胜忽然心一沉,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

    他目光在四周嗡嗡乱飞的马蜂上逡巡的时候,耳边冷不丁响起一个声音。

    “你在找这个东西吗?”

    江流石鬼魅般出现在阿胜面前,探出一只手,递到阿胜的面前。

    江流石的手心摊开,在那里躺着一只马蜂。

    这只马蜂跟其他的马蜂所有不同,体积更小,但却更油亮,里面蕴含的变异能量波动也更强烈。

    “你……”

    看到这只马蜂,阿胜浑身一个激灵,一道寒气冲尾椎骨直冲天灵盖。

    “你身上这种马蜂还不少嘛?!?br />
    他尚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身上几个口袋像是瞬间被人摸了一遍。

    等他反应过来,他面前的江流石脚下已经有了十几只马蜂。

    最让他心悸的是,这些马蜂通通都被捏死了!

    “好了,现在公平了。管理员,再释放十窝马蜂!”忽然,江流石将脚下的马蜂尸体踢到了一边,转身向附近不远处的蜂巢竞技场管理员道。

    “不……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