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长阳目光一闪,果然就看到江流石带着几个人走进了俱乐部大门。

    他不动声色地看了李银枪一样,发现后者竟饶有兴致的盯着下面的江流石。

    路长阳心里顿时涌起一阵无名火。

    看来江流石因为持枪跟他大哥路长飞对峙的事,已在李银枪这种大人物心里刷了不少印象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件事也拉低了他大哥路长飞的面。

    毕竟一个是普通人,一个是二级进化者、第五通道的战神。

    这是让路长阳最不能忍的事,比江流石戏耍他还难受。

    原本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江流石,可现在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李银枪这时候淡淡问道。

    只见江流石他们进入俱乐部之后,径直进入了蜂毒竞技场。

    在蜂毒竞技场,有两伙人正在对峙,场面有些复杂。

    但明显其中一伙人人数少,有几个似乎还受了伤。

    江流石一进去,就进入了那群人数较少的队伍中。

    “应该是起冲突了?!表率憷植康闹心昃砣肆成行┎蛔匀?。

    在砺石俱乐部每天不知道要发生多少次冲突,甚至有人死亡。

    对于这种事情他司空惯见,但问题是,他看出来李银枪似乎对那个叫江流石的年轻人感兴趣。

    “我要不要去处理一下?”他看了李银枪一眼,小心翼翼问道。

    “不用了?!崩钜拐馐焙虻恍?,“让他们闹?!?br />
    听了这句话,胖老板先是一愣,继而放心了。

    旁边的路长阳也暗自松了口气,盯着下面的情形,嘴角逸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叶豹在旁边苦笑一声,某种程度来说,这个队长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某种程度来说,路长飞会奉行那种生死厮杀的极端锻炼方式,也是受了李银枪的影响。

    他们都认为,幸存者只有在最危险的环境中,才能够更快地进化。

    “对了,江流石对面的人,好像是你们黑水组织的人吧?!?br />
    这时,路长阳耳边忽然飘来一句话。

    路长阳吓得菊花一紧,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然后一拍大腿:“好……好像是的,李队长。这……是我御下不严,他们怎么跑这儿来了……”

    “别装了。我知道是你搞的鬼?!崩钜共唤舨宦牡?。

    “我……”路长阳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有点猜测不到李银枪的心意。

    “你也别害怕。我最近想要为军队的异能者特种小队吸收一些新鲜血液。让你的人好好表现?!崩钜顾档?。

    “是,李队长。你放心,我一定让我的人好好处理江流石这小瘪三!”听到李银枪的话,路长阳欣喜若狂,原来这李队长对江流石印象不好啊。

    这下他就放心了。

    而且加入军队,对于部分霞远安全区的异能者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军中才是真正精英最多的地方,也是享受最好的训练和待遇的地方。

    光凭军政府研究出来的进化结晶,大量的提供给军队异能者训练,就让许多自由异能者垂涎欲滴。

    除非是那些真的不想受军规束缚的人,否则都不会拒绝加入军队的。

    “呵呵,路长阳,你是不是误会李队的意思了?江流石是进入我们军方视野,考察的人。李队是想看看江流石作为一个普通人,能有多大潜力。如果你们的队员实力不够,不能激发这小子的战斗力,那场面如果很无聊,我们看着就会很无趣了?!币侗淅涞?。

    路长阳一愣,询问的目光看向李银枪。

    李银枪脸上浮现一缕讳莫如深的微笑,没有说话。

    特么的!路长阳目光凶狠地看向了竞技场中的江流石。

    这小子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他失了脸面!

    蜂毒竞技场。

    这里无疑是除了牢笼竞技场之外,最为封闭的一个竞技场。

    竞技场里面只有两种东西,假山、马蜂。

    嗡嗡的蜂群声音铺天盖地,人要在里面用力讲话彼此间才能听得清楚。

    一颗颗的马蜂,全部长在人工做成的假山缝隙里。

    许多马蜂在进进出出,黑压压一片密密麻麻。

    如果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当场崩溃。

    江流石低头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猪头,心中一阵***狂奔而过。

    地上两个人已经被马蜂蜇得爹妈都不认识,如果不是王传福万年不变的衣服和瘦竹竿似的身材,他真是一点都认不出来。

    另外一个人是王传福的难兄难弟凌风。

    向来性格沉稳的凌风这次也栽了,嘴巴肿得跟香肠一样。

    虽然异能者体格异常强壮,但这马蜂是一批处于变异过渡阶段的马蜂。

    毒性异常厉害,每一只都有小香肠大小。

    即便是异能者也遭不住。

    而且两个人都最少被蜇了数百下,现在都昏迷在地上不省人事。

    如果不是工作人员及时注射了蜂毒血清,恐怕他们早就毒发身亡了。

    江流石一路上已经听齐亮跟小七断断续续的说明了整个事情经过。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被黑水组织的人阴了。

    本来昨天他们完成了任务,获得的奖励让每个人都很高兴。

    因为不久就要进行五级拓荒令任务的缘故,凌风小队跟风神小队的人并没有闲着。

    也因为江流石的关系,这两支小队走得很近,就约着一起去砺石俱乐部锻炼。

    只是没想到,他们一进去就被人盯上了。

    砺石俱乐部里面的每个竞技场,都是根据异能者异能力的不同而打造。

    有的竞技场适合锻炼异能者的力量、抗击打能力,有的锻炼敏捷跟反应力以及自愈力,有的锻炼耐久力……

    王传福进入的是蜂毒竞技场。

    看过江流石跟路长飞对峙的那一幕,风神小队对于江流石那种神乎其神的反应力跟敏捷速度十分羡慕。

    王传福本来的异能力,就跟反应力有关,这下更是下意识的来蜂毒竞技场锻炼自己的敏捷性跟反应力。

    密密麻麻的马蜂,释放得越多,对于异能者的反应力要求就越高。

    王传福进去后,不久后就有黑水组织的人也进去了,还一再言语挑衅。

    最终激怒了王传福,两人在竞技场的擂台中比试,让竞技场工作人员释放出了大量的马蜂。

    结果王传福惨败,被人丢出了竞技场,遭到狠狠羞辱,甚至是大肆贬低末日行者组织。

    个人被羞辱倒还好,末日行者组织被羞辱,凌风都坐不住了。

    他心知肚明,如果不应战,消息传出去末日行者以后别想再有任何一个新人加入。

    没有血性的组织,在末世只会被淘汰。

    结果凌风也进入蜂毒竞技场挑战,但他比王传?;共伊?,直接当场被马蜂蜇晕了过去。

    最后被小七看出来了端倪,那个进入蜂毒竞技场里的黑水组织的人,竟然是有很诡异的异能,似乎是能控制马蜂。

    这黑水组织的异能者,居然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还讥讽挑衅小七。

    小七跟齐亮这次都没上当,他们知道这异能者就想逼他们上擂台。

    他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江流石。

    “江哥,我们只能靠你了。一定要治治黑水的人,太嚣张了?!毙∑叨⒆哦悦娴囊桓鋈?,咬牙切齿道。

    “江哥,我知道你一定行!”齐亮望着江流石,满眼的期盼。

    毕竟王传福进蜂巢竞技场训练,就是为了学习江流石。

    现在本尊来了,还搞不定那个黑水的异能者?

    江流石看着这两个货,一阵无语。

    这两货把他当成什么了?

    一块砖,哪里有困难哪里搬吗?

    “你们在叽叽歪歪些什么?搞了半天你们回去就搞了这么个废材过来?异能者要找普通人求助,传出去可是会让人笑掉大牙?!?br />
    江流石对面站着一个头上扎着一条条的脏辫,嘴唇透了个硕大唇钉的青年人。

    他盯着江流石上下打量,目光不屑。

    青年人身体周围正盘旋着一只只的马蜂,四周看热闹的异能者都没人敢靠近。

    旁边有一群黑水组织的人哄笑起来。

    “末日行者的人,见你们一次打一次!”

    “我们副会长路长阳都发话了,对末日行者的人见面就要打。以后你们别想要在霞远安全区混!”

    “你们末日行者真特么穷,只能来砺石俱乐部这种公共俱乐部混,连自己的俱乐部都没。不过就算是公共俱乐部,我们也会让你们混不下去?!?br />
    “要训练,就上野外去砍丧尸,跟变异兽斗去吧!”

    黑水组织的这些人,肆无忌惮地嘲讽着。

    他们原本就是来找麻烦的,当然怎么恶心末日行者怎么来。

    其他组织的围观者,看着末日行者的人都有神情复杂。

    被黑水组织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末日行者大概是要没落了。

    “吵死了?!苯魇纪肺⒅?,转过头看着那被无数马蜂围绕的脏辫青年。

    他身形一闪,居然不可思议的叠出了一窜残影。

    再次出现的时候鬼魅般来到了那脏辫青年面前。

    这些马蜂竟似对他没什么作用。

    他拳头毫无阻碍的一拳,狠狠掏在了脏辫青年的小腹。

    噗的一声闷响,脏辫青年只觉得像是被巨大的铁锤狠狠砸中,惨嚎一声掀翻出几米外,狠狠撞到了一棵树上。

    刚才还起哄的黑水组织众人,包括一些看热闹的人,瞬间哑口无言。

    四周死一样的寂静。

    什么鬼?!

    刚才那个普通人,出手打飞了一个异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