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握紧了拳头,浑身涌起一阵寒意。

    连杨冠青这种顶级的科学家,对末世都如此绝望……

    “江哥……这份资料……”李雨欣已走到了他身边,看清楚了资料上的内容,姣好的容颜上闪过了一丝沉重之色。

    “不用担心,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变异兽和丧尸在进化,人类异能者也在飞快进化?!苯魇?,对李雨欣说道。

    江流石虽然不是异能者,但是却拥有星种,基地车和他都在不停地进化,他还会帮助身边的人进化。

    末世之中,充满了凶险,但是他身边还有妹妹和朋友、兄弟在。

    轰轰轰——

    这时候,几辆重卡依次停在了江流石的中巴车后面。

    “江队长,找到什么东西了吗?”石灿大步走过来。

    他眼睛一下就看到了那解体的汽车残骸,还有那三具诡异的尸骸上。

    “找到了那失踪的科学家,还有随行的两个战士?!苯魇?。

    他已经将牛皮纸袋里的资料,小心地塞了回去。

    这是很重要的资料。

    在一些科学家手里,这批资料的重要性不亚于一支军队。

    石灿眼睛一亮,那么说来,就是消失在洞墨镇的科学家队伍了?

    这可是三级拓荒令任务。

    没想到就这样做成了!

    欣喜之余,他看向江流石的目光比起从前多了许多佩服。

    他发现跟着江流石这个人,任务好像简单多了。

    这时候,一些进入巢穴里仔细检查了一番的异能者战士,都退了出来。

    他们一个个脚下踩踏着蛋清样的粘稠液体。

    “奇怪,他们所在的车还有尸骸……怎么会是跟变异肉虫的巢穴在一起……”

    这些异能者战士神情疑惑。

    “昆虫都有喜欢将食物拖回巢穴的习惯?!苯魇祷暗氖焙?,将那瓶蚁后变异卵里仅的一只大方的放进了口袋里。

    在黑暗中,只有石灿看到了他这个举动,但石灿只是目光一闪,什么都没有说。

    星种所不断提示的特殊能量体,就是这变异蚁后卵。

    江流石无论如何都是要拿走这东西的。

    “这什么东西?”

    石灿的目光转移到那一叠牛皮纸袋里的资料上。

    “研究资料?!苯魇夯旱?。

    石灿想了想,终究是按捺住了自己的好奇没有打开。这些资料还是交给科学家们才有意义,看了也是徒增烦恼,说不定还看不懂。

    “对了,这个死去的科学家,是杨冠青教授。他的研究资料跟这些科学标本都非同小可,我们最好现在就回霞远安全区,将东西交给政府?!?br />
    “杨冠青教授?”石灿微微一愣,旋即脸色变了。

    他也知道杨冠青教授的大名,在末世前,这可是国内家喻户晓的大科学家。

    “将这些科学家跟军人的尸骨小心搬上车。实验标本跟其他东西都放好,我们现在返回霞远安全区?!笔拥纳粼诒难┑卮隼显?。

    此刻已陆续又赶来了许多重卡车。

    车上的异能者精英小队都听到了石灿的话。

    “队长,我们夜行回去会很危险啊,要经过一些山区……”

    “队长,我不同意现在回去。我们应该休整一番,天明再出发?!?br />
    石灿的命令,显然违背许多小队平日在末世野外生存的经验。

    石灿固然很有威信,但涉及到自身的安全问题,许多精英幸存者小队就不会那么好说话了。

    “我们现在必须回去?;厝サ募笆?,说不定霞远安全区还会对我们的积极表现有奖励。这次寻找科学家的三级拓荒令任务,我们收获的东西对政府来说非同小可?!闭馐焙?,江流石出声了。

    说完这番话,他跟着张海等人径直返回了中巴车。

    江流石一说话,刚才还反对的人群犹豫了一下,纷纷返回到了车上。

    跟着石影小队,那自然危险性要降低了很多。

    很快就有重卡的引擎声响起。

    看到这一幕,石灿不禁暗自苦笑一声。

    这些人,也太现实了吧。

    怎么现在江流石的话,比他的话还管用了?

    来的时候,石影小队的中巴车是吊车尾。

    回去的路上,中巴车在前方一骑绝尘。

    中巴车快速而平稳的在前方开路,雪地中碾压出结结实实的路面来。

    “都把这些进化结晶吃了?!?br />
    江流石一回到车上,就将进化结晶发给了冉惜玉等人。

    众人看到这些进化结晶微微一愣,张海等人都暗流口水。

    这种高纯度的进化结晶,一颗起码抵人类政府三四颗进化结晶的功效。

    “江哥,这……”张海很想拿,但是不久前已经吃过一枚了。

    他知道这东西的珍贵,吃这么多,他有种暴殄天物的感觉,太浪费了。

    “都拿去分了?!苯魇挥煞炙档?,“以后我们多做一些拓荒令任务,多获得变异晶核。到时候进化结晶会更多。霞远这么多二级异能者,你们不进化怎么跟得上?”

    “是?!?br />
    听江流石这么一说,众人不再推辞,当场将进化结晶都分了。

    零拿着一颗进化结晶,眼睛里隐约有一丝开心。

    她知道自己最近的一些状况,似乎身体对于能量有种强烈的渴望,所以往往会吃很多变异兽肉。

    现在拥有一枚进化结晶,能很好的缓解一下了。

    “零,你多拿一颗?!?br />
    零刚要离开,江流石喊住了她。

    “队长,这不可以的……其他人都只拿了一颗?!绷悴唤汇?,低头看着江流石塞进自己手心的进化结晶,有些手足无措。

    “雨欣说你有二次进化的迹象,好好把握?!苯魇挥卸嗨凳裁?,只是冲她点点头。

    “二次进化?”零瞬间明白过来,这是队长特意对她的照顾。

    也可以说是培养。

    握紧手中的进化结晶,零心里面涌过一阵暖流。

    在残酷的末世,她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温暖了。但在石影小队,这种温暖却一直存在着,不仅不用担心被抛弃被背叛,还有这种坦诚的对待。

    “张海,你们都要加紧时间训练、厮杀。以后我们多接任务,多战斗。你们应该有所觉悟,末世会持续很久。那些变异兽、变异丧尸的进化越来越快了?!苯魇慕挪轿⑽⒁欢?,目光在车厢里众人脸上缓缓扫过,口气严肃。

    江流石的话语很沉重,石影小队众人心头一凛。

    仔细想想,从中海来到霞远安全区,确实是碰到的变异丧尸、二级变异兽的几率越来越大。

    种种痕迹,都在透露出末世变得越来越危险,到了最后变异植物都出现了。

    而他们一直因为基地车的存在,对于危险的察觉确实是迟钝了一些。

    看清楚众人脸上郑重表情,江流石心中暗自点了点头。

    这顿警告是起作用了。

    其实石影小队众人,就没有什么懒货,一个个都很努力。

    只是因为基地车的存在,众人现在对于基地车的依赖性越来越强。

    江流石在战斗中发现了这个弱点。

    从现在开始,石影小队众人的实力一定要更快的提升才行。

    说完这些话,江流石也吞了一颗进化结晶。

    自从有了跟二级进化者路长飞的对峙,江流石明显感觉到自己跟异能者的差距。

    他?;幸彩智苛?。

    进化结晶吞咽入腹,那股熟悉的炙热感,从体内的进化结晶向身体四面八方扩散……

    “还有两枚进化结晶,三枚二级变异晶核、四枚一级变异晶核。除此之外,又没什么家底了?!?br />
    一边感受着进化结晶给身体带来的那种畅快炙热感,江流石一边盘点着自己的家底。

    刚刚能量研究室制造出来的七颗进化结晶,一下子就分配完了,只剩下先前剩下的两颗。

    多出来的四颗一级变异晶核,也是不久前的战斗中,跟着末日行者干掉的那些变异兽身体里面挖掘出来。

    末日行者特意多给了一枚,还算上道。

    看来要多做任务,更快搞些变异晶核来。

    “基地车现在也需要进一步进化,已是万事俱备,但是还少了几种稀有金属材料……”江流石心中暗忖。

    仔细盘点清楚了一些东西,江流石才将注意力放在了那颗鸽子蛋大小的变异蚁后卵上。

    既然基地车将它视为特殊能量体,这可变异卵一定不寻常。

    但是让江流石奇怪的是,得到了这枚东西后,星种再也没有任何的其他提示。

    “星种,扫描变异蚁后卵——”江流石在脑海里下令。

    “提醒:基础型基地车无法完成此扫描,特殊能量体超出基础型基地车能量级——”

    什么?

    听到这提醒,江流石嘴巴微张,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这颗变异蚁后卵的能量级比基础型基地车还要高?

    这说明了一个问题,这颗变异卵应该比那只掏出瓶子后,成长为成熟体变异肉虫的那个更强。

    但是江流石也是一阵郁闷。

    他还指望着这颗变异蚁后卵能够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看来在基地车再次进化之前,是指望不上这颗变异蚁后卵了。

    忽然间,江流石身体的炙热感更强烈。

    脑海里竟有丝丝缕缕的晕眩感,全身皮肤像是有无数蚂蚁在爬动,沁出了一滴滴的汗珠。

    一阵阵舒爽,又异样的感觉升腾着。

    “进化结晶的力量……好强,像是……像是伐毛洗髓一样?!?br />
    感觉到身体的细微变化,江流石彻底沉浸在进化结晶能量给身体带来的那种酥麻感觉当中。

    末日行者浩浩荡荡的车队,在冰天雪地中蜿蜒如长蛇,开得小心翼翼。

    到了半夜的时候,江流石朦朦胧胧中忽然清醒。

    他之所以清醒过来,也是因为影看到了对面道路的异常。

    只见几辆重型卡车,在向这边迅速开了过来。

    车前脸的大灯格外耀眼。

    江流石心中警惕,连忙停下中巴车。

    跟在中巴车后的一辆辆重卡同样停下,几辆越野车开到了中巴车附近。

    越野车车头驾着一挺机关枪,石灿扣紧了机关枪的扳机对准了前方的重卡。

    那边重卡也停了下来。

    嗯?

    江流石这时候发现,对面的重卡上挑出了一面旗帜。

    那是一轮黑色的太阳,据说是象征着黑暗中仍有光明。

    末日行者的旗帜?!

    随后,对面的重卡上有几个人跳下了车。

    “候会长?”江流石看清楚跳下车的其中一人,不禁吃了一惊。

    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