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齐亮发现旁边的王传福,嘴巴张开半天合不拢。

    “……又开始了?!?br />
    什么?

    齐亮微微一愣。

    “小子,好好看。改装车界的传奇,不,是奇迹!”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聚焦到了那辆中巴车上,一个个神情疑惑。

    石灿这时候却想到了一个可能,不会吧,难道那东西是炮孔?

    将炮孔改装到了车的前脸?!

    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石影小队现在给石灿的感觉,似乎是深不可测,一切皆有可能的样子。

    仿佛为了印证石灿的猜测。

    轰!

    惊天动地的嘶吼中,空气仿佛被贯穿出了一条大洞,空气湍流延伸出一条白龙似的通道。

    狠狠冲到了那肉虫的柔软腹部。

    在那里,原本就被枪孔创造出了许多伤口。

    这下子承受了空气炮的完全重击,原本被肉虫粘稠的液体覆盖的伤口再次被狠狠的撕裂开。

    腹部出现了比磨盘还要大的伤口。

    瞬间变异肉虫惨叫了一声,在地上疯狂扑腾起来。

    轰轰轰。

    周围的许多建筑纷纷在它的撞击中垮塌。

    “这什么玩意儿?难道是空气炮?好凶残!”

    石灿看到这一幕,无比震撼。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强悍的空气炮,显然那变异肉虫受创不轻。

    没想到这脆皮中巴车,居然还有如此凶悍的武器。

    这时候,中巴车里的空气炮退了进去。

    毕竟这东西发射之后,中间需要一段时间缓冲,而那虫子可不会等待空气炮重新充能完毕。

    “怎么退回去,不轰了?”一些人不禁心生疑惑。

    中巴车对变异肉虫造成的创伤,众人有目共睹,心里面不禁都升起了希望。

    这会儿看到空气炮又缩了回去,许多人顿时急了。

    没有这空气炮,那他们不还是得跑路?那这三级拓荒令的任务,还是完不成。

    真是可惜!

    但紧接着,中巴车前脸又探出了新的东西。

    那是如同喷孔似的金属管,比刚才的炮管要细一些。

    此时那只变异肉虫又冲上来了,距离众人已经只有二三十米了。这个距离,变异肉虫给人带来的压迫感简直恐怖,许多人都忍不住想要逃跑,但是那中巴车岿然不动,又令他们产生了一线希望。

    “这什么东西?有刚才空气炮强吗?”一些人都在忐忑不安地想着。

    而有些胆子小的,已经在变异肉虫的逼近下,情不自禁地靠近了己方的重卡,一旦情形不对,就准备跳上车逃走。

    “乖乖,新玩意儿!”王传福眼睛都在放光。

    他本以为这中巴车会跟以前他看过的那样,变成巨无霸,没想到居然弄出了一个空气炮以外的另一种炮,这炮估计不可能再是空气炮了,但这辆中巴车上的武器,怎么可能弱了?

    江流石改装的能力简直逆天。

    噗——

    众人猜测的当头,一道炙热的火蛇从中巴车前脸下面的喷嘴里急射而出。

    火蛇所到之处,连雪地都迅速融化,蒸发。

    甚至雪地下的草都噼啪燃烧起来。

    这汹涌的火蛇,瞬间席卷了变异肉虫。

    嗷嗷嗷——

    炙热的高温中,变异肉虫身体的脂肪都在燃烧、迸溅,不时爆燃起熊熊烈火。

    仅仅是这样,变异肉虫还不足以造成致命伤。

    但是江流石刚才在变异肉虫身体上造成的巨大伤口,刚好让那爆燃火油进入了它体内焚烧。

    这才是最致命的,火焰直接窜入肉虫腹部最深处,爆裂的燃烧起来,这么一烧,里外都焦了!

    轰。

    变异肉虫一声爆响,漫天的高温脂肪四处飞溅。

    就连一些比较靠近的异能者都被烫得哇哇叫,连连后退。

    此时的中巴车,火焰喷射器的喷油管缩了回去,又变成了那辆普普通通的中巴车模样。

    “我去!这真是牛??!我算是大开眼界了,队长,你可真没骗我,这车果然是牛!”齐亮在旁边啧啧称赞,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王传福盯着那辆中巴车眼睛放光,兴奋不已。

    确实太厉害了!

    他想好了,无论如何这次都要求求江流石,也帮他改装改装汽车。

    江流石的改装能力,简直强到爆炸。

    如果能有这么一辆车……不,就是不如这中巴车,那也比他们开的改装车强多了。

    在这末世中行走,也不用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了。

    石灿则暗自松了一口气,终于是解决了这只变异肉虫。

    如果是让末日行者动手的话,起码在晚上是不敢跟这变异肉虫正面对刚的。而在白天的话,没有大半天的功夫慢慢磨,恐怕也干不掉这变异肉虫。

    中间恐怕还会出现伤亡,至于弹药的损耗,就更是难以计数了。

    “幸亏有石影小队在……”脑子里刚冒出这个想法,石灿微微一愣。

    他发现自己,竟已是完全认同了石影小队的强。

    而在不久前,他还曾怀疑过石影小队的能力。

    想想,他不禁苦笑一声。

    这支石影小队还真是扮猪吃老虎,太低调了。

    光凭这种将武器跟中巴车结合的逆天改装手段,就能震动霞远安全区,但他们却只是评了个C级队伍。

    这时候中巴车开到了石灿旁边,江流石摇晃下了车窗。

    看到江流石,向来沉稳的石灿脸上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刚要说些什么,就听到江流石开口了。

    “石队长,变异兽肉跟变异晶核,我要一半?!?br />
    石灿微微一怔,连忙道:“没问题。这是你应该得的?!?br />
    虽然末日行者也消耗了大量的弹药参与战斗,但却是江流石定锤一音,杀了变异肉虫,石灿自然不会对江流石的话有什么意见。

    “那好,我赶去那个废弃医院看看。你们的人也马上过来。我觉得那里有点问题?!?br />
    丢下这句话,江流石中巴车掠过那依旧在燃烧的变异肉虫尸骸,向里面急速狂奔而去。

    留下石灿在原地一脸懵逼,清醒过来才苦笑摇头。

    这个江流石做事情,还真是急。

    “赶紧将地上的变异兽清理干净。一半的变异兽肉跟一半的变异晶核保存好,我们要交给石影小队?!笔涌戳丝?,向不远处的一支小队道。

    “是?!?br />
    “没问题?!?br />
    到了这会儿,再也没有人对石影小队有其他的任何看法。

    江流石的中巴车向小镇深处狂奔。

    路上倒塌的建筑,在中巴车面前完全一点阻碍,任何砖石障碍物都粗暴的直接撞过去。

    “提醒:发现特殊能量波动——”星种的冰冷提示音,在江流石脑海里不断回响。

    每一次星种提醒,在江流石的经历里都伴随着好事。

    所以面对星种提醒,他格外重视。

    中巴车打了急转弯,视线里就出现了一栋荒凉枯寂的白色建筑,瑟缩在冬夜里。

    在这五层楼白色建筑的大门前方,那孔幽深的大洞看上去触目惊心。

    堆积的冰雪里,周围都是一道道沟壑样的痕迹。

    不用看江流石也知道,这一定是那只庞大的变异肉虫爬出来时留下来的痕迹。

    “嗯?”

    江流石目光触及到地坑,赫然发现了里面有一辆军绿色车辆的残骸。

    残骸周围遍布粘稠的液体。

    星种里的特殊能量波动提醒,就来源于军绿色的吉普车残骸之中。

    车体残骸已锈迹斑斑。

    江流石心中有种很古怪的感觉。

    这里明明就是那只变异肉虫的巢穴,为什么会有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残骸。

    嗡——

    一双机械手臂从中巴车里延展出去,将里面的军绿色吉普车残骸拖拽出来。

    哗啦一声响,拖出来的一个轻微震动,吉普车残骸大量的铁锈和泥土砸落。

    整个车体彻底分解。

    旋即在车子里面,江流石看到了三具尸骸。

    三具尸骸都是皮包骨的样子,体内的血肉已经消失,只有空荡荡的皮囊,看上去很诡异。

    其中两个看样子是军人,都穿着军装。

    另外一个是白大褂。

    江流石看着三具尸骸的穿着,心里面顿时有点异样。

    他感觉这三个人跟三级拓荒令里面说的,那失踪在军车上的科学家有点相似。

    “应该是那个变异肉虫吃掉了尸骸的血肉……”江流石又注意到三具尸体的皮囊上,都有一些针扎的孔洞。

    仔细想想那个光头男干瘪的左腿,他已知道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具穿着军装的尸骸,胸腔处有明显的大洞,似有什么东西从里面爬了出来。

    另外一具尸骸身穿白大褂,即便是死去,他残存的手臂骨骼依旧紧紧抱着一个破开了一个洞口的保险箱。

    星种提醒的特殊能量,就是从保险箱里传出来。

    “江哥,里面有特殊的精神波动,但是没什么危险?!比较в窬褚炷芴讲饬艘环O障?,向江流石道。

    江流石点点头,小心翼翼打开被破坏掉的保险箱。

    里面的东西暴露在空气中。

    江流石就看到里面竟是用海绵包裹着一个个瓶瓶罐罐,罐子上面还有各种标签,和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

    另外还有一个用特殊包装包着的牛皮纸袋。

    其中一个瓶子里面,盛放着一颗大约有鸽子蛋大小的卵状物。

    瓶子已经破裂出了一个口子,淌着一些已干涸的蛋清状液体。

    看到这蛋清样的东西,江流石眉头微皱。

    这粘液也跟那变异肉虫分泌出的液体很像。

    “节肢动物门,昆虫纲,膜翅目,蚁科……”

    “……蚁后变异卵样本……两颗,观测发现——DNA染色体反趋向变异,变异结果不明……”

    江流石仔细瓶子上方贴着的标签,心头一震。

    这明显是科学实验室里的东西。

    再看看其他的罐子,也都是一个个的实验标本。

    “变异中的人体脑干标本……”

    “变异丧尸外皮肤组织……”

    “变异兽眼珠……”

    “植物变异双盲测试样本……”

    许多地方还有详细的数据,江流石根本看不懂。

    江流石这时候情绪微微激动,再也保持不了平静。

    连忙打开那特殊包装的牛皮纸袋,里面是一份份的研究资料。

    研究资料上方有醒目的一行字——

    金陵大学生物研究所特别研究组……组长杨冠青!

    “杨冠青教授?”

    看到这个名字,江流石心情一时间沉重。

    这名字在末世之前,享誉国内外。

    当时全球曾经有人类基因组计划,负责大亚区的就是杨冠青教授。

    他还曾经获得很多次国外大型科学奖项,在本国可谓是家喻户晓,就是江流石这种天天打游戏的死宅,也听说过杨教授的名字。

    面对手上的资料,江流石心中激动,忍不住翻开。

    仔细了一会儿,江流石神情凝重起来。

    “……丧尸病毒成因复杂,来源不明?;蛐硪ピ抖厍挠蓝巢?,发现病毒的地点查勘才能明白真相……”

    “……丧尸病毒不仅仅只是会杀死宿主神经组织后取而代之,它会跟人体细胞共生,通过一系列的化学反应吸收外界的能量,比如阳光等,形成支持行动的变异能量来源……一只丧尸在没有外界暴力干扰下,可以存活很久……”

    “……丧尸病毒跟宿主的共生关系,会让宿主DNA产生融合变异,产生变异能量,还会改变宿主的进食习惯和行为模式,变得极具攻击性。如果一旦进攻同类并补食,能让宿主获得更多的变异能量,并在体内积累形成高纯度能量晶体……”

    江流石迅速的一页页翻过资料。

    许多太过于专业性的东西他虽然看不懂,但脑域神经强化,让他拥有了过目不忘的能力。

    这些研究资料都被他牢牢记在了脑海。

    最后翻到后面,江流石越看越沉重。

    很明显,研究资料后面越来越多了个人情绪化的东西,并不严谨。

    显然在研究的过程中,杨冠青教授的个人理智受到了极大冲击。

    “……我越研究越害怕,丧尸病毒对地球全面覆盖感染,动植物进化速度越来越快,已经有变异丧尸诞生出了基本的战斗智慧……”

    “末日永远不会结束……人类唯一的希望就是更快的进化!”

    “这是一场进化的比拼,人类一定要努力、一定要赢??!”

    最后一页资料上,字迹十分潦草。

    江流石需要仔细看才看的明白,里面透着浓浓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