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江流石的话,李雨欣若有所思的抬起头。

    “说到二级进化者,如果竹影醒来,说不定能突破。而且我最近发现,零好像也有点变化,我上次给她检查发现,她的异能细胞蕴含的能量比以前增强了三倍。而且最近你发现没有,她的食量也大了很多。我觉得她也快要再次进化了?!?br />
    经过李雨欣的提醒,江流石心中一动,目光顺着李雨欣的指点,看向了零。

    黑夜中,零靠在床头休憩。

    这个异能是变异豹猫的少女,身上散逸着淡淡的能量光泽,能够被星种探测捕捉到。

    “异能量外泄?”江流石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听小七说过一些二级异能者的事,进化者身体异能细胞强大到一定的地步,向上一级进化时,会有一些异能外泄的现象。

    现在零身上也出现了这种迹象,绝对是好事情。

    嗯,资源可以暂时向零倾斜一点。

    零虽然是最晚加入队伍的,但是这个不怎么说话,感觉冷冷淡淡的少女,却一直都在默默做事,总是在最危险的第一线战斗,毫不犹豫地冲上去。

    江流石对于她,也已经建立起了十分的信任。

    咕咕——

    忽然间一片漆黑中。

    江流石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

    “提醒:检测到特殊能量波动,方向东南——”星种冰冷的声音,在江流石脑海里回荡。

    特殊能量波动?

    江流石惊喜交加,“所有人都起来,警惕!”

    一般有星种提醒的情况,那绝对不简单。

    而且往往这种特殊能量,是对基地车有巨大用途。

    无论如何都要弄到手。

    江流石一声低喝,石影小队的人纷纷醒过来。

    此刻外面末日行者的营地,篝火尚未熄灭,也有了动静。

    异能者中不乏一些听力敏锐的人,都听到了那奇异的声响。

    一片火光中,人影闪动,许多异能者队伍都装备整齐的出了帐篷。

    中巴车这时候一声轰鸣,开到了营地前方。

    “石灿队长,那异动是从东南方向传来?!苯魇蚩荡?,向一脸郑重的石灿说道。

    石灿眉头紧皱地点点头。

    “我们也发现了,已经派遣了异能者前去侦查?!?br />
    那个方向,是小镇的深处。

    他们今天到达的时候已是天黑,晚上对于人类战斗不利,本来就打算休息一天明天一大早搜寻整个小镇。

    “那我们石影小队也去吧?!苯魇辽?。

    听到江流石的回答,石灿愣了一下。这点动静,只要派人去侦查一下就行了。

    值得石影小队大动干戈吗?

    这时候,小镇东南方向的小动静,忽然间惊天动地起来。

    轰轰轰!

    黑夜中传来大片树木断裂、跌倒的轰隆声响。

    啪啪。

    几声枪响之后,咕咕的怪叫声响个不停。

    那声音是贴着地表传出,空洞洞的瘆人。

    旋即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众人顿时浑身一个激灵。

    黑暗中的小镇街角处,一盏车灯亮起,照亮了前面白雪茫茫的道路。

    那摩托车向江流石等人所在的营地狼奔豕突,摩托车后面则拖出了一地的鲜血。

    “队长……有……有好多怪虫!怪虫从镇子里的医院爬出来,医院那里有一个大地穴?!蹦ν谐瞪系墓馔芬炷苷叩湎鲁?,痛苦的对石灿道。

    他左边大腿已诡异的干瘪了下去,变成了皮包骨,拳头大小的伤口处似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一条条肉须跟章鱼触手似的东西纠缠在伤口上。

    一些人看到他的诡异伤势,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江哥,他伤口里有东西?!比较в裉嵝训幕霸诮魇院@锵炱?。

    江流石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枪,对准了地上的光头摩托车手。

    “你干什么?”石灿吓了一跳。

    啪的一声枪响。

    光头异能者大腿处的伤口被洞穿,一条肉坨坨的虫子挣扎着在地上拼命蹦跶。

    肉虫上面,还有很多的肉须,腹部有深邃的枪口,吱吱的尖叫。

    零一把将那虫子提了起来。

    虫子的肉须试图往零的手上钻,只见零手中匕首化为一道刀光。

    刷刷刷的将这虫子肉须斩个干净。

    “队长,是一条变异虫,好像还是条幼虫?!?br />
    零直接将幼虫递给了江流石。

    盯着手上的虫子,江流石眉头微皱,一些血丝还在手上残留着。

    变异幼虫生命力惊人,刚刚被斩断的肉须,居然又在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开始生长,向外面胡乱舞动。

    一些肉须更试图钻入江流石血肉里。

    不过江流石补充过防御基因液,肉身的防御比牛皮还坚韧,怪虫虫须根本钻不进去。

    仔细观察这幼虫,身上还带着许多蛋清一样的粘液。

    绝对是刚刚出生的幼虫,刚出生就这么凶狠。

    “发生了什么事?”江流石目光凝在光头异能者身上。

    “我……石灿队长让我去检查那奇怪声音,我循声追到了镇里废弃的妇幼医院,结果地下突然钻出了一条很粗大的虫须刺了我左腿一下,紧接着很多虫子从破开的地下爬了出来……我就慌忙跑……跑回来了……”光头异能者失血过多,说话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

    “只是刺了一下?”江流石心里打了个突。

    他仿佛看到了一幕情景,巨大的虫体触须刺了光头异能者一下,顺便将虫卵植入了他左腿上,左腿虫卵破开,里面的幼虫将他左腿的血肉全部吸食……

    江流石估计自己的这判断,**不离十。

    石灿等人也是脸色凝重。

    “是虫子吗?难道这里有兽巢?”

    人类对于变异兽,跟变异虫的巢穴,都统称为兽巢。

    不过总体而言,兽巢其实都是类似于虫巢。只是发生兽潮的时候,变异虫子里面往往都会跟随着大量的变异兽,一起冲锋人类城池。

    而冲锋的时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变异兽跟变异虫子之间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的冲突。

    但是一旦兽潮消失,两者又会杀得你死我活。

    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现如今没有科学家能够对此做出解释。

    其他人异能者队伍听到“兽巢”两个字,心里面都一阵阵发寒。

    如果真是兽巢,他们恐怕要赶紧撤离这里。

    兽巢里面有海量的变异虫体,瞬间能够将他们这丁点人吞没。

    霞远安全区也是仗着城坚炮厉,还有大量的异能者才守住。

    “应该不会是兽巢,或许只是个很普通的巢穴。不然刚才他根本没有机会逃回来?!苯魇戳斯馔纺幸谎?。

    光头男此刻都痛苦得要昏迷了,依旧点点头。

    “石灿队长,那洞穴不大……我也觉得不可能是兽巢……”

    这时候,众人声音忽然停止。

    虽然是夜晚,但是在白雪的映照下,依旧能看到很远的地方。

    他们都看到了雪地中,一小股、一小股的丧尸冲了出来,其中还有七八只变异兽的身躯。

    不管是丧尸还是变异兽,都向他们的营地方向冲来。

    江流石却比他们看得更远,他在变异兽的身后,看到了巨大的躯体浮现。

    那是足足有两层楼房那么粗的虫体,密密麻麻的肉须仿佛一条条的蟒蛇肆虐。

    大量原本就倾颓的仿佛在肉须舞动中轰隆垮塌。

    “有一只成年变异虫体冲过来了,大家小心?!苯魇嬷谌?。

    他心中却很是疑惑。

    按理来说,这样的成年虫体绝对发育完全,应该是虫巢里成群结队的出现。

    就像他途径集宁市时候遇到的那群巨型蚯蚓一样。

    单独出现的成年虫体,实属罕见,完全不符合变异虫子群居的特征。

    哒哒哒!

    江流石身边的异能者,都已纷纷开火。

    面对丧尸、变异兽,人类通常的战斗模式都是有步枪等火力就先开火,等接近了才肉搏。

    子弹在空中呼啸成了弹幕。

    噗噗噗。

    不断有丧尸被爆头倒下。

    也陆续有几只变异兽在倾泻出去的凶猛火力中受伤。

    但变异兽的生命力十分顽强,远远超出普通丧尸。

    只要是没有打中关键位置,皮糙肉厚的变异兽根本不容易死。

    呼——

    一只变异壁虎冲了进来,它厚厚的外皮被子弹钻出了一个个孔洞,血肉翻飞。

    张开獠牙就向一个异能者撕咬过去。

    吼!吼!

    几声大吼之后,数个异能者一拥而上。

    其中一个双手变成了钢铁铜锤,狠狠砸上变异壁虎的脑袋。

    另外各种砍刀、利刃,呼啸着猛烈顺着变异壁虎伤口狠狠扎了进去。

    变异壁虎被砸得晕晕乎乎,却一时间没死,獠牙一甩,将一个异能者胸腹撕拉出了一道巨大伤口。

    双方激烈纠缠。

    那边石灿的身体骤然蒙出了一层淡淡的光晕,架住了一只变异松鼠。

    变异松鼠的身体跟他接触的地方,居然开始蒸发出了滚烫的水气。

    变异松鼠开始惨叫起来。

    江流石目光一闪,好诡异的异能力。

    这石灿果然不弱。

    虽然变异兽很强,但是几只变异兽闯进来,被一群异能者包围,那根本毫无悬念。

    江流石的目光凝聚在了最终冲击过来的成年虫体上。

    这巨虫有无数的根须,一些根须上扎着丧尸和变异兽。

    每根根须上都是尖锐的,中间有空洞,如同巨大的针锤。

    丧尸跟变异兽都被吸食得只剩下了皮囊。

    它一边奔跑过来,那些原本被它扎在肉须上的丧尸、变异兽皮囊里,纷纷滚落一只只的肉虫。

    “真是诡异?!?br />
    江流石眉头大皱,无论如何都不能被那肉须扎到。

    这肉须里绝对有不少的虫卵存在。

    只要扎中了猎物,虫卵里的幼虫虫体破开,依靠吸收宿主的营养迅速成长。

    许多异能者也发现了那庞大虫体的靠近,虫体中掉落肉虫的一幕,让许多人不寒而栗。

    毕竟前去侦查的光头异能者就是前车之鉴。

    哒哒哒!

    丧尸跟变异兽此时已经被差不多清扫干净,众人火力立刻集中到了变异怪虫身上。

    “我靠,这家伙枪打不透!”齐亮拿着手上枪管滚烫的95式冲锋枪,连连咂舌。

    冲过来的巨大虫体,被子弹打进身体之中,身体却像是胶体一样,完全没有一点效果。

    “拿机枪过来!”石灿丢掉了手中的变异松鼠尸体,向旁边的异能者战士吼道。

    谁都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如果不能干掉对面的成年变异虫体,他们只能撤离这个小镇。

    三级拓荒令任务别想做了。

    很快一挺轻机枪搬了过来,石灿开枪的时候,冲旁边的人大吼。

    “都给我开火,不要怕浪费子弹。如果让它近身到五十米还没有干掉,我们撤退!”

    “是!”

    气氛瞬间紧张。

    谁都明白,这样的成年变异虫体根本不能近身肉搏。

    那肉虫遍布全身的针锤扎一下,里面的虫卵释放进身体里可就完蛋了。

    所以五十米内是能让队伍撤离的极限安全距离。

    石灿的这个决定,无疑体现了他作为队伍领袖的果断。

    哒哒哒!

    机枪、95式、八一杠等各种枪火,连同手雷都纷纷向那成年变异肉虫倾泻去。

    皑皑白雪的夜空上,瞬间在铺天盖地的弹药枪火爆炸中火光飞溅。

    那变异肉虫冲击过来的身躯,有了片刻的停滞。

    轻型机枪强大的穿透力,在它身躯洞穿了蜂窝般的孔洞。

    让这肉虫哀嚎了一声。

    但旋即,创伤的伤口处流淌下的粘稠液体覆盖上了伤口,开始凝结。

    变异肉虫密密麻麻的复眼里闪烁诡异的光,无数肉须不断翻滚,冲过来的速度竟然是更快了。

    “……走!”

    石灿心沉了下去,如果这样的火力都没有用,那么只能撤离。

    这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声响。

    那是什么东西探出来的咔咔声。

    回头一看,他赫然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辆中巴车的前脸探出了炮管般的黑色金属孔。

    黑色炮管不断调整角度,最后对准了面前的变异肉虫最柔软的腹部。

    “这什么东西?”小七看到这一幕,惊讶不已。

    刚才他还想要收拾东西赶紧跟着重卡一起离开,结果被那边的齐亮抓住了。

    “好像……这就是传说中的大杀器。石影小队的大杀器?!逼肓裂劬Χ荚诜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