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灿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被江流石神乎其神的枪技动作跟路长飞的恐怖实力所震惊。

    在末日行者一行人当中,石灿无疑实力最强,所以他也看得更加透彻。

    “……江流石,不简单,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对面的可是路长飞……不过恐怕目力不能持久……”

    他也看出了江流石身体素质的问题。

    即便江流石一时间能够僵持,但长久来看,路长飞绝对能突破。

    这就是普通人跟二级异能者不可逾越的差距。

    不过,路长飞并不屑于用消耗战。

    他的瞳孔里迸发出了一丝狂野的神采。

    “很好,你值得我用全力杀死你!”

    虽然风雪呼啸,路长飞的话依旧一字不漏的传入了末日行者所有人的耳朵里。

    在背后躲着的路长阳,看到路长飞的兴奋神情满脸不可思议。

    大哥这种神态,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看见。

    上一次出现,还是大哥面对一个很强的异能者挑战时才出现。

    这个江流石居然也值得大哥这样?

    “糟糕了,这个路长飞还没使出全力?!蓖醮C纪方糁?,震惊地说道。

    都这样了,居然还不是全力!而且没人会以为路长飞是在说大话。

    齐亮也面皮绷紧。

    “队长,江哥是不是扛不住了?”

    “不会。江哥也还有一对王炸没有丢出来?!蓖醮R∫⊥?,目光瞥向了江流石身后的那辆中巴车。

    他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那辆中巴车的前脸,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出了一个漆黑的炮管。

    炮管对准的方向,正是江流石所在的方向。

    此刻的江流石,手心里面微微冒汗。

    他可不会愚蠢到真跟路长飞硬碰硬,他毕竟没有异能力,身体虽然经过基因液跟进化结晶,还有每日吃变异兽肉的淬炼,比起普通人强很多。

    但跟二级进化者比起来,依旧远远不如。

    他一开始就在布局,不断的在脑海里推演。

    想要一步步让路长飞进入死局。

    基地车中的影,跟江流石完全心意相通。

    刚才江流石故意跟路长飞用狙击枪试探的时候,基地车的空气炮就不断的调整角度。

    最终的角度,是路长飞视野的完全死角。

    只有路长飞来到江流石面前,才能看到那个炮口方向。

    一旦路长飞真的过来抢人,江流石布置的空气炮,绝对能够让路长飞吃上一壶。

    这时候,路长飞已觉得完全试探出了江流石的极限。

    而他的异能力并没有完全施展,他的速度还可以再次提高不少。

    没有拖下去的必要了,他要一下子就夺回公羊,杀掉江流石。

    不过刚要掠出去,忽然间他浑身打了个激灵,一股莫名的危险感觉笼罩上全身。

    有强者在附近!

    “江哥!”与此同时,江流石脑海里的冉惜玉突然喊道。

    在远方三里外,忽然出现了大团的红色斑点。

    其中**个红色斑点精神强度极强,甚至有四五道精神强度都跟面前的路长飞差不多。

    就相当于精神视野里面,多出了几道熊熊燃烧的火把。

    这样强的精神强度,而且没有感应到精神波动的攻击性。

    那答案呼之欲出了,又有一批异能者靠近了。

    其中几个还是二级进化者!

    “是军队,霞远军政府军中的精英小队过来了!”

    忽然末日行者阵营里有人大喊道。

    脚下的大地在震颤。

    二十多辆重卡形成的车队浩浩荡荡,巨大的车轮胎在风雪中溅出漫天雪花。

    远远的看着这支车队,就能够感受到一股凶兽般的气息。

    这些车队的重卡上,都加装了厚实的钢板。

    此刻有的钢板有撕裂开的痕迹,有的钢板似被炮弹砸到一般,凹陷、融化。

    大量的鲜血跟碎肉在车体随处可以看到。

    一辆辆车外悬挂着一只只在寒风中坚硬如铁的变异兽尸体,挂在车体上随着车身的晃荡而砰砰作响。

    足足有三十多只左右。

    有几只变异兽简直庞大得跟小山一样,只能捆绑在车顶上。

    三十多只变异兽尸体,绝对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财富。

    一些末日行者的人,看着那些重卡车外的变异兽尸,呼吸都急促起来。

    但是没有人敢有任何的非分想法,随着车队而来的那股凶悍气息。

    那种强迫的压迫感,即便是在千米之外,依旧令人窒息。

    路长飞原本要冲向江流石,这时候身体动作停止,神情严肃的盯着远处开来的军车。

    江流石心中暗叫了一声可惜,如果路长飞冲过来,他有七成把握能让路长飞狠狠吃一壶。

    这家伙可是比常胜凯还要强不少。

    江流石心念一动,远远在末日行者车队后的中巴车前脸位置,那黑洞洞的炮孔缩了回去。

    面对路长飞这样的危险人物,江流石不想轻易暴露自己的底牌。

    不然让路长飞有了警惕,以后想要用空气炮等手段对付他就很难了。

    远方的军车车队在暴风雪中风驰电掣,靠近乱石岗之后,原本是要向另外下山林线的方向跑。

    但为首的军车上,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军人,披着黑色大氅坐在车顶的变异兽身上。

    他看到了末日行者跟黑水组织的对峙局面,一声令下,车队顿时向江流石等人所在的地方疾驰。

    隆??!

    二十多辆重卡携带着一股肃杀气息呼啸而来,最后无比整齐的停在了末日行者跟黑水组织对峙的空地上。

    哗啦啦,每一辆重卡上跳出了数个荷枪实弹、一身军绿色T恤的精悍战士。

    这些战士身上都澎湃着异能量的波动。

    全是清一色的异能者战士,足足有二百个!

    他们一下来,迅速整队,以重卡为掩体,将手上的枪支对准了末日行者跟黑水组织的人。

    不仅如此,在重卡上还推出了一挺挺的机枪,甚至还有人扛着肩抗式火箭筒。

    这样的火力,震慑双方。

    要知道同样一件步枪操作,异能者绝对强于普通人,不管是精神力、反应力和精准度都会比普通人强。

    而这些异能者,他们同时还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在这些操作上,又超过一般的异能者。

    加上这些机枪、肩抗式火箭筒。

    刚才对峙的人群,顿时许多人提心吊胆,噤如寒蝉。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互相残杀?知道被军政府知道这事,会怎么处置你们吗?”重卡上站着的那个高大身影,目光从下方众人脸上扫过,目光里有浓浓的愤怒。

    霞远安全区在明面上,是绝对不允许有队伍彼此劫掠、互相残杀。

    毕竟在末世,人类已经不多了。

    更别说精英幸存者队伍,里面的每一个异能者对于人类来说,都是重要的战斗力,是人类反攻丧尸、变异兽的利器。

    可对于这军人的话,末日行者中的许多人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

    规矩确实是这样,但对于自由精英幸存者彼此厮杀的事情,霞远安全区可是从来没有处理过一起。

    通常而言,即便是军队碰到了也不会怎么管。

    今天这一次,军方竟然插手双方的厮杀,已属罕见。

    但末日行者众人心里面松了一口气,有军方在,黑水组织不敢对他们怎么样。

    “叶豹,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迂腐。不互相厮杀,不体验生死间的恐怖,人类异能者怎么能够迅速进化?”路长飞神情很桀骜,冷冷盯着重卡上的人。

    “所以霞远军政府很少会管自由精英幸存者的厮杀?!?br />
    仿佛这时候才看到路长飞,叶豹脸色一凝,跳下了车。

    轰!

    双腿如同铁锤,砸得雪花纷飞,雪地冰面裂开了斑驳的裂痕。

    叶豹跟路长飞面对面而视,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仿佛能冲击出阵阵火花,彼此杀气腾腾。

    “路长飞,你是想要再跟我打一场吗?”叶豹语带威胁。

    “来啊。好久没有痛扁你,我拳头都痒痒!”路长飞毫不示弱,踏前一步,鼻尖几乎要顶到叶豹的鼻尖。

    两个人气势暴涨,如同两只洪荒凶兽凛凛对峙。

    一些风雪席卷到他们身边,被一股无形气墙推开。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叶豹、路长飞,不许动手!”

    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一辆重卡里传出。

    听到这个声音,路长飞脸色终于动容。

    “队长?”他循声看向了一辆重卡车,神情凝重。

    末日行者跟黑水组织双方人马,这时候更是大气不敢出一下。

    能让路长飞如此神情凝重的人,谁敢惹?

    江流石心中一动,冉惜玉的精神探测向那声音传出的重卡蔓延,却仿佛泥牛入水。

    那辆重卡仿佛一个黑洞,任何精神波动探测都被吞噬。

    江流石观察到这一幕,心中悚然。

    即便是在攀竹市,面对沪阳人民战线那位精神力异能者——不动明王,冉惜玉的精神力量探测也不会这样一点用处没有。

    显然此刻在那辆重卡里,令路长飞忌惮的那位队长,实力已强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刚才冉惜玉的感应中,也没有感应到这股力量。

    “路长飞,带着你的人——离开!”那辆重卡上,那位队长缓缓道。

    他说话声音很轻,但每一个字却都盖过了暴风雪的呼啸,清晰的传入了众人耳朵里。

    话语里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大气势。

    路长飞站在原地,一时没有开口。

    “我感应到你们队伍里有精神力者,我不知道是谁。将我的话转告给那个小子,他想要跟我做交易,行!我要公羊神智错乱,泄露不了任何消息!”冉惜玉脑海里,忽然感应到了一个声音。

    路长飞的声音。

    她震惊的看向路长飞,二级进化者,居然能做初步的精神交流了?

    当即她将这信息传达给了江流石。

    江流石脸上露出了淡淡笑容。

    他本来就将公羊当成一件还有点剩余价值的货物,没想到路长飞真想要跟他交易。

    “惜玉,告诉他,我要三颗二级变异晶核?!苯魇?。

    既然要做交易,他当然要坐地起价。

    况且军方在这里,江流石随时可以把公羊的事情说出去,路长飞没得选择。

    冉惜玉把江流石的话传递给路长飞。

    路长飞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

    他想不通江流石一个外来者,需要二级变异晶核做什么,而且这么珍贵的东西……

    但是很快他回到了一辆重卡上,回来的时候手上多出了几样东西。

    “江哥,路长飞答应了。他说让公羊张嘴?!比较в衲院@锒越魇娜坏?。

    “哦?!苯魇幻魉?,不过放下了公羊,手指在公羊脸颊下方重重一抓。

    公羊原本就精神萎靡,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下颌顿时脱臼,嘴巴张开。

    嗖嗖!

    其中几样东西,射向江流石。

    另外一颗东西准确的射进了公羊的嘴里——那是一颗漆黑的胶囊药丸。

    江流石一把捞到手。

    “路长飞,你做什么?你敢不把队长的话放在眼里?”叶豹在旁边勃然大怒,队长让路长飞离开,路长飞居然不说话,反而做出了一些古怪的举动。

    路长飞咧嘴一笑,对着猎豹露出了雪亮的两排牙齿:“没什么。我现在就带人走?!?br />
    在那边,石灿也看到了江流石手中的东西。

    那居然是三枚二级变异晶核,还流溢着磅礴的能量光泽。

    江流石心头一喜,抓住了公羊没想到还能弄到三枚二级变异晶核。

    这笔买卖,简直太划算了。

    石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路长飞是在做什么?这可是二级变异晶核,无比珍贵,就这样给江流石了?

    看到江流石手上的东西,都觉得像是活在梦里。

    匪夷所思,路长飞乖乖的丢了三颗二级变异晶核给江流石?!

    这说出去,谁敢信啊。

    “江哥,公羊不对劲,他精神紊乱,彻底变成了傻子……”冉惜玉这时候对江流石轻声道。

    江流石瞥了公羊一眼。

    果然,公羊目光涣散,四肢跟虫子似的瘫软在地,张开的下颌流淌涎水,呆呆愣愣的跟傻子一样。

    看来那黑色药丸,是某种让人神智错乱的东西,估计是黑水组织自制的。末世中,异能者千奇百怪,什么异能都有,黑水组织如此庞大,有一个会做毒药的异能者也不奇怪。

    军方的叶豹也深深地看了江流石一眼,这人是个生面孔,而且只是个普通人。但刚才他远远看见,就是江流石和路长飞对峙。

    能和路长飞对峙,还得了路长飞三颗二级变异晶核,此人不简单!

    黑水组织一走,叶豹又交待了石灿几句,马上跟着离开。

    茫茫的风雪中,只剩下了末日行者的人。

    呼——

    几乎所有末日行者的人,都长长舒了一口气。

    “石队长,我们要不要赶紧回去?不然黑水组织又回来了怎么办?”队伍中的瘦削中年人,腆着脸蹭到石灿身边。

    石灿鄙夷的看了中年人一眼。

    “你胆子被吓破了?想滚的话赶紧滚,末日行者没有你这种孬种。再说了,黑水组织敢跟军队作对不成?那位大人物都发话了,路长飞有十个胆子也不敢不听?!?br />
    “那位大人物是谁?”瘦削中年人被训得脸色讪讪的,却忍不住继续问。

    “李银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