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行者百来号人看到这一幕,瞬间鸦雀无声。

    雪地上躺着的,可是大名鼎鼎的公羊小队,连军队物资都敢劫掠的疯狂队伍。

    真的就这么栽了?

    许多人看着江流石的目光,瞬间有了一丝敬畏。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江流石是怎么抓住公羊小队的,但这已经足够证明了他的强大实力。

    如果没有黑水组织的人在对面压逼着,末日行者许多人肯定要欢呼。

    毕竟三级拓荒令任务,成了!

    江流石没有理会周围人群的目光,将公羊一把抓了起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箭步跃上了一辆重卡车顶。

    “黑水的人听着。公羊在我手上,你们之间的秘密,他已经告诉我了,你们看着办吧?!苯魇抗獾目醋哦悦娴囊慌胖乜?。

    “江哥是什么意思?”齐亮站在车下,抬头看着车顶上的江流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就是脑子不好使。江哥在威胁黑水组织的人?!蓖醮R豢级己敖映?,这会儿也跟着齐亮喊起了江哥。

    石灿在旁边有些石化,他没想到江流石敢这么做。

    在他记忆中,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挑衅黑水组织,何况现在他们这一方被压着打,难道江流石看不懂形势?

    石灿的感应中,江流石即便是狙击高手,也只是个普通人,身上并没有什么强烈的异能波动,顶多是吃了不少变异兽肉,身体素质变得强壮而已。

    双方的战场,一片死寂。

    “靠,公羊被抓了?这么不顶事?”路长阳躲在重卡车后,探头出来看到对面车顶上江流石手里提着的人。

    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公羊。

    路长阳有点傻眼,公羊小队的偷袭、侦查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如果队伍有个强力异能者,是可以直接晋升到B+的队伍。

    没想到被一个C级的石影小队给抓住了。

    “遭,公羊这家伙嘴里可是有不少我们的把柄!偷袭军队物资的事情,如果曝光……”路长阳听到江流石威胁的话,陡然想到这个问题,顿时感觉有些棘手。

    “不行,这家伙不能活着!”

    路长阳心头一阵发慌,抄起旁边的一支步枪,对准了江流石手上的公羊。

    可没等他有动作,轰的一声巨响,他前方重卡的轮胎瞬间被轰爆。

    整个重卡轧轧的倾斜了下,差点要翻。

    “路长阳,你敢开枪我就毙了你!”

    虽然路长阳躲藏得很隐蔽,但他的脚依旧在卡车后被江流石看得很清楚。

    那一支步枪鬼鬼祟祟钻出来的瞬间,江流石直接一枪轰爆了路长阳旁边的重卡轮胎。

    “别搞其他小动作了,能这么快抓住公羊,绝对不会是普通人?!焙鋈患?,重卡里传来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

    这声音中透着一股威势。

    路长阳心头一惊。

    “哥,这种小事情我能搞定!”

    “还是我来吧?!敝乜ɡ锏娜顺辽?。

    轰!

    忽然间,末日行者阵营的人就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力量骤然从黑水组织的车队里爆发。

    一个人如炮弹般射出,落在了双方对峙的战场中央。

    这出现的人很年轻,虽然是风雪天,依旧精赤着上身,浑身一块块的古铜色肌肉蕴藏着爆发性的力量。

    他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渊亭岳峙之感,仿佛一堵高山令人心头沉甸甸的。

    每个人都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江流石共享了冉惜玉的精神视野。

    在他的精神视野中,这出现的年轻人是瞬间从一个小小的红色斑点,升腾起了熊熊的红色烈焰。

    这种红色烈焰,比二级丧尸的精神强度还要强烈。

    “黑水组织的会长,路长飞?”江流石微微一愣。

    “没错,就是路长飞!”站在江流石下面的石灿,瞳孔一缩,心已沉了下去。

    糟糕,没想到路长飞都来了。

    这次末日行者真是危险了!

    路长飞在霞远安全区的自由精英幸存者的眼里,无疑是传奇人物。

    他曾是军队中的精英,后来离开军队,自行创建了黑水组织。

    这组织从第一天成立起,就以一种近乎奇迹的方式崛起。

    短短一个月就成为第五通道排名前三的强大组织。

    陆陆续续有数十支跟他作对的精英幸存者小队消失或被吞并。

    这几乎都是路长飞一人之力。

    末日行者面临黑水组织的巨大压力,一半的压力来源,也是不敢招惹路长飞。

    在第五通道,路长飞就是战无不胜的代名词!

    没想到这一次,路长飞居然亲临战场。

    “江流石,下来,路长飞不是你能惹的!公羊不能被他抢去了!”重卡车下面,石灿对江流石低声警告。

    刚才面对路长阳,他还没这么担心。

    毕竟双方实力虽然有差距,但最后还是比拼异能者的实力。

    这点石灿对自己实力还是有一定信心。

    可现在看到路长飞,石灿的心顿时感觉压力山大。

    其他末日行者的人,目光都凝聚到了江流石身上,一个个神情都很有些复杂。

    江流石抓了公羊,显然路长飞第一个会干掉他。

    虽然刚才江流石杀掉了邢不破,让他们都有些不爽。

    但这会儿,他们竟希望江流石能够抵挡一下。

    可他们又知道,这种希望很渺茫。

    “孙哥,让江哥下来吧,路长飞听说都是二级进化的异能者。他很变态的,江哥这么大咧咧的抓着公羊站在车顶上,会很危险?!毙∑吲捕挪酱盏剿锢ど肀?,轻声劝告。

    一番接触下来,小七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点江流石的脾气。

    江流石的性格冷傲,恐怕一般人的劝告他都不会听,那么只能让孙坤去劝劝江流石了。

    在小七的眼里,不管怎么说江流石他们都是只是C级队伍,面对路长飞无疑是弱了点。

    “小七,你好好看着吧。二级进化异能者又怎么样?我们江哥又不是没杀过?!闭藕T谝慌源筮诌值?。

    他跟孙坤相视一笑,神态轻松。

    当初常胜凯进化成了二级异能者,还不是被江哥痛宰了吗?而且宰得那叫一个畅快淋漓。

    在他们眼里,江流石丝毫不会比二级异能者弱。

    小七微微一愣,什么?江哥杀过二级进化者?

    “你是黑水组织的会长?”重卡车上,感应到对面路长飞身上传来的强大异能威压,江流石神情淡然。

    “我们来谈笔交易吧?!?br />
    重卡车底下,石灿等人的警告声音自动从他耳朵里过滤掉了。

    路长飞双瞳里神光闪烁。

    到了他这个层次,已能够初步控制身体异能的波动,而不是像一级异能者那样能量波动会被其他异能者轻易感知。

    他此刻故意释放异能力,就是要威慑对方。

    面前车顶上的年轻人,却根本不为所动。

    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都已经吓得脸色发白。

    可面前的年轻人,却要跟他做交易。

    确实胆大!

    路长飞没理会江流石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嘲弄笑容。

    忽然他背脊弓起,左腿向前面迈出一步。

    噗。

    沉重的脚步在地上塌出三指多深的脚印。

    一瞬间,路长飞脚尖、胯骨、腰杆,连同整个身体仿佛一张要射出的弓。

    身上鼓起的一块块肌肉流转着奇异的光泽。

    天空降落的风雪,只要吹拂到他身边,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推开。

    他骤然抬头,如有电流闪烁的厉芒看向江流石。

    江流石也正看着路长飞。

    两人目光在虚空碰撞,瞬间江流石感觉到一股蓬勃的战意跟凶悍。

    他一下明白了路长飞的想法。

    这家伙想要冲过来——硬抢!

    “有这么简单吗?”

    江流石瞳孔微微一缩。

    这样直面二级进化者,他还是第一次。

    这个人对自己的实力,还真是自信!

    江流石脑域神经这一瞬间前所未有的注意力集中。

    刹那间,周围的风吹草动,乃至空气中雪花的飘落在他视线中缓慢了下来。

    甚至能看清楚雪花飘落的晶体。

    一切的一切都变成了一帧帧的慢格画面。

    他全身血脉力量汹涌,手臂一抖,狙击枪鬼魅般横移过去。

    在外人的眼中,却是看到了无比诡异的景象。

    他们看到江流石手臂挽起了一窜残影,狙击枪就鬼使神差的对准了路长飞。

    这一下时机把握得刚刚好,正是路长飞要发动的那一刻。

    被狙击枪盯上,路长飞微微一怔。

    好快!

    他对自己的实力有无比的自信,如果是面对一般的狙击手,他有信心让对手根本捕捉不到自己的反应动作。

    可对面年轻人手中的狙击枪,却快得能跟上他的动作,一下子将他要冲过去的方向锁定。

    只要他一动,他丝毫不怀疑那狙击子弹能瞬间击中自己。

    “你能快过我?”

    路长飞脸上闪过一丝暴戾之色。

    他觉得自己被挑衅了。

    路长飞是天生的战斗狂人,唯一热衷的事情就是变强、不断的变强。

    任何能让他变强的事物,都会引发他身体强烈的厮杀**。

    他这时候就发现,对面那个拿着狙击枪的小子竟然挑衅他。

    虽然路长飞觉得江流石不简单,但江流石敢挑衅他。

    在他眼里,江流石就是个死人了!

    路长飞身体周围无风自动,雪花狂乱,气势竟再次暴涨。

    他依旧保持着俯冲的动作,脚步在地上一阵横移。

    身体竟在原地叠出了一连串的残影。

    每一道残影仿佛都能爆射冲出,将江流石撕裂。

    末日行者的人看到这一幕,无不目瞪口呆。

    残影,这完全是人眼捕获移动事物的速度不及事物自身的移动速度时,视觉暂留引发。

    这说明众人的目光已完全捕捉不到路长飞的动作。

    他动作之快,已超出了常人理解。

    反观江流石,眼睛觉得一阵疲惫。

    他脑域神经已绷紧,依旧观察到了路长飞的一举一动,不过也已发现路长飞的动作比刚才还快了一线。

    路长飞的速度已远超末世之前的短跑世界冠军,比猎豹还快上许多,这种速度,杀人的时候,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死了。

    “这就是二级进化者的实力吗?连我的目力都会感觉到疲惫……”江流石内心惊讶,此刻的目力已是他的极限,而且不能长时间施展。

    不然这极度消耗他的精神。

    比拼体力,纵然江流石觉醒了血液进化血脉,比起二级异能进化者依旧是远远不如。

    对于这点,江流石有自知之明。

    “江哥,小心!”冉惜玉在江流石脑海里警告道。

    二级进化者释放出的杀气十分强烈,都让冉惜玉浑身战栗,不安地出声。

    “我知道?!?br />
    江流石暗自点头,服用过几次基因液改造过的身体里,血脉奔流。

    每一寸神经都被调动起来,耗费大量的体力,狙击枪始终追着路长飞的身影。

    “还能跟上我现在的速度?”路长飞终于动容。

    他发现,江流石的眼球一直在紧跟着他的动作而挪移。

    这种眼珠的转动十分轻微。

    但路长飞的二级进化是身体机能的全面进化,目力堪比鹰隼,完全观察到了江流石眼球的细微变化。

    江流石能看到他的真身!

    不仅如此,江流石手中的狙击枪,依旧能在他要爆冲出去的那一刻,瞄准他的真身动向。

    “大哥,怎么不冲???直接把公羊抢来不就完事了?”黑水组织的重型卡车后面,路长阳一阵无语。

    他第一次看到大哥这样。

    以大哥这种速度,想要将公羊抢回来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偏偏还要在这里戏耍江流石那个臭小子。

    其实同样的疑问,末日行者阵营里面齐亮心里面也有。

    “老大,江哥怎么不一枪干掉对面的家伙?还让他活蹦乱跳这么久?!逼肓吝谱?,疑惑的看向王传福。

    王传福眉头大皱,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看了齐亮一眼。

    “以后说话多动动脑子。江哥对面的人很强,以江哥幻影般的变枪速度,也只是勉强封住对方的进攻方向而已?!?br />
    “当然,这种变枪速度,也只有江哥能做到……换我上去的话,别说封住对面的进攻方向??峙铝挠白佣伎床磺宄??!蓖醮5蜕钩淞艘痪?。

    末日行者一群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石灿却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