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爆炸。

    远方硝烟弥漫。

    大地都在微微震颤。

    交火了!

    黑水组织这是和外面的石灿等人打起来了。

    江流石眉头微皱,看样子还很激烈。

    “江哥,这公羊小队有不少好东西?!闭馐焙?,张海他们骑着摩托车赶了过来。

    摩托车自然是公羊小队的摩托车。

    足足十一辆摩托车,每一辆摩托车后座上都挂着两个军绿色的长袋,里面鼓鼓囊囊的。

    “乖乖,三十多把枪,弹药五箱……还有一级变异晶核七颗……另外,医疗用品、罐头什么的都很多。这公羊小队可真有钱?!闭藕_踹跤猩?,他还凑到江流石身边,献宝似的说道,“江哥,还有一百发狙击枪子弹?!?br />
    江流石眼睛一亮,真是好消息,没想到公羊小队劫掠了那么多东西,伏杀了那么多小队,积累下了这么大的身家。

    最后成全了他。

    久旱逢甘霖。

    他已经好久没怎么补充枪支弹药的物资了,现在有了这批东西,弹药暂时是不用愁了。

    而且七颗一级变异晶核,简直就是及时雨啊。

    他现在手中是一颗变异晶核都没有了。

    只可惜没有二级变异晶核,不然就能够让基地车进化升级。

    其他风神小队的人都很振奋。

    这么多东西,真是一笔大收获了。

    所有的物资都放在雪地里集中在了一起。

    “王传福,我想要变异晶核和狙击枪子弹,枪支和其他的弹药多给你们一点,怎么样?”江流石直接冲王传福道。

    王传福笑着点头。

    “成,就跟江哥你说的这样分配。其实我们都没怎么出手,就得了这么多东西,是占你江哥大便宜。江哥你随意分配,剩下一点汤我们能喝到就知足了?!?br />
    其他风神小队都美滋滋的,他们真是没怎么出手,最后公羊小队在江流石的布局下自己乱了。

    最后只是风卷残云对付几个普通幸存者。

    这一趟大概是他们做过最轻松,性价比最高的一趟任务了。

    跟着传说中的石影小队,果然是明智之举。

    以前在中海的时候,王传福曾想过要交好江流石,但现在,他只想着在任务中好好听江流石的吩咐就行了。

    什么交好,他感觉自己的份量不太够。

    “嘿嘿,我要出去看看邢不破是什么嘴脸。这货千辛万苦的激江哥进来,没想到倒是让我们占了大便宜。大家都搜刮干净一点,不要给邢不破那帮人留一点肥水!”齐亮在旁边大声道。

    一想到待会儿要面对邢不破的尴尬模样,他心里面一阵暗爽。

    “放心,保证搜刮得干干净净!”其他人哄堂大笑。

    等物资分了之后,公羊已经面如死灰,辛苦了这么多天,还为此被霞远安全区通缉,以他们的实力又逃不到其他安全区去,最后就成全了石影小队。

    他心在滴血。

    “将他捆起来,我们出去!”江流石把七颗一级变异晶核小心放好,淡淡道。

    石林外面,厮杀激烈。

    末日行者阵营前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个炸开的地坑。

    一辆重卡车已经被轰爆,被烈火包裹。

    剩余的重卡已经拍成了一排,形成了天然的车阵掩体。

    许多改装过的重卡,厚厚的钢板都被打穿。

    一些末日行者的战士,已倒在了血泊中。

    在他们对面,是一字排开的二十来辆重型卡车。

    一颗颗卡车后面,都探出了一杆杆步枪。

    在这种末世,大型的枪战已经很少发生了。

    毕竟双方都消耗不起。

    但是黑水组织跟末日行者,都是第五通道的大型组织,已经有了不小的底蕴。

    特别是黑水组织,刚才一连串手雷轰得末日行者一上来就溃不成军,死了十几个人。

    其中还有两三个异能者不明不白的被猛烈的火力干掉。

    等末日行者清醒过来,已是被黑水组织呈半扇形压制。

    在更远的地方,还可以看到一辆辆的越野车准备着,上面坐满了黑水组织的精锐战士。

    他们是向附近游弋,扩大封锁圈。

    “晦气。黑水组织怎么会猜测到我们的具体位置?”邢不破躲在一辆重卡后,咬牙切齿。

    他脸上黑漆漆,身上是一道道的冲击性伤口,模样很狼狈。

    刚才有一发手雷扔到了他旁边。

    如果不是他反应及时,现在就挂了。

    石灿脸色冷峻。

    “看样子我们是中了圈套。里面的公羊小队是诱饵?!?br />
    石灿战斗经验丰富,很快猜测到了一些什么。

    只有这个猜测才符合常理,不然黑水组织这次倾巢而出,能准确的找到他们位置?

    很明显黑水组织有备而来,甚至还带出来了几挺轻型机枪。

    相比起来,末日行者的火力就远远不足。

    虽然他们人手不少,但是火力配置用用来对付公羊小队是足够,但面对黑水组织那是不如的。

    刚才那阵子对枪,他们已经消耗了这次带来的一半多弹药。

    “江流石他们怎么还没有动静?”石灿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向背后的石林处看了一眼。

    “恐怕他们都被公羊小队干掉了。你不会真以为他们能有什么作为吧?”邢不破鼻息里哼了一声。

    石灿瞳孔里冷光闪烁,没有多说什么。

    忽然对面密集的枪声停了下来。

    “末日行者的人,你们还负隅顽抗?都乖乖投降。你们这次中了我们埋伏,顽抗下去死路一条。我们这次足足来了一百多个异能者,光凭这些异能者,就能硬吃你们了?;褂?,我们带了这么多弹药出来——比拼火力,你们行吗?”

    对面的重卡里传来了一个声音。

    他们其中一辆重卡上,军用防水布被拉开,暴露出了里面一盒盒的子弹箱。

    “是路长阳?!逼渲幸涣局乜ê蠖悴刈诺牧璺缑纪肺⒅?。

    他就知道路长阳报复心极强,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布置对付末日行者。

    这声音的主人,确实是路长阳。

    他此刻志得意满,像是大灰狼盯着小白兔,看着对面的七八辆重卡车阵。

    他能想象到,此刻末日行者的人一定都躲在重卡车后瑟瑟发抖。

    这一次他们可是带出了队伍七成的精锐,特别是他身后,还坐着一个威势无匹的人。

    那个人坐在重卡的阴影中,一言不发,只是双瞳偶尔闪烁出如电的精芒。

    周围的一些异能者神情恭敬,他们是一群饿狼,而这人,便是一头猛虎。

    看到这个人,路长阳的心异常踏实。

    有这个人在,末日行者肯定会被他乖乖收纳进手中。

    “嗯?石影小队的人呢?那帮小子不是很嚣张吗?乖乖把他们交出来?!甭烦ぱ裟抗庠诔刀永镆簧?,却发现刚才开始都没有看到那个石影小队。

    路长阳的话一传入末日行者阵营里,顿时炸开了锅。

    一些队伍嗡嗡的讨论起来。

    “他们要找石影小队?”

    “但现在石影小队不在啊?!?br />
    “别傻了,就算交出石影小队,他们能放过我们?何况石影小队现在跟我们是合作关系?!?br />
    这时候,末日行者的车队后面露出了一个人影。

    这个人举着白色的布条,双手冲黑水组织的车队那边挥舞着,嘴里大声嚷嚷着。

    “别开枪,有话好好说?!?br />
    陡然看到对面的人,路长阳微微一愣。

    他认得那个从末日行者车队冲出来的人,好像是末日行者一个小队的队长,姓邢。

    “你有什么话要说?”路长阳缓步走了出去。

    他料定对方的人不敢开枪。

    这是一种对己方实力上的绝对自信,而且他相信有自己的大哥在,没人能伤得了他。

    看到路长阳走了出来,邢不破脸色大喜,他犹豫了一下,也走了出去。

    “路会长,你是想要找石影小队麻烦对吧?你们尽管找他们去好了,只要你能放过我们……他们就在石林里,而且他们的中巴车就停在我们队伍后面。我们都可以交给你们!”

    路长阳微微一愣,这是……卖队友?

    他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末日行者的人果然都是一些臭鱼烂虾。

    “邢不破,你在说什么?你给我回来!”忽然石灿一声怒吼。

    虽然他对石影小队有意见,但一码事归一码事,他绝对不会这样出卖石影小队。

    末日行者其他的队伍,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这样毫无顾忌地卖队友,他们的面子也挂不住。毕竟身为异能者,多少还是有自己的骄傲。

    “队长,你还护着石影小队做什么?他们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他们对我们组织一点价值没有,反而是祸害……”邢不破回头冲石灿振振有词。

    可他话音刚落。

    远处传来了一声枪响。

    邢不破的脑袋,在两边人马的视野中,像一颗西瓜那样爆裂开来。

    噗。

    鲜血脑浆溅射得很远,不少都喷到了路长阳身上。

    连邢不破的尸体,也被重重地抛到了路长阳的面前。

    路长阳惊怒交加,已看到了远方,在石林后面绕出来了一队人马。

    这些人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的赶过来。

    为首的一人赫然正是江流石。

    路长阳惊怒交加,江流石?!

    但旋即,他发现江流石手中举着一把狙击枪,而且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路长阳瞬间吓得魂飞魄散,刚才邢不破就是被这狙击枪爆头!

    他脚步在地面重重一点,身形已经飞掠开七八米远,速度快如疾风的狼狈奔回了大车里。

    “江流石,你在干什么!”那边石灿怒吼起来。

    看到江流石手中的狙击枪,他哪里还不知道邢不破是被谁干掉的。

    虽然邢不破出卖江流石,但毕竟是末日行者的人,怎么能就这么被江流石一枪崩了!

    “我跟你们末日行者是合作关系。但任何人想要出卖我,那么就不是朋友,而是敌人。面对敌人,我通常只有一种做法?!蹦ν谐悼搅耸由肀?,江流石跳下了车。

    即便是面对石灿的愤怒,他神情依旧很平静,拿着狙击枪的手很稳,如同磐石。

    “对,我支持江队长的做法。邢不破太无耻了,我们末日行者没有这样的人,而且极度白痴。真以为卖了石影小队,黑水组织的人就会放过我们吗?”凌风站了出来。

    他说话的时候,目光是看着其他小队的队长。

    他是故意说给这些人听的,免得一些人难免会有跟邢不破同样的想法。

    小七在旁边笑嘻嘻的,心情爽得不行。

    他早就看邢不破不顺眼,这家伙终于是不得好死。

    那些小队的人都没人说话,他们中本来也有人和凌风想法相同,一些有小心思的,看到邢不破的下场,也立刻收敛了。

    “你的行为,我回去要报告会长?!笔咏吡ζ较⒆∧谛牡呐?,对着江流石冷冷道。

    江流石丝毫不以为然。

    邢不破毕竟是末日行者的老人,他把邢不破枪毙了,这对于队伍的领袖石灿是一种挑衅。

    不过这石灿居然没有马上爆发,而是顾全大局忍住了。

    “好,你跟侯定坤怎么说我都没意见。不过刚才邢不破出卖我的事,如果重来,我还是会干掉他?!苯魇乱痪浠?,向齐亮等人拍了拍手掌。

    齐亮骑着的摩托车引擎轰鸣,几下赶了过来,将一个人狠狠推了下来。

    “公羊?”看到地上萎靡不振的人,石灿吃了一惊。

    他看向江流石等人的眼神,瞬间了变化。

    江流石他们进去石林,最多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就解决掉了公羊小队,这简直不可思议。

    江流石他们只是C级队伍,就算也加上一直B级队伍风神小队,也不可能这么快干掉公羊小队啊。

    公羊小队手上栽了的B级队伍就不下于三支,更别说石林这种复杂地形。

    公羊小队在乱石岗里,战斗力绝对能够翻几倍。

    石灿原本心里还打算着只要石影小队求助,他就派人进去支援,挫挫石影小队锐气。

    没成想,石影小队竟做到了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

    其他的公羊小队幸存者,也被一个个从摩托车上扔了下来,在雪地里摔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