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地点,是最好的埋伏地点。公羊应该已经熟悉我们的行走路径了?!苯魇醋胖芪Ч馔和旱氖夯旱?。

    这一带的石柱林,比较开阔,而且一些石柱粗大,背后可以潜藏人员,不易被发觉。

    而且冉惜玉的精神探测中,公羊小队已是毫无顾忌的来到了他们身后不远处。

    只是因为他们行动小心,而且对环境熟悉,所以风神小队的成员没发现公羊小队的动静。

    “什么意思?”齐亮依旧不解。

    “走吧?!苯魇恋媒馐驼庑└丛拥氖虑?,继续往前走去。

    江流石一声令下,风神小队众人虽然还是摸不着头脑,但还是马上跟了上去。

    江流石他们离开不久,在他们背后的石林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

    一个双眼充满血丝的人蹑手蹑脚的钻了出来,观察了一会儿,向背后挥挥手。

    顿时公羊小队的人都涌了出来。

    他们没有骑摩托车,完全是凭借双脚,不过身上都背了漆黑的军用背包。

    “老大,这帮人真是蠢透了,送一帮菜鸟来送死。如果他们全部涌进石林里,我们也只能逃跑?!币桓龉蛐《拥亩釉?,笑嘻嘻道。

    公羊神情也很轻松。

    “确实是菜鸟,走得路线基本相似,看来领队还是个路痴。这种队伍还来送死。以他们的路径判断,待会儿他们还会绕回来。我们就在这里埋地雷。炸死他们?!惫蛐ψ诺?。

    他一开始是很警惕的,后来他嗅觉一直在嗅着进来的队伍动静。

    结果发现这支队伍虽然忽左忽右的走,但路径基本相同,明显是被石林的地形给困住了,就是在绕圈子。

    他这下子彻底放心了。

    他的背包里,可是有大量他自己制造的简易地雷。

    以前他就是靠着这些地雷,阴了足足三支B级队伍。

    “天然的埋伏地点?!弊邢缚戳酥芪Э梢远惚艿氖谎?,公羊嘴角笑容不减。

    “分散开埋,争取一次性炸死他们!”公羊补充了一句。

    只要一发地雷爆炸,就会引发恐慌,到时候那莽里莽撞的幸存者队伍就会到处乱跑。

    然后周围都轰轰轰的一片。

    公羊仿佛看到这样的血淋淋情景,嘴角已经露出狞笑。

    他跟着两个兄弟,走到了左边的一处石柱前方。

    他面前的人刚刚扒开一处雪地,要将地雷埋下去。

    “妈的,怎么还有荆棘?”埋地雷的人赫然看到雪地里居然有带刺的荆棘。

    他大咧咧的伸出手,长满老茧的手就要将荆棘拉扯出来。

    忽然间刚一碰触到那荆棘,荆棘的绿色针刺骤然暴涨,漾出一股能量光泽。

    刷的一下,他双掌被暴起的荆棘针刺刺中。

    被刺中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被刺到的手臂麻痹了。

    “有毒?”

    脑海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刺入手中的荆棘居然破开了土壤,大片的绿色植物像是毒蛇一样席卷过来。

    无数的针尖瞬间将他扎得血肉模糊。

    不仅如此,大量的鲜血连同体内的异能能量,随着生命的消逝被迅速吞噬。

    几乎是转瞬间变成了一具只剩下骨骼的干尸,身体里没有半点体液。

    “什么鬼东西?”

    看到这一幕,公羊吓得连连后退。

    这什么怪植物?竟然瞬间扎死了一个异能者?而且还吸干了!

    啊、??!

    这时候旁边又响起了两声惨呼。

    不远处的地方,前去埋地雷的两个兄弟都被古怪粗壮的荆棘扎死,随后迅速变成干尸。

    诡异的一幕,让整个公羊的队伍瞬间乱了。

    紧接着又是三声惨叫,又是三个人倒在了突然冒出来的古怪荆棘下。

    本来公羊小队就只有十七个人,瞬间就倒了五个人。

    而且五个人当中,还有一个异能者。

    “不对劲!”

    极度的慌乱中,公羊反而迅速冷静了下来,他骤然嗅到了远处两百多米外,完全是一片刺鼻的气味。

    而且这刺鼻的气味来得很快,是顺着风的风向吹过来。

    瞬息间,他鼻腔里都被一股十分刺激的味道充斥。

    公羊的嗅觉异能,让他嗅觉的敏感是猎犬的几十倍。

    所以他的嗅觉可谓既敏感,又脆弱。

    这会儿无比刺鼻的味道,在他敏感的嗅觉中,令他无比痛苦。

    “什么味道?快离开这里!”

    战斗的本能,让公羊直觉察觉到了危险。

    他被人针对了!

    忽然,公羊视线前方的石柱后冲出了一支杀气腾腾的队伍。

    为首的是一个年轻人。

    这年轻人气质很独特,双目深邃如夜,虽然是个普通人,但在此刻却让人第一眼就看见了。

    他手里端着一把——狙击枪,旁边还跟着一个有些柔弱的美丽少女。

    “投降吧?!?br />
    带着人冲出来的江流石看着乱成一团公羊小队成员。

    他有些皱眉,看来是自己高估了面前的队伍,这些人可没什么精锐的模样。

    吼!

    忽然一个人猿般的异能者,向江流石杀气腾腾的扑了过去。

    “砰!”

    江流石手中的狙击枪弹起一颗金属子弹壳。

    扑过来的异能者瞬间身体被撕裂成了两段,哼都没有哼一声俯冲两步,血淋淋的倒了下去。

    砰!

    又是一声响。

    另外一个试图逃跑的异能者,化身成了猎豹一样,速度快如闪电。

    可他人在空中腾起的瞬间,头颅炸成血雾。

    公羊身体里的血液,瞬间冰冷。

    狙击高手!

    即便是一个普通人,只要是狙击高手,面对异能者依旧掌握着生杀大权。

    公羊队伍里总共只有五个异能者,一个受伤,一个被古怪荆棘弄死,现在两个又爆头了,只剩下他一个人还活蹦乱跳。

    这样就算了,对面冲过来的队伍,竟然足足有十四个异能者。

    他们扑入公羊小队,犹如猛虎一样,一些试图反抗的普通幸存者被迅速屠杀。

    “我……我是公羊,别枪毙我!”面对江流石的狙击枪,公羊满脸惶恐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举起了双手。

    他完全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怎么会这么快就就崩了?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江哥,太弱了吧。没有我们,你们也能够完全碾压他们啊?!逼肓琳馐焙蜃吡斯?。

    他的异能力是一只人熊,身躯粗壮,力大无穷,刚才硬生生撕裂了一个公羊小队试图引爆地雷的成员。

    “你懂什么。如果不是江哥刚才兜兜转转那么大的圈子,迷惑了他们,加上又有这古怪荆棘扰乱了他们,又是寻找顺风口埋伏,抛洒下了刺激性的化学粉末。不然的话,怎么可能现在这么轻易得手?!蓖醮=萄灯肓恋?。

    听到王传福的话,公羊身体一颤,看向江流石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恨和畏惧。

    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这年轻人的精心布置!

    从这年轻人踏入石林一开始,这迷惑的陷阱就开始一步步的设置了。

    结果他还以为这石林的地形发挥了作用,让这些人迷路了。

    “不对,你……你怎么能侦察到我们的一举一动?”公羊忽然身体一颤,惊骇的看着江流石。

    如果对方要这样的布置,起码需要对他们公羊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才行。

    “你说呢?”忽然一个温婉的声音,在公羊脑海里响起。

    精神能力者?

    公羊脸色一白,瘫软在地,这队伍居然有精神能力者,难怪能侦查到他的一举一动,做出相关布置。

    他输得不冤。

    “江哥,有人,不是,是很多人……他们往我们这个方向快速逼近!”这时候,冉惜玉这时候眉头微皱,冲江流石道。

    这时候,齐亮拿着铁链向公羊走去。

    公羊听到了冉惜玉的话,愣了一下之后,忽然眼前一亮。

    “黑水组织?一定是他们来了!”

    其实公羊压根没料到自己会这么快被人抓住,否则按他的想法,他们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黑水组织就已经将这些人解决掉了。

    “黑水组织?难怪你们刚才一直在石林里兜圈子没跑,原来是想要引诱我们进去,等黑水组织包我们饺子?!苯魇形虻?。

    他就感觉这公羊小队似乎很有底气,原来是仰仗着黑水组织。

    黑水组织看来是做了一个局。

    “不过他们来了你们也逃不掉,你这个三级拓荒令任务我要定了?!苯魇?。

    他要迅速增加自己队伍在霞远政府的内部评级,当然不会让到手的公羊跑了。

    这时候,张海已经拿了一条铁链上前,准备捆住公羊。

    “等等!……你放了我。我知道黑水组织的很多秘密,他们显然是要对付你们。这些秘密你们可以卖给霞远安全区的军政府,那边一定会采取措施对付黑水组织!”公羊嘴里示弱着,屁股向后了几步。

    他嘴里说着,眼睛里骤然产生了一缕凶芒。

    他脚下的鞋子骤然被崩开,露出了一双羊蹄,额头迅速出现了一支长角向江流石狠狠顶去。

    但他身躯刚有异动,脑海里只觉得像是被一口铁锤狠狠砸中。

    剧痛中身躯所有动作一下僵硬。

    精神攻击!

    公羊瞬间绝望了。

    “别轻举妄动,你任何情绪的流露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比较в窬娴?。

    砰!

    一声枪响,公羊惨嚎起来,左腿瞬间被枪打得血肉模糊。

    剧烈的疼痛让他惨叫不已,浑身抽搐不停。如果不是身体素质强悍,公羊现在就已经痛晕过去了。

    “不规矩,下一枪直接爆你头,我想,霞远军队也不会拒绝尸体的,只是我带回去有点恶心?!苯魇种幸丫嗔艘话盐逅氖绞智?,顶在公羊脑袋上,声音冰冷。

    被依然带着灼热的枪口这样顶着,公羊脸上抽搐了几下,咬紧了牙关,喉咙中发出闷哼。

    比起痛楚,死亡更让他害怕。

    “别做任何想法。你所谓的黑水组织的秘密,无非是黑水雇佣你抢劫政府,可以借此威胁到黑水组织罢了。这种事情我不想要搅和?!苯魇骄驳?。

    他做事情一向只要达成目的就够了,至于对付黑水组织,只要不惹到他头上,那都是末日行者的事情。

    公羊脸色顿时死灰一片。

    江流石说得没错,他确实是黑水组织鼓动下才劫掠的军车物资。如果这信息不能打动面前的人,那他是彻底没希望了。

    其他公羊小队的成员,一个个面如死灰,不敢动弹。

    “你们的摩托车藏在哪里?物资呢?”这时候王传福上前,狠狠一脚将其中公羊小队成员狠狠踹翻。

    风神小队还有张海他们,都开始对公羊小队搜刮起来,一些人得到了物资藏匿信息,迅速向石林深处进发。

    这时候,江流石却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激烈的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