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驾驶着基地车,在雪地里溅起飞扬的雪雾,一会儿就靠近了那密密麻麻的石林地带。

    地面这时候开始起伏,凹凸不平的地势虽然在风雪的覆盖下有所缓和,依旧对中巴车这种大车轮胎并不友善。

    幸亏江流石强化后的防弹轮胎,跟车身的减震性能优越,即便是车体在上下颠簸,车厢内依旧很稳定。

    冉惜玉已释放出了精神探测。

    一圈圈的精神波动仿佛流水,涟漪般向石林里扩散。

    “江哥,我感应到了!”冉惜玉提醒道。

    江流石屏气凝神,仔细观察冉惜玉共享探测到的红色光斑。

    “他们在石林深处,距离我们有一公里的路程……五个异能者,十二个普通人……”冉惜玉缓缓道。

    江流石有些意外,这群人肯定是公羊小队无疑。

    其实江流石的初始判断,跟石灿差不多,认为公羊小队既然发现了他们的大部队,肯定是会逃跑。

    因为霞远军政府给的资料中,公羊的性格很谨慎、小心,察觉到末日行者这种大型组织,绝对不会停留在原地。

    但江流石出于谨慎也要过来侦查一下,没成想结果公羊小队竟没有走。

    “有点意思了?!苯魇旖锹冻隽艘凰康θ?。

    精神探测的视野里,他发现公羊小队正谨慎的在石林里兜圈子。

    很显然这公羊小队是故意不跑。

    那么,是想引诱他们进去?

    公羊小队哪里来的底气?

    “你们怎么停下了?”

    过了一会儿,那些追着中巴车屁股跟过来的重卡车队,轰隆的停在了中巴车附近,溅起一阵雪花。

    石灿跳下了车,冷冷的看着冲江流石。

    既然是要侦查,自然要有人进入石林里面去。他没想到江流石他们只是待在中巴车上。

    这让石灿有点不爽。

    “不用侦查了,人就在里面。我们车子进不去,所以想要等你们的人来,一起进去?!苯魇?。

    石林的环境很狭窄,除非是摩托车,不然中巴车、越野车这种四个轮的都进不去。

    而且一旦下了中巴车,江流石就失去了最大的依仗,进入石林里有一定风险性。

    即便他觉得石影小队的实力能够干掉公羊小队,但他不想要队员陷入危险中。

    他刚才算了一下,最少要多一队的异能者一起进去,他才有把握完全逮住公羊的人。毕竟石林里面纵横交错,小径很多。

    而进入石林后,石影小队最大的问题不是实力,而是人不够。

    “你怎么知道公羊的人就在里面?你莫非开了天眼不成?”邢不破在旁边笑嘻嘻道,话语里不加掩饰的嘲讽。

    就算有精神系异能者,一般的精神系也探测不完整个石林的,能探测一小部分就差不多了。

    而且谁知道江流石队伍里有什么人?

    孙坤跟张海一听,不乐意了。

    从一开始邢不破这家伙就一直叽叽歪歪,还没完了?

    “你什么意思?我们江哥说人在里面,就是在里面。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带队进去试试?!闭藕E吭舱?,瞪向邢不破,眼睛里有一股杀气。

    邢不破身边的几个灰螳小队的成员都涌了过来,健壮得跟钢铁似的双臂抱在胸前,冷冷的跟张海他们对峙。

    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其他末日行者的小队,都没人说话,只是在旁边饶有兴致的围观。

    江流石看到周围的人群看戏一样的神情,眉头微皱,这末日行者组织的队伍人心不齐。

    这时候,齐亮一把吐掉嘴里的草茎,直愣愣站到邢不破面前。

    “你这家伙,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别狗眼看人低,居然怀疑我们江哥?连我们江哥一根鸟毛都不如的狗东西。我们江哥当年在中海安全岛,可是连军……”

    齐亮狠话还没有放完,嘴巴被人一把捂住。

    “臭小子,你给我过来!”

    王传福脸色有些发白,旁边也跑来一个人,两个人连拖带拽的将齐亮拉了回去。

    王传福向江流石抱歉的笑了笑。

    毕竟石影小队杀掉中海安全区军区大佬的事情,他们知道可以,但是这绝对是不能宣之于口的事,是一种忌讳。

    如果事情传到霞远安全岛,军政府彼此间都是有联系的,因此而盯上江流石,那就是给江流石惹祸了。那江流石还会饶过他们?

    “搞什么飞机?”邢不破看到这一幕,心里暗自嘀咕。

    这帮子中海来的风神小队,对江流石的态度可真古怪,好歹是一支B+级队伍,需要对一支C级队伍捧臭脚?

    “呵呵,你们如果真这么强,就自我证明一下,进去啊。如果你们真到抓了公羊小队,我当面道歉?!毙喜黄评裂笱蟮厮档?。

    他就是要挤兑死这帮外来的石影小队。

    江流石怎么会理会他,这邢不破的道歉对他毫无意义,他也根本不会和这邢不破证明。

    他扫了邢不破一眼,眼底闪过了一丝冷色。

    “嗯,我想会长这么信任你们,一定是赞同你们的实力。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挑选两支队伍跟你们一起进去?!币恢泵辉趺纯诘氖?,忽然道。

    他倒没有别的意思,石影小队太过于桀骜,并不怎么听从他的命令。

    石灿想要让这支队伍稍微受点挫折。

    江流石深深看了石灿一眼,淡淡一笑,差不多猜到了石灿的一些小心思。

    “你们谁愿意跟我们一起进去?”江流石目光从末日行者的队伍里扫过。

    江流石才不会考虑其他问题,他首先要保证的是自己队员的安全。

    没人开口。

    所有队伍都懒懒的,有的互相窃窃私语,有的玩弄着手上枪支,就是没有人搭话。

    不管怎么说,邢不破都是老土著队伍,面前这个新人队伍实在有点嚣张了。

    他们自然选择站边邢不破。

    “江队长,我们风神小队挺你到底。我们跟你去?!蓖醮I锨耙徊?,跟江流石并肩站立。

    “我们也跟你一起去?!绷璺缯馐焙虻?。

    他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刚才他应该第一个出声支持江流石才对,毕竟石影小队是引荐给侯定坤会长的。

    但是刚才想到站队问题,他稍微犹豫了下,居然被王传福抢了先。

    “谢谢。不过风神小队跟我们进去就行了?!苯魇辶璺绲愕阃?。

    人不需要多,有一支精锐守着一些通道,做一些尖刀的事情就成。

    其他事情,他的石影小队都能够解决。

    江流石做事情很果断,将基地车和影留在了外面,李雨欣也留在车上照顾江竹影。

    一旦有什么情况发生,影可以迅速驾驶基地车做出反应。

    江流石带着零、张海、孙坤、冉惜玉还有风神小队,速度向石林里面进发,没有半点犹豫。

    “呵呵,这群外地佬是不知道公羊小队的厉害,进去就是送死。以前追杀公羊小队的足足有五支B、C级小队,都被他们设圈套干掉。这帮外地佬在石林这种环境,肯定要吃大亏,说不定全军覆没?!笨醋沤魇窍г谑掷锏谋秤?,邢不破幸灾乐祸道。

    其他一些队伍,听到邢不破的话都暗自点头。

    如果公羊小队真的在里面,这帮外地佬冒冒失失进去,确实是有些不妥。

    “都是一起出来做拓荒令任务的队伍,你少说几句。如果里面有任何不对劲,我们进去接应?!笔雍鋈豢诘?。

    他只是想要打压下石影小队的气焰,并不希望石影小队真的出事。

    而且他内心里也不大看好石影小队,只等石影小队有所动静,在轮到他出马帮忙,竖立威信。

    “哎,石队长,你就是老好人?!毙喜黄菩ξ?,心里面却暗自腹诽了石灿几句,既然都看江流石不爽了,又何必在这时候跳出来装好人?

    “你们都不看好江哥吗?我看法跟你们不同,江哥的石影小队实力深不可测,不然风神小队怎么那么崇拜江哥?等着吧,说不定以公羊小队几下就被干掉了?!毙∑呷滩蛔∥魇祷?。

    他对江流石队伍的实力印象深刻,不喜欢听邢不破叽叽歪歪。邢不破这么说,无异于在排挤凌风。

    “呵呵,那我们就等着瞧好了?!毙喜黄坪吡艘簧?,捧起一把雪慢悠悠的洗了一把脸。

    公羊小队最擅长埋伏、偷袭,这种石林环境,简直就是天生给这帮家伙量身定制。

    那帮外地佬被他几句话就激了进去,邢不破心里面还是很开心的。

    石林里面的路径,已是积了一直到大腿的厚厚雪花。

    但即便这样的大雪,里面的野草跟蔓藤,还有一些植物依旧长得很旺盛。

    冰天雪地之中,石林里的光线竟然被光秃秃的石柱还有许多植物遮蔽得很阴暗。

    这已是第二次跟着江流石他们在车外活动,虽然身体外面是一片冰寒的世界,冉惜玉心里面竟有些暖暖的。

    她不禁想起了那个突袭雾水县的军阀杨锋时,那个暴风雨的夜晚。

    当时江流石背着她一路爬到山上,那温暖的感觉依旧在心头萦绕。

    这时候又在心田泛起。

    “怎么胡思乱想起来了?”察觉到自己情绪的异样,冉惜玉脸色暗自微微红了。

    “惜玉,你好不好走?要不我背你?!倍哒馐焙蛳炱鹆私魇纳?。

    冉惜玉身体僵住了,小脸扭了一个小角度飞快的瞥了江流石一眼。

    江流石正盯着她,她纤细的脚踝已经被脚下的雪淹没了。

    冉惜玉本来微红的脸蛋,刷的一下彻底一片绯红。

    “不用的?!彼崆嵋×艘⊥?,说道。

    “要的。这石林很大,我们队伍现在全靠你侦查。你要保存体力?!苯魇挥煞炙?,将少女扛在了背上,“而且你体质本来就不大好。这冰雪天别冻着了?!?br />
    冉惜玉动了动嘴唇,没有再说话,一只手则轻轻地搭在了江流石的肩膀上。

    以江流石现在的体力,背一个人是很轻松的事情,更何况冉惜玉还这么轻盈。

    “江哥,他们开始移动了。应该是公羊嗅到了我们的气味?!比较в竦纳粼诮魇院O炱?。

    她毕竟是跟随队伍一路厮杀过来,很快调整了心情,探测到了公羊他们的一举一动。

    通过冉惜玉共享的精神探测视野,江流石也很快看到了公羊他们的动静。

    “既然他们跟我们绕圈子,我们也跟他们绕圈子。反正他们看情况是不会出去?!苯魇辽溃骸拔颐窍蚨??!?br />
    “是?!彼腥似肷卮?。

    除了张海跟零他们没有什么异样,风神小队的人内心都有些激动。

    他们是第一次跟江流石一起行动,王传福虽然是第二次,但是他也想要见证奇迹的再次发生。

    江流石的带领下,队伍在石林里面迅速移动,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却完全就是在同样的路线上兜圈子。

    最令人奇怪的是,他们压根没有跟公羊小队碰面。

    绕了一会儿,走在最前面的江流石,忽然向地上扔东西了。

    那是一枚枚的种子。

    一路上,他在一段地方扔了足足七枚种子。

    这些种子一钻入冰雪中,竟然开始生根发芽。

    而且它们盘踞的地方,其他的植物都在枯萎,甚至连大地土壤都失去了许多颜色,像是营养被吸收。

    不过冰雪的覆盖下,这种枯萎的迹象最大限度被掩盖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蓬蓬带刺的荆棘。

    这些荆棘盘踞在地上,看上去无比普通,就是身上多出了一些针刺。

    但这些针刺,在一些风神小队的精英幸存者看来,根本没什么。

    “别靠近这些荆棘,它们有致命危险?!苯魇闯隽艘恍┓缟裥《恿成系囊苫?,出声警告。

    这些种子,当然就是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培育出来的变异荆棘种子。

    江流石以前遭遇过这种变异荆棘,自然知道它们的厉害。

    这些东西当初可都是从变异兽的胃里生长出来,天生对于周围的环境有大量的能量、资源需求。

    它们一旦生长,周围的一些植物营养连同大地里的许多金属都会被吸收,所以才会有这种附近环境枯萎的样子。

    “江哥,将这些东西洒在这里做什么?”齐亮很是不解。

    他的理解中,进入石林就是迅速找到公羊小队,直接开干就完事了。

    哪里需要像现在这样莫名其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