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石岗中。

    长满茅草的小径纵横交错,头顶上的蔓藤密布,不断漏下丝丝缕缕的雪水。

    一队骑着摩托车的车队,潜藏在一处石林的空地里。

    在他们旁边的一堆篝火,已经浇淋上了雪水,彻底熄灭。

    其中一个瘦削的汉子,石雕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任凭风雪在身上吹落。

    他微微抬头看天,一双瞳孔完全只剩下了眼白。

    有淡淡的能量在流溢。

    此刻这瘦削汉子的脑海里,已倒映出了周围几十公里范围内的一举一动。

    “……黑水组织给的情报没错,老大,果然有车队过来了。不好,这车队很庞大!”

    “……老大,他们下车了。好像提了什么瓶瓶罐罐的东西下来……”

    “靠,我……我日!”

    瘦削汉子忽然怒吼了一声,然后捂住了双眼。

    从他双手的指缝间,渗出了丝丝缕缕的血迹来,身躯一阵剧烈摇晃。

    “毒鸟,你怎么了?”

    车队的前头,公羊骤然跳下了车,将这瘦削汉子抓牢。

    “队长,有人……将我放出去的鸟击毙了,我异能受创,是个年轻人……”

    毒鸟痛苦的呻吟,那只鸟被射杀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风雪中的大地上,那个举着枪的年轻人。

    公羊眉头微皱。

    公羊小队之所以能够躲避一次次的精英幸存者小队追杀,完全都是依靠面前毒鸟异变的眼睛,能够释放精神系异能控制一些小型禽鸟和小兽侦查,还有他公羊惊人的嗅觉异能。

    现在毒鸟受创,公羊小队引以为傲的侦查能力顿时损失了一半。

    “毒鸟,具体有多少辆车?”公羊顾不得其他的,仔细询问毒鸟。

    虽然双目无比痛苦,毒鸟依旧颤抖着将自己侦查情况说了出来。

    “足足八辆重卡,一辆装甲车,还有一辆中巴车,以及三四辆改装摩托车?!?br />
    公羊心一沉。

    只从这些车型和数目判断,来的队伍就很惊人。

    普通的精英幸存者小队,一两辆越野车就足够装下了。

    那么这次来的人,最少都上百了。

    “队长,肯定是来大型组织了。怎么办?我们打不过的,赶紧撤离吧?!惫蛏肀叩淖吖匆桓龃肿炒蠛?。

    这大汉已是施展了异能力,完全就是一只巨大的棕熊,身躯庞大,走路间散发出雄浑力量。

    其他队员神情有些忐忑。

    他们自从打劫了军方物资车的事情被军政府得知,并下达了三级拓荒令任务通缉之后,每天都是在提心吊胆中度过。

    可他们也只敢在霞远安全岛附近活动,不敢跑太远。

    毕竟外面物资不好找,而且丧尸众多,远远不如这里安全区域多。

    这些天,他们几乎每天都是在跟一些精英小队厮杀中度过。

    现在听到有大型组织前来,他们没什么面对的勇气。

    “滋滋滋——”

    忽然间,公羊的口袋里传来了嘈杂的电磁声。

    公羊心中一动,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收音机。

    “……霞远民生广播电台,今天第七遍播报菜价。最近大白菜兑换其他物资价目如下……”

    公羊仔细停了一会儿,将播报的菜价完全牢记在心里面,然后这些菜价迅速按照密码对应成了一条信息。

    “公羊今天都要待在乱石岗,我们已经出动?!?br />
    翻译出来这条信息,公羊顿时傻眼了。

    这一组密码信息转换,是黑水组织平日跟他沟通的方法。

    霞远广播电台有很多公共频道,其中民生频道里就钻入了黑水的人。

    每天自由排列的菜价价格,对应密码就能向外界传达信息。

    如果继续待在乱石岗,那公羊小队就成为了诱饵。

    “老大,你怎么了?快点跑啊。这石林地带只有三个出口!”那毒鸟已睁开了血淋淋的眼睛,虽然瞳孔异能已经受损,但已勉强能看到周围的情形。

    “不,我们留在这里。黑水的人马上就要过来了。听他们的口气,他们这次是要亲自动手!”

    “??!”

    ……

    乱石岗七八公里外。

    末日行者的车队停在暴风雪之中。

    “你是怎么发现天上飞鸟的?又怎么会知道这飞鸟是被人用异能控制的?”石灿深吸一口气。

    虽然对江流石很不服气,但手上的鸟眼珠的异能波动不会作假,确实是被人用异能力控制的禽鸟。

    “无可奉告?!苯魇仕始绨?。

    他能发现天上的飞鸟,当然是凭借自己的惊人目力。但飞鸟里的异能波动,完全是冉惜玉感应出来。

    冉惜玉现在的精神力量,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感应的范围更广也更加细微。

    刚才她察觉到天空上的飞鸟不对劲,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江流石。

    但是自己队伍里的事情,尤其是每个人的异能情况,江流石自然不会轻易告诉别人,而且他和末日行者只是合作关系,就更没有向石灿交代的理由了。

    石灿脸皮一抖,眼睛里闪过一抹厉色,旋即鼻息里喷出一股浊气,克制着才没有发怒。

    “江哥,果然牛逼?!逼肓量醋沤魇?,连连甩大拇指,然后凑到他身边神神秘秘道:“江哥,你别跟这石灿废话。他分明是嫉妒江哥你的能力。跟我说说吧,江哥你是怎么感应到那鸟身上的异能波动?”

    江流石无奈了,齐亮这小子现在是牛皮糖,各种套近乎,现在干脆搞得跟他很熟一样。

    其他风神小队的成员,看着江流石的目光同样火辣。

    面前的江流石跟传说中的一样,果然很不简单。

    齐亮耳朵骤然一紧,随后他哎呦的叫了起来。

    “回来?!蓖醮3褰魇傅男α诵?,提着齐亮的耳朵拉回队伍里。

    “如果是提前被他们发现了我们,他们现在应该开始要跑掉了。公羊小队最狡猾,平时都是骑着很轻便的改装摩托车,在石林那种环境里很好逃窜?!笔用娉寥缢?,看着江流石缓缓道。

    “暴风雪中,总会留下车轮印。乱石岗的石林只有三个大出口,我建议分成三个车队,两个车队绕过石林分头两个方向堵截、追击,另外一个车队留在这里,防止公羊小队绕回来?!?br />
    石灿话音一落,邢不破在旁边已经拍手。

    “灿哥的主意不错。灿哥,我要跟你一队!”他明明大了石灿十几岁,这会儿灿哥却叫得很亲热。

    凌风在旁边大皱眉头。

    他跟邢不破平时就在组织里不对付,这会儿邢不破明显是想要抱石灿的大腿了。

    “我觉得这样不妥。力量不能太过于分散,我们先去石林侦查一下,你们赶紧跟上来。如果确定他们离开了石林,我从东边绕过去追,你们从西边绕过去追?!苯魇夯旱?,“这样应该也来得及,浪费不了多长时间?!?br />
    “你们去侦查?就这中巴车?”石灿终于忍不住了,瞥了江流石身后的中巴车一眼:“这车子刚才一直都吊在我们车屁股后面慢吞吞的,在雪地里肯定不行,侦查也是要让摩托车队去?!?br />
    “不用了?!苯魇乱痪浠?,竟是转身就走,跟着其他队员跳上了车。

    石灿脸一热,盯着江流石的背影脸色涨得通红。

    江流石竟商量都不跟他商量一下就自主行动,这真是一次次在众人面前驳他的面子。

    “灿哥,他分明是跟你抬杠嘛?;拐觳楦鍪裁垂?,公羊小队肯定已经离开了。而且这种中巴车侦查有什么用?既然他们不听你指挥,还是靠我们自己得了!”邢不破盯着江流石的背影,在石灿身边小声道。

    其他车队也听到了江流石的话,都有些不悦。

    一辆中巴车去侦查?笑话嘛。

    “我们上车,分成两队过去!”这时候,石灿终于是在邢不破鼓动下下了决心,深深看了江流石的车子一眼。

    既然石影小队不配合,那就无视他们!

    虽然侯会长让他们配合,但是真正在行动当中,他们也不会盲目配合。对这石影小队,他们根本就不信任。

    凌风在旁边一阵左右为难,想了想,一咬牙跳上了车。

    这时候,车队的车刚刚发动。

    只听轰隆的一声巨响,激烈的引擎声中,他们的车队面前闪过了一道闪电般的巨影。

    只见那辆中巴车,竟以堪比F1赛车的速度,向石林迅速冲去。

    转眼间就甩开了他们几百米。

    “这……我靠,好快!”齐亮在装甲车上盯着中巴车的车屁股,目瞪口呆。

    其他车队也是一片惊叹声。

    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这样快的车子,还是一辆中巴车。

    而且这样的路面,如果速度太快车轮胎会在冰面上打滑,更别说这地形复杂。

    可中巴车竟没有任何打滑,甚至是颠簸,快速而平稳,感觉像是借着这冰面,反而速度更快了一样。

    “赶紧追过去!”领头的一辆重卡上,石灿一咬牙,脸色阴沉。这才刚说完,就被打脸了!

    跟他一个车里的邢不破,根本不说话了。

    他现在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嘴里冲石灿道:“石影小队,改装过的车子明明这么快,刚才还一直吊车尾装低调?石哥,我看他是故意的!”

    “闭嘴!”石灿冷冷瞥了邢不破一眼,这邢不破就是蠢,这时候再说这些,不是更让他石灿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