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眼睛亮了。

    等了这么久,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终于是有了初步的结果。

    异种植物培育所,是他目前投入最大的一笔。

    足足耗费了两颗二级变异晶核,还有一堆稀有材料。

    他对这个隐藏进化项目寄以厚望。

    “星种,开启异种生物培训研究所!”江流石在脑海里道。

    “滴——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开启中……警告,内部空间不足,临时自行调整分配空间……”

    内部空间不足?

    江流石怔了怔,看来基地车再次升级已经是很迫切的事情了。

    光凭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需要的空间就耗费了不少。

    星种提醒了之后,驾驶室里面迅速改头换面,变成了完全密封的空间。

    驾驶台、仪盘、座椅等东西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闪烁着瑰蓝光彩的内部空间。

    江流石脚下是一堆混杂了稀有金属、变异兽肉的黑色土壤。

    八颗上面分泌着液体金属的变异棉堇花在摇曳着。

    但上面的变异金属液体,跟从前江流石培育的时候差不多,并没有多多少。

    土壤里有四颗闪烁能量光泽的变异种子,已变成了土豆大小,却依旧没有要出苗的迹象。

    这时候,从墙壁里面延伸出了一双灵巧的金属手,在土壤里面扒开了七棵蒙着淡淡绿意的种子,递到了他手上。

    这金属手臂,是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诞生后就存在的。

    它的诞生过程,跟影这基地车管家类似,但是级别比影低多了,充其量是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的管家。

    暂时也不是生命体,仅仅只有一双金属手臂,十分人性化。

    “变异荆棘种子培育成功,一级变异荆棘——具有自动抓捕能力、针刺有麻痹毒性,抗干旱、碱性土壤,缺水状态可存活180天……下一级进化方向,需要更多变异能量支撑,需要稀有金属……”

    江流石心中一喜,这样的东西,用来埋在土里做陷阱,绝对好用。

    有抓捕能力,又有麻痹毒性,普通人被扎中之后不死都要重伤。

    即便是变异者,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都够他们吃一壶的。

    有了这东西,手头上便又多了一份力量!

    日后这东西继续培育进化,如果变得极为庞大,深藏在地底,然后突然袭击,就算是变异兽都能一下子扎死吧。

    “四颗变异种子,有哪几种进化培育方向?都需要什么东西?”江流石仔细询问星种。

    “变异种子培育方向,初步分析活性成分,有分泌变色龙液体、燃油果实两大方向……”

    江流石想了想,这四颗变异种子是他在变异野猫胃里获得的,果然成分很复杂。

    “选择燃油果实进化方向!”想了一会儿,江流石有了决断。

    现在末世的东西搜集越来越困难,燃油果实如果种植出来,基地车的油料就不用太担心了。

    “那变异棉堇花为什么生长不稳定,是土壤的关系吗?”

    江流石的目光,最后投入到了昔日那种能够分泌活性金属的变异棉堇花上。

    ……

    吃过晚饭之后,江流石心情很振奋,依旧在异种植物培育研究所里待了很久。

    现在他的变异植物还少,随着他以后搜集更多的变异植物,培育更多的变异植物。

    以后能生产油料的植物、充当陷阱狩猎的植物、分泌特殊金属的植物……应有尽有。

    各种培育出的变异植物绝对能够支撑他在末世有更大的作为。

    第二天的早上,江流石打了个盹后,就接到了小七的通知——中午时分在大门口集合出发。

    石影小队的人都已听说了江流石跟末日行者合作的事情,很有默契的纷纷做起了准备工作。

    到了中午时分,中巴车轰隆的冲出了霞远安全区的大门口。

    一出大门,江流石就看到大门口处密密麻麻的停满了一辆辆的卡车和各种越野改装车、摩托车。

    江流石扫了一眼,就察觉到了数百个异能者。

    他很是震惊,霞远安全岛的潜藏实力,真是深不可测。

    在其他地区很稀罕的异能者,在这里就普遍许多了。

    “江哥,我们在这里?!?br />
    忽然,百米远的地方,第十检疫口前方不远处,??苛艘桓雠哟蟪刀?。

    小七就坐在其中的一辆大卡车上,向江流石等人招手示意。

    “小七在搞什么?一个新来的C级队伍,需要这样拍马屁吗?”

    另外一辆重卡车上,邢不破瞥嘴道。

    自从昨天江流石把枪捅进他嘴里,让他在众人面前大失颜面后,他已经嫉恨上江流石了。

    “邢不破,别在背后叽叽歪歪,不服气的话,战斗中比个高下?!?br />
    凌风的头从小七所在的重卡上探出来,向旁边车辆上的邢不破沉声道。

    “哟,凌风,连你都变成这新人队伍的狗腿子了?”邢不破冷笑一声,冲车子外恨恨的吐了一口唾沫。

    凌风冷哼一声,没有搭理他了。

    这时候,江流石的中巴车已经进入了凌风他们所在车队里。

    一声急刹,一辆改装装甲车很拉风的开到了江流石所在的中巴车旁边。

    王传福、齐亮等十二个人,从越野车里跳了下来。

    他们一个个都穿着黑色劲装,其中几个还穿着军绿色的体恤,有一股军人的锐利气质。

    他们笔挺的站在暴风雪中,身体蒸腾着一股热腾腾的白气。

    气势十足。

    “江哥?!?br />
    看到了江流石也下车了,齐亮眼睛一亮,咧嘴笑了起来。

    不过他的目光,却是惊奇兴奋的盯着江流石身后的中巴车。

    “王队长,这就是你说的那辆改装车吧?听你说很牛逼,不过这样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啊?!?br />
    王传福曾经见识过江流石中巴车变成矿用卡车的样子,对于江流石那神乎其神的改装机械异能,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没少跟齐亮他们吹嘘过。

    对此,齐亮早就想要见识见识这传说中的车子。

    可没等他手碰到中巴车,忽然从中巴车的驾驶室里,探出了一孔黑洞洞的枪管。

    冰山美人般的影,探出了头,手中的枪支毫不犹豫对准了齐亮的脑袋。

    她的生存意义就是?;せ爻岛捅;に拗鹘魇?,当然不会让外人随意触碰基地车。

    在影看来,这是一种对基地车存在恶意的行为,绝对不允许。

    被人这样对准了脑袋,齐亮顿时头皮发紧,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我的队员就是这样,不喜欢别人碰这辆中巴车?!苯魇恍?。

    齐亮这才蹬蹬蹬后退几步,惊疑未定的看了影一眼。

    影已收起枪,重新关上了车窗。

    “人倒是很漂亮,不过太凶了一点?!逼肓疗沉擞八诘奈恢?,嘀咕了一句。

    “江队长,这些人就是我们风神小队的成员,都是中海安全区的。他们昨天听我说你们石影小队也在霞远安全岛,都很激动,想要跟你认识认识?!蓖醭じ唤樯茏欧缟裥《拥某稍?,对江流石笑道。

    “江队长,我见过你,当时我还在龙跃小队里?!币桓龃┚躺姆缟裥《映稍?,对江流石激动道。

    其他风神小队的成员,都对江流石十分热情,围拢着江流石气氛热烈。

    自由精英幸存者小队,最为敬畏的就是军政府的力量。

    面对这传说中能够杀进军区,干掉军政府的高官且安全脱身的江流石,他们如何不激动?

    许多人更是没见过江流石,只是听说过一些关于石影小队的传说。

    这无疑为石影小队平添了许多传奇色彩。

    “风神小队脑子残掉了?围拢着一个新来的臭鱼烂虾捧臭脚?我还以为这货有多强,开着一辆脆皮中巴车得瑟个毛?”邢不破看到下面的那一幕,心里面不是滋味。

    在末世,精英幸存者小队的车辆,同样是实力的象征之一。

    石影小队开着一辆脆皮中巴车,从感官上给人的感觉就很寒碜。

    也无怪邢不破会腹诽。

    他目光抬起,瞥了一眼同车的一个青年人。

    这青年人气质很沉稳,目光古井不波,从上车开始就一言不发,闭目养神。

    他身边坐着一群神情很桀骜的异能者。

    “石灿队长,不管怎么样,我邢不破的灰螳小队只认你。你也是我们队伍的唯一一支B+级小队,这次的任务成功与否,还要看石队长发挥了?!毙喜黄瞥迥鞘映さ?。

    面对邢不破这近乎表忠心的话,石灿神情没什么变化,甚至都没有表示一句。

    他只是站起来,走到了车尾,对车下面的众人道。

    “都别说话了。立刻出发,我们这一次两个三级任务一起做?!笔由舻统?,有种很奇异的磁性。

    当目光扫到江流石脸上时,停留了几秒钟。

    “你就是新来的石影小队队长?会长在我出发前特别交代过,要跟你们配合。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长会如此信任你们一支新人小队……不过你们以前实力如何,在这次任务中,是条龙给我盘着,是条虎给我卧着。想要取得我的信任,还请在战斗中拿出百分之百的战斗力——我会好好观察你们!”石灿沉声道。

    其他重卡车上,许多属于末日行者的精英小队,目光纷纷好奇的看向江流石。

    他们昨天也听说了石影小队的一些事迹。

    江流石射爆黄?;⒌氖虑?,当然让他们听着很舒服。

    但江流石他们毕竟是一只C级队伍,会长如何信任这群新人,而且还是合作的模式。

    这就相当于江流石一支队伍,跟他们这十几支队伍平起平坐,这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

    齐亮眉毛一挑,这石灿竟然怀疑江哥的实力?

    但他马上被王传福一把拽紧,拉到了身后。

    江流石淡淡一笑。

    “没问题?!?br />
    他听出了石灿话语里的一丝挑衅意味,但江流石不在乎。

    某种意义来说,石灿的怀疑也很有道理。

    在末世,真正的强者唯一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力量。

    “那好,出发!”见江流石没反对,石灿目无表情的重重一挥手。

    末日行者他们的车队出发不久,一辆庞大的车队也悄然跟着出发了。

    他们前进的方向,赫然是跟末日行者同一条路线。

    ……

    末日行者这次的两种三级拓荒令任务,其中一种三级拓荒令任务是追捕逃入了一处叫“乱石岗”的B级精英幸存者小队。

    这支B级幸存者小队,领头的队长叫公羊,以前是第五通道很活跃的一支精英幸存者小队。

    但是好死不死,这家伙太过于贪婪,劫掠了军队拉物资的车队,那支车队的军人不多,被他阴了一把,整支队伍的人都死了。

    他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料想他有个手下被他长期苛刻对待,又害怕这件事东窗事发的时候牵连到自己,于是向军政府告发。

    军政府从此长期通缉公羊小队。

    但公羊这个队长,天生有很敏锐的嗅觉,能很远嗅到敌人的气息而远遁。

    这三级拓荒令任务等待了很久都没有队伍成功过,反而有几支追捕的队伍堕入了公羊的圈套,有去无回。

    这一次,末日行者小队干脆将这个任务接了下来,而且几乎是倾巢而出,就是要老鹰搏兔,全力一举拿下。

    另外一种三级拓荒令任务,距离乱石岗不远,搜索末世之前的上甲村。

    那一带在末世刚开始的时候,曾经是撤离的科学家、技术人员路线之一。

    曾经有一队车队撤离的时候就在附近消失,传闻是大群丧尸袭击了这支队伍。

    政府发布这个三级拓荒令,就是想要找到那消失车队的尸骸,试图将所有能用的科学资料都带回来。

    毕竟曾经有科学家在那支车队里。

    车队距离乱石岗尚有几公里,前面领路的车队骤然停了下来。

    在江流石的视线中,几公里外的地方是一个喀斯特地貌的乱石林。

    此时暴风雪停止,雪中的视线很好,可以看到无数跟尖笋似的石头。

    这些石林十分庞大,面积足足有十几里。

    这样的地方,果然是很好藏身的地带。

    这地方以前是个景区,不过现在只有安全区和危险区的概念,谁还管景区。

    “现在所有人都下车,这一次我们来了十五支队伍,足足有一百四十七人。现在每支队伍都拿着这大半瓶粉末,沿着乱石岗周围一公里抛洒。预计时间一小时?!?br />
    石灿手里提着两个大木箱,从木箱里面搬运出来了一瓶瓶的红色粉末。

    “什么东西?”方亮不禁很好奇。

    “军方制造出来的一种强刺激性的粉末,有多种气味,非常容易弥散。公羊最强的异能力就是嗅觉,我们距离他所在的地方有七八公里左右,是安全距离。这个距离内,加大包围圈抛洒这种化学粉末,能够完全混淆他的嗅觉能力,抓他就轻而易举?!笔咏馐偷?。

    “队长,你可准备得真充分。这一次公羊是跑不掉了!”邢不破在旁边**裸的拍马屁。

    石灿没理会邢不破,只是目光看向江流石。

    “江队长,你怎么说?有什么异议没有!”不管如何,他还是会给会长侯定坤一点面子,起码会做得比较跟江流石配合。

    但其实他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不耐烦的神色,这种事,他已经准备妥当,却还要多此一举跟江流石废话。

    江流石摸了摸鼻子。

    “说真话还是假话?”

    石灿脸色一沉。

    “江队长,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那好,我觉得吧,纯属浪费时间?!苯魇?。

    他这话一出口,周围的所有人都安静了。

    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江流石,你是怎么跟石队长说话的?你是故意挑事吧?”邢不破语气犀利,目光里却有一丝隐隐的期待,不停的瞥石灿。

    其他队伍沉寂了一下,一些人不满的目光瞥向江流石。

    虽然是会长特别交代过的新人队伍,但这样**裸的反驳石灿,让他们这些霞远安全岛的土著队伍,感觉很没面子。

    石灿脸皮抽动了一下,他这样询问江流石,已经是给了江流石这新人很大的面子。

    但是有人太不知好歹了。

    “说说,怎么浪费时间了?”石灿脸色阴沉如水,好在他依旧很沉稳,没有马上发作。

    但是谁都能听出来他的口气,只要江流石不能给出满意的答复,石灿绝对会爆发。

    风神小队众人好奇的目光凝在江流石脸上,他们当然不会怀疑江流石。

    只是他们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抓捕公羊小队。

    江流石的神情很古怪,他抬头看天。

    “看到了吗?那里有一只信鸽在盘旋?!?br />
    邢不破微微一愣,旋即扯着脸皮狂笑起来。

    “江流石,你傻?别说天空上没有什么鸟,就算有鸟,关我们这次行动什么事?”

    暴风雪之中,能见度本来就低,加上天空暗沉,哪里能看到什么鸟。

    邢不破盯着天空瞧了半天,别说鸟,连一根鸟毛都没看到。

    其他人都哄然笑了起来,感觉莫名其妙。

    “你在耍我?”石灿吼了起来,脖颈青筋暴起。

    忽然,江流石一扯风衣,闪电般抄了一只amr—2在手上。

    狙击枪对准天空,哒的一声响。

    然后江流石骤然向前面冲去。

    他速度极快,几乎是嗖的一下窜出去十几米开外。

    他一把抓住了那天空中掉落的东西。

    众人看得分明,那是一颗血淋淋的鸟眼珠。

    其余部位,明显都被狙击枪打爆了。

    从江流石开枪,到他抢身出去接住掉落的鸟眼珠。

    不过是几个呼吸间的事情。

    好快、好准的枪法,这接眼珠的反应速度也是绝了!

    一干末日行者的异能者,盯着江流石走过来的身影,暗自震惊。

    刚才江流石露的那一手枪法,真的震住了他们。

    他们可是没人看到天空中的鸟,更别说抄起狙击枪在这种暴风雪天气下,将那鸟儿击毙、接住鸟眼珠。

    “你可以感受一下,这鸟眼珠里有淡淡的异能量波动?!?br />
    江流石将鸟眼珠丢给石灿。

    石灿将信将疑的接过眼珠,果然是感应到了一股很淡的异能量波动。

    “我估计政府的资料并不仔细,公羊的队伍里,不仅仅是公羊拥有惊人的嗅觉,而且他队伍里面有人能够用异能量控制飞禽一类的小东西,来做侦查?!苯魇?。

    “所以即便能够干扰公羊的嗅觉,我们其实也早就暴露在他们释放出的禽鸟侦查之中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