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又有车子跟过来了,就在我们后面。是一辆脆皮中巴车,破破烂烂的,可能是从齐山市那边逃难过来的?!?br />
    车流里,最前方领路的越野车里坐着几个人。

    其中一个身上烙印着密密麻麻刺青的年青人,仔细观察着驶入了车流的中巴车,冲驾驶座上的那个中年人道。

    他的视线中,那辆中巴车全身到处都是灰泥,肮脏不堪,而且没有改装的痕迹,除了保存还算完好,完全就是普通幸存者最喜欢的车型——车厢内部空间大,能储存东西,但是也脆皮,根本扛不住丧尸和变异兽。

    那车体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就是逃难来的,外表的泥浆都结壳了,至于车牌号虽然是外地的……但是这车怎么可能是从一千多公里外来的?

    所以这青年,直接就认为这车是从附近的一座城市赶来的了。

    “我看到了?!?br />
    驾驶室上的中年人戴着墨镜,只是穿了一件短袖夹克,露出了精壮的肌肉。

    在零度以下的冰寒中,竟像是没有感觉一样。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对那刺青青年淡淡道:“小七,去收一下领路费,跟他们说清楚前面的情况?!?br />
    顿了顿,这中年人补充道:“低调点,不要吓着他们了?!?br />
    开这种车,多半都是些普通人,顶多有一两个异能者在车里。

    这种逃难的队伍多得是,异能者也分强弱,而这种队伍的异能者,都是些实力不强的,和普通人比起来还可以,但是和真正的幸存者小队比起来,那就差远了。

    凌风他们的小队,是一支在野外闯荡的精英幸存者小队,平时都是靠着做霞远安全岛里颁布的一些任务和猎杀变异兽为生。

    “凌风大哥,你就是心善。要是我,这么冷的天才懒得管那些人死活?!毙∑吖具娴?,说话间十分露骨的拍了下马屁。

    凌风墨镜下的眼睛,看不清楚眼神,但嘴角分明勾起一丝弧度,显然小七的话让他颇为受用。

    江流石把车开进了那破烂车流的最后面,不过他有些无语,前面的车不走了,而国道不知道为什么沟壑纵横,破坏得很严重,只有单车道可以出入。

    放眼望去,四周大雪茫茫,也没有其他的路,只能在这后面暂时停了下来。

    这时候,江流石看到前方停下来的越野车里跳下了一个浑身刺青的青年人。

    这青年人即便是大雪天,依旧是穿着一件T恤,全身肌肉结实。

    在他身上,星种感应到了异能能量的气息。

    青年人快速向中巴车靠近,临近的时候,拍了拍江流石驾驶室的窗户。

    江流石瞥了他一眼,看向不远处的冉惜玉。

    冉惜玉冲他摇摇头,示意没有什么危险。

    江流石神情淡然的将驾驶室窗户缓缓摇下。

    “什么事?”江流石坐在驾驶室里,低头看向了这名青年,问道。

    江流石看着不过二十岁左右,除了眼神十分沉静,有种神秘的气质外,身上并没有什么强烈的异能能量波动。

    看到江流石,刺青青年就知道他的判断没错,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

    不过这时眼角余光,骤然瞥到车头的一些豪华内饰。

    他眼睛一缩,旋即又看到副驾驶里,坐着一个漂亮无比,身穿黑色皮衣、皮裤,凹凸有致的冰山美女。

    显然这美女依旧细皮嫩肉,没有半点吃过苦的模样。

    他心里面陡然有些不是滋味,一个普通人,车内饰这么豪华,还有美女作伴,这究竟是逃生还是享受来了?

    简直比他过得还爽。

    最让他不悦的是,区区一个普通人跟他说话的时候,竟是坐在驾驶室居高临下,屁股都没有挪一下。

    身为异能者,小七是第一次碰到。

    而且在江流石眼睛里,小七除了看到一些警惕,并没有看到任何的敬畏。

    虽然在这人的车里,小七感应到了异能者的气息,不过一两个异能者的队伍,也根本不可能和他们这样的精英幸存者队伍相比。

    反倒是异能者不来跟他说话,让这个普通人跟他对话,让小七更是不悦。

    “什么事?关系到你们生死的大事!”小七眉毛一挑,脸色冷了下来。

    “你是要去霞远安全岛吧?最近发生了兽潮,这条路基本上都被毁了。想要过去的话,只有靠我们帮忙领着从一条捷径过去。我们是霞远安全岛出来的幸存者小队,可以确保你们的安全。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跟着我们,反正这领路费对我们也不值几个钱,只是我们老大心肠好,才让我过来通知一下?!?br />
    江流石眉头微皱。

    这刺青青年人的话里,信息量很大。

    霞远安全岛竟也发生了兽潮?道路都被毁了,听上去形势也有点严峻。

    江流石初来乍到,如果自己去探路,可能会有很多麻烦。

    “领路费多少?”江流石淡淡问道。

    “十瓶肉罐头或者十升汽油?!毙∑呃淅涞?。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在末世,不管是肉罐头还是汽油都无比珍贵。

    一罐肉罐头都能让普通幸存者为之拼命,更别说十罐了。

    旁边的几辆破烂车子,小七索要的领路费也不过是象征性的收了一点干粮而已。

    江流石微微一皱,汽油本来就不多了,他要留着给火焰喷射器用。而肉罐头……石影小队哪里会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

    前方的车辆上,一些面黄肌瘦的普通幸存者,向江流石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这年头谁还有什么肉罐头啊,这分明是刺青青年故意刁难了。

    “这个怎么样?”江流石陡然伸出一串有点烤焦了的肉串。

    这是今天张??镜谋湟焓奕馊獯?,有些地方火候没有掌握好,本来准备拿来喂落落的,但是没想到那鬼头鬼脑的家伙居然还嫌弃,原本是准备丢掉的,现在正好,江流石就顺手拿来给这青年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变异兽肉总是比肉罐头什么值钱吧。

    黑乎乎的肉串,从车窗里伸出来的时候,还飘散着一丝丝的孜然味。

    “耍我?”当看到这黑乎乎的东西,小七脸色不好看。

    不过随后,他就发现这时一串变异兽肉。

    只是在这野外,谁吃肉还放个孜然?!

    所以小七才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是不是还不够?”江流石看到下面的刺青青年怔怔的目光,眉头微皱。

    如果这点变异兽肉还不够的话,那未免有点太贪心。

    “行了,就这样吧?!毙∑咭丫毓窭?,不耐烦地看了江流石一眼,将那肉串一把抓在了手里。

    这肉虽然卖相很差,但小七本来也只是随便为难一下,对方都把变异兽肉拿出来了,而且凌风吩咐过不要过分,小七也就算了。

    而且他估计,这点变异兽肉对这车上的人来说,已经不少了。

    等小七拿着肉串回到最前方的越野车上,凌风发现他神情有点不对。

    “怎么,他们不想要缴纳领路费吗?”

    领路费这个东西,其实对凌风的精英幸存者小队来说没什么,但是这是他们的规矩。

    不然的话,其他附属于霞远安全岛的精英幸存者小队,会对他不满,毕竟人人都是这么做的。

    如果普通幸存者不想要缴纳领路费,凌风是不会帮他们领路的。

    “喏?!毙∑呓稚系娜獯?,冲凌风一伸。

    看到肉串,凌风微微惊讶,旋即淡淡一笑。

    “都让你别乱来了,你还把人家的变异兽肉给弄来了,这种队伍,弄点肉不容易?!绷璺缫×艘⊥?。

    江流石不紧不慢地开着中巴车,跟着队伍开始走上了通往霞远安全岛的捷径。

    所谓的捷径,也是在山林当中,被茫茫大雪所覆盖的一条土路。

    这种路不是本地人,还真找不到。

    一路上,江流石观察到两边有大片倒在暴风雪中的大树。

    无一例外,大树都是被暴力连根拔起,树皮损毁严重。

    似乎是有暴猿一类的变异兽,将这些大树从土壤里拔出来。

    一些地方还有深邃的地穴坑洞,还有各种激烈战斗过的痕迹。

    显然这捷径附近,也被兽潮波及到了。

    走了约莫一天后,中午的时候,车队终于从茂密的山林间出来了。

    看清楚远方的情形,江流石心中巨震。

    他看到了一座很宏大的城市,在暴风雪中屹立。

    这座城的城墙在风雪中看不到边际,完全依山而建。

    灰色的混凝土城墙,仿佛有着金属的冰冷质感,延伸进远方的暴风雪之中。

    城墙的前方,布置了大量的倒钩铁丝网和铁栅栏。

    这些铁栅栏后面,每隔不远就有一座高高的哨塔。

    哨塔有六层,最上面几层都有一挺森然的重型机枪对准了下方。

    守卫无比森严。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让江流石惊讶的是,他能明显看到几管巨大的混凝土柱子,正在山城的上方喷吐出炙热滚滚的烟柱。

    宛如末世黄昏的城池里,一些高楼上还有灯光闪烁。

    这些烟柱,还有这些灯光,让江流石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情。

    即便是在中海安全岛,他都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形。

    那滚烫烟柱跟灯光,预示着两样东西。

    工业系统跟电力系统!

    霞远安全岛里,竟然有电。

    而且灯光在白天都能出现,说明里面的电力系统完好。

    能够再次看到人类的文明体系出现,如何不让江流石心潮澎湃。

    这个霞远安全岛,不愧是比中海安全岛更大上几倍的地方。

    里面保存的人类现代文明,更多,更完整。

    “都给我闪开!”

    忽然一声爆喝,让心中有些感慨的江流石回过神来。

    只见从他们车队的东南边,来了一支更加庞大的车队。

    这车队足足有三十多辆车,为首的车辆是一辆改装过的重型卡车。

    这重型卡车风驰电掣,根本没有顾忌前方江流石他们所在的车队。

    风雪路滑,这辆重型卡车根本没打算刹车,直接将一辆拦住了去路的难民幸存者汽车狠狠撞到了一边。

    轰隆一声巨响,几辆车在尖叫中撞到了一起。

    重型卡车硬生生犁开了一条车道,冲向了霞远安全岛最外围的检疫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