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一声大吼,从冉云纱身边发出。

    一个身影爆射而起,足足跳跃了七八米高,在空中一脚飞踹向那辆废旧汽车。

    轰!

    势大力沉的一脚,携带了千斤以上的巨力,废旧汽车车头砰的被踢得塌瘪了下去,飞出几十米远。

    独狮全身肌肉膨胀,嘴角伸出獠牙,浑身上下长出了浓密的金黄色毛发。

    他的异能就是雄狮血脉,力大无穷,能力居于八大区长之首。

    轰!

    二级变异丧尸脚步在汽车废墟上重重一踩踏,整个人狂奔中席卷起一阵狂风,一拳砸向独狮。

    “常家山,你去跟独狮拖住二级变异丧尸。其他人跟我撤退!”冉云纱冲不远处,站在一辆重卡边上的常家山道。

    二级变异丧尸是很恐怖的存在,比起二级变异兽的战斗智慧更强。

    而且他拥有指挥能力,能让丧尸群发挥出平常几倍的战斗力。

    虽然说狂战联盟合力,凭借手上的枪支弹药和这些异能者也能够干掉二级变异丧尸,但冉云纱很珍惜狂战联盟的有生力量,不想在这里折损太多人。

    “我……我怕……”常家山站在原地,看着那散发凛凛威压的二级变异丧尸,眼睛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扭头向冉云纱哀求,“我不想去……”

    冉云纱眉头微皱。

    她看向常家山的目光转冷,右手两根白皙的手指并?!?br />
    “不要!”常家山双腿一颤。

    “别怕她,让我出来?!背<疑酵缀鋈怀嗪?,喉咙间发出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常胜凯的声音。

    冉云纱目光一凛,啪的一个响指。

    出乎意料的是,孢子爆炸却没有发生,常家山只是指甲缝里长出了一颗豆芽般的蘑菇。

    旋即被一只大手一把狠狠抹去。

    “哈哈,常家山,看到了吧?这女人种植在我们身体里的孢子,刚才都被那些黄金花朵的根须吸血的时候吞噬得七七八八了,我们现在不用怕他。来,跟我一起战斗,我会?;つ?!不然我们两个迟早要死在她手上!”常家山嘴里大声自言自语,意态癫狂。

    “老大……”其他区长发现常家山的疯狂模样,有些不知所措。

    “家山,把身体还给我!”

    一声爆喝之后,常家山瞳孔忽然变成了猩红之色,身上那股狂暴嚣张的气势重现!

    “糟了!常胜凯占了身体!”

    看到这一幕,冉云纱心头一惊。

    常家山本来就是性格柔弱的人,跟常胜凯是一体的不同人格。

    现在常家山身体没了孢子植物,就没有了性命担忧,常胜凯这么一通威压,瞬间在人格面上占据了上风,将常家山的人格压制进身体。

    不得已,冉云纱向常胜凯所在的地方吹去了一口气。

    漫天的五彩孢子纷纷飞向常胜凯的身体。

    就在孢子要靠近常家山的一瞬间,常家山大手一挥,一股狂风席卷,那些孢子都被吹得烟消云散。

    “冉云纱,还想用这种小手段对付我?不管用了?!?br />
    常胜凯望着冉云纱恨意滔天,以前有多么喜欢冉云纱,现在就有多恨她。

    冉云纱心一沉,她在常胜凯身边待了不少时间,当然知道常胜凯实力的可怕。

    她目光不由瞥向了一个人。

    常胜凯的背后,忽然间响起了一声枪声。

    但常胜凯周围,像是有某种诡异的力场,子弹头尚未靠近他身上,就被狠狠弹偏。

    常胜凯猛地回头,一下就看到了张山手持着一把步枪,脸色惨白。

    张山的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朵粉红色的小蘑菇球。

    “我……大人你听我说……”

    张山话音未落,常胜凯冰冷的一摆手。

    嗖!

    一条十几米外的建筑钢筋,从倒塌的楼房废墟里钻出,将张山狠狠扎了个对穿。

    他喉咙里吐出了一些血泡,瘫软在地。

    “大人,你……你怎么了?”六区区长是个光头大汉,他靠近常胜凯仔细询问,脸上很不是不解。

    “冉云纱那贱人是叛徒,她用异能控制了张山……”常胜凯冷冷道。

    他话还说完,第六区区长忽然抱住了常胜凯。

    “老大,对不住了?!?br />
    一团火焰瞬间从第六区区长身上燃烧,向常胜凯身上疯狂席卷。

    正是光头大汉的火焰异能。

    “常家山,听我的话!”

    常胜凯忽然大吼了一声,他一只猩红色的瞳孔瞬间变成了漆黑一片。

    “……知道了?!背Jた砹锷羧崛趿讼氯?,右手手臂忽然涌出冷冽的冰冻气息。

    刚才还肆虐的大火,一碰到冰冻气息就烟消云散。

    那第六区区长大为惊恐,尚未反应过来,铺天盖地的寒气笼罩了他。

    他几个呼吸间就变成了全身披了一层霜冻的冰雕。

    砰。

    常胜凯一脚踢碎面前的第六区区长,一小片冰冻苔藓从碎裂的尸体上滚落。

    “区长都有人被你控制?今天你必须要死了!”

    常胜凯咚咚咚,忽然那一个冲刺,身体如同一阵狂风向冉云纱冲了过去。

    本来在重卡上的冉云纱,心已沉了下去。

    她唯一的两张底牌,就是被她控制的张山跟第六区区长,这两个人已是完全效忠于她。

    现在居然被常胜凯就这么杀了。

    “常胜凯……他已经疯了,他杀了第六区区长跟张山。所有人对准他开火,他不是你们老大了!”

    冉云纱陡然提高了声音,向周围的狂战联盟所有人大声道。

    可周围的人,包括那些区长只是惊疑不定,对着浑身浴血的常胜凯,根本没人敢开枪。

    在那边的独狮,也跟冲过来的二级变异丧尸在激战中撞进了大楼里,脱身不得。

    看到这一幕,冉云纱脸色沉了下去。

    “我来开!”

    冉云纱将驾驶室里一脸懵逼的狂战联盟战士挤到旁边。

    她还有后手布置,但是需要时间,只能暂时先退一下。

    不料想她刚要给重卡汽车打火,却感觉到一股冰冻寒气袭来。

    咔嚓、咔嚓,面前的玻璃窗连同汽车前脸里的一些金属配件全部结冰。

    甚至连门的把手都被冻结。

    冉云纱终于有些慌了。

    怎么办?

    轰!

    忽然间一个人影冲了过来,重重一脚踹上了驾驶室。

    势大力沉的一脚,连汽车门和冉云纱一起被踹飞了出去。

    咔嚓的几声脆响,冉云纱脸色骤然变得很难看,闷哼了一声,额头痛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跌倒在地上不能使劲。

    糟糕,肋骨被踢断了几根!

    “贱人,多亏了你帮忙,现在连常家山都听我的话,异能为我所用!”常胜凯面色阴沉的站到了冉云纱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冉云纱。

    “说,你为什么要背叛我?说的理由让我信服的话,我或许会让你死得不那么痛苦!”对于冉云纱的背叛,常胜凯现在都弄不明白。

    面对凶光毕露的常胜凯,冉云纱却没有讨饶,眼睛里闪过一丝冰冷。

    “背叛?你永远不会明白的,我只是清除垃圾罢了??上沂奔洳还?,不然我就能创造出平等祥和的大安全区……狂战联盟这种势力,落入你这种只懂得破坏的垃圾人手里,简直太可惜了!你能够做什么?无非就是继续杀戮而已?!比皆粕匆⊥防湫?。

    “我垃圾?”常胜凯怒极反笑,伸出右手对准了冉云纱。

    一股冰冻寒气萦绕中,空气里无数的细小孢子扑簌簌掉落。

    “我要死在这了?”最后的一点小手段被常胜凯防住,冉云纱的眼神,终于变得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