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没有说话。

    面对如此狂热的冉云纱,多说已无益。

    他目光看向了身边的冉惜玉。

    “云纱?!?br />
    看着身边野心勃勃的亲妹妹,冉惜玉目光复杂。

    她已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并清楚知道,冉云纱的想法绝对不会被她这姐姐几句话所改变。

    身为姐妹,她当然了解彼此的性格。

    冉氏家族的人,在某些方面都很偏执,认定了一条路就会一直走下去。

    “我来攀竹市,原本是想要找你、带走你。但现在看来,你一定不会跟我走,我只希望你今后……能好好的?!比较в裆粑⒉?,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姐。你们现在就要走?真的不打算帮我?”冉云纱听出了冉惜玉的意思,娇躯微微一震。

    如果是其他人,她还可以打算用一些强力手段,比如孢子什么的。

    但是面对她亲姐姐,冉云纱当然不会这么做。

    “我们还要在这里处理一点事情,等事情做完后就离开?!苯魇谂员呓踊暗?。

    “处理事情?你们是想要那种能分泌活性金属的植物吧?”冉云纱转过来看着他道。

    江流石微微一惊,她怎么知道自己的目的?

    “不用惊讶。刚才常胜凯对你们使用出磁性异能的时候,你身上的那一小块活性金属跟着飞了出来。虽然你回收得很快,但我还是看到了。那东西,是从王喜福身上得到的吧?”冉云纱道。

    “没错,王喜福是我们杀的?!苯魇?。

    “难怪,我就在想谁这么胆大包天,干啥狂战联盟的区长,还跟杀鸡一样轻松杀掉。原来是你们做的。也好,这王喜福是常胜凯的一条忠狗,经常跟我作对,杀了也好?!比皆粕匆槐咚底?,一边将手上沾染了灰尘的白纱手套轻轻脱下,扔到了一边。

    “既然你们想要那种特殊植物,那么——我愿意给你们提供庇护。明天早上,你们跟着我的队伍进入禁区。那种植物就生长在禁区里。至于你们能采集到多少,这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我也只能帮你们到这里?!?br />
    冉云纱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看向冉惜玉。

    冉惜玉也正看着她,只是目光很平静。

    “提供庇护?这个建议有点意思?!苯魇冻鲆凰咳粲腥粑薜男θ?。

    他不在意什么庇护不庇护,如果能够省却麻烦直接进入禁区采集到异种植物,那是再好不过。

    张海跟孙坤对望了一眼,嘿嘿的笑了——冉云纱估计是不知道石影小队的牛逼,在她看来,他们也就是比较厉害的幸存者小队。

    “那今晚,你们就在这里休息。我会让张山帮你们换一间房,我们一大早就进入禁区?!?br />
    冉云纱站在被撞开的窗户旁,背对着江流石等人淡淡地说道。

    她摊开白皙手掌,轻轻的向手掌吹了一口气。

    无数的颜色不一孢子,像是一颗颗五彩的泡沫,随着清风飘散进了黑沉沉的市区……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

    整个狂战联盟已是一片喧嚣。

    与此同时,平日最繁华的战盟市场却一片死寂。

    街道上冷冷清清。

    因为常胜凯已下令,两天内不允许任何闲闲杂人等进入狂战联盟。

    最为诡异的是,落星会那边竟也是没有了动静,平常每天能够听到的爆炸声响都消失了。

    原本属于落星会的崇福路,此刻已被狂战联盟牢牢占据。

    长长的铁丝网、两米深的战壕、堆积起来的简易防御墙,将街道完全变成了战区。

    地面上爆炸产生的坑洞跟尸体随处可见。

    此刻,六辆加装了厚厚钢板的重型卡车,十三辆越野车,还有一些改装摩托车都集结在一堵高高的城墙后面。

    城墙后就是禁区。

    它内部是攀竹市昔日的CBD地段,无比繁华的地方。

    此刻透过城墙望去,一栋栋的大楼上已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蔓藤。

    许多玻璃墙面脱落,上面都攀附了绿油油的青苔。

    给人一种阴森压抑的感觉。

    城墙已经打开了一个大口子,不过大口子又被钢铁碎渣等东西重新封闭。

    只是靠近在城墙附近,就能听到里面隐约传来的丧尸嚎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此刻城墙前方,黑压压的一片人头。

    七大区长、还有百来个异能者以及一批强悍的普通幸存者战士几百个人,排得密密麻麻。

    在他们面前,常胜凯跟冉云纱并排而立。

    “……各大区长都明白自己的任务了吗?采集任务交给速度快的异能者去做,其他人负责警戒、防御?!?br />
    冉云纱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婉、柔弱,但刚好能一字不漏的传入每一个人耳朵里。

    清晨的风吹动她白色长裙摆动,如同一朵小花。

    独狮站在最靠近冉云纱的地方,看着冉云纱的眼睛里有一丝狂热……

    在她旁边的常胜凯,却罕见的一言不发,甚至目光不时瞥向冉云纱,有一丝畏惧之色。

    面对冉云纱这样的僭越之举,七个区长还有一干异能者,居然没什么质疑声,只是偶尔会有一些疑惑的目光会飘向常胜凯。

    但此刻的常胜凯,已是换了另外一个人,一言不发。

    加上第一区长独狮,完全一副支持冉云纱的姿态,没人多说什么。

    江流石他们就站在冉云纱等人的身后。

    他在旁边看到面前这一幕,心中已然有了一些底子。

    恐怕冉云纱对狂战联盟的渗透,已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

    这时候,冉云纱看了旁边的常胜凯一眼。

    常胜凯才慌忙一挥手。

    “出发,都出发!”

    “姐,你们小心点。我派了一辆越野车跟几名战士跟着你们的车?!绷僮叩氖焙?,冉云纱迅速靠近冉惜玉,在她耳边轻声的迅速说了一句。

    冉惜玉默然点头。

    轰!

    最前面的重型卡车,重重撞开了那简单修补出来的城墙口子。

    一辆辆卡车、越野车纷纷向里面进发。

    哒哒哒!

    很快前面响起了清脆的枪击声,还有丧尸的嘶吼声。

    “惜玉,小心点?!苯戳私?,江流石看着周围的阴森环境,对冉惜玉道。

    张海、孙坤都是一百二个小心,警惕的看着四周。

    因为这里面,太阴森了。

    比起高墙外面的城市,毕竟还有幸存者居住,许多大树都被砍伐。

    虽然依旧很像是森林,但毕竟还像是幸存者能居住的地方。

    可在禁区里面,一株株的梧桐几乎都有几十米高,将大片的阳光过滤成了斑驳的随影。

    一些店铺里突兀的延伸出粗壮的树枝来。

    街道的水泥地面被一些植物根茎和野草顽强的破开,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茅草。

    幸亏到处都是焚烧过的痕迹,还可以看到一些道路。

    显然狂战联盟不久前在这里放了一把大火。

    “这辆矿用卡车跟进来做什么?他们不是一群外人吗?我们还要?;に??”

    一辆越野车载着十来个狂战联盟战士,跟在江流石等人的矿用卡车,走在队伍的最后面,言语间明显很抱怨。

    矿用卡车沉重的车体在地面碾压出清晰可见的车轮痕迹。

    但这样的车子,在狭窄的街道上却缺乏机动性。

    万一碰到什么状况,是最不容易逃生的。

    “就是,还把他们?;さ谜饷春?,跟在队伍最后面。待会碰到什么事情,我可不会傻乎乎的去扛!”

    矿用卡车下的声音,一字不漏的传入了江流石等人的耳朵里。

    很显然下面狂战联盟的人很肆无忌惮,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

    冉云纱虽然控制了高层,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完全听话。

    “这帮兔崽子,胆子真够肥的,敢编排我们?!闭藕Dθ琳?,很是不爽。

    “别管他们?!苯魇?。

    他心里有些疑惑。

    江流石观察过,前面的重型卡车遭遇的几波丧尸,都是小股丧尸,数量并不多。

    一些异能者冲上去就碾压了。

    这可不符合禁区内的情况。

    这里是攀竹市最大的丧尸聚集地,可以说是被狂战联盟、落星会和沪阳人民战线分成三个方向,将大量的丧尸驱赶到了这里。

    怎么可能才这么一点?

    “好……好多的丧尸!在两边的高楼上!”

    冉惜玉忽然察觉到了异常,声音微颤,迅速跟江流石共享了探测中的精神视野。

    江流石顿时吓了一跳。

    共享的精神视野之中,只见左右两边的几栋高楼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点。

    这些红点很均匀的站在三楼、四楼、五楼的位置。

    而且依旧不断有有红点迅速的向这些楼层上进发。

    这一切都是大楼内部发生,外面看不出来什么异状,只能看到几个零星的丧尸在行走。

    如果不是冉惜玉的精神视野,江流石也根本看不到这些情况。

    其中有三个红点的精神强度,明显比旁边的红点强了不少。

    “三只变异丧尸?是埋伏!”

    江流石瞬间明白,为什么这几栋大楼的丧尸会如此规矩,明显有变异丧尸在控制他们。

    对于这些变异丧尸,江流石不敢丝毫大意。

    它们相当于丧尸的大脑,有最基本的战斗本能,能指挥丧尸,是很难缠的对手。

    江流石迅速观察了一下周围地形,他们的矿用卡车已闯入了被埋伏的地点。

    “后退,开启基地车第一形态!”

    “退出临时车队,我们去其他地方!”

    江流石迅速给影下达了命令。

    对于跟在狂战联盟车队后,他丝毫不留恋。

    嗡!

    矿用卡车迅速变形,恢复到了中巴车的形态。

    然后开启了冲刺功能,汽车引擎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轮胎疯狂摩擦地面,向后面急速退去。

    “额,矿用卡车变成了……中巴车?!”跟在矿用卡车旁边的越野车上,几个狂战联盟的战士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

    中巴车刚刚启动冲刺功能,两边的高楼里传来了一声呼啸。

    砰砰砰!

    不断传来了窗户破裂的声响,天空中跟下饺子似的,无数丧尸纷纷带着漫天的碎玻璃跳了下来。

    “妈呀,丧尸!”越野车里的战士尖叫了一声,抄起了手中的刀具。

    也有狂战联盟的战士举起了枪,哒哒哒的疯狂开火。

    越野车上,那个压阵的异能者脸色发白,看到密密麻麻掉落的丧尸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本能的想跑,但是一想到常胜凯的铁血手段,不得已手臂伸张,卷向一个最近的丧尸……

    轰!

    中巴车几乎是冲刺着倒退了百米,轮胎在道路上碾出清晰的轮胎痕迹。

    即便如此,依旧有几个丧尸掉落在了车顶。

    其中一个穿着破旧的公主裙,灰白的眼珠吊在眼眶处的少女丧尸,顺着车顶疯狂爬向了驾驶室。

    她手指头尚未碰触到驾驶室窗口,零已鬼魅般出现在了她身后。

    匕首狠狠捅穿了丧尸脑袋。

    一会儿,零将所有丧尸清除完毕后,中巴车已拐过了几条街道,来到了一个大型广场前。

    广场这个区域,那原本是旗杆的位置已经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形成了一个洞穴的模样。

    广场四周长出了密密麻麻的野草。

    一排废弃的汽车整齐的排列。

    地面上到处都是白骨尸骸,显然这里经历过一场大屠杀。

    “嗯?”

    矿用卡车变形之后,又是冲刺状态,车体很是颠簸了一阵子。

    冉惜玉身体跟着一阵颠簸的时候,一直都有感觉到腰间有硬物顶得隐隐作痛。

    只是刚才一直紧张的用精神力量探测周围情形,没来得及反应。

    现在稍微松懈了下来,她不禁向腰上一摸,旋即愣住了。

    两枚闪耀着能量光泽的晶核,静静的躺在她手上。

    盯着手上的晶核,冉惜玉目光闪烁。

    她想了起来,那个妹妹临走时靠近自己的时候。

    她当时就感觉到腰间好像有动静……

    看来就是那个时候,冉云纱偷偷留下的这东西。

    “给?!?br />
    冉惜玉将手中的晶核默默递给了江流石。

    “二级变异晶核?”

    江流石一眼看出了手中的变异晶核能量级别。

    他询问的目光瞥向冉惜玉。

    冉惜玉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看到她的神情,江流石哪里还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虽然他们已经拒绝了冉云纱让他们留下来的邀请,但冉云纱还是将这两名二级变异晶核找了出来,交给了他们。

    “滴——扫描异种植物能量波动……”

    骤然星种的提示音,在江流石的脑海里回响。

    江流石不禁眼睛一亮,开心起来。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跟冉云纱的车队一起。

    毕竟他拥有星种,在寻找异种植物上面更有优势。

    而且对于异种植物,江流石是多多益善,跟冉云纱他们车队一起,多少会不方便。

    ……

    “那矿用卡车去哪了?”

    半个小时后,激烈的战斗中死掉了一名异能者,损毁了两辆越野车后,终于是打退了丧尸的大举偷袭。

    地面上丧尸跟一些零星的狂战联盟战士尸体,已堆积如山。

    冉云纱注意到在最后面队伍里的矿用卡车,竟是消失了。

    其中一名方才紧跟江流石越野车的异能者,已是失去了一只手臂,鲜血淋漓。

    面对冉云纱目光微沉的样子,即便此时伤处剧痛,他依旧不敢怠慢。

    “那矿用卡车……变成了一辆中巴车,在丧尸群扑下来的时候脱离车队,不知道跑哪去了?!?br />
    “脱离车队了吗?”冉云纱一愣神,柳眉凝结。

    “他们怎么会脱离车队?这样的举动很危险,这里遍布丧尸……姐姐不会有事吧?”冉云纱眼睛里隐隐浮现一抹担忧之色。

    毕竟那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冉云纱脸色一沉,锐利如刀的目光钉在面前的异能者脸上。

    “你现在马上叫上几个人,带五把枪去赶紧去寻找那群开着中巴车的人——一定要找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