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胜凯杀气腾腾,目光直接锁定了江流石。

    他不能忍受石影小队的羞辱,更不愿意付出高昂的代价换取进化结晶,因此,三更半夜的做起了杀人劫货的勾当。

    不过对此,江流石并没有什么意外的,他一直谨慎防范着一切可能出现的?;?。

    江流石刚举起微冲,忽然间一愣。

    他微冲的枪管竟不受手臂控制似的嘎吱作响,被一股无形的大力牵引着,对准了天花板!

    张海跟孙坤都脸色大变,他们的霰弹枪情形同样如此。

    不过张海手臂蛮力惊人,能面前把持金属霰弹枪,但黑洞洞的枪管却在嘎吱的弯曲……

    “怎么,你们以为我一个人来,是不自量力?我既然敢来,就不怕留不下你们。我身体里的细胞有磁性,能将你们手中的枪、刀具完全磁化,从而控制你们的武器?!背Jた粢趵?,嘴角露出笑容。

    他对自己的异能十分具有自信,看到江流石等人震惊的反应,他很满意。

    细胞磁化的异能?

    江流石眉头一皱,这种异能比起杨锋那种控制植物的异能,诡异程度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常胜凯,住手?!?br />
    剑拔弩张的时候,忽然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

    这样紧张的时候,这个声音显得无比突兀。

    众人都是一愣。

    “云纱!你怎么会在这里?”

    常胜凯一惊,他这才看见,冉云纱居然在这里。

    他根本没有料到冉云纱会出现在这里,出手的时候,也完全没在意这昏暗的房间里,那两个站在一起的女孩长什么样子。

    此刻的冉云纱,虽然模样还是那么楚楚动人,但是眼神却大为不同,淡漠无比,给常胜凯一种莫名的陌生感。

    他目光瞥到冉云纱的身边,那个柔弱动人的少女,和冉云纱竟然有几分相似。

    特别是两个人的瞳孔,都是带着一些灰色。

    常胜凯心里面猛的打了个突,顿时瞪大了眼睛。

    原来这群人来这里另有所图,他们图的就是冉云纱!

    “你们想拐走云纱?!云纱,过来我这里!”常胜凯怒喝道。

    冉云纱对他来说,是他的私有物,他绝不会允许这群人将主意打到她身上。

    这群人敢这么做,他们都要付出血的代价,都要死!

    “这是我姐姐?!比皆粕此档?。

    这时,江流石已经在脑海中唤了影一声,影悄然地发动了矿用卡车的引擎。

    “姐姐?”常胜凯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色,看向冉云纱的目光一下凌厉如刀。

    “云纱,难道你想跟他们走?不可能!你要先问过我!”常胜凯身上杀气暴涨,屋内的金属物都在摇晃震动。

    “云纱的去留无需问你,如果你一定要阻拦,我们可以用子弹交流?!比较в窭淅涞厮档?,她气质本就十分冰冷,说话时虽然没有任何愤怒或狠辣的语气,但却丝毫不会让人怀疑她的决心。

    “姐姐,我来?!?br />
    冉云纱挪动步伐,从冉惜玉身后站了出来。

    她目光幽幽的看着常胜凯。

    “常胜凯,你真让我失望?!比皆粕刺玖丝谄?。

    “为什么你还是这么的愚蠢、短视,只知道打打杀杀。本来攀竹市会变得更好,会跟其他地方安全岛一样,建立真正安全的区域,恢复到末世前的生活。但就是有你们这种什么都不懂的杀人狂在,才变成了如今这种局面?!?br />
    冉云纱的话语很轻柔,但每一个字落入常胜凯耳朵里,都是那么的刺耳,刺激得他头皮发炸。

    这个从来不忤逆他的女人,竟然敢这么对他说话?

    常胜凯呼吸粗重了起来,肺都要气爆!

    “冉云纱,你想要背叛我?”常胜凯厉声大吼:“你知道我的手段,你会死得很惨!你不要以为,是你我就不会动手。你背叛我,我一样杀了你!”

    “我从来没有对你用强,你以为是你多特殊?只不过是我看得起你而已!原本我打算等你自己同意,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我今天就要你变成我的女人,然后杀了你!我要你明白,你的身体,命,都是被我掌控的!”常胜凯已经说话癫狂了,他无法忍受冉云纱的背叛,他要真正得到冉云纱,然后摧毁这个该死的女人!

    “你还是不懂?!比皆粕纯醋懦Jた?,缓缓摇头。

    “不懂什么?你在说什么屁话?”常胜凯微微一愣。

    这时候,他忽然一阵剧烈的头痛,那痛楚排山倒海袭来。

    “糟糕,怎么这个点头痛病犯了?”

    他又感觉到自己鼻子一阵奇痒。

    常胜凯不由自主的张开嘴,重重打了个喷嚏。

    随后他就震惊了——自己的鼻子里弯弯曲曲的钻出了指头粗、粉红色的蘑菇!

    不仅如此,他耳朵、眼睛、乃至皮肤的一个个毛孔,只要有孔洞的地方,都钻出了粉红色的大小蘑菇和苔藓。

    常胜凯一下子痛苦难当,皮肤上还长出了密密麻麻如同水疱一样的粉红色肉球。

    啪!

    冉云纱淡然的打了个响指,常胜凯脸上的一颗小肉球骤然爆炸,血肉飞溅。

    常胜凯惨叫了一声,伤口处居然以肉眼可辨的速度长出了一朵小蘑菇。

    “异能者?!”

    看到这一幕,江流石心中震惊,显然常胜凯身上的异状是冉云纱搞的鬼。

    她是异能者!

    而且能力十分诡异。

    不过她身上的异能波动并不是特别明显,但现在看来,她的异能可不弱。

    而且冉云纱那淡漠的眼神让他们觉得陌生,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张海和孙坤更是愣了,乖乖,这柔柔弱弱的少女,动起手来一点都不含糊,眼睛都不眨一下。

    “云纱?”冉惜玉同样震惊。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竟然背叛我……要杀了你……”

    常胜凯强忍剧痛,双手艰难的向冉云纱探过去。

    她脖颈处的金属吊坠嗡的颤了一下。

    冉云纱不为所动,举起的右手两指并拢。

    啪。

    又是一个响指。

    常胜凯再次惨嚎一声,一双手臂的关节处爆炸,血肉模糊。

    他双手瞬间垂了下去。

    紧接着常胜凯双腿、胸腔……不断爆炸。

    一会儿他已血肉模糊的倒在了地上。

    “……这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在我身上做的手脚?你的异能力不是种植吗?”常胜凯痛苦倒地,不甘心的看向冉云纱。

    “你不是经常喝我的草药吗?”冉云纱淡淡道。

    草药?

    常胜凯一愣。

    “不对,草药我都检查过,里面没有其他物质!”常胜凯不甘心道。

    “我的异能力,是孢子?!比皆粕吹?。

    她忽然伸出手掌,向常胜凯所在的方向吹了一口气。

    空气中忽然出现了许多的孢子,有的大如指头,有的细如微尘,甚至更小,肉眼无法看见,只能看见一团淡淡的微光。

    它们纷纷扬扬的在常胜凯身上扎根,一会儿开出了更多的蘑菇和苔藓。

    “……早在你将我带到攀竹市的时候,我就开始在你身上种孢子。你的能力很强,这小东西不容易在你身体里存活,不过还好时间充足,我已经在你身上编织好了一张孢子植物网。你现在身体充满了孢子,你的命在我手上!”

    “所以,你从来就不可能掌控我,我也不会被任何人掌控,懂吗?”

    冉云纱缓缓走到常胜凯面前,眼神冰冷而淡漠,身上那种柔弱的气质一扫而空。

    张海跟孙坤等人都惊呆了,刚才还娇滴滴的冉云纱,竟然瞬间像是变了一个人,能够对常胜凯生杀予夺。

    “好手段!”常胜凯从震惊中苏醒过来,仰天大笑,意态癫狂,不断的咳出粉红色的泡沫血。

    他的血液里,果然都是充满了孢子植物。

    “你杀了我吧冉云纱,是我眼瞎,老子认栽了!”

    看着状若疯癫的常胜凯,冉云纱的眼神瞬间变得古怪,带着一丝淡淡的嘲弄。

    “我不会杀你,你还有用。不对,是常家山还有用?!?br />
    “常家山,你出来,我知道你在常胜凯身体里。这具**马上就要死了,难道你真想死吗?”冉云纱蹲了下去,附在常胜凯耳边轻声道。

    常家山?

    江流石完全不明白冉云纱的话,她对常胜凯叫另外一个名字是什么意思?

    “……他……他身体里还有一个人。那个人的精神波动越来越强烈了……”冉惜玉忽然指着地上的常胜凯,颤声道。

    地上的常胜凯忽然一阵剧烈挣扎,双手徒劳的在地上抓了一番。

    他眼睛里的猩红色骤然退去,身体骨架在咔嚓的缩小。

    这时候,那股火焰般的气息熄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幽幽的黑色气息。

    常胜凯恢复了正常的面貌,只是瞳孔完全成了漆黑之色。

    他看着冉云纱,眼神竟在躲闪、瑟缩,脸上浮现出惊恐的神色,嘴唇颤抖。

    “不……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冉云纱,你既然知道我的存在,应该知道我不是喜欢杀戮的人,我也很怕死……”

    刚才粗豪嚣张的常胜凯,此刻声音细声细气的,诡异之极。

    “双重人格?这是常胜凯身体里的另外一个人格!”江流石瞬间明白过来。

    难怪冉惜玉刚才感应到了常胜凯身体里的另外一股精神波动。

    这股精神波动就是常胜凯身体里隐藏的人格,只是平时被常胜凯嚣张狂放的人格给掩盖了,躲藏得很深。

    “常家山,你放心,我不会杀你。当我在常胜凯的一次战斗后,濒临死亡时发现了你的存在,我就知道你是我要找的盟友。否则,我早就不会留着常胜凯了,他太不听话,难以把握,并不是一个值得投资的盟友?!比皆粕纯醋琶媲暗某<疑?,眼睛里爆出了一丝异彩。

    “盟友?你……你真的不杀我?”常家山惊疑不定,目光依旧如丧家之犬似的瑟缩。

    冉云纱她冲常家山吹了一口气,常家山身上的一朵朵粉红色蘑菇、苔藓等各种孢子植物纷纷跌落。

    一瞬间,除了身上的伤口依旧存在,常家山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植物。

    “我不会杀你这样的人。你的异能力比常胜凯更强,偏偏又不喜欢杀戮,我正需要你这样的人。只要你听话,我会让你继续当狂战联盟的老大?!比皆粕瓷粝袷怯兄制嬉斓墓苹?。

    常家山跟孩童似的欣喜点头。

    “我……我一定听你的话,云纱姐姐?!?br />
    “好,你只要记住,不要让常胜凯出来,我永远都不会杀你?!比皆粕慈嵘?。

    “嗯?!背<疑酵啡绲匪?。

    大厅里已是一片寂静。

    “哈,常胜凯现在是自己人了?”那边张海没心没肺的乐了。

    孙坤狠狠瞪了他一眼。

    张海现在是知道了,被孙坤瞪眼睛,代表他一定又是做出或者说错了什么,眼睛在江流石等人脸上扫了几眼,乖乖闭嘴。

    “姐姐,江队长,你们刚才都看到了?你们觉得我能力跟手段如何?我现在已经控制了常胜凯,乃至整个狂战联盟都在我的控制之中。不久的将来,落星会、沪阳人民战线,乃至附近的苏北、黄港都会都会被我控制……我要建立一个庞大的人类安全区,所有人都能够平等、幸福的生活在这里?!?br />
    “你们也看到了,不管是狂战联盟、落星会,还是那些幸存者队伍,他们在末世中都像疯了一样互相杀戮,争夺。这些人自然是不可能因为我的一些话而放弃争斗的,这是他们的本性?!?br />
    “但是当他们都被淘汰之后,剩下的人,便自然可以平等共存了。而我的存在,可以加速他们的淘汰??裾搅撕吐湫腔岬恼秸?,就是成功的例子?!?br />
    冉云纱的眼神里,仿佛燃烧起了两团火焰,有种特别的狂热。

    苏北?

    江流石听到这个地名,眉头微皱。

    他脑海里飘过了一个动人的靓影,香雪??删褪窃谒毡卑?。

    毫无疑问,冉云纱的提议很庞大也很美好,但是本能的却让江流石一阵莫名反感。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想要救的冉云纱竟是个跟冉惜玉完全不同的女人。

    这个女人表面柔弱,内心里竟有蓬勃的野心跟坚定的心念。

    显然她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女人。

    能够在常胜凯这样的虎狼身边待上那么久都不发作,可见其心思深沉、隐忍。

    冉惜玉在一旁沉默了。

    面前的妹妹,让她觉得陌生。

    “这么说,狂战联盟和落星会的战争,都是你一手促成的?”冉惜玉问道。

    “促成?不,就算没有我,他们也会打个你死我活的,常胜凯性格如此,落星会的人也不是什么善茬。他们为了一个超市,就能付出几十条人命。但如果非要说促成,我也确实起到了一些作用。我只是通过一些信息和手段,让他们的战争爆发得更勤快一点?!?br />
    冉云纱淡淡地说道。

    “姐,江队长,我很希望你们能够留下帮我。你们拥有中海安全岛的资源,有你们帮忙,我一定能够更快的实现这个目标!”冉云纱伸出手来,轻轻地握住了冉惜玉的手。

    “你们不是要二级变异晶核吗?只要你们能答应我,我现在就可以把两颗都给你们?!?br />
    冉惜玉的灰色眼眸中,闪烁着复杂的光彩。

    她完全不知道冉云纱为什么会有这么庞大的一个计划……末世之后两人完全分离,冉云纱的性情和心思,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让她看不懂了。

    “我拒绝?!苯魇坏?。

    “为什么?”冉云纱娇躯一震,看向江流石的时候,她眼神里的那股狂热已经消失,恢复了淡漠的神情。

    “你的目标很好,但是如果你要实行,那将血流成河。?!苯魇夯旱?。

    “血流成河又怎么样?任何时代,这都是必要的牺牲?!比皆粕吹?,“现在哪怕死上万人,换来将来的和平,也是一笔划算的生意。到那个时候,你们也能从中获得利益,得到地位、权利,稳定的生活?!?br />
    “那些普通人,他们将会生活在更有秩序的环境中,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br />
    “你也许会觉得,我没有能力掌控这么大的地盘,就算我让再多嗜杀好斗的幸存者被淘汰,也总有人不听话,对吗?到那个时候,我一个女孩子,又怎么能够让所有反对者信服,建立安全区呢?”

    江流石没有说话。

    冉云纱眼底露出一丝笑意,看向了常胜凯……应该叫常家山:“虽然人格分裂的人只有他一个,但是能够被孢子控制的人却很多。在他身上的尝试,已经得到了证明?!?br />
    听到这里,江流石的眉头微微一皱。

    这正是他感觉到反感的来源,刚刚看到冉云纱的手段时,他就已经想到,这才是冉云纱真正的想法。

    通过自己的异能,建立一个庞大的孢子帝国。

    “我不懂生意,”江流石沉声道,“但你所说的‘和平’,和制造无数的人偶,生活在你自己的童话世界有什么区别?”

    冉云纱微微一笑,却没有半点反驳的意思。

    “这样有什么不好吗?至少,可以平安地活着?!?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