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裙少女就像是森林中的小鹿,看上去是那么的柔弱,深邃如潭水的眼神里有灵动的光彩。

    望着款款走过来的白裙少女,常胜凯眼神里有一丝得意的神色。

    这样优秀的女人,却被自己纳入麾下,这让他骄傲。

    战盟市场外,矿用卡车车厢内。

    冉惜玉娇躯微微一颤,眼睛瞬间蒙上了一层雾气。

    找到妹妹了?

    她的精神异能,在那些精神光点中搜索着,然后锁定了白裙少女。

    尽管没有看见白裙少女的模样,但是在这一刻,这白裙少女的精神能量波动,却让冉惜玉感受到了强烈的熟悉感。

    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精神光点,就让冉惜玉不知不觉间流下了泪水。

    “妹妹,我来接你了?!比较в袂崆岬纳?,在冉云纱脑海中响起。

    白裙少女脸上原本挂着笑容,骤然听到脑海里的熟悉声音,她娇躯微微一震,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姐姐?”

    这声音,这种说话的语气,的确属于冉惜玉!

    但旋即,冉云纱神情恢复了温婉的模样,只是淡定扫向江流石等人的目光中,有了一丝异彩。

    “你有什么建议?”常胜凯沉声问冉云纱。

    “我的建议是……我们前不久,不是发现了一种特殊植物吗……”冉云纱稳定了心神,缓缓道。

    “不用说了?!比皆粕椿吧形此低?,就被常胜凯举手打断。

    虽然他对冉云纱有种特殊的感情,但常胜凯是枭雄,大事上他的决定不会被个人情绪左右。

    他内心是有点诧异的,冉云纱向来行事沉稳,怎么今天这么考虑不周?那东西如此重要,是能轻易示人的吗?她怎么会突然提出这样的想法,让这群陌生人听见?荒谬!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比皆粕吹拖峦?,脸上浮现一丝柔弱之色,盯着地面的目光却显得很平静。

    特殊植物?

    江流石耳朵捕捉到冉云纱的话,心中震惊。

    直觉告诉他,冉云纱口中的特殊植物一定就是那能够分泌出活性金属的异种植物。

    江流石心中思考的时候,目光一直锁定冉云纱。

    这冉云纱,和冉惜玉的气质不同,两人虽然都很娇弱,但冉惜玉的神色看起来更加冷漠,如果不熟悉她,会感觉她是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冷傲孤高。

    而冉云纱则是弱不胜风,怕是会激起不少人心中强烈的?;び?。

    看冉云纱的神色,恐怕已经知道了冉惜玉的存在,以及他们来的目的。

    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保持绝对的镇定,这女孩也不简单。

    同样作为冉氏集团的公主,冉云纱显然和冉惜玉类似,也是十分优秀的女孩。

    江流石的举动,被常胜凯看得个正着。

    常胜凯目光阴沉了下去,这男人敢在他面前盯着冉云纱看!

    “这位美女是谁?为什么不介绍一下?”江流石似有些好奇,看了冉云纱一眼,向常胜凯直接询问道。

    “她叫冉云纱,是我们狂战联盟的参谋,跟了我很久了?!背Jた吡ρ挂肿∧谛牡呐?,沉声道。

    常胜凯是占有欲极强的人,江流石对冉云纱产生的一丝兴趣,在他心里面已经视为是对他极大的不敬。

    换做是他的手下,或者是其他幸存者,他甚至会立刻下令将对方的眼睛挖出来!

    冉云纱?

    果然是她!

    亲口从常胜凯口中听到冉云纱三个字,江流石心中一定,终于是找到了!

    张海跟孙坤对望一眼,不由握紧了手中的霰弹枪。

    一瞬间,江流石心里面闪过了几个念头,交易,谈判,甚至有当场动手抢人的想法。

    但是他骤然看到,冉云纱笼在白纱里的手有了小动作,向他轻轻摆了摆。

    “这……是让我不要轻举妄动?”江流石暗自猜想,他深深吐出一口气,心思平静了下来。

    “几位,你们不如今天休息一下?二级变异晶核不是我一个人拼杀得来的,我还要跟其他几位区长商量一下跟你的交易?!背Jた耸币驯砻嫔匣指戳似骄?,盯着江流石缓缓道。

    “好?!苯魇成虾?,看懂了冉云纱的暗示,他并不急。

    “张山,将凌天酒楼最好的房间收拾干净,领几位贵客入住?!背Jた逭派匠辽?。

    “几位贵客,请跟我来?!闭派胶苴泼牡淖叩浇魇热嗣媲?,将几个人领了出去。

    等江流石他们走出霸王厅不久。

    砰!

    常胜凯一双手骤然向铁桌重重啪下。

    坚硬的铁桌在他的拍击下,直接陷落出一指多深的凹痕。

    “中海安全岛的人吗?不知道天高地厚!”常胜凯血红色的眼睛,此刻一根根的血丝布满眼球,面目狰狞得可怕。

    他盯着江流石等人离去的方向,鼻息里冷哼了一声。

    冉云纱站在一旁,低着头没有多说话。

    这时候,常胜凯忽然捂住头,眼神里露出一丝痛楚之色。

    “常大人,又头痛了?我去给你拿草药?!比皆粕纯醋懦Jた?,轻声道。

    “……云纱,多亏了你懂得草药,去吧,这次加大一点剂量。我估计是我处于异能力再次进化的边缘,所以头痛经常犯?!背JたЫ粞拦氐?。

    “是?!?br />
    凌天酒楼内部装修极为豪华,在末世,这里就是攀竹市最奢靡的地方。

    张山将江流石等人领进了最好的一间套房后,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惜玉,外面有人监视没有?”

    一进入房间,江流石沉声询问冉惜玉。

    “东北方向那栋大楼里,有三个人,我们身后的大楼里,有一个人,正北边……”

    冉惜玉准确的报出了几个监视者的方位。

    江流石点点头,心中有数了。

    “张海、孙坤,把所有窗帘拉上。你们一个人守住一个窗口,二十时小时轮换,其他的人休息?!苯魇刑醪晃傻南麓锩?。

    现在身处狂战联盟腹地,而常胜凯又不是什么善茬,江流石已是一百二十分的谨慎。

    他可不想自己的队员出事。

    房间里面此刻只有几个人,影跟李雨欣,都留在了矿用卡车里。

    而那矿用卡车,被影开到了酒楼正门口,万一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支援。

    等窗帘拉起来后,四周光线黯淡了下去。

    “江哥,我要带我妹妹走。那常胜凯不是好人?!比较в窦峋龅厮档?。

    她精神异能覆盖这片区域,这里的幸存者是什么状态,她都有所了解了。

    冉云纱一个女孩子,待在常胜凯这么个冷血杀手的身旁,冉惜玉简直不敢想象。

    她曾经也落入强大幸存者的手中,任人宰割,如果没有江流石,她的下场将无比凄惨。

    现在她作为姐姐,将会救出自己的妹妹冉云纱。

    “放心吧,有我在?!苯魇蚨ǖ?,手里提着微冲靠墙坐了下来。

    他正对着大门的方向。

    大门处有什么异常动静,他能第一时间扫射。

    江流石的话似有种神奇的魔力,冉惜玉焦急的内心竟然平静了不少。

    “嗯,我相信你?!彼愕阃?。

    两个人都靠在墙上,肩膀的间距不过几根指头。

    感受到江流石在自己身边,冉惜玉心里面有种异常的温暖?!靶恍??!?br />
    饱含感激的一声,在江流石脑海里响起。

    少女的头轻轻一歪,很柔顺的靠在了江流石肩膀上。

    “我养会儿神?!比较в袼档?。

    江流石没有说话,坐在黑暗之中,手里端着微型冲锋枪,肩膀上,少女的呼吸轻柔,带着一丝淡淡的暖意。

    “一定要将冉云纱带走?!苯魇闹邪碘?。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已是黑夜。

    忽然间,江流石睁开了眼睛。

    “外面有人来了?!比较в癫恢朗裁词焙蛐蚜斯?,提醒江流石道。

    在冉惜玉共享的精神视野里,江流石就看到有一个红点来到了酒楼。

    张海、孙坤瞬间警醒过来。

    零抓紧手中匕首,冷冷盯着大门方向。

    “咚咚咚?!?br />
    门口忽然响起了几声脆响。

    “谁?”江流石提高了声音,凝声问道。

    门外沉默了一会儿,传来了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

    “姐?!?br />
    冉云纱?!江流石瞬间反应过来。

    他打开门一看,外面俏生生的站着一个白裙少女,宛如一朵盛开在夜晚的丁香。

    冉惜玉就站在么江流石身后,看到这白裙少女,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

    这对姐妹瞬间拥抱在了一起。

    江流石默默走出门。

    看着两人抱头流泪的样子,张海也眼睛有点红红的。

    这时候孙坤丢了个眼神给他,张海一愣。

    “干嘛?”

    “没看到江哥都出去了吗?”孙坤瞪了张海一眼。

    张海这才反应过来,慌忙抓住霰弹枪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房间。

    所有人都默默地在门外等着,里面不时传出低低的抽泣声。

    在这末世当中,能活着重逢的亲人、朋友、爱人,都实在是太少了。

    等了一会儿,房间的门才被冉惜玉打开。

    “江哥,不好意思?!比较в窨醋磐饷娴慕魇?,抱歉的一笑,眼睛红通通的。

    “没关系?!?br />
    江流石当然理解冉惜玉的情况,他对他那妹妹江竹影的感情何尝不是如此?

    “江队长,刚才姐姐都跟我说了。这些日子来,谢谢你对我姐姐的照顾?!比皆粕匆巡粮闪搜劾?,对江流石很认真的鞠了个躬。

    “别客气,你姐姐是我们石影小队的队员,这些事都是我应该的?!苯魇诹税谑?。

    被一个美少女这样郑重其事地感激,江流石也不知道怎么说更好。

    “云纱,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马上走!队伍里的人都是好人,你跟我们大家一起,以后就不用再担惊受怕了?!比较в裆锨袄∪皆粕吹氖值?。

    “不,我现在还不能走?!比皆粕闯聊税肷?,摇了摇头。

    江流石一愣,跟在常胜凯身边,对于冉云纱这样的柔弱少女来说,无异于跟虎狼作伴?现在亲姐姐来了,她竟然还不想走?

    “你是怕常胜凯的追杀吗?不用担心,我们来的时候都已经计划好了,我们能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远离?!比较в窭渚驳厮档?。

    但是冉云纱听了以后,却依然摇头:“我并不是在担心这个,但我真的不能走?!?br />
    “这……这是为什么?”冉惜玉终于急了,他们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云纱竟不想要离开这里?

    这是冉惜玉怎么都没有想到的结果。

    “姐,你们留下来吧,我也不想再跟你分开了。你们也都可以留在这里,以你们的实力,可以迅速站稳脚跟?!比皆粕醋范越魇档?。

    江流石微微一愣,这冉云纱在说什么?怎么反过来是她劝自己这群人留下了?

    “小心,有杀气!”忽然间冉惜玉神情大变,向石影小队众人大声警告。

    她话音刚落,轰隆一声巨响。

    北边的窗户已被重重撞开。

    一个人如同炮弹般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碎裂的玻璃如同刀剑,四处撕裂。

    张海反应很快,大吼一声举起那檀木桌抵挡在江流石等人面前。

    夺夺夺,无数尖锐的玻璃都深深扎进了木桌里。

    江流石这才看清楚了闯入者的模样。

    闯进来的人瞳孔赤红,身上长出了密密麻麻如同钢针般的红发。

    他足足有两米多高,浑身蒸腾着一股如同火焰般的气息。

    虽然他的面容很陌生,但那妖异而熟悉的血腥瞳孔,还是让江流石想起了一个人——

    常胜凯!

    “交出进化晶石,我留你们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