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石没说什么话。

    他手心摊开,里面暴露出了四颗晶莹璀璨的红色晶石。

    晶石正一刻不停的萦绕着淡淡红色流光。

    “红宝石?”魏瘸子微微一愣,没有认出江流石手中的东西。

    忽然他眉头一凝,这种感觉,这东西上有一种能量的流动?

    身为一个异能者,魏瘸子很快发现了不寻常。

    这时候,他发现旁边的张山呼吸粗重了起来。

    “进……进化结晶?!还是四颗?!”张山盯着江流石手心的东西,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颤声道。

    “还算有点见识?!苯魇坏钠沉苏派揭谎?。

    江流石的话,如果是放在前几秒说出来,张山肯定又是心里破口大骂。

    这会儿张山听起来,却大为不同。

    “不敢。只是跟着我们老大,有所耳闻?!闭派娇聪蚪魇哪抗?,惊疑不定,脸上露出了职业化的笑容。

    他内心里已是惊涛骇浪。

    进化结晶,他不止一次听常胜凯提起过。

    每一次提起都是又羡慕又感慨的语气。

    曾经有很强的外界队伍,路过攀竹市跟常胜凯做过交易,就炫耀似的拿出过一枚进化结晶。

    但那枚进化结晶,也远远没有面前这进化结晶这样能量流动的感觉。

    而且进化结晶这晶石,不仅仅是难得。而且它背后所代表的意义,令人张山震动。

    在这个末世,这是拥有雄厚科技、资源的人类军队、政府才能够制造出来的东西。

    常胜凯再强,那也远不能不能跟那些建立了安全岛、基地市的军队比。

    能拥有进化结晶,而且是这么精纯的进化结晶……

    江流石等人在张山的眼里,无形中已添加了一层耀眼光环。

    “诸位,里面请,我……我现在就去请我们老大出来!”张山不敢怠慢,对江流石等人的态度愈发恭敬。

    他一边说话,一边看向不远处的一个红发青年。

    “敖犬,你还愣着干嘛?赶紧请这几位贵宾去霸王厅!”

    那红发青年敖犬一愣神,他还从来没见过张山对外人如此恭敬过。

    不过回过神来,他很快点头哈腰的过来,将江流石等人往交易市场最里面请去。

    看到这一幕,魏瘸子在旁边震惊了,娘的,真的去请常胜凯?

    “……进化结晶,是个什么玩意儿?看样子应该比变异兽肉、比枪还珍贵……”盯着江流石的背影,魏瘸子暗自嘀咕。

    战盟市场的霸王厅,只有每周交易榜贡献前十的队伍才能够进入。

    能进入其中,代表的是在狂战联盟的一种殊荣和地位。

    江流石被红发青年引领着进去的时候,大厅里面已经坐了六伙人。

    其中一伙人坐在距离主席桌最近的地方。

    为首的青年人身材虽然矮小,目光却如鹰似隼,两只手虽然懒散的搭在桌子上,却像是一只卧虎一样,身上的腱子肉里似蕴藏着爆炸的力量。

    当看到敖犬领着江流石等人进来,这青年人微微一愣,这是哪只队伍?

    他目光最后停留在了影的身上,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影身穿黑色紧身衣,下身是黑色短裙,衣服被胸前撑得高高耸起,婀娜高挑的身段后黑发如瀑,绝对是祸水级别的尤物。

    “这女人,真好啊?!卑銮嗄赅杂?。

    能进入霸王厅的队伍,在攀竹市自然地位不低,但江流石这支队伍,他们没人认识。

    其他队伍对石影小队也纷纷侧目。

    “油嘴山个夯货,肯定是又受贿了,搞了个不入流的队伍进来霸王厅……普通幸存者也能进这里了?”东北角一个秃头中年胖子,不爽的撇嘴。

    江流石跟影虽然身上气势凛然,但一下就被霸王厅里的异能者们发现了端倪,这两个人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异能波动。

    霸王厅里的人,能够获得顺位交易权,提前交易各种商品。

    他们的交易权都是辛苦拼杀获得。

    现在陡然出来了个不入流的陌生队伍进来,而且还不是异能者,霸王厅原先坐着的队伍自然有些不爽。

    进入大厅后,江流石就近挑了个铁桌坐下,对于其他队伍审视的目光根本视而不见。

    坐在哪里对他来说根本无所谓,见到常胜凯,继而找到冉云纱才是最重要的事。

    “还算这小子识相?!笨吹浇魇换锶俗诹俗羁拷竺诺奶?,矮个青年人冷哼了一声。

    “魏瘸子,这帮人什么来历?”

    魏瘸子一帮人施施然坐在了他们旁边,那矮个青年人冲江流石等人努了努嘴,询问道。

    “反正是你惹不起的?!蔽喝匙映灏銮嗄耆朔烁霭籽?,心中暗自冷笑。

    这矮个青年人在攀竹市,除了狂战联盟、落星会的人,向来眼高于顶,总觉得他的狂蟒小队才是自由精英幸存者小队里的最强队伍,早就让秃鹫小队的魏瘸子不爽了。

    “惹不起?你激我?”矮个青年人是狂蟒小队队长郭城春,向来心眼小。

    他哪里听不出魏瘸子嘴里的意思,想要激将。不过他的目光在影身上转悠了下,心中已经下了决定。

    “魏瘸子,我怕过谁?这帮人,最多就是狂战联盟哪个区长的关系户?!惫谴豪湫?,很笃定自己的判断。

    魏瘸子依旧是连连冷笑,看着郭城春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傻逼。

    郭城春被魏瘸子的目光激得心中暗火直冒。

    “你过去,跟那个背着微冲的男的说,我要买他身边那个穿皮裤的女人,一条95式自动步枪、两发手雷?!惫谴汉吡松?,不再理会魏瘸子,转而向跟在身边一个长着许多麻子的年轻人道。

    他的猜测中,进入霸王厅无非是想获得更好的交易权。

    而这里的东西,最好的也就是枪支、变异兽肉什么的。

    在末世,漂亮女人虽然难得,但怎么比得过枪?纵然是个大美女,一条95式自动步枪、两发手雷丢过去,足够表示了他的诚意。

    麻子脸青年人当即屁颠颠的站起来,能够帮老大郭城春做事,可是要好好表现。

    他快步向江流石等人走去。

    江流石很有耐心的在位置上坐着,当看到那麻子脸年轻人大大咧咧的走过来,他脸上浮现出一缕莫名的笑意。

    “这位,我们老大想要跟你们做一笔交易。我们老大看上了这个女的?!甭樽恿城嗄昕醋沤魇?,指了一下他身边的影。

    近距离内,他更能看清楚影的模样,火辣的身材配合上那冰冷的气质,这样的女人真是绝了!

    连麻子脸都暗自吞了口口水,不过这种级别的美女,那不是他能觊觎的。

    影不为所动,似没有听到这麻子脸青年人的话一样,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她的目光中,只有江流石。

    江流石也没有说话,甚至根本懒得看麻子脸青年人一眼。

    手一探,黑洞洞的枪管,骤然顶在了麻子脸青年人的头上。

    麻子脸青年人顿时吓得菊花一紧。

    在那边的郭城春吓了一跳,怎么一言不合就拔枪?

    他长身而起,冲持枪的江流石爆喝。

    “你在做什么,这里是……”

    威胁的话尚未说完,啪的一声响,麻子脸青年头颅被粉碎,扑通倒地。

    全场皆惊!

    郭城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呆的看着那倒在地上血淋淋的尸体,震惊、愤怒、猜疑……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人,居然有人敢在霸王厅里杀人,还杀的是他狂蟒小队的人!

    “我最烦有人打我队员的主意?!苯魇米?4手枪,瞥了郭城春一眼,淡淡道。

    简单的一句话,透露出的那股狂霸嚣张,令人震慑。

    魏瘸子都愣住了,他猜郭城春去惹这群陌生人队伍肯定会碰钉子,但没想到这群人敢当场杀人。

    这份霸气、这份胆魄……他彻底风中凌乱,这帮大神究竟是什么来头?

    其他队伍看向江流石等人的目光,像是看着一群怪物。

    郭城春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这时候,张山匆匆忙忙的走在了进来。

    一看到大厅里那具倒在江流石身边的尸体,他吓了一跳,心脏抽紧了。

    “这……这搞什么?怎么死人了?”他看到了江流石手里的枪,也认出来了死的人是狂蟒小队的那个麻子脸。

    他询问的目光不由看向了江流石。

    江流石一言不发,淡然的眼神却是看向了对面的郭城春。

    “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一个阴沉的声音骤然从外面传来。

    走进来的人很英俊,身上有种邪魅的气质,血红色的眼睛在大厅众人脸上扫过。

    他一进来,大厅里许多小队众人心脏狠狠收缩了下——常胜凯?!

    人的名树的影,狂战联盟的老大常胜凯一进来,许多人都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看到来人,郭城春内心狂喜。

    他这次找到了武装库,没想到都惊动了常胜凯老大。

    郭城春恶狠狠的瞪了江流石一眼,看来根本不用他出手,这帮陌生人就要遭殃了!

    “常老大,你来得正好。这群人不知道是靠谁的关系进来的,一来就杀了我们的人!”郭城春义愤填膺道。

    常胜凯听了这话,眉头微皱,却没有什么表示。

    他锐利如刀的目光,凝到了江流石的脸上。

    虽然江流石身上,他没感应到什么异能力,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青年人才是头领。

    看到常胜凯,江流石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终于碰到正主了。

    “你是狂战联盟的常胜凯?我看这些人根本不给你面子啊,在这霸王厅也横行霸道,跟苍蝇一样聒噪。我出手帮你教训了一下?!苯魇?。

    噗。

    张山差点要吐血了。

    这……这帮人在老大面前还是这么嚣张?!

    常胜凯瞳孔微缩,里面射出点点精芒,嘴角却浮现一丝笑意。

    他依旧没有说话,目光看向了旁边的红发青年敖犬。

    敖犬心脏一缩,刚才事情发生得太快,等他回过神来,一切都已经不能挽回了。

    他舔了舔嘴,凑到常胜凯耳边,耳语了几句,将江流石杀人的整个过程、来龙去脉仔细说了出来。

    “废物!”

    常胜凯忽然一脚踹出去,敖犬惨叫一声,被踢飞出十几米,重重撞到墙壁上。

    他胸腔被踢出了一个血洞,狂吐鲜血,一命呜呼。

    “你也是废物!”

    他骤然回头,手掌抬起,远对那满脸横肉的郭城春做了个横甩的姿势。

    明明是隔着几米,但啪的一声脆响让人听了头皮发麻、牙齿酸爽。

    强壮的郭城春根本不知那力量从何而来,脸庞都被抽歪了,一排牙齿滚落出去,横飞出几米远,一连撞碎了几张椅子。

    “身为霸王厅周榜第一的队伍,连自己小弟的命都保不???不是废物是什么?有眼不识泰山,招惹你不该招惹的人,不是废物是什么?被人打了还想要靠我常胜凯出手挽回颜面,简直十足的废物!”

    常胜凯目光阴冷,盯着那被抽飞出去的郭城春缓缓道。

    “带着你的人,给我滚!三个月内不准进入狂战联盟交易!”

    郭城春闷哼一声,浑身瑟瑟发抖。

    他第一次看到常胜凯这样的铁血模样。

    最让他感觉到心悸的是,常胜凯竟说他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郭城春简直不敢想象下去,那这群陌生人的来头肯定惊人了!

    “该死的魏瘸子!”

    郭城春趴在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瞪了魏瘸子一眼,心中的恨意无以复加。

    他自然不敢找江流石等人报仇了,但是这魏瘸子激他去招惹这群陌生人,郭城春心里面却是记得很牢。

    那边的魏瘸子坐在铁桌上,根本没有注意到郭城春的目光。

    他手脚有些颤抖,心中恐惧。

    他内心里想的却是跟郭城春同样的事情——他可是激了郭城春去惹事的,这帮陌生人不会也找他算账吧?

    常胜凯这时候,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江流石对面。

    他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初次见面,我是狂战联盟的常胜凯。我这个人做事急,我听张山说几位贵客有好东西想要跟我交易,所以我就过来了?!?br />
    “我们是石影小队,我是队长江流石。我们确实是有些好东西——”江流石脸上也带着笑容,他停顿了下话,目光不动声色的从常胜凯周围看过去。

    他心里不禁有些失望,常胜凯只是带了几个类似于守卫的大汉进来,并没有女人的身影。

    江流石说话的时候,将手心摊开。

    四颗流动能量光泽的红色晶石暴露出来。

    看到这四颗红色晶石,常胜凯脸上笑容消失了,目光里有一丝掩饰不住的贪婪。

    “让其他人都出去!”他忽然交待身边的张山道。

    他这话声音不大,却刚好能让大厅众人都听到。

    不等张山说话,郭城春、魏瘸子等人早就带着人慌忙冲了出去。

    其他的队伍也纷纷匆忙赶出去,他们是看出来了,能惊动常胜凯的交易,绝对是一笔大得无法想象的交易。

    常胜凯甚至根本不想让这笔交易曝光在其他人面前。

    “进化晶石,你哪来的?”等其他精英幸存者小队的人一离开,常胜凯盯着江流石的眼睛,一字一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