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休憩一番,基地车迅速远离了城市,将一栋栋高楼甩在了身后。

    一路上他们没有碰到任何的阻挠、追杀,江流石猜测是狂战联盟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靠在驾驶室的座位上,手里摩挲着那冰冷而软的金属。

    这一块金属,现在仔细摩挲起来,手感细腻软绵,摸上去像是软化的橡胶一样。

    本来因为枪击而深陷的地方,竟已经恢复了正常。

    不仅如此,手指头跟这金属触摸久了,金属竟然会紧紧贴上皮肤,仿佛这金属中拥有无数肉眼难辨的脚蹼似的,跟皮肤亲密无间的粘在一起,甚至像是要融合在一起似的。

    “星种,扫描这块金属……”江流石心中一动,在脑海里说道。

    反正距离到达那个通往狂战联盟内部的密道还有一段时间,他刚好来研究下手上的神秘金属。

    “滴——扫描进行中……”

    ……

    “滴——扫描完毕!”

    江流石脑海里迅速跳出了一块面板,上面密密麻麻的出现了许多数据。

    “……异种植物金属,植物基因突变后所分泌的活性金属,细胞结构介于金属跟植物之间……”

    “……植物细胞基因突变模型分析……基地车等级不足,无法进行分析……”

    植物基因突变的变种?

    得到这个扫描结果后,虽然无法分析出具体的植物基因突变过程,江流石还是很满意的,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竟然是植物基因突变!

    在末世之后,动物异化的变异兽、以及人类变异而成的丧尸、变异丧尸,还有人类中的异能者,都是因为那神秘病毒诱发的基因突变。

    但植物基因突变,江流石还是第一次碰到。

    虽然在末世之后,植物的疯长已经让江流石觉得有些问题,但现在得到的异种植物金属,彻底证实了江流石心中的判断。

    连植物在末世后都受了影响,产生了变异特征。

    “……低温,能自愈,足够一定程度上抵御子弹冲击,还能够自动贴紧皮肤,皮肤也没有感受到什么不适……一定要得到能分泌这种活性金属的异种植物!”

    江流石摩挲着手中的异种植物金属,越来越觉得是势在必得。

    不仅仅是他要开启基地车隐藏模式项目——异种植物培育研究室,而且获得了这种异种植物,他就可以通过基地车的研究室栽种培育,获得更多的这种活性金属。

    王喜福只是在心脏处贴了一块这样的金属,就抵挡了江流石的两发手枪子弹。

    这种金属的珍贵,是毋庸置疑的。

    简直比防弹衣还强,而且受创后还能慢慢自动愈合。

    这时候,江流石陡然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

    他抬头一看,基地车已是开到了一条大河旁边。

    大河沿岸长满了茂盛的芦苇,放眼望去是铺天盖地一片。

    在不远处是一座垮塌的山,大量的泥石流滚落,已是一路上淹没到了河里。

    轰轰,一会儿,一辆越野车也跟了上来,停在基地车后面。

    杨天照、张海、孙坤都跳下了车。

    “江哥,你说的密道在哪里?我印象中,这附近没什么密道啊?!毖钐煺湛醋偶菔皇依锏慕魇?,有些不解。

    他是这里的地头蛇,对于攀竹市了如指掌,可他印象中,这条河流附近是没有什么隐蔽的地点能够进入攀竹市。

    “看是看不见的,密道就在我们脚下?!苯魇宄荡巴獾难钐煺盏馐偷溃骸罢饫锎忧芭手袷幸抟惶醯靥肪?,可惜还没有做完就丧尸病毒爆发,地铁也就废弃了。但是这条地铁,却可以进入城内?!?br />
    他能知道这条密道,还幸亏了商强军。

    商强军在从前,就是攀竹市地铁公司的人,一般人想不到这条地铁,他却对里面的环境很熟悉。

    “可这地铁工程入口却看不到,不是被泥石流给淹了吧?”杨天照挠了挠脑袋脑袋,盯着地下有点犯愁,“如果用探矿的手段,我能找到入口,不过需要动用火药跟一些时间……”

    江流石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了车厢里的冉惜玉。

    “惜玉,探测下这片大地下面,有没有生物精神波动?!?br />
    江流石记得,商强军说过,他通过这条密道逃出来的时候,遇到过地铁公司员工变成的丧尸。

    商强军逃出来的时候,动用了雷管,不过看来他炸开的出口,也被最近连绵大雨引发的泥石流给封堵了。

    冉惜玉点点头,跟江流石共享了精神视野。

    在冉惜玉的精神力探测中,江流石赫然注意到基地车下方的几米深处,出现了精神光点,出现了三四个微弱的红色斑点。

    “果然有丧尸?!?br />
    “天照,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埋下炸药包,用你炸山的手段,把下面炸个洞口出来!”

    江流石跳下了车,向杨天照招呼道,按照冉惜玉精神力探测到到的丧尸所在地,指点了凑成三角形的三个位置。

    “没问题江哥,你就看好了!”杨天照立刻点头。

    江流石奖励了那一把枪,杨天照这会儿浑身都是干劲。

    不一会儿,河流的岸边上,响起了轰隆、轰隆的几声巨响。

    泥石流土坡下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大洞。

    一股腐朽、潮湿的气息迎面扑来。

    “吼、吼!”

    洞口刚一炸开,几只丧尸跳了出来。

    ……

    六个小时后。

    黑夜如潮水般淹没了大地。

    “这个方向没错吗?追了这么久,这条傻狗不会带错路了吧?这里是通向婆龙河,前段时间发生了泥石流,他们难道还能往水里跑不成?沪阳人民战线的人可是说他们是开着中巴车和越野车跑的?!?br />
    黑暗中,河流的附近悄然无声的出现了五个人影。

    还有一个巨大的身影匍匐着,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这五个人中,为首的一个瘦削青年人背上挂着一把巨大的镰刀,镰刀上血迹斑斑,一看就是专门打造的武器。

    他沉默寡言的样子,肩膀上背着一个很大的布囊。

    这个人十分特殊,竟是有四条手臂,模样很诡异。

    如果攀竹市的人看到这个四臂青年,肯定能一眼认出,并十分忌惮。

    这四臂青年在攀竹市,是很有名的精英幸存者小队——幽毒小队的队长游鹏。

    在游鹏旁边站着一个胖子,胖子在不停的咀嚼着东西,一滴滴的油脂从他嘴巴缝隙里淌落。

    刚才说话抱怨的就是他。

    “没带错路,我闻到了血和火药的味道!”紧挨着胖子的瘦高个,他模样不怎么中看,头盖骨是完全的金属头盖骨,鼻子不停的对着空气抽动,阴沉沉的笑着。

    这样子,比丧尸也没有好多少。

    “没错,就在前面!”瘦高个笃定的补充道。

    “狗哥哥,你可不靠谱哦,还没这条傻变异狗强。这一路上,可是这条狗一马当先带着我们来这里,你还只能断断续续的嗅到气味。不过这条狗,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很久没有吃很新鲜的变异兽肉了……”

    这一次是两个清脆的声音异口同声响起。

    说话的是一对很花哨的孪生姐妹,她们气质邪魅,举手投足间都惊人的一致,两个人穿的都是一套大红色的劲装,鼻子、耳朵、嘴唇都有钉子。

    孪生姐妹说话的时候,两个人很贪婪的看了面前匍匐的巨大黑影一眼。

    狗哥抬头看了孪生姐妹一眼,眼皮底下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却没说话。

    在幽毒小队前面匍匐的黑影,忽然回头。

    黑影暴露出了两排雪白的獠牙,喉咙间传出野性的嘶吼,嘴角流淌出大团的碧绿涎液。

    孪生姐妹脸色忽变,不约而同退后了几步,显然有几分惧意。

    这黑影,是一条足足有河马那么大的变异犬,额头处长了一只巨大的角。

    这样的变异犬,近距离内的瞬间爆发力很惊人,她们也不敢真的将这东西惹毛了。

    “咻!”

    游鹏嘴里忽然发出奇异的啸声,听到这个声音,变异犬脸上浮现出一丝惧怕,连忙低下了头。

    “小双、大双,你们两个不要惹毛了这变异犬。这种东西虽然被不动明王用精神力控制、驯服,不动明王也对它临时种下了精神暗示,只要发出这种啸声就能让它恐惧。但它毕竟是变异犬,嗜血、嗜杀,你们最好小心点!”游鹏严厉的瞪了大双、小双一眼。

    大双、小双低头不语,眼睛里闪过一丝戾气。

    “别不服气,这次我们接了狂战联盟的任务,可不仅仅是完成这么简单。你们知道任务失败的后果?!庇闻艉苡猩钜獾目醋帕饺?。

    孪生姐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打了个寒颤,眼睛里戾气尽消。

    “我们懂?!彼且炜谕?。

    这时候,那条变异犬忽然“汪”的低吼了一声,向前面河流方向冲去。

    “跟着它,它一定发现什么了!”

    游鹏低声急促道,一个箭步窜出,紧紧跟在那变异犬后面。

    其他人纷纷跟上。

    “找到了,这里有个炸开的地洞?!?br />
    “咦,是丧尸的尸体?泥石流土坡底下有个大隧道……那傻狗跳进去了!”

    “嘿嘿,我好像嗅到了那个臭矿工的味道,他们一定在下面,跟上去?!?br />
    ……

    废弃的地铁隧道内一片漆黑。

    空气中弥漫着发霉、腥臭的味道。

    两边的广告牌,铝合金板子空荡荡的,布满了蜘蛛网和各种形??梢傻奈刍?。

    一辆中巴车开了车前灯,在里面小心的开着,照亮了两边的惨白水泥墙壁。

    就算是前世的老司机,看到这种开车技术也会叹为观止,一边是水泥墩柱,一边就是地铁轨道,稍不注意就会掉落下去。

    但在已恢复了健康的影手里,中巴车如臂使指,贴着长满青苔的水泥墩柱,完美的跟旁边的地铁轨道始终保持15cm的距离。

    中巴车的车头,布满了各种碾碎的丧尸碎肉。

    一路上,他们都经历了好几波小型丧尸潮。

    但中巴车足够坚固,加上江流石在小型作战室里的枪法神乎其技,将那些拦路的丧尸直接击毙。

    跟在他们后面的越野车上,张海等人都是小心翼翼,精神紧绷,这种幽深黑暗的地下,他们还是第一次走,给人的感觉太压抑了。

    这条废弃的地铁通道,弯弯曲曲,他们足足走了几个小时。

    一路上走走停停,行进得就比较慢。

    当然,这种慢也有刻意的成分,半夜潜入狂战联盟内部,会比较不容易打草惊蛇。

    这时候,江流石已经看到了面前空荡荡的终点站。

    中巴车停了下来。

    “地铁站还有几百米就到头了,我们应该是进入狂战联盟的范围。在这里我们休息一会儿?!苯魇又邪统道锵吕?,对杨天照等人道。

    “都吃点东西吧?!?br />
    虽然能量没有太大的消耗,但是肌肉跟精神长时间的紧绷,是需要得到一些休息的时间。

    而且他们要要潜入狂战联盟,万一发生什么事,那时候可需要他们拥有最好的战斗状态。

    江流石说着,将一些变异兽肉递给了张海他们。

    之前吃的进化结晶,都化为能量被吸收了,现在他们没有进化结晶,还是要继续吃肉。

    “惜玉,马上就能见到你妹妹了,到时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你体力还够吧?”吃了几口变异兽肉,江流石回到中巴车上,走到冉惜玉身边坐下,冲她关心问道。

    马上要进入市区,狂战联盟的势力范围,冉惜玉的精神探测就更加重要了。

    她的侦查,能够让他们规避开一些巡逻的狂战联盟的人。

    “我没问题?!比较в竦愕阃?,忽然抬起头来,对江流石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江哥,谢谢你?!?br />
    江流石打断了她的话:“都是队友,说这些没有必要?!?br />
    冉惜玉那双气质神秘的灰色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特殊的光彩,她看着江流石,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江流石背着她走山路的时候。

    那时候,她贴在江流石宽阔结实的后背上,有种十分安心的感觉。

    “江哥……”

    就在这时,冉惜玉的神色微微一变:“有人来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