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江流石目光忽然抬起,看向了中巴车驾驶室方向。

    在那里,影很冷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作为基地车管家,如果没有必要,或者江流石没有下令的情况下,影都会遵循?;?、驾驶基地车的基本原则,不会轻易离开基地车。

    “影,你伤势不轻,需要接受治疗?!?br />
    江流石径直走上基地车,到了影的身边沉声道。

    因为星种的存在,他能够感应到影的身体状况。

    此刻,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影的胸腔处,已经断裂了几根肋骨,十分痛楚。

    这些伤势,就是影为了?;そ魇?,在对抗王喜福的时候所造成的。

    但影之后为了用中巴车接应他们,还趁乱回到了中巴车上,驾驶中巴车。

    到了车上,江流石能明显看到影已痛得全身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但影不会像一般人一样疼得叫喊出来,依旧忠心耿耿的执行自己的基本任务,还一路从沪江人民战线那里将基地车开到了这里来。

    “雨欣,影的肋骨断了几根,你帮她治疗一下?!苯魇聪蛄四潜?,冲正在照看江竹影的李雨欣道。

    李雨欣微微一怔,连忙快步向影走了过来。

    等将手搭在影的身上,用医疗异能彻底检查过影的身体状况,李雨欣娇躯微微一震,心里很是惊讶。

    影的伤势,虽然只是断裂了胸腔的几根肋骨,但已很凶险了。

    其中一根断裂的肋骨差点插进了肺里,如果真插进去即便以她的医疗能力都很难办了。

    她心中不由暗自佩服,这样的伤势,影却一路上都没有吭声。

    这种钢铁般的意志力,在一个女人身上实属罕见。

    当下李雨欣一言不发,医疗异能延伸向影胸腔里那根贴着肺部的断裂肋骨……

    看到李雨欣在给影仔细治疗,江流石才放心了。

    “江哥,江哥,给!”

    中巴车车门处,杨天照仰着脸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个袋子,袋子里装着六把枪,向江流石有点讨好意味的递来。

    这六把枪,每一把枪都擦拭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尘埃。

    江流石拿在手中,明显感觉到一些枪支的关键部位还仔细涂抹了油脂。

    虽然没有专用枪油,但也聊胜于无,这样枪支保存的寿命会更长。在战争时期,普通机油,甚至是桐油,麻油,都拿来擦枪了。而现在比起战争时期还要更艰难。

    “这把枪给你了?!?br />
    江流石抄起其中一把自动步枪,随手丢给了杨天照。

    杨天照接过枪,一愣,继而脸上浮现了激动的神色。

    江流石丢过来的枪,是56式自动步枪,在末世前,这种枪也算简陋了,不过它的原型是AK47,威力依然很大。

    这样的枪,可比手枪强多了。

    杨天照眼睛盯着56式,虽然流露出了一丝渴望,但手却将这东西推开。

    “江哥,这样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

    今天江流石他们跟狂战联盟的起冲突,也救了他的性命。

    对于这一点,杨天照心知肚明,他可不好意思要江流石丢过来的这把步枪。

    “你拿着吧,这种枪我们用不上。此外我们也得到了冉云纱的信息,这是给你的奖励?!苯魇?。

    56式自动步枪,是老式步枪。这样的老式枪,在如今有二十来把枪支存货的石影小队来说,已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江流石今天从秦老头嘴里得到了冉云纱的消息,起码有一份杨天照领路的功劳,江流石不吝啬给杨天照一点奖励。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他还需要杨天照帮忙领路,总要给这少年人一些甜头。

    这样别人才会更有干劲。

    而且今天杨天照在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候,也没有出卖他们。如果他当时做出相反的选择,那他现在也不可能活着站在这里了。

    “谢谢江哥?!毖钐煺彰挥性偻拼?,将56式自动步枪紧紧抱在了怀中。这枪支,不管是对他,还是对矿山来说,都有很大的用处。

    对一无所有的普通人而言,这一支枪,意义重大。

    攀竹市市区,高楼耸立。

    只是在末世,植物的生长都异乎寻常的迅猛。

    一栋栋高楼上绿意繁盛,被无数的蔓藤、不知名的植物所覆盖。

    街道上的法国梧桐树都长了几十米高,许多粗壮树枝野蛮的捅穿了高楼上的玻璃门延伸了进去。

    这种景象,简直像是恐龙时代,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无比巨大,蜻蜓都有一米多长,所有植物都高耸入云的时候。

    此时在其中几条街道,一些大型超商跟地下停车场里正发生激烈的战斗。

    街道上的一些地方泥土、碎石掀翻,被炸出了一个个深邃地坑。

    地上不时可以看到一些丧尸,还有人类的尸体。

    狂战联盟总部。

    虽然是白天,烈阳高照,外面阴森森的茂密藤萝,依旧将外界的光线过滤得很黯淡。

    外面不时候传来剧烈的爆炸声响,总部大厅里却一片寂静。

    大厅内的一张豪华红木方桌两边,已满满当当的坐满了人。

    只有右手边的一张椅子,空荡荡的。

    主席位置上,坐着一个脸色阴沉的男人。

    他正是狂战联盟领袖——常胜凯。

    他面貌其实很英俊,不说话的时候,血红色的眼睛里有种特别的煞气,让他显得更加神秘莫测。

    其他位置上的人,都是狂战联盟的各大区区长和高层人员。

    他们看着常胜凯的目光里,透着一丝不安的惧意。

    他们都知道,常胜凯不说话,代表他处于一种随时要暴走的怒意之中。

    “你们都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王喜福,还有我那亲叔叔都已经死了,听说是被一群陌生人像杀鸡一样杀死,你们就没有什么话说?”

    一片沉默中,常胜凯终于开口,锐利阴沉的目光缓缓从众人脸上扫过,话语里有不加掩饰的怒意。

    他右手手指,不紧不慢的在红木桌子上扣响,咚咚咚——

    像是敲击在众人的心脏上,令人感觉到莫名的窒息感。

    “大人,一定要杀!”有一个中年人区长迫于压力,终于开口,他狠狠捶击着面前的大桌:“王喜福,还有大人您叔叔被人干掉,这无异于我们狂战联盟被人狠狠打了耳光,分明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攀竹市其他势力,肯定都在看我们的笑话,所以一定要将这群无法无天的陌生人找出来,干掉,以儆效尤!”

    “对。不仅要将这群杀了王喜福的陌生人找出来干掉,还要狠狠的凌虐,慢慢弄死!一定要让攀竹市其他势力,再次体会到我们狂战联盟的可怕!”

    “我支持第五区长的建议,我建议我们第四区承担抓捕这帮陌生人下落的任务……”

    一个个区长纷纷发言,义愤填膺,不停的向常胜凯表现自己的决心和忠诚。

    常胜凯目光微眯,依旧脸色阴沉,对众人的意见不置可否。

    这常胜凯,不喜欢老大、老板之类的称呼,他更喜欢听别人称呼他为大人。

    最终,常胜凯目光凝聚到了自己左手边,坐在第一把椅子上的,那个只剩下了一只独眼,戴着鸭舌帽的年轻人脸上。

    “独狮,你怎么说?”

    这独眼年轻人,人称独狮,是狂战联盟第一区长,刚才他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大人,不久前我率领第一区的人,正在崇福路的禁区附近跟落星会死磕,现在快要完全占领崇福路了。我也是您召见,才得知王喜福,还有您叔叔死的事。对于他们的死,我非常惋惜。不过我觉得现在我们要冷静,只要我们集中力量彻底占领了崇福路,就能够完全将那些植物控制在手里,到时候就有更多的活性生物金属。这才是目前的重中之重!”独狮不紧不慢道。

    独狮是最早跟随常胜凯的人,面对常胜凯的愤怒,他能读出一些其他的意思。

    常胜凯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他如果愤怒,那一定就是做给其他人看的。

    不管是第八区长王喜福的死,还是常胜凯那叔叔的死,常胜凯当然都要摆出愤怒的姿态来,向外界表明自己的一种态度。

    其实以常胜凯的性格,他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死活,只不过,这些人的死亡,狠狠地打了常胜凯的脸。而这是常胜凯绝不能忍的。

    “独狮,你的话也有点道理。不过今天这番死的,一个是我亲叔叔,一个是我的得力手下王喜福,我心中这口气一定要出,不管是谁,我都要将他找出来干掉!”常胜凯沉默了一会儿,一字一顿道。

    其他区长彼此互相看了一眼,再看向独狮的目光有了一丝幸灾乐祸??蠢炊朗ㄕ庖淮蔚慕ㄒ?,并不合常胜凯的心意。

    独狮却没有开口,目光却缓缓转到了一张清丽的面容上。

    在常胜凯的对面,坐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裙,双手戴了白色蕾丝手套的女人。

    这女人清丽动人,身上有一种令人怜惜的娇柔气质,但在座的狂战联盟各大区长,不时扫向她的目光里,却不敢有半分的怠慢。

    常胜凯目光也凝到了这个女人身上,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渴望。

    “咳咳?!?br />
    这女人咳嗽了两声,戴着白色蕾丝手套的手在小而翘的鼻翼下轻抿了几下。

    “常大人,我觉得各位区长的意见都很好?!彼羟崛?,不缓不慢,像是流水潺潺淌落,听起来令人愉悦。

    “不过,这些意见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周全——”

    “你继续说?!背Jた劬σ涣?,盯着这女人道。

    “——王喜福、还有秦叔叔的死,一定要报。不然我们会被其他势力看轻,一些不服我们的势力说不定会有小动作,会对我们现在跟落星会争斗的关头造一些麻烦。所以我们不但要报,而且这个仇报得要快、要狠。但我不建议动用我们自己的力量去报仇,现在我们要彻底控制崇福路,彻底占据通往禁区的那条路,获得更多的活性生物金属,对我们日后发展很关键?!?br />
    “我觉得,我们可以雇佣其他势力的精英幸存者,比如幽毒小队,这群人是以追捕、诱杀出名的精英小队,然后再向不动明王施压,租用他降服的那条变异犬——毕竟我们的人,是在他那里死的,他就这样放那些陌生人走了,是不给我们狂战联盟面子。只要大人亲自出马施压,暂时租用几天那条变异犬,然后配合幽毒小队的行动,一定可以抓到那群胆大包天的陌生人……”

    她话音一落,全场一片寂静。

    旋即,常胜凯阴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眼睛看着那白裙女人有欣赏之色。

    “好,云纱,你果然想得很周全。你的建议很好,就按照你说的办,哈哈哈,我等下就去找不动明王算一算账!”

    白裙女人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目光低垂:“能为大人这样的豪杰出出主意,是我冉云纱的荣幸?!?br />
    其他区长也没什么话说,看向冉云纱的目光复杂。

    他们心知肚明,这个冉云纱的女人虽然看起来柔弱,但却不容忽视。

    其实比起他们,这个女人更受到常胜凯的信任。

    这个女人每次的建议,有理有据,思路缜密,比他们高出一筹。

    正是有她在旁边辅助常胜凯,常胜凯才顺利了许多,慢慢在攀竹市崛起。

    要知道在一开始,落星会才是攀竹市最强的势力,但后来慢慢被狂战联盟一点点赶上。

    其中这叫冉云纱的女人一直出谋划策,也是有一份功劳的。

    当初她被常胜凯抓住,都以为她这个昔日的冉氏集团小公主,只会沦为玩物,没想到她凭借自己的聪明和经营能力,居然让常胜凯对她保持了尊重,没有强迫她。

    尽管如此,所有人还是默认,她已经是常胜凯的女人,没有任何人敢于染指。

    “常大人,行动要快。我建议你现在马上出发,去找不动明王,那条变异犬在搜寻猎物方面,城里没有其他异能者能比得上了?!比皆粕炊倭硕?,补充道。

    “好,我马上就出发。找出那群胆敢杀害王喜福的人,老子捏碎他们!”常胜凯阴沉沉道,披上椅子背后挂着的那条大氅,长身而起。

    这群狂战联盟的区长,背后的椅子上都挂着这样的一条大氅。

    众人都披着大氅出去,独狮慢吞吞的最后一个站起来。

    他刚要走出门,这时候背后响起一个声音。

    “独狮区长,我记得,王喜福那里有块活性金属的……”冉云纱轻轻说道。

    “我会找回来的?!倍朗ǖ懔说阃?,他看了一眼冉云纱那柔弱的面庞,冉云纱这时已经转身离开了。

    他感觉,冉云纱平时基本不怎么爱说话,在这狂战联盟中,像是一支独自绽放的幽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