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零等石影小队的人,脸色一沉,同一时间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外面围拢的沪江人民战线大汉们,黑洞洞的枪举起来,杀气腾腾的对准了江流石等人。

    江流石神情淡定,目光骤然望向了西南方向。

    冉惜玉的精神视野已跟他共享,他能看到,刚才隐匿的红色斑点,此刻在那个方向散发出耀眼光芒,精神力量蔓延到了这里。

    “不动明王,人我已经杀了。你如果觉得我们冒犯你,想要留下我们,你可以试试?!苯魇睦锩娴赜?。

    至于是谁先动手,这种事,江流石根本不想多费唇舌去解释。

    不动明王作为这里的主人,不可能不知道来龙去脉。

    如果这种情况下,不动明王还要动手,那江流石自然不会忍气吞声。

    这里虽然是不动明王的地盘,但是江流石还真不怕他。

    基地车就在城门外,而他手中有枪,身边有人,藏身在这交易所中,来一个杀一人,来一双杀一对!

    “你在威胁我?”过了一会儿,不动明王开口了,他威严的声音里,有几分恼怒,“你来到我的地盘上,杀人闹事,难道不用给主人一个交代?”

    “交代?这么说,你是想帮狂战联盟出头了?”江流石语气冰冷道。

    不动明王冷哼了一声,这哼声是一股精神冲击,他想要压制江流石,但却被冉惜玉直接挡住了。

    不动明王的精神能量浑厚无匹,而冉惜玉的精神力,却如同柔和的水一般,虽不锋锐,但却能够卸去不动明王的力量。

    同时,冉惜玉也通过精神力,透出了怒意。

    “你想动手?”江流石冷声道。

    江流石最后一个字刚停,骤然从沪阳人民战线的大门方向,轰隆的一声巨响——

    轰。

    一声刺耳的呼啸破空之声响起。

    只见那那混凝土城墙,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撞上,瞬间削去了五六米长的口子,尘埃飞扬,泥块崩溅。

    那几个守门的沪阳人民战线大汉,已吓得面无人色,连连退开了大门。

    在大门处,刚刚??吭谀抢?,很不起眼的中巴车,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展出了狰狞的V型撞角,从前脸位置探出了一个闪烁金属寒芒的炮管。

    炮管的方向,正对着那个混凝土城墙。

    炮响过后,沪阳人民战线内的人都脸上浮现惶恐之色,他们都看到了城门处发生的事情。

    听到炮声,江流石也有些意外。影趁着刚才,已经偷偷回到了基地车上,操控基地车,释放出了这一发空气炮。

    “炮,城门外的那中巴车上有大炮!”

    城门口处的几个幸存者看清楚了中巴车的炮管,吓得向城门里面掉头就跑,边跑边嚷嚷。

    “什么?大炮?”交易所外面,一些幸存者听到那城门方向的惶恐叫喊,不由看向了被包围的江流石等人。

    眼前的情形告诉他们,那辆大炮中巴车,就是这群胆大包天的陌生人的!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这群人这么生猛,连王喜福、秦老头都干死了,这份实力、这份胆魄,没有一点底气肯定是不行的。

    在末世,大炮可是大杀器的存在,具有强大的威慑力,这些异能者势力,他们虽然有枪有炸弹,但是要说到大炮,却是没有人能拿出来的。

    那些包围住江流石的沪阳人民战线的异能者和普通大汉,看向江流石等人的目光顿时复杂多了。

    大炮的威力对他们心理是很严重的冲击,但是不动明王的威慑,还有对他的那种忠诚,也让众人没有退后一步。他们在等待不动明王的命令。

    江流石看了这群人一眼,然后镇定自若走过一干沪阳人民战线的大汉身边,丝毫没有看他们手中枪支一眼,带头向外面走去。

    那些大汉顿时向后退去,有些不知所措。

    不动明王还没有说话,他们也不知该如何做。

    刚才的那一炮,还有江流石恐怖的枪法,地上的这些尸体,也震慑着他们,让他们不敢妄动。

    杨天照此时相当凄惨,但是他跟在江流石后面,正要离开的时候,却有些不舍地看了地上的那些步枪一眼,他犹豫了一下,一个飞蹿上去,迅速将地上的五只步枪全部抱了起来,然后紧紧跟在了江流石后面。

    张海冲沪阳人民战线的人嘿嘿一笑,蹲下来几下将秦老头的衣服扒光,在里面搜索了一会儿才握住了一个兽皮囊袋站了起来,悠然跟在零的身后走在最后面。

    他搜刮的整个过程,完全无视沪阳人民战线的人,将他们脸都看得绿了。

    “你们……”张志明盯着江流石他们离去的背影,不禁有些急了。

    这群人可真要离开了!

    如果任凭他们这样走了,以后沪阳人民战线的面子往哪里搁?

    其他沪阳人民战线的人,也有些蠢动起来。

    这帮陌生人,也太嚣张、太目中无人了!

    “让他们走!”就在沪阳人民战线的异能者跟其他幸存者,实在忍不住想要蠢蠢欲动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在他们脑海里同时响起。

    “老大,他们太嚣张了,还破坏了我们的城墙!真要让他们就这么走?”张志明在脑海中问道。

    这样的疑惑,不仅仅是张志明一个人问。

    同一时间,上百个声音进入了西南角,一个豪华奢靡的阴暗房间里。

    在那里,躺着一个身体肥硕,端坐在红木椅上的光头大汉。

    那大汉此刻脸上,已是怒容满面。

    砰!

    一个古色古香的青花茶壶被他重重摔落在地,跌了一地的碎渣、茶水。

    “为什么?还问我为什么?真是一帮蠢货?!?br />
    “王喜福那几个都死了,替他们出头有什么好处?况且还有一个不弱的精神异能者存在,我的精神力异能又不能一举控制他们几个,发生了冲突的话,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他们杀王喜福都跟杀鸡一样,还有大炮在,战斗起来就算是赢了也损失惨重……这种亏本的买卖,本明王可不干!”

    不动明王嘴里愤怒的自语,脑海里浮现出了江流石那张带了一丝嘲弄之色的脸,冷哼一声。

    “不过你们这帮陌生人也活不了多久,你们杀了秦老头、杀了王喜福,将常胜凯彻底得罪死了。只要你们在攀竹市,你们就面临狂战联盟永无止境的追杀吧!常胜凯那个人,就是一条阴毒狠辣的蛇,咬中了敌人,不会松口!”

    ……

    “上车,快走!”

    江流石等人一上车,影就迅速启动了中巴车。

    杨天照也抱着那些步枪,直接跳上了一辆越野车,跟在了中巴车后面。

    这车也不知道是哪支幸存者队伍的,反正便宜了他了,张海也跟他在同一辆车上。

    轰!

    中巴车一个冲刺效果,轮胎在地面摩擦出嗡嗡的激烈声响,激得尘土飞扬,瞬间提速。

    轰隆隆的引擎声中,中巴车像是一阵龙卷风,留下了背后的滚滚尘埃,迅速离开长阳新区,向远方驶去。

    “张哥,真是好爽啊,哈哈哈,我们杀了王喜福?秦老头也被江哥崩了!原本我真的以为要死定了!还担心会连累你们,结果根本用不着担心这些!”

    随着车辆远离了长阳新区,杨天照彻底放松下来,兴奋地大呼小叫道。

    末世之后,他跟着一群小伙伴,每天就是被人剥削、欺压,还时不时会受到死亡威胁。

    即便是拿着矿产出来跟人交易,也是小心翼翼的讨好,毕竟在末世矿产并不是必需品,远远没有粮食什么的来得重要。

    可以说,他身为一个异能者,活得也就比一条狗强一点,受尽了憋屈。

    没想到今天跟江流石他们在一起,大杀四方。

    这种经历,这种痛快,他真是第一次体会到。

    张海嘿嘿一笑,他已习惯了这种跟着江流石大杀四方的感觉,倒是杨天照这激动的小样儿,让他有些翻白眼。真是没见识!

    杨天照看到张海鄙视的神情,知道这种事对于张海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了,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兴奋说道:“还有枪!这么多枪,就那么丢在地上,被我们拿回来了?!?br />
    一杆枪的价值,毋庸置疑,有了枪支,普通人就有了和异能者抗衡的资本,也能更轻松地猎杀变异兽,对付丧尸。

    可以说,一杆枪可比一条命值钱多了。

    “张哥,加上这些枪,这下江哥的队伍里,得有**条枪了吧?”杨天照羡慕地问道。

    他并没有想法要将这些枪支留下,没有江流石他们,他早就死了,现在能保下一条小命,还能看到王喜福死在自己面前,这就已经够了。

    “**条?”张??倭丝俦亲?,其实杨天照如果去问江流石,估计江流石懒得理会他,但张海却是挺认真地数了一下。

    “得有二十条吧?反正我们都换着使,还有不少没用的?!闭藕K档?。

    杨天照:“……”

    二十条?多得用不过来?!

    乖乖!

    “卧槽!”张海陡然一声怒吼,“看路啊你!傻盯着我干嘛?黄毛小子,你特么会不会开车!”

    “我错了……”

    中巴车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停车场上,暂时在这里停了下来。

    “江哥,秦老头这家伙有点积蓄啊,有三枚一级变异晶核,还有一张地图?!闭藕L鲁道?,将一个兽皮囊袋递到江流石面前。

    江流石心中一动,看到那三枚一级变异晶核的时候,居然有点高兴。

    离开雾水县的时候,他已彻底将变异晶核用光了。

    现在一下子有了三枚一级变异晶核,他当然开心。

    想到自己现在居然还会为了三枚一级变异晶核心里乐呵,江流石自己也有些无语,这可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这变异晶核用途现在太广了,不仅仅是基地车的各种进化项目需要用到它,而且现在已经开启了能量实验室,一级变异晶核就能制造出一枚进化结晶来。

    当然,这种制造出的进化结晶,完全是建立在基地车的能量实验室,能够最大限度的提纯出变异晶核里的变异能量。

    如果是人类军方政府,提取一枚进化结晶,起码要消耗两枚甚至两枚变异晶核以上,变异兽肉也最少要三千斤以上。

    整个基地车,就是个吞噬变异晶核的怪兽。

    至于那个地图,江流石摊开看了看,完全不认识。

    但是他知道,秦老头这种人将地图和变异晶核放在一起,可见这地图是很有用处的。

    “这什么地图,你认识吗?”

    江流石把地图递给杨天照,这杨天照也真是生存力强悍,之前还惨兮兮的样子,现在已经能正?;疃?。

    杨天照正美滋滋的摩挲着那些步枪,虽然这枪不是他的,但是摸一下过一下手瘾也好,过了这村可就没这机会了。听了江流石的话一愣神,杨天照回神后连忙拿过那地图仔细看了起来。

    “啊,这……这是禁区里的地图吧。禁区是以前的市中心,我很熟的……这条是昭阳路,这条是春天路……”仔细看过地图,杨天照笃定道。

    “不过这些地图上的黑点,还有这种植物状的标志是什么?”

    杨天照赫然看到,地图上还有几个标注了浓浓黑点的标志,标志后还有一个骷髅头提醒。

    显然标志了黑点的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

    至于那植物状的标志,只有三处,分别分布在禁区里的两条街道上。

    “如果按照这植物标志来划分,春天路接近狂战联盟所构筑的防御高墙一点,这个崇福路接近落星会的底地盘,我有点看不懂……”杨天照骚了骚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对江流石道。

    “看不懂没什么,以后慢慢研究?!苯魇训赝际詹睾?,跟变异晶核一起放了起来。

    “江哥,我们现在搞了这么一出大事,把狂战联盟彻底得罪死了,他们一定会追杀我们。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杨天照有些担心地问道。

    爽够了之后,他终于是担心起未来的事情。

    现在将王喜福、秦老头都干掉了,这两个人,一个是狂战联盟第八区区长,一个是狂战联盟老大常胜凯的叔叔,已是结下了血仇。

    常胜凯向来睚眦必报,一**的报复绝对接踵而至。

    “我知道一条密道,可以进入狂战联盟里面。我们先去那里?!苯魇辽?。

    在干掉了王喜福、秦老头后,他当然是知道得罪死了狂战联盟。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跟狂战联盟死磕到底,这不符合他的风格。

    他现在的目的,就是帮冉惜玉找到她妹妹冉云纱。

    在那个被他干掉的通缉犯,商强军的嘴里,他还知道一条捷径可以进入狂战联盟的内部。

    那条捷径,也是商强军被狂战联盟下了天罗地网的封锁后,找出来的一条密道,他就是从那里逃了出来。

    现在刚好被江流石所用。

    想不到那商强军还真能派上点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