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雄狮看着两只小白兔一本正经的讨论,是红烧狮子,还是油炸狮子。

    这大概就是王喜福现在的心情。

    王喜福瞬间脸色铁青!

    “找死!”

    他一声爆喝,脖颈一根根青筋浮出,怒吼的声音不似人类,从喉咙逼出,震得众人耳膜都嗡嗡作响。

    大厅里本来还有几个自持实力的异能者,此时脸色白了下,赶紧溜出了大厅。

    王喜福身体像是镀了一层金色的膜,连头发都变成了金黄色,结实的肌肉暴涨,撑得衣服都咯嘣作响要爆裂开来。

    他肩膀前倾,脊梁微微弓起,双脚在地面重重踩踏下去。

    大理石地面咔嚓一声,竟碎裂开了细密的纹路,他整个人已腾空而起,像一枚重型炮弹往江流石砸过去。

    “张海!”

    江流石低喝了一声,他身影已贴地一撑,倾斜着飞掠了出去。

    以江流石现在的身体素质和反应速度,这样的攻击,他可以躲开!

    而他身边的张海早有准备,上前一大步,十根指头肌肉暴涨,嘿的大喝了一声,接住了王喜福冲击过来的身躯。

    蹬蹬蹬。

    张海只觉得一股莫可抵御的巨大力量涌来,他的脚步在庞大的冲击力下连连退后。

    每退出一步,地面咔嚓一声,被他踩踏出碎裂的纹路。

    他一连退后五步,整个地面像是被什么猛兽犁过一样。

    虽然很勉强,张?;故抢棺×送跸哺?。

    王喜福暴起发作的时候,狂战联盟的人已有了准备,但毫无疑问,江流石等人的动作比他们更快。

    那边飞掠出去的江流石,人尚未站起来,已是两把54手枪在手。

    他的目标,第一时间就瞄准了周围狂战联盟,那六个拿着步枪的大汉。

    啪啪啪啪!

    连续的枪声中,江流石面前的一切景象都变成了慢动作。

    一个大汉刚抬起步枪,一发子弹已到了他太阳穴。

    啪,头颅被钻了一个大洞,鲜血迸射!

    枪声如同爆豆般响起,一声声的惨嚎过后,周围狂战联盟那些拿枪的大汉要么被江流石爆头,要么击穿心脏。

    噗通、噗通的倒了一地。

    站在外面看热闹的许多幸存者,已纷纷找寻东西躲避,一些人直接抱住了头趴在地上。

    他们没有想到,那个看上去人畜无害,仿佛任凭狂战联盟揉捏的年轻人,竟然枪法那么厉害。

    枪枪致命!

    而且双枪开火,同一时间兼顾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都能做到准确无误,这几乎是接近一百八十度的狙击视角。

    神乎其神的枪法,令人不寒而栗。

    那个手持刑具的大汉,勃然大怒,嘴唇忽然裂开,露出了森然的一排钢铁牙齿。

    他一个俯冲,舌头骤然向江流石射了过去。

    他那舌头竟是无比的长,森绿色的舌苔有一股强烈的腐蚀性气味,显然是有毒。

    近距离之下,江流石只能匆忙一个翻身,躲过那长舌的攻击。

    他刚才站着的地方,地面上已经被腐液侵蚀出了一道白痕。

    就在这时候,一个瘦削的身影,浑身长出了细密的钢刺,将那手持刑具的大汉一把抱住,在地面上滚去。

    正是杨天照。

    那大汉浑身顿时被密密麻麻的钢针扎上,痛得惨叫连连。

    不过他那长舌也卷住了杨天照的身体,杨天照身体顿时冒出了白烟,迅速将血肉腐蚀得稀烂。

    从这大汉身体上扎出的鲜血,流淌到杨天照身上同样有剧毒,只要被沾到的地方,杨天照衣服都被侵蚀出一个个洞。

    这时候,一个身影从天而降。

    只见影俏丽的身影落下,一脚将那按着刑具的大汉头颅踩中,那坚硬的头盖骨在她脚下,都发出咯嘣的爆裂声响。

    可见她这一脚的威力。

    她又是一脚,犹如长鞭扬起,狠狠抽打向一个冲来的肉身异能者,将那异能者踢得一个趔趄。

    “这臭娘们!”那异能者吃了一惊,只感觉手臂都一阵剧痛,像是要断掉了一样。

    他自以为傲的力量,竟在这黑皮靴、黑皮裤的漂亮女人面前,丝毫不占任何优势,这女人还特么不是个异能者!怎么这几个人,不是异能者的都这么厉害?

    啪啪啪!

    他身体尚未挺直,一颗54手枪的子弹射穿了他的眉心。

    这异能者不甘心的睁大眼睛,摇晃几下,轰然倒地。

    这时候,忽然一个人影一闪。

    只见朱友聪手持两把弯曲的双刀,向刚刚射杀了一个异能者的江流石高速冲刺过来。

    他全身都呈现碧绿色,额头竟像是虫子的复眼一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眼睛。

    他本来瘦削的身躯,完全是细长化,弹跳力、速度都快得如同猎豹。

    在江流石的脑域神经里,捕捉到朱友聪的速度都很快。

    脑海里迅速捕捉朱友聪运动轨迹,江流石抬手就是一枪。

    没曾想朱友聪竟是一个S型闪避路线,身体来回急速腾挪,躲过了那一枪。

    速度型异能者?!

    江流石微微一惊,他一发子弹被朱友聪躲过,这还是他开启脑域神经后第一次开枪失手。

    “很好的枪法,不过在我这种觉醒了虫子的血脉,速度型异能者面前,就没用了!”朱友聪狰狞大笑。

    他不仅速度快,而且复眼看人的动作,也是很慢的!

    苍蝇的复眼包含4000个可独立成像的单眼,能看清几乎360度范围内的物体,江流石抬起枪口的动作,怎么会被他忽略。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了朱友聪的脑后。

    尖锐的匕首仿佛死神镰刀,直接割向朱友聪的脖颈。

    察觉到耳边风声,朱友聪连忙回头,就看到了一张冷静的猫耳萝莉的漂亮容颜,那双猫眼透彻明亮如宝石,但却闪烁着漠然的杀机。

    朱友聪顿时吓得面无人色,两把弯刀匆忙举起,千钧一发之际护住了脖颈。

    铛的一声响,他匆忙挡住了致命杀招,已吓得一声冷汗。

    但是一股大力量从匕首上传递过来,死死压制住了他脖颈处的两把弯刀。

    朱友聪是敏捷型异能者,速度虽然快,力量却不行,一下子被零压得动弹不得。

    这时候,他再次听到了枪声。

    “完了!”朱友聪骤然吓得魂飞魄散,想要逃,却发现胸腔一阵剧痛。

    低头看去,朱友聪忽然看到胸膛心脏处被钻开了一个大洞。

    他轰然倒地。

    江流石手中的两把54手枪,啪啪啪的响个不停。

    他凛然站在大厅中央,浑身上下像是都长满了眼睛,每个方向冲过来的狂战联盟的人,都会被他的子弹找到。

    地上已躺了八九具尸体。

    其中几个异能者是重点照顾,一时间被压制得躲在墙壁背后动弹不得。

    “朱友聪!”

    王喜??吹街煊汛媳簧渖?,真的怒了。

    原本紧紧牵制住王喜福的张海,顿时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他抓紧王喜福的双手,骤然感受到了一股无比庞大的力量。

    “这人……比段老大都强多了!”张海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在苏北狙杀杨锋的时候,他遇见的那位异能者段老大,已是他见过最强力的肉身型异能者。

    但他现在已经变强了不少,可对上面前王喜福,受到的压制竟比碰到段老大的那次更强。

    张海的感觉中,王喜福身体的巨力都集中到了他一双手上一样。

    王喜福的手臂肌肉骤然再次膨胀,手臂上的金色皮膜像是流淌着神秘金色光芒一样,力量再次暴涨。

    这股力量下,张海整个人都被压得脊梁骨向下弯曲,不断向后退去。

    “域?”

    张海微微一愣,瞬间明白过来??蠢赐跸哺R舱莆樟恕坝颉?,只是刚才一直没有用出来,他现在算是拼命了。

    “给我滚开!”

    王喜福忽然抓紧张海,将他两只手向天上重重甩去。

    这一下子,张海猝不及防,向前的力骤然变成向天上,整个身体腾空而起。

    但他一咬牙,没有松脱,十根指头依旧是是缠住面前的手臂。

    影的身影骤然在王喜福的头顶出现,大长腿重重从天而降轰向他头颅。

    同一时间,零也鬼魅般出现在了王喜福身后。

    影这一脚下去,就算是铁柱都会被踢弯。

    但落在王喜福脑袋上,王喜福竟岿然不动,反而狰狞的冲影咧嘴一笑,将张海拉扯起来,重重向影挥去。

    张海跟影瞬间撞到了一起。

    咔嚓的几声脆响,张海明显听到了自己肋骨碎裂的声音。

    影也狠狠撞到了墙壁上,一时间竟爬不起来。

    她是力量专精,但身体素质远远没有力量那么强,刚才那一下子撞击,完全有上千斤的力量。

    就算吃了大量的变异兽肉,但是和这种异能本身就十分强大,又集合了许多资源堆砌在自己身上的异能者比防御,还是差了一些。

    此时,零的匕首已扎到了王喜福的背脊上,但却只是扎穿了半根指头左右,就被王喜福身躯坚韧的皮肤挡住。

    一挥手,零还没回过神来,被王喜福一摆手抽飞。

    啪啪!

    两声枪响,他心脏处被两发子弹打中。

    王喜?;肷硪唤?,但旋即他看着江流石狰狞一笑。

    他心脏位置中弹的地方,很奇怪是一片乌黑的颜色,仿佛漆黑的金属一样。

    那里凹陷了下去一坨,两枚手枪子弹就躺在里面,王喜福一振身体,子弹咯嘣掉落。

    他狂吼一声,江流石俯冲过去。

    “54手枪穿透力已经非??膳?,这都打不死他吗?还是火力不够?他的防御有这么逆天?”

    江流石心中闪过数道念头。

    这时,王喜福的双手已经抓向了江流石。

    江流石连忙急速后退,在后退中,他还能敏捷地反应,将试图钻出墙壁的异能者压制回去。

    飞速退到了一处地方,他脚在地上一挑,一把躺在地上的枪支进入了他的手中。

    那是一把霰弹枪。

    脑域神经开启的江流石,能够将战场的每一个地方都纳入自己视野里。

    他能观察到每一处动静,从而做出最正确的反应。

    这霰弹枪,属于一个刚才被他击毙的狂战联盟枪手。

    冷冰冰的枪口,正好对准了冲过来的王喜福。

    “我就不信你不怕枪?!苯魇亩魅缬斡阋谎?,速度极快。

    王喜?;姑挥欣吹眉白飞纤?,就面对了这霰弹枪。

    看到霰弹枪,王喜福一愣,脸上终于浮现了恐惧的神色。

    刚想要跑,江流石手里的霰弹枪已喷突出了火光。

    轰!

    无数的强劲散弹,瞬息间灌入了王喜福身体。

    他一下子被轰出了十几米开外,惨叫一声,重重砸在墙壁上,然后贴着墙壁,身躯缓缓滑落。

    “原来你不是打不死的?!?br />
    江流石看着王喜福被打成马蜂窝的身体,淡淡道。

    此时,周围鸦雀无声。

    几个幸存的狂战联盟异能者,已经丧失了继续战斗的勇气,躲在墙壁后面偷偷摸摸向远方撒丫子逃。

    江流石走到王喜福身体面前,将他尸体用脚翻开,看着王喜福的心脏部位。

    近距离内,他能看得更清楚,王喜福的心脏处此刻已经是漆黑一片,有一坨凹陷下去,像是金属一样的东西严丝合缝的紧贴着王喜福皮肤。

    “检测到微弱异种植物能量……”

    将那金属一样的漆黑东西扣下来,江流石脑海里的星种传来了提示。

    江流石微微一愣,这像是金属的东西,就是星种提示的异种植物能量来源?这也真是巧,这东西居然就在王喜福的心脏处。

    仔细摸着这东西,江流石感觉到一股森寒的冰冷从上面传来。

    他都不禁打了个寒噤,全身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难怪王喜福这么大热天,还披着大氅,将这样的东西贴在心脏部位,不冷才怪。

    江流石将这东西仔细收藏好,抄起手枪向一个方向啪啪啪三枪。

    本来秦老头是缩着脑袋,在墙角小心翼翼向外面溜去。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彼槐咦?,一边心里面默默念叨。

    这群人竟然能干掉王喜福一伙人,这份战斗力,这种丧心病狂的举动,都让秦老头无比害怕。

    忽然间响起枪声,他刚抬起脚,三发子弹都无比精准打在了他要落脚的地面上。

    秦老头不禁浑身一抖,回头的时候脸上已堆满了谄媚的笑容。

    “这……这位小哥,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用赶尽杀绝吧?老头子我也只是一时糊涂,有眼不识泰山?!鼻乩贤方峤岚桶偷?。

    江流石淡淡道:“我想要找一个叫冉云纱的人?!?br />
    秦老头一愣神,脑海里闪过一个女人的身影,继而狂喜。

    “冉云纱?认识,在我侄子的势力中?!鼻乩贤匪档?。

    这群杀神要找冉云纱,秦老大的确认识,而且他也看出,这群人并不是找冉云纱麻烦,而是有其他事情。

    既然如此,他便将自己的侄子搬出,也许这些人会投鼠忌器。

    “你侄子是谁?”江流石眉头微皱。

    “狂战联盟的老大,常胜凯?!鼻乩贤诽鹜?,脸上露出一丝傲然笑意。

    但是他没有等到江流石等人的反应,只听到了淡淡的“哦”了一声。

    然后,他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冰冷的枪管。

    霰弹枪的枪管。

    轰!

    秦老头身体被彻底轰得稀巴烂。

    江流石很淡定的将霰弹枪背到背上,他是恩怨分明的人,这秦老头敢阴他,那么就要做好必死的准备。

    至于什么狂战联盟的老大,江流石是那种惹毛了他,天王老子都会干的人,哪里会顾忌这些。

    而冉云纱的安危,江流石不是没有顾忌,但今天的事情,必然要传到常胜凯的耳朵里。不过知道他们找冉云纱的人,却只有这秦老头一个,杀了他,常胜凯自然不会知道他们与冉云纱之间的关联。

    “把这秦老头身体搜一番,地上的枪都捡起来,我们走!”

    江流石说话的时候,目光从外面的人群缓缓扫过。

    外面那些来交易的幸存者们,都已躲得远远的。

    江流石连王喜福、秦老头都敢杀,在他们眼里,已经是无法无天的杀神。

    现在外面,站了一排匆忙赶过来增援的沪阳人民战线的人。

    其中有十几个异能者。

    “你们敢在我这里杀人?当我不存在吗?”

    一个声音骤然在江流石脑海里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