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还熙熙攘攘的交易所,因为这群突如其来闯入的大汉,而寂静了下来。

    有的异能者已嗅出了某种危险,带着身边的人往交易厅外面走。

    “是狂战联盟的人,不要看热闹。我们离开!”

    “那三个小子要倒霉了,居然惹上了朱友聪,他是狂战联盟第八区区长王喜福的得力手下啊?!?br />
    “狂战联盟不是在跟落星会开战吗?这个点还来这里逮人,看来这小子是将王喜福得罪死了?!?br />
    一些人在小心议论着。

    这些人中有些有权有势,是附近县镇的头面人物,但面对狂战联盟,他们依旧没什么底气。

    没看沪阳人民战线说是不让落星会和狂战联盟的人进来,但也只是挡住那些小喽啰吗?

    像朱友聪这类人,还是可以进来交易。

    这时候,外面几个巡逻的光头大汉闯了起来。

    他们都是沪阳人民战线的异能者,脸色难看。

    “朱友聪,交易所里不允许械斗,惹怒了不动明王,你们狂战联盟的面子也不好使?!逼渲幸桓鲆炷苷叨⒆拍侵煊汛弦醭脸恋?。

    “不敢、不敢?!敝煊汛厦嗣饬锪锏南掳?,望着那群光头大汉,脸上浮现笑容:“我们知道规矩,还请给我们一刻钟,我们处理点事情马上就走?!?br />
    “好,就一刻钟?!蹦枪馔反蠛撼烈髁艘换岫?,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去。

    两个人对话的时候,全程都直接没有看江流石等人一眼,仿佛他们是空气。

    杨天照心沉了下去,刚才沪阳人民战线的异能者进来,他以为事情会有转机,没想到根本没人问他一句话。

    “朱队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杨天照挤出笑容来,“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找阮定发,问我干什么?这些天我都跟我那一群人在矿上挖矿,今天才出来?!?br />
    “别装蒜!”朱友聪冷冷一笑,忽然一脚正踹过去。

    这一脚势大力沉,杨天照根本没有提防,被一脚踹翻在地。

    杨天照痛得闷哼一声,在地上不断向江流石使眼色。

    他心急如焚,他知道,这一次被逮到,自己肯定是活不成。但是他不想要连累江流石他们,这些外地人虽然是跟他做交易,可是也对他有恩。

    对于杨天照的暗示,江流石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只是眉头微皱。

    朱友聪锐利的目光牢牢锁定在杨天照脸上,根本没去管旁边的江流石。

    “狗一样的崽子,敢跟我玩心计?阮定发奉我们王区长的命令去杀你,夺你的矿。你人没死,他人却不见了,你当我们是傻子?说,他人呢?”

    “队长,跟这小子废什么话,把他带回去,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他开口?!蔽蜕推纳?,从一个嘴上缝了一溜铁线,头上戴着一个钢箍的狰狞大汉嘴里发出。

    这大汉手上提着一排血淋淋的刑具,看上去触目惊心。

    “白痴?!闭馐焙?,江流石嘴里蹦出两个字。

    他说话的时候,就是看着朱友聪等人。

    朱友聪一愣,刚才他们进来的时候,虽然也看到了江流石,但他哪里会去关注一个没有任何异能波动的幸存者。

    现在这普通幸存者,竟公然辱骂他们,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

    普通幸存者敢在异能者面前这样嚣张!

    “你他@妈找死??!”朱友聪大手向江流石脖颈抓去,却不料想江流石一甩手啪的一下,将他手掌甩开。

    这一甩凌厉、准确,而且力量强劲,像是钉锤一样,一下子打在了朱友聪手臂上。

    朱友聪手臂一阵哆嗦,居然被直接打开了,他惊疑不定地看着江流石,这小子……有点门道!

    “阮定发已经死了,我杀的?!苯魇?。

    其他人微微一怔,啥,就这样承认了?不对,说话的这小子是普通幸存者,怎没可能杀得了阮定发?

    他们目光不由狐疑起来。

    “呵呵,天真了。小子,你帮杨天照担罪,以为这样狂战联盟就会放过他?恐怕你们几个要一起死了?!鼻乩贤吩谂员呖醋沤魇呛堑?,仿佛是在看一场笑话。

    反正每天买卖消息,也挺无聊,面前这一幕热闹秦老头挺喜欢看。

    张海撇撇嘴,在旁边摇摇头。

    “你们几个还真是白痴。阮定发当然是我们江哥杀的,他是被我们江哥一枪打得稀巴烂。不然以杨天照这小子的实力,都很多天没吃变异兽肉了,怎么可能杀得掉阮定发?!彼桓焙鼙梢那乩贤返热伺卸狭Φ哪Q?,顺手将杨天照从地上扯了起来。

    这杨天照也太虚弱了,一脚都躲不过去。

    反正跟着江流石,张海是天不怕地不怕,还有几分嫌事情不够大的样子,嘲弄的目光挑衅的从狂战联盟众人脸上扫过。

    秦老头被张海这么一顿鄙夷,本来笑嘻嘻的脸顿时有几分不好看。但旋即又想,他跟这一个死人计较什么?

    在他看来,张海等人不过临死前硬撑场面,说些场面话。

    “江哥!”杨天照忍不住冲江流石喊了一声,他心里是既感动又焦虑。江哥怎么这样莽撞?这样一来,他们三个人都逃不掉了!

    啪啪啪。

    忽然间,一阵鼓掌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来。

    只见一个身上披着毛皮大氅,头发向后面梳理得一根根油光滑亮的中年男人,被一群大汉簇拥着走了进来。

    他龙行虎步,目光灼灼,很有气势。

    他一边走,一边洒然鼓掌,目光淡然的在江流石脸上打转。

    “老大!”

    “区长!”

    看到这中年人,朱友聪等人不由慌忙打招呼。

    “王喜福都来了。他们三个这次是死定了!”秦老头在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嘴里嘀咕道,一想到能随便拿到一百斤变异兽肉,他还是挺开心的,反正这跟天上掉下来的也没什么两样,数量不多,但也是调剂。

    “很有气魄嘛。既然你承认杀了阮定发,那我也不为难你们——你们几个就自杀算了,免得浪费大家时间?!蓖跸哺I私魇谎?,淡淡道。

    他随意的一句话,就是宣布了江流石等人的死刑。

    但是对面的江流石,目光却直勾勾的盯着他,颇为怪异,半天没有回应。

    此刻,江流石的脑海里,回荡着一个声音。

    “检测到微弱异种植物能量波动,触发基地车隐藏进化项目——异种植物培育研究室……”

    星种的提醒,在江流石的脑海里响起。

    接到这个提醒,江流石很激动,上一次被提醒还是在星城的时候,那一次是星种检测到了特殊的能源波动,最终他们找到了堕落城,消灭了一个特殊的变异丧尸,得到了一枚特殊二级变异血核,获得了基地车第三模式。

    江流石心中明白,星种直接提醒的时候可不多。

    这说明,这个隐藏进化项目——异种植物培育研究室对基地车很重要。

    那么,他自然而然就锁定了触发这次的星种提醒的能量波动源头。

    那源头,就来自于王喜福!

    王喜福的打扮是很怪异的,这个天很热,他却披着毛茸茸的大氅,浑身没有一滴汗。

    直觉告诉江流石,这打扮的根源,绝对不是王喜福喜欢装逼这么简单。

    “那异种植物,应该就藏在王喜福身上……”江流石心中暗忖,他一定会好好抓住这次机会!

    被江流石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王喜福本来淡定的脸上,渐渐眼睛里升腾起两团火焰。

    对面的小子,实在是对他不敬了!

    他在攀竹市是呼风唤雨的人物,手下有十几个异能者,普通人见了他谁不是毕恭毕敬?

    面前这小子,不但没有半点恭敬,对于他的死亡宣告也是没有半点害怕之色,反而这盯着他的直勾勾眼神,让他十分不爽。

    他让这些人自杀,已经是恩赐了,可以让他们死得没那么多痛苦。但如果是他的手动手,那这些人就要受罪了!

    而现在,鉴于江流石的表现,他已经决定,要让他的手下出手,将江流石等人杀掉,等到那时候,他估计会怕得屁滚尿流,哭着喊着想要死得爽快点。

    这交易所内外,还有不少其他势力,甚至不乏落星会的人在看着,王景福作为狂战联盟的区长,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被一个普通的幸存者给落了面子。

    “江哥,小心,这群人对你起了杀机!”冉惜玉的声音,骤然在江流石脑海里响起。

    江流石没什么反应,因为这是明摆着的事实。

    冉惜玉这个时候探测到杀机,估计是因为之前王景福对他们的死活一点都不在意,让他们自杀什么的,都是随便一说,就跟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

    “江哥,影跟零过去了!”这时候,冉惜玉又道。

    江流石一怔,这时候,他背后风声呼啸,只听到哎哟的几声惨叫,门口处拦住了大门的几个大汉,直接被人甩了出去。

    一身黑色皮裤、皮衣,性感爆棚的影,还有那猫耳萝莉零出现在了大门口。

    “江哥!”

    “队长!”

    零跟影一左一右,将江流石夹在中间,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人。

    江流石长长吐出一口气。

    影是不用多说了,基地车管家的任务之一就是?;に陌踩?。

    他现在深陷重围,影进来是情有可原。

    至于零,想必是冉惜玉太担心他的安危派过来的。

    江流石猜测得没错,此刻在沪阳人民战线外面的混泥土墙壁处,正躺着一堆因为头部剧痛而倒在地上的守门大汉……

    “零跟影去了,江哥应该安全许多?!比较в癯こね鲁隽艘豢谄?。

    刚才她一口气将对着看守大门的所有人进行了一次精神攻击,有进化结晶的加持,这么猛烈的攻击,以前会消耗干净她的精神力量。

    但现在她依旧没有感觉到疲惫,反而精神能量迅速积蓄满了。

    她攻击得太快,那不动明王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哦,原来是靠女人?;さ男“琢??!蓖跸哺M孜⑺?,里面爆射出杀气腾腾的厉芒。

    对面这两个女人,一个是异能者,另外一个身手不错,但在他眼里,依旧跟死人没区别。

    现在江流石还在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他,这让王喜福内心很毛躁。

    看到江流石身边的零跟影,原本在旁边老神在在,悠闲喝茶的秦老头眼睛一亮。

    “王区长,等等啊。也不用都杀了,这两个妞不错,留给老头子我啊,现在这市面上到处都是丧尸,一个个女人都面黄肌瘦的。这两个卖相不错,我那侄子一定很喜欢?!鼻乩贤范⒆庞版鼓榷嘧说纳聿?,都快要流口水,连忙向王喜福求情。

    他生怕王喜福一个暴怒,突然就将面前的人一口气杀死。

    王喜福本来是想要动手,听了秦老头的话,他脸色稍缓。

    他虽然权势很大,但也不敢得罪这个秦老头。

    原因无他,秦老头嘴里的“侄子”,可正是狂战联盟的老大——常胜凯。

    正因为有了这层关系,秦老头在攀竹市可谓呼风唤雨,甚至在沪阳人民战线交易所做信息买卖的事情,干一些拉皮条的中介,各方势力都卖他的面子。

    沪阳人民战线也没收秦老头的地租费,就有几分交好常胜凯的意思?;ρ羧嗣裾较咭恢敝辛?,反正任何势力都不轻易得罪。

    “秦老,既然是你发话,这面子我一定给。这两个女人就留下?!蓖跸哺3迩乩贤沸α诵?。

    “王区长爽快人,我喜欢?!鼻乩贤仿冻隽肆脚糯蠡蒲?,也笑了。

    谈笑间,两人仿佛已经决定了江流石、零等一干人的命运。

    这时候,他们对面的江流石跟影也在说话。

    “……江哥,异种植物能量波动就是从这个人身上传来的吗?要死的还是要活的?”影声音冷静,白皙的食指指向王喜福,询问的目光看着江流石。

    她跟江流石心意相通,她冲过来的时候,已经跟江流石交流了一些信息,知道了星种提醒的事情。

    “死活不论,得到东西就够了!”江流石淡淡道。

    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传到了王喜福跟秦老头的耳朵里。

    两个人脸上笑容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