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这样的高墙,落星会跟狂战联盟那边也有。里面丧尸多得不得了,据说还有变异丧尸在禁区最里面??裾搅怂钦庑┦屏Υ砼淹?,经常就是将人往墙内一丢。有段日子我来这里,都能听到里面的惨嚎……”

    对于这禁区里的情况,杨天照也只是一知半解。

    当初这高墙筑成的时候,是狂战联盟、落星会、沪阳人民战线三股势力参与其中,付出了惨重代价后,将攀竹市市区大部分的丧尸都围在了高墙内。

    禁区里的一些秘密,恐怕只有三股势力的高层才知道。

    江流石观察到,路上经过的摩托车、越野车,再嚣张的幸存者,经过高墙附近都刻意的离远一点。

    可见攀竹市幸存者对禁区的一种恐惧。

    中巴车又行驶了约莫五六分钟,江流石远远就看一圈圈铁丝网后面,站着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大汉。

    铁丝网后面是一堵八米高的混凝土城墙,两栋十八层的商业楼房就紧挨在城墙后面。

    上面的几个楼层里,明显都可以看到有端着步枪守卫的大汉。

    楼层外墙有个简易的升降电梯,有一挺大口径的机关枪从电梯里探出来,正森然对着大门处。

    显然这些商业楼,已被改造武装成了塔楼一样的存在。

    而在城墙入口的铁门处,几个大汉守在那里,铁门外停放着很多改装摩托车、越野车。

    其中最突出的还有几辆加了厚重钢板的重型卡车。

    江流石他们的中巴车在其中,并不显眼。

    “江哥,这里面除了沪阳人民战线的车,其余的车辆不允许进去的?!?br />
    到了大门处,杨天照冲江流石提醒道。

    江流石点点头。

    他来沪阳人民战线,主要是寻找冉云纱的信息,开不开车进去对他来说没多大关系。

    而且车就在外面,真要有什么,这铁门挡不住他。

    江流石一眼看去,混泥土城墙上上有三道检疫门。

    检疫门都是厚厚的铁门,门前都有大汉拿着刀具、步枪在守着,神情戒备。

    每个进入的人,都会仔细的填写一张表格,还会被搜身一番,检查得很严格。

    在检疫门的不远处,还竖立了一根长长的木杆,上面吊着几个死人。

    死人半边脸被子弹打穿,然后被吊在混泥土墙前面,彰显铁血手段。

    此刻天上太阳炙热,三个检疫门前排了长龙,里面不乏异能者,却没有一个人敢抱怨什么。

    江流石只带了张海下车,零和其他人都留在了基地车上。

    他们是排在第一个检疫门前。

    快要轮到他们的时候,前面的队伍一阵骚动。

    有一个瘦削如猴的中年异能者,不知道为什么原因,不能通过检疫门。

    这中年人异能者已有怒火,争辩了几句,这时候,第一道检疫门后走出了一个足足有两米多高的大高个。

    大高个满脸刀疤,整张脸像是一片片的肉块拼接在一起,说不出的狰狞凶悍。

    看到这大高个,江流石多看了几眼。

    他的星种能探测到异能力,但面前这大高个,分明是星种在周围这些人中探测到的异能量中,能量波动最强烈的,显然异能力非凡。

    瘦削中年异能者,显然也认识刀疤脸大高个,脸色明显变了。

    那大高个虽然一言不发,但是在他居高临下,冰冷目光凝视下,瘦削中年异能者灰溜溜的掉头就走,骑着一辆改装越野摩托车飞也似的逃离。

    看到那落荒而逃的越野车,刀疤脸大汉鼻息里冷哼一声。

    他刚要转身进入检疫门里,忽然脚步停顿了下,目光看旁边站着的江流石等人。

    最终,他目光凝在杨天照脸上,眼神锐利如刀。

    “你终于想通了?想要加入沪阳人民战线了吗?”他的口吻,冷峻之中竟似跟杨天照很熟稔。

    “嘿嘿,张大叔,我这次来不是这个事……”杨天照神情尴尬,面对面前的刀疤脸大汉神情复杂,“我是帮我身边两个大哥过来忙点事情?!?br />
    张志明微微一愣,杨天照向来只跟矿上的一帮少年好,可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大哥。

    再仔细看江流石跟张海两人,明显是陌生人,甚至他都不认识。

    “大叔,没其他的事我先进去了!”

    杨天照冲江流石跟张海使了个眼色,江流石眼睛里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神情,跟在了杨天照身后。

    “这是通行证,我给他们两个做保!”杨天照熟门熟路的将一张通行证拿出来,递给守着检疫门的大汉。

    进入沪阳人民战线的交易市场,只有是拥有通行证的人才能够进去。陌生人进去,需要填写一份身份资料单,还需要拥有通行证的人作保才行。

    这样的制度,保证了沪阳人民战线在乱世的兴旺,没什么人会随便闹事。

    就在江流石等人填好了身份资料单后,杨天照领着两人刚要进去,背后传来了个声音。

    “天照,在矿区是没有前途的,你这样拥有异能的人,加入沪阳人民战线才是正理?!?br />
    杨天照身体微微一颤,没有回头,忙不迭的往里面走。

    “天照,你跟刚才那个人很熟?”江流石淡淡问道。

    听到江流石的话,杨天照这才叹了一口气。

    “江哥,刚才那个大叔,是我们以前矿上一个很强的异能力者。我们矿上出产的东西跟其他势力交易,也都是他在处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加入了沪阳人民战线,从此不管我们这些人的死活,甚至我们被阮定发欺负他都没有回来过。直到最近我跟狂战联盟的王喜福交恶,就来到沪阳人民战线交易,没想到这张大叔总是要让我加入沪阳人民战线……”杨天照声音越说越低,神情有些沮丧,显然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沪阳人民战线不是攀竹市第三大势力吗?加入了也不坏???还能借此照顾你那帮兄弟?!苯魇行┮苫?。

    毕竟沪阳人民战线,对于杨天照这种少年人来说,是一株高不可攀的大树才对。

    那些少年矿工,就是因为没有用处才被抛弃,杨天照能加入一个势力的话,他们就算有靠山了。

    但杨天照的样子,分明是不想加入。

    被江流石这么一问,杨天照神情顿时有些不自然,飞速的左右打量了一下,确信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对话,才低声对江流石说话。

    “不动明王,就是沪阳人民战线的老大。他据说有一种很神秘的异能力。只要加入了沪阳人民战线的人,好像都会变个样——”

    “——变成他们那样!”

    在交易市场门口,三三两两的大汉正在手持武器辛勤巡逻。这些大汉,之前江流石还没有注意到,现在发现,他们都是光头,明晃晃的光脑袋,像是一个特殊标志一样。

    他们一个个一丝不苟,十分认真,走路的时候都不会发出什么声音。

    杨天照的手,正指着那群光头大汉。

    他们此时已经走到了交易市场的门口。

    两边的地摊上,都是一个接一个的摊位。

    人流如梭,许多人都在大声交谈,做着各种交易买卖。

    更远处还有一个三层楼高的交易大厅,里面同样人潮汹涌。

    但是这些嘈杂的声音中,却没有一点属于这些巡逻的光头大汉声音。

    这些光头大汉忠于职守,目光无比认真,甚至是狂热。

    这样的狂热劲,江流石在一些安全岛的军队身上倒是见过,但是普通人中却很少见。

    江流石内心很吃惊,他感知到,这群光头大汉身上都有特殊的异能波动。

    这些人,可都是异能者。

    异能者跟普通幸存者可不同,生在丧尸横行的异能者,拥有很高的地位。

    让一群异能者跟普通幸存者一样,持枪在街头巡逻,干这种在异能者看起来很低贱的事,这就不是训练有素这么简单能说得过去的!

    有些异能者,可能得到异能后只是想生存下去,但更多的人,却是在拥有了特殊的能力之后,就开始为所欲为了。

    “……江哥,如果你们查到冉云纱的消息,就赶紧离开这里吧?!?br />
    忽然,江流石脑海里响起了冉惜玉的声音。

    此时冉惜玉的声音听上去,格外的模糊,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一样。

    “江哥,这里有个很强大的精神系异能者存在,我的精神力量在这里被极大削弱,抗争了半天才延伸进来!这种地方,给我的感觉很不好?!?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