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照嘴巴张开,半天合不拢,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

    王喜福的势力可不一般,手下有十来个异能者,是真正攀竹市的巨擘之一,哪能那么简单就被人杀了。

    他觉得江流石是在吹牛逼,但这牛逼也吹得太理所当然了,无比自信。

    “江哥好胆魄?!毖钐煺樟成霞烦鲂θ?,冲江流石甩了甩拇指。

    不管江哥怎么吹牛逼,他总不能戳破不是。

    “你这笑容好假?!苯魇沉搜钐煺找谎?。

    “……”杨天照。

    不等他说话,江流石拍拍杨天照肩膀:“赶紧干活吧,我还等着你的炸药包和简易定时炸弹?!?br />
    “好、好?!毖钐煺辙限蔚男ψ拍油?。

    他们说话的时候,一群少年矿工颇有默契的开始打扫清理。

    有的拖着尸体向矿洞深处而去,准备找个地方埋掉,有的拿矿渣填埋地上的血迹。

    “天照哥,东明跟亮仔伤口的血止不住。阮定发那家伙的骨刃肯定有毒!”

    这时候,在地上给两个受伤的少年包扎伤口的二凡,带着哭腔对杨天照道。

    躺在地上的两个少年人,他们被刺伤的手臂,鲜血流淌不止,将外面包扎的绷带都浸润透了。

    他们伤口处,已经是一片乌黑,甚至有腐烂的迹象。

    看样子伤口处是真有毒。

    两个少年人的脸色白得吓人,虚弱得昏迷过去。

    “药……有没有止血药??!”杨天照抓住二凡肩膀,焦急询问。

    “库存没什么药了?!倍参训?,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人交给我吧?!苯魇吖タ戳思秆?,径直过去地上两个少年人身躯扛起来。

    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这两个少年人扛着一点问题没有。

    他看了一下就知道,以李雨欣的医疗能力,这两个少年的伤是小意思,只要清除一些异能毒素,止血、包扎一下就没事了。

    “江哥……”看到江流石这举动,杨天照十分感激,但也有些迟疑。

    “我们车上有医生?!苯魇档?。

    “这……谢谢江哥!”杨天照急忙说道。

    这年头,医生太少见了,他们这些人生病受伤,能吃上药就已经要谢天谢地了,怎么可能有医生给他们治疗。

    但是没想到,江流石这么一支人数不多的队伍里,竟然就有医生。

    这样一来,自己的兄弟也许就有救了。

    “别谢我。你只要多用点心,将炸药包跟简易炸弹多做出一点就行了?!苯魇毓?,冲着杨天照道。

    丢下一句话后,他跟零转身离开。

    “江哥,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好好做!”杨天照没想到,江流石没有提出任何条件,只是主动施以援手。他也没什么能用来感谢江流石的,只能对着江流石的背影,很认真的重重鞠了个躬。

    送到基地车旁的两个少年矿工,经过李雨欣一番治疗,很快就苏醒了过来。

    等张海将两个医好的少年人送回矿洞里后,杨天照等少年对石影小队的感激已无以复加。

    那两名少年被医治后,居然是完全康复了,甚至连之前因为过度劳动,导致的一些身体隐疾也彻底好了。

    看到这两名少年活蹦乱跳,精神头无比充足,杨天照自然充满感激。

    一直到了第三天的早上,杨天照终于蓬头垢面的扛着一个化肥袋装着的大包裹,兴奋的靠近江流石所在的基地车。

    “江哥,东西做好了!”杨天照远远的冲中巴车驾驶室里的江流石打招呼,瘦削的脸庞上满是喜悦,双眼布满了血丝。

    江流石精神一振,接过包裹打开一看,脸上露出了笑容。

    整整十块土制炸药包,七颗简易定时炸弹,拿在手里能嗅到浓浓的硝铵炸药味道。

    “就是……就是我用的是土制硝铵炸药,所以炸药包重了一点,一个有四斤多。但起爆器、引线我都是用最好的!定时炸弹的计时器材料不够,只能做简单一点,不过我把矿上最好的雷管用上了,保证炸起来够猛……”杨天照看到江流石仔细观察包裹低头不语,不由有点不安。

    “做得好?!苯魇仿獾囊恍?。

    他原本以为最多只有五六来个炸药包,这东西有危险性,是精细活,可不好做。没想到现在足足有十块之多,显然杨天照真的是花了很大心血。

    这下子在这个矿区,石影小队收获真是很大。

    七七八八的各种稀有金属加起来有几千斤,又得到了一批炸药包和定时炸弹。

    “张海,把十七袋大米,三百一十斤变异兽肉送到矿洞里去?!苯魇虺迪崮谡泻舻?。

    听到“变异兽肉”四个字,杨天照一阵失神,口腔里唾沫分泌快了许多。

    他很快清醒过来,赶紧冲江流石摆手。

    “不用了、不用了,十五袋大米、两百斤变异兽肉就够了,江哥,你可是我们的大恩人,还救了我们两个人。我不能要你这么多东西?!?br />
    “东西你都拿着。我们今后在攀竹市还要相处一段时间,表现好点就够了。就当提前给你的奖励?!苯魇呐难钐煺占绨?。

    “嗯?!?br />
    杨天照喉结滚动,瘦削少年的心里情绪有些变化。

    他猛的抬起头冲江流石毅然道:“江哥,你放心!”

    听到这话,江流石不禁愣了一下,仔细看了杨天照一眼,然后笑了笑。

    其实这少年的性格还是很简单的,而且很知恩图报,重情重义。

    虽然江流石并不介意给自己当向导的是什么人,只要听话就行,但对于杨天照这种人,江流石还是比较欣赏的。

    在这末世中,人性的阴暗面都被完全地暴露了出来,这些少年矿工也都是被抛弃到这里做苦力的,吃不饱喝不好,还要被剥削压迫,但却没有因此变得阴暗,这一点还是很难得的。

    “好,现在你回去将你的那帮弟兄安排一下,我们尽快出发!”

    “好,江哥,我现在就去!”

    得到这么多大米跟变异兽肉,对于杨天照这帮少年来说,无疑比过年还幸福。

    众少年敞开肚皮,在矿洞底下美美吃了一顿后,便开始搬家。

    毕竟他们杀了阮定发,王喜福虽然现在没有派人来,迟早会发现这事。

    起码他们的老巢是不能待了。

    一干少年矿工就在矿坑底下,挖开了一条密道,将所有瓶瓶罐罐都搬到了另外不远处的一个隐蔽矿洞里。

    原来杨天照这帮矿工少年,早就有布置,狡兔三窟,将附近的七八个矿洞都挖空了。

    这倒是让江流石很佩服。

    一直忙碌到下午,杨天照才彻底处理完一些杂事,开始跟随着江流石的车子出发。

    等上了基地车,看清楚里面豪华配置,杨天照眨巴眨巴眼睛,彻底懵圈。

    他在末世前,就是贫困的矿工子弟,哪里见过什么房车。

    更别说江流石基地车车厢的豪华程度,比房车还**。

    好在杨天照少年老沉,没有问东问西,而是牢记着自己的责任,在一个三岔口,指点基地车向攀竹市的东南方向赶过去。

    东南方向,正是通往攀竹市三大势力之一——沪阳人民战线。

    攀竹市在末世之前,是一个很繁荣的大矿业城市。

    土地面积大,外来人口众多,房价飞涨。

    矿业经济的繁荣,让城市化迅速发展,周围的郊县都跟攀竹市市区连成了一片。

    沪阳人民战线所在的地方,从前是攀竹市郊县改造成的长阳新区。

    所以它远离狂战联盟跟落星会所在的市区,偏安一隅,是目前攀竹市难得的和平区域。

    攀竹市其他一些县镇上的小势力,通常要做交易都是来长阳新区居多。

    导致这里的地下交易繁荣,人流众多,在远近很有名气。

    中巴车往长阳新区开的时候,一路上还能碰到几辆改装摩托车飞驰而过。

    这些摩托车上的幸存者手持砍刀、大斧等工具,对于中巴车还有些觊觎。

    等张海跟孙坤黑洞洞的霰弹枪探出去后,这些摩托车赶紧一溜烟的落荒而逃。

    轰轰!

    远方市中心方向,腾起了几道黑烟,发生了大爆炸。

    “落星会跟狂战联盟这次打得可真猛,看样子是土炸弹都用上了。不知道这次又要死多少人?!毖钐煺赵诔瞪?,望着黑烟腾起的方向啧啧有声。

    “他们两股势力,这次厮杀多久了?”江流石问道。

    既然来了攀竹市,对于落星会跟狂战联盟的恩怨,江流石当然想要了解些,免得两眼一抹黑,到时候招惹了不必要的麻烦可不好。

    “这一次厮杀了好久,足足有大半个月了。这两股势力,从末世开始后不久,就开始一直战争……”

    杨天照一五一十,跟江流石把落星会跟狂战联盟的势力地盘,已经恩怨大致说了一遍。

    落星会的势力,跟狂战联盟大致旗鼓相当。

    落星会大致有一百多个异能者,占据了普贤区、荔城区。

    狂战联盟有八大区长,异能者比落星会少十几人。

    不过狂战联盟的异能者实力更强,真正厮杀起来,在普通幸存者战斗力上占据优势,盘踞着西南边的潮河区、胜家营。

    两方人马将攀竹市占了接近四分之三的地盘。

    两股势力从末世一开始就战斗,到现在陆陆续续双方都死了几十个异能者,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最近一次双方的大战,已经爆发了二十来天,每天都有人死亡。

    随着杨天照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巴车逼近了长阳新区。

    但这时候,江流石的目光,却被奇异的景象吸引。

    长阳新区东北方向,接近市区的地方修筑了一道大约十多米高的围墙。

    围墙面前还构筑了铁丝网、壕沟。

    这围墙足足有千米长,一些围墙已蔓延到了长阳新区一栋栋大楼后面,根本看不到边际。

    靠近围墙的地带,一片荒凉,铁丝网上串着七零八落的尸骸。

    密密麻麻的蔓藤将铁丝网跟围墙都几乎掩映了起来。

    即便是头顶艳阳高照,这围墙地带依旧感觉很阴森。

    这样的长而高的围墙,是个很浩大的工程,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

    “这围墙是用来做什么的?”江流石盯着围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有不祥的预感。

    “禁区?!毖钐煺湛醋盼?,眼皮底下有一抹不加掩饰的恐惧,“墙内都是丧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