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给多少报酬?”杨天照想保持淡定,但眼睛里的兴奋和期待之色已经深深出卖了他。

    他们实在太穷了。

    几十个少年和小孩子,每天只能依靠拼命挖掘矿产,才能跟其他势力交易到一点可怜的物资。

    可以说每天都是在忍饥挨饿中度过。

    如果能找到其他门路赚钱,他当然很兴奋了。

    “先预付你五天的报酬——一把54手枪,八十发手枪子弹,一袋大米,其他的报酬,五天后再说了?!苯魇辽?。

    现在石影小队的枪支,还是比较充裕的。

    他们在血狼、杨锋等势力那里,都获得了不少枪支、弹药。

    特别是54手枪,队伍里已有几把,石影小队已不怎么需要这种枪。

    另外走的时候,香雪?;固匾飧翘峁┝艘慌甘?,现在基地车储存空间里的食物资源充沛。

    而大米这种东西,对于江流石来说可有可无,拿出来做交易是刚刚好。

    他也知道面前这帮矿区的少年人,最缺乏什么东西。

    “54手枪?”

    杨天照差点嘴角流淌下了哈喇子。

    丧尸横行的世界,枪支无比珍贵。

    普通人拥有枪支,就拥有了能够对抗丧尸,甚至跟异能者一战的资本。

    即便是54手枪,虽然威力不如步枪,但起码比他们现在那一把64手枪强太多了。

    能弥补矿区火力的不足。

    想要得到枪支,通常都要用变异兽肉去换取才行。

    现在跟着对方五天时间当向导,就能够得到一把54手枪,杨天照觉得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而且还有一袋大米。

    粮食的珍贵,在如今的世界珍贵程度毋庸置疑。

    “好,我答应你们的雇佣?!毖钐煺丈砸挥淘?,点头答应。

    虽然进入攀竹市区,那里鱼龙混杂会比较凶险,但是比起江流石给予的报酬,这点风险绝对划算。

    “不过我被你们雇佣的时间不能太长,这个矿区如果没有我在这里,会有点麻烦?!毖钐煺詹钩涞?。

    “你们这里被人盯上了?”江流石明白过来,凝声问道。

    这里有很多矿山,是一块肥肉。而这群挖矿的少年矿工,就只有杨天照一个异能者。

    这样的队伍被人盯上并不奇怪。

    “确实是有点麻烦。不过我能搞定……这些挖矿的孩子,除了我跟一些其他几个少年之外,都是攀竹市各大势力丢到这里来的,他们年纪太小,在其他势力中也没什么用处,就被丢过来挖矿了,都是些苦命的孩子。他们跟我的兄弟一样,我不能离开他们太久了,要照顾他们!”杨天照含含糊糊道,没有跟江流石细说。

    “那变异兽肉、粮食什么的,你要交换多少简易定时炸弹和炸药包?”

    杨天照抬起头,情绪变得昂扬了不少。

    对面提出交易,那肯定是真心实意。

    不然凭江流石的实力,如果用武力暴力威胁他做一些事,他根本不敢拒绝——武力上差距太大。

    “一个炸药包,十斤变异兽肉、一袋大米。一个简易定时炸弹,三十斤变异兽肉、一袋大米?!苯魇?。

    “我只会等一天到两天的时间?!倍倭硕?,江流石补充道。

    江流石向来很谨慎。

    他先前得到的消息,都证明攀竹市的复杂程度,武装力量远超苏北。

    所以他必须要增强一些自己的攻击手段,提高队伍战斗力量。

    炸药包跟定时炸弹,这种东西是在雾水县跟变异河豚战斗之后,江流石想到的一些强力武器之一。

    现在他什么都要靠基地车,有些战斗肯定不方便。

    他需要一些威力够强,又足够方便携带的强力武器,而且是能够给队伍其他成员配备。

    比如炸药包,让张海来投掷,他那大力气绝对能丢个千把米不成问题。

    简易定时炸弹,在对付一些大势力的时候,让拥有脚蹼异能,能够在任意环境下攀爬的孙坤来安装,绝对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当看到杨天照后,江流石就知道自己设想中的两样东西,有获取的条件了。

    “好,成交,就这两天内,我尽量多做点东西出来!”杨天照脸上露出开心笑容,用力挥了下拳头。

    变异兽肉、大米,这正是他们最缺的东西。

    而江流石要的东西,除了简易定时炸弹之外,炸药包杨天照做过几次了,矿上要炸山也经常用到。

    附近矿山本来就有不少储存,而且附近有硝矿和硫磺矿,配置炸药对他来说是很简单的事。

    至于简易定时炸弹,在他这种发明达人面前,也不是大难题,只是多需要一些时间找材料。

    交谈了一刻钟,江流石的条件杨天照全部都一口应承。

    “二凡、小文,你们都听到了?现在赶紧带一帮子人,将江大哥要的稀有金属都搬到他车那边。然后把那一袋大米搬回来!别忘了,还有54手枪!”

    杨天照很开心,重重的拍了拍身边那个叫二凡的少年肩膀。

    这两个跟着杨天照进来的少年人,刚才还胆战心惊,现在听到杨天照跟这帮外来打劫者的交易内容,觉得像是做梦一样。

    刚才还是砧板上的鱼肉,现在一下子翻身了?

    这大起大落实在叫人……激动!

    在二凡、小文匆忙跑出去后,很快,江流石就听到了外面矿坑里骤然爆发了一阵欢呼声。

    他嘴角掀起一丝弧度,这些矿工少年也太好满足了。

    矿洞里面的少年矿工,从那兴奋跑出去的二凡、小文嘴里得知这笔交易后,刚刚压抑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他们看张海的眼神,也从那种警惕、敌视,变成了看香饽饽、大金主才有的饥渴眼神。

    当下一群少年矿工,主动将江流石需要的稀有金属等东西,兴匆匆的搬运了出去。

    矿洞里响起隆隆的声响。

    江流石他们也上了运矿车乘着铁轨,跟着一起出去。

    既然已经跟杨天照谈好了条件,他们已经没有停留在矿洞里的必要。

    他现在只需要静静等待。

    他笃定这帮子矿工少年不敢玩什么花样。

    江流石他们的实力摆在这里,又知道了这帮少年矿工的老巢,有其他心思就是找死。

    等一帮少年矿工,欢天喜地的将稀有金属都搬运上车后,江流石开着中巴车倒退了百米左右,驶入了道路旁边一个废弃的偏僻矿工洞里。

    毕竟这矿山一带,听杨天照的口气会有外人前来交易。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小心点好。

    夜幕降临,基地车里静悄悄。

    江竹影依旧在沉睡当中,身上那不时闪烁的电流已平息。

    江流石检查了一番妹妹的状况,心思稍微安定下来,走到驾驶室休息去了。

    刚眯眼,忽然间他脑海里响起冉惜玉的声音。

    “江哥,矿洞那边好像出事了?!?br />
    江流石眉头微皱,黑暗中回头就看到冉惜玉已坐了起来。

    她表情很凝重,低头正努力侦查矿洞那边的情形。

    “有十几个人,其中有两个异能者……好像打起来了!”

    通过冉惜玉共享的精神视野,江流石就看到两颗异常鲜红的红色斑点纠缠在了一起。

    还有一个弱小的红色斑点一下子消失了。

    红色斑点是精神能量,它一旦彻底消失,只代表一件事情——死亡!

    啪啪啪啪!

    这时候,黑夜中响起了一连串的枪声和尖叫声。

    一下子沉睡中的张海、孙坤,零等人,都睁开了眼。

    “零,张海、孙坤跟我过来,其他人待在这里,冉惜玉你保持侦查?!?br />
    江流石丢下一句话,将54手枪插在腰间,手里提了一把95式自动步枪。

    在乱石嶙峋的地方,狙击枪的视野角度都不好,还不如95式自动步枪好用。

    他一跳出中巴车,零第一个从他身边掠了过去。

    在黑暗中,零飘逸的身形仿佛一只猎豹,无比的敏捷,又不发出一点声响。

    张海、孙坤都拿了霰弹枪跟在江流石身后。

    “江哥,他们人都冲到矿洞里去了!”

    刚一靠近矿洞,江流石脑海里又响起冉惜玉的声音。

    江流石心里咯噔一声,冲到矿洞里去了吗?这就麻烦了。

    在那种逼仄环境里,危险系数会变大。

    走到矿洞面前,江流石就看到零站在矿洞口子处。

    “队长,死了个光头成年人,脑袋被像是叉子一样的金属锐物洞穿。其他地方还有很多血迹和脚印,刚才应该有不少人在这里?!绷憧醋诺厣系氖?,冷静道。

    这里显然发生过零星的激烈战斗,地上死了一个头颅血肉模糊的成年人,矿洞入口出也有一大滩血迹。

    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张海、孙坤,你们守在洞口。我跟零进去!”

    望着黑黝黝的矿洞,江流石心中瞬间有了决断。

    这样的环境下,能见度低。

    零身上有猫一样的血脉觉醒,在黑暗中看东西跟白昼一样,擅长刺杀潜伏。

    他脑域神经进化,同样能够夜视,反应敏捷。

    比起来,张海跟孙坤晚上能见度低,进去会很比较危险。

    通过冉惜玉的精神视野共享,江流石能判断出来,进入矿洞里的两个异能者。

    其中一个肯定是杨天照。

    那个成年人头颅的尖锐伤口,一定就是杨天照造成的。

    杨天照的异能,似乎是某种金属锐物一类的东西,今天中午被打劫的时候,江流石曾隐约见杨天照刺了那傀儡大汉的大腿一下。

    至于另外一个异能者,江流石相信他跟零能够搞定。

    他刚刚跟杨天照谈好交易,可不想杨天照就这样死了。

    比起许多居心叵测的成人幸存者,江流石更想要找一个像杨天照这样心思单纯点的少年幸存者合作。

    吩咐布置完毕,江流石跟零没有乘坐矿车,蹑手蹑脚的顺着铁轨迅速向矿洞里进发。

    毕竟矿车噪声太大,进入会引起不必要的危险。

    铁轨尽头的矿坑里,十几个手持砍刀、步枪的人,跟在一个彪形大汉的身后,屏气凝神缓缓前进。

    矿洞里一片漆黑。

    那太阳能灯已关上了。

    “小崽子,给我哭!”

    黑暗中,一个破锣嗓门恶狠狠道。

    说话的大汉全身长出了浓密的毛发,一根根如同钢针。

    他双手已化为一对利爪,厚厚的脚蹼在地上抓牢,一双耳朵跟狼似的,两只眼睛在黑暗中闪耀碧油油的光。

    这里面虽然光线黯淡,但是他能看得一清二楚。

    在他蒲扇般的大掌上,使劲抓着两只胳膊,分别是两个十一二岁,稚气未脱的少年。

    这些少年本来就受伤了,大腿上血肉都翻了出来。

    现在阮定发利爪弯曲,如同刀刃般的利爪已经刺入了其中一个少年胳膊里,顿时鲜血流淌。

    那少年闷哼一声,却咬紧牙关没有叫嚷出来,他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但表现得很是硬气。

    “天照哥,别出来,他们手上有枪!”那被刺得胳膊血肉淋漓的少年,忽然大声道。

    他声音在悠长而密集的矿洞里回荡。

    “好,硬骨头!”听到这少年的叫喊,兽化异能者狰狞的笑了起来,拿过身边一个手下的枪,顶住了这少年的头。

    “我看你骨头硬,还是子弹硬!”

    他刚要开枪,忽然从旁边的一个矿洞里人影一闪,劈头盖脸的抛洒出来了一大把金属粉末。

    这粉末嗅上去十分刺鼻,洒了众人一身。

    空气中也弥漫了浓呛的金属碎屑味。

    “是谁?”猝不及防之下,兽化异能者大吼起来:“快,快打开帽灯!”

    顿时身后的两个大汉,头上戴着的矿灯帽闪耀出两道光束,照清了兽化异能者身上的的东西。

    漆黑的矿道也明亮了不少。

    在帽灯照耀下,兽化异能者彻底看清楚了,他们这群人身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银灰色金属粉末,又以他身上的最多,头发全是一片银灰。

    “阮定发,你开枪啊,我洒的是镁粉。哼,末世前你自己就是这些国有矿山的老矿工,应该知道镁粉很容易爆炸吧?这里又是矿底,你知道大爆炸会有什么后果?!?br />
    这时候,那矿洞里,杨天照咬牙切齿的缓缓走了出来。

    “镁粉?你当我是三岁小孩?镁粉这么容易爆炸,你就不怕你那帮崽子跟你一起死?”阮定发面色狰狞,但扣住扳机的手指却停了下来,眼皮底下有一丝犹豫之色。

    他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我光脚不怕穿鞋的!”杨天照脸色铁青,一字一顿道。

    在他背后的几处矿洞,一些少年和小孩探出头来,担心的看向杨天照。

    跟对面的兽化异能者一样,杨天照瞳孔里闪烁奇异的绿光,显然也是有夜视的能力,他全身上下,出现了一根根如同钢针的尖刺。

    “阮定发,我每个月都交给王喜福那大混蛋那么多铁矿,你们还不够吗?要对我们赶尽杀绝?”杨天照恨声道。

    阮定发嘿嘿一笑。

    “情况不同了。以前王喜福大人只是要矿,现在不仅要矿,还要人,而且是他能够信得过的人。你应该知道狂战联盟现在正在跟落星会打,这一次打得猛,不分出个胜负恐怕是不行了。而我们查出你又偷偷摸摸的跟落星会交易,想要两面不得罪,嘿嘿,这样可不行?!比疃ǚ⒑俸僖恍?。

    他又舔了舔舌头。

    “另外,你这个小崽子将我赶出矿山,这个仇我一直都想要报!”

    他话音一落,将手中两个少年向杨天照重重甩去。

    背后就是坚硬的矿石,如果任凭这两个少年跌落,以阮定发的强劲力量,绝对会撞成一堆血肉。

    杨天照闷哼一声,双手上的金属针刺不得已猛的收起,将两个少年一把接住。

    就在这时候,阮定发一双长出了长长尖锐骨刃的十根指头,狠狠向他脖颈撕去。

    “不开枪我也能杀你!”阮定发狰狞怪笑。

    杨天照刚将两个少年丢到一旁,只能匆忙招架了一下。

    瞬间他只感觉到一股大力量涌来,抵挡住骨刃的手臂金属尖刺,竟然蹦蹦的断裂开。

    他整个人也被这股劈下的大力量冲得一个趔趄。

    “嘿嘿,你这臭小子现在不行了?以前不是很嚣张吗?没有足够的变异兽肉吃,力量下降了很痛苦吧?”阮定发狞笑着再次扑了过去,手中骨刃依旧是重重劈向杨天照。

    杨天照心中一沉,他跟阮定发,以前都是国有矿山里的人。

    末世之后,大量的矿工变成了丧尸,只有他跟阮定发进化成了异能者。

    但阮定发这个人不是什么好鸟,仗着自己的实力奴役其他幸存下来的矿工,结果被杨天照联合一群人发难,将他赶跑了。

    以前杨天照的异能力,绝对可以压制阮定发。

    但他现在一直都缺少变异兽肉吃,异能力已经大为衰减。

    就在这时候,阮定发的头顶忽然跌落下来一个飘逸的人影。

    寒光闪烁的匕首,毫不留情的斩向阮定发脖颈。

    “谁?”阮定发吃了一惊,手中骨刃瞬间挥洒出了十几下。

    铛铛铛一连串交击声中,他竟然摆脱不掉面前的飘逸身影。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猫耳朵萝莉少女,手中的匕首挥舞得绵密如雨,脚下步伐轻盈飘逸如鬼魅。

    一会儿在他左边出现,一会儿又窜上他头顶。

    爆发力、敏捷性、反应力跟刀法都无比惊人。

    阮定发一下子竟摆脱不了。

    他狂吼一声,全身骨骼响起了咯嘣、咯嘣爆豆似的声响,正要发力。

    面前的猫儿萝莉少女,忽然窜到了他身后,飘逸的身形出现在了那两个手拿步枪的大汉面前。

    刷刷凌厉两道寒芒,那两个大汉拿枪的手一下被斩断,惨叫连连。

    手中长枪被猫儿萝莉少女抄在了手里,然后转身,很淡然的看向阮定发。

    这时候,阮定发等人的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江流石手里拿着一把95式冲锋枪走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阮定发。

    “你……你是谁?这……这里到处都是镁粉,你要开枪的话,会引发大爆炸。你我都要死!”阮定发脸色白了白。

    他认出来了江流石手上的枪,95式自动步枪。

    这枪威力很大,这么近的距离内,打烂他绰绰有余。

    “大爆炸?”江流石嘴角掀起一丝嘲弄的笑容,手中95式自动步枪轰的冒出火光。

    阮定发庞大的兽化身躯上,胸腔被炸出了一个大口,倒飞出几米外,重重跌落在矿坑墙壁上,眼睛圆睁着死去。

    他到死都没想到,江流石真的敢开枪。

    杨天照这时也虎吼一声,冲那群大汉扑了过去。

    面对零跟杨天照两个异能者,剩下这群没有了枪的普通幸存者,虽然强壮,却也只是强壮的羊羔。

    一会儿后,矿洞里躺了十几具血淋淋的尸体。

    鲜血将地面都浸泡得松软。

    “江哥,谢谢你!”杨天照满身是血,累得气喘吁吁,站在江流石面前,眼神充满了感激。

    如果没有江流石他们及时赶过来,这次真的是完蛋了。

    其他少年矿工,看向江流石等人的目光感激中,还有敬畏。

    “没什么。我要的炸药包跟简易定时炸弹都没弄到手,我不会让你死的?!苯魇?。

    “额……”杨天照一阵无语。

    “江哥,你怎么知道我洒的不是镁粉?”杨天照忍不住道。

    “第一,镁粉那么容易爆炸,这里很闷热,稍微走动一下就会摩擦出火花,引发大爆炸。第二,你可是将你这帮兄弟的命看得很重的人,你不会让他们一起陪死?!苯魇鹆礁竿?。

    杨天照一阵无言,看向江流石的目光里,有一种别样的情绪涌动。

    “不过江哥,你们是外地人。这个阮定发是狂战联盟八大区区长之一,王喜福的人。他死了王喜福一定会派人来矿上调查,麻烦大了?!毖钐煺盏P牡?。

    经历一场生死厮杀,他竟对江流石有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担心起江流石等人的安危来。

    “如果那个王喜福找麻烦,杀了就是。反正我们只是来攀竹市做点事情,做完我们就走?!苯魇蛔匀?,像是描述一件顺手可为的小事一样。

    拥有基地车的江流石,还真不怕什么攀竹市什么八大区区长这种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