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藏了一袋马铃薯,一大块风干的老鼠肉,还有一瓶饮料,舍不得吃的。现在到处都没得吃的,你们……你们只要放了哥哥,我通通给你们……”小男孩一脸心痛的表情,低头掰着手指头,抽泣着道。

    江流石额头升起三道黑线。

    末世虽然缺乏食物,但石影小队可是一个例外。

    现在石影小队米饭都很少吃,顿顿几乎都是变异兽肉。

    “宝儿,别说了!反正这次我们栽了,我认了!”

    被江流石顶住额头的少年,最初的慌乱过后反而镇定下来,一昂头,顶着枪口冲江流石道:“你们是哪里来的?攀竹市的强大幸存者小队我几乎都认识,从来没看过你们?!?br />
    “你们看我们车来的方向,还不知道我们是哪里来的吗?”张海手上的霰弹枪,在一干少年小孩面前很威慑的来回扫动,懒洋洋道。

    被黑洞洞的霰弹枪枪口对着,这一群打劫者们,一个个噤如寒蝉。

    江流石却心中一动,目光在杨天照身上打量。

    这杨天照听口气对攀竹市各大势力了如指掌,江流石不禁有些兴趣。

    “哪里?难道是苏北?”杨天照反问道。

    “喂,臭小子,被抢劫就要有被抢劫的样子!你问这么多干嘛?信不信我一枪把你打成血窟窿?我们江哥说了,要变异晶核、稀有金属,赶紧拿出来,不然一枪崩了你们几个!”孙坤上前一步,霰弹枪顶了顶杨天照的肚子道。

    他很多天都没有刮胡子了,两边早就长满了密集的络腮胡,配合他原本就粗壮的身材,脸上稍微做出点凶样就显得很狰狞。

    “哇,不要杀我哥哥?!北涣闾嵩谑掷锏谋Χ?,看到孙坤枪顶着杨天照,刚刚还抽噎着,又嚎啕大哭起来。

    “额?!彼锢た吹秸庑∑ê⒖?,顿时一阵头大。如果是对成年人,他早就几耳光甩过去,可面前这哭哭啼啼的娃儿,他实在没办法。

    “我……变异晶核没有。你们如果要稀有金属的话,我们这里是矿区,是有一些的,就不知道你们具体要什么稀有金属?!毖钐煺毡祸钡苟チ思赶?,肋骨顶得隐隐作痛,低下头神情颇为沮丧。

    “你一个异能者,会没有变异晶核?没有变异晶核你也要吃变异兽肉吧?你们放东西的仓库在哪?我们自己去搜?!彼锢ご稚制?。

    他不相信面前少年的话。

    杨天照身体一颤。

    “我可以带你们去仓库,不过你们……你们不能杀人!如果你们有什么狠毒心思,那我宁可死在这里了?!彼鹜?,看向江流石,目光里有掩饰不住的担心。

    杨天照知道,江流石才是这群外来精英幸存者小队的头。

    “我们只要东西,不要你们的命?!苯魇鹧燮?,淡淡道。

    杨天照一愣,额,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攀竹市已是遥遥在望,江流石并没有急着赶路。

    能碰到杨天照这群矿区的业余打劫者,对于他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攀竹市是沪江省鼎鼎有名的矿业大市,不仅有大量的金银、铁等矿,还有很多盛产稀有金属的伴生矿。

    稀有金属这种东西,不像铜、铁那么普遍,一般的城市很难弄到。

    以前基地车要建造生物实验室的时候,就需要钛、镍、钴等稀有金属几百斤之多。

    最后江流石费了千辛万苦,还是在特殊金属公司里弄到。

    后来出了金陵之后,一路上他们只是陆陆续续补充了很少的稀有金属。

    而合金外壳,还有基地车的许多装备被破坏,建造修补都需要这些稀有金属。

    等到出了雾水县,修补了一番基地车之后,从香雪海仓库里得到的那点稀有金属,已彻底告罄。

    日后基地车有什么损坏的话,江流石手头上根本就没有稀有金属材料修补。

    这可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来到攀竹市这座矿业城市,江流石当然要好好在当地搜刮一番。

    张海跟孙坤一前一后,手里拿着霰弹枪,监视着这帮大汉、少年、小孩的混合打劫队伍,向其中一座很大的矿山走去。

    影开着中巴车,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

    杨天照在最前面,手里紧紧牵着被零放开了的小男孩宝儿。

    走了一刻多钟,他观察张海、江流石他们的言行举止,心中的担心稍微缓和。

    这群人虽然凶悍,但好像不是滥杀无辜的人,对他们也没有使用什么暴力。

    不然以他们的实力,何必跟杨天照讲条件,不听话杀了就是了。他们刚才没动手,那之后只要不惹怒他们,也不大可能动手。

    杨天照现在心中充满了沮丧,只希望这群人能够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赶紧离开。

    以他们的一点底子,现在已经折腾不起了。

    烈日炎炎,走在太阳下一会儿,许多少年身上都冒出了一层油汗。

    江流石就走在杨天照旁边,他身上一滴汗都没有。

    杨天照在旁边观察着,心中很是惊奇。

    这样的热天,居然不流汗,简直像是非人类。

    他在江流石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能量波动,但却能感觉到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异能者细胞变异后,拥有了跟野兽似的战斗直觉。

    他哪里知道,江流石身上有基因液唤醒的进化血脉力量,身体机能异于常人,不管是热还是冷,身体的毛细血管扩张、闭合等功能可以调节体温。

    最终中巴车在一座百米高的山峰下停住。

    杨天照他们走到了半山腰,一座已经垮塌的矿洞面前。

    这座矿洞看上去跟其他的矿洞没有什么不同,在周围一座座鳞次栉比的矿山里毫不起眼。

    矿洞入口还被几块巨大的岩石垮塌下来,堵塞住。

    只有透过大块岩石间暴露出的几处缝隙,可以感受到矿洞内部的幽深、黑暗。

    “哥!”

    宝儿含着泪水的目光抬头看向杨天照,小眼睛里满是担忧之色。

    杨天照暗自叹息了一声。

    “别怕,没事的?!?br />
    杨天照也是无奈,现在他们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听江流石这群外来人的。

    他从屁股后面,掏出了一块被挖空了的小石头。

    “呜呜呜?!?br />
    杨天照对准小洞吹了口气,里面发出了悠扬的声响。

    这时候,原本看上去闭合的矿洞口处,那些堵塞住洞口的岩石完整的向地面陷落。

    最后暴露出了一个两人能够通过的洞口来。

    江流石有些惊讶,机关?

    跟着杨天照走进山洞,经过洞口时,江流石低头看去,能看到下方有一个铁梁、绞绳加金属机括的升降装置。

    显然这里是一个小机井。

    进入山洞内,视野一下子狭窄起来。

    面前的矿洞高度、宽度都约莫两米,空气混浊。

    一条铁轨看不见底,一直倾斜着通向未知的矿洞深处。

    四辆矿车安静的停在铁轨上。

    “你们小心,矿井深处有很多人,他们的位置很深,我的精神力覆盖不了那么远?!比较в竦纳?,骤然在每个进入了矿洞的石影小队队员脑海响起。

    冉惜玉跟影、李雨欣他们,都待在了基地车,精神波动一直都在探测着江流石周围状况。

    这矿洞很深,有几千米长,那些浸润了水的矿洞土层,能极大削弱她的精神力探测。

    特别是矿洞深处,被挖掘出千疮百孔,延伸出密密麻麻如蜘蛛网一样的通道。

    许多地方她都探测不到。

    收到冉惜玉的警告,石影小队的人都警醒起来。

    这矿洞是这群少年人的主场,他们即便都是异能者,实力高超,也不敢大意。

    “别玩什么花样?!绷闶种胸笆字枞幌飨蜓钐煺?,刷刷刷几下,几乎都是贴着杨天照耳根,将一层细密的碎发刮了下来,却没伤到杨天照。

    杨天照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一下,浑身汗毛直立——好恐怖、好精准的刀法!

    “你们放心,只要你们记住你们说的话,我们是不会搞其他动作的。毕竟我们这里,只有我一个异能者?!毖钐煺湛嘧帕?,向江流石道。

    江流石点点头。

    第一辆矿车装着江流石、零、杨天照、宝儿等几个人,最后面一辆矿车是孙坤、张海拿着霰弹枪压后。

    隆??!

    矿车沿着轨道,向矿洞深处轰隆冲去。

    这矿洞很悠长,一路上都没有任何光亮。

    约莫一分钟后,轰,矿车重重的停住,已是到了轨道的尽头。

    到了这里,矿道上竟有几盏灯在闪烁着光亮。

    “电力!”

    看到面前的灯光,江流石很是吃惊。

    其他石影小队的人也都很惊讶。

    在从前,电灯这种东西当然很常见。

    但末世开启之后,人类的所有昔日文明,很多都在大灾变中毁掉。

    电力这种很复杂的人类文明结晶,只有在一些幸存者聚集的安全岛和基地城才能看到。

    面前不过是一个地下矿坑,里面居然出现了电灯和电线,这就令人很惊讶了。

    “这是我哥自己用东西自造的太阳能电能呢,电线都是我哥哥布置的?!?br />
    看到江流石等人的惊讶之色,宝儿忍不住道,语气里有几分骄傲。

    江流石目光落在了杨天照身上。

    他想起来了,刚才这帮人手持的钢弩,还有宝儿发射的信号箭,恐怕都是杨天照制造出来的吧。

    这样看来,这小子竟是个手动发明方面的天才。

    末世降临之后,许多幸存者对于一些人类文明失去了昔日的重视,他们只重视自身的实力。

    江流石却不一样,他对于人才向来都很看重。

    只有拥有真正的人才,末世后的幸存者才有能够在地球上继续生存繁衍下去的希望,才有可能重建文明。

    “别听宝儿的,这太阳能电灯是有太阳能发电板什么的,我只是稍微修修补补搞成的?!笨吹浇魇实哪抗?,杨天照道。

    “嗯?!苯魇愕阃罚骸澳窍衷谌梦铱纯床挚?。你们东西应该都有分门别类吧?我想要的稀有金属很多,因此我需要你们所有的库存。只要你把这些东西给我,我不会为难你们?!?br />
    杨天照见江流石真的只是来拿金属的,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好,我带你去?!?br />
    杨天照一口答应。他本来是担心江流石他们要铁这种金属。

    这些东西,他们可是要供应给其他势力,如果存货不足的话会很难办。

    没想到江流石要的都是些很偏的金属。

    这些金属,他们这里还真有,基本上没人会打这些金属的主意,那些势力也用不上。

    大概是察觉到了坑道里面的动静,慢慢的从坑道四面八方的矿洞里,走来了一个个瘦削矿工。

    这些矿工无一例外,竟然都是少年人和小孩。

    小孩子甚至全身赤条条的,只穿着一条小裤衩,没有衣服穿。

    他们身上都是各种灰尘,很肮脏,唯一干净的地方大概是他们嘴里的两排白牙。

    当看到石影小队的这群陌生人,和他们手上的枪支后,矿坑里面一阵骚动,有的小孩吓得哭喊起来。

    一些比较勇敢的少年人,警惕的举起了矿锄。

    杨天照显然在这群少年矿工里是领袖人物,说话很有分量,寥寥几句话,就将这股骚动平息了下来。

    不一会儿,两个掌管仓库的少年,就畏畏缩缩的带着江流石、张海和杨天照走进了一处用废弃矿坑挖成的仓库里。

    零跟孙坤依旧在守着外面的那帮矿工少年。

    在两个异能者的看守下,没有任何少年敢有什么其他心思。

    在仓库稍微转悠了下,江流石不禁感到吃惊。

    这里太贫瘠了。

    里面储存的大部分都是高品质的铁矿、铜矿等普通金属,还有一部分是黄金等东西。

    一些稀有金属被放在最角落,一袋袋的上面都打了标签。

    其他的地方,寥寥的三袋大米,还有一些干粮存放着,另外就是一条挂在木杆上,不过两个巴掌大小的肉块。

    “这是变异兽肉?”江流石回头,询问身边的杨天照。

    杨天照心情顿时有些紧张,他可只剩下这么一块了啊。

    “是变异兽肉,不过变质了,我还在里面涂抹了很多盐,很难吃了?!彼×拷馊庑稳莸美靡坏?,想要打消江流石的某种念头。

    看到杨天照紧张的神情,江流石淡淡一笑,他哪里不知道杨天照的心思。

    但他会看上这点变异兽肉吗?

    看到江流石脸上的笑容,杨天照脸上一热,看来是被人鄙视了。

    可笑他还怕别人抢他那一点变异兽肉。

    “你叫人进来,把这些稀有金属,全都给我搬运到山脚下中巴车附近?!苯魇赝范匝钐煺盏?。

    他目光瞥到那些存放稀有金属的袋子上,精神振奋了不少。

    这一袋稀有金属,少说也有五百斤重。

    有的稀有金属,比如钛甚至有千斤以上。

    其实钛并不贵,但是在末世要找到还是不容易的,许多矿业大城,都分布在遥远的省份。

    这一次的收获,能让他很长时间都不愁制造合金外壳等东西的稀有金属材料了。

    “你们……你们得到了你们想要的东西,是不是可以放了我们?”杨天照期盼的目光看向江流石。

    他毕竟还只是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喜怒哀乐比较容易写在脸上。

    “别急。我还想要你帮我制造一些简易的定时炸弹和炸药包?!苯魇溃骸澳切└皱?、井口的升降装置,都是你做的吧?想必一些简易定时炸弹、炸药包肯定不在你的话下?!?br />
    杨天照一怔,心里面陡然升起一股火气。

    果然是一群贪得无厌的家伙。

    定时炸弹他会做,炸药包就更简单,但是炸药是十分稀罕的东西,即便配置都需要时间,为了应付攀竹市一些家伙的剥削,已经用去不少了……

    他实在心疼。

    “你不用急,我让你做定时炸弹跟炸药包不是白做。我跟你交易,用变异兽肉交易和其他粮食交易?!苯魇夯旱?。

    变异兽肉?粮食?

    杨天照刚才还愤怒的心情,一下子烟消云散。

    “真的?那……那你要怎么交易?”杨天照眼睛很亮,看着江流石都有些结结巴巴起来。

    现在他们这群少年矿工,最缺的就是粮食。

    至于变异兽肉,对于他本人来说更是很重要。

    他现在每天都感觉到力量不足。

    “你听我说完?!苯魇诎谑郑骸傲硗?,我还想要你跟我去一趟攀竹市。你当我们的百事通,我按天支付你报酬?!?br />